《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六四章惡靈的追殺


    葉默忽然有些感歎,想要再見到老黑估計要到仙界了。雖然他已經是化真二層的修為,可是要飛升卻是遙遙無期。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有資源修煉就和玩似的,沒有資源,數百年困在同一個境界也不稀奇。

    倒是這棵‘苦竹’,葉默再次將目光掃向了那株水晶球麵的‘苦竹’,他知道,如果是靠生機溫養的靈物,一旦沒有了生機溫養,那就距離枯萎不遠了。

    不對,葉默心忽然一驚,他想到了神獸鯤。神獸對靈物最是敏銳,如果這水晶球麵的竹子真的是‘苦竹’,神獸鯤為什麼不取走?這絕對不可能。

    葉默同時想起了當初在萬藥山脈麵,薛尤風弄的那幾個虛假的寶物,外麵看起來就好像真的一樣,莫非這個‘苦竹’也是假的?

    十大靈根是天地間的植靈,怎麼可能吞噬生機溫養?吞噬生機溫養本來就是一件有損天德之事,豈能發生在十大靈根身上?

    葉默明白了這個道理,立即就知道,眼前這個‘苦竹’很有可能是假貨。他再次站在水晶球的外麵,仔細的觀察這個‘苦竹’,這次他沒有貿然行動。

    因為有了主見,這次葉默卻清楚的看見,這個‘苦竹’和他金頁世界麵的‘苦竹’雖然外觀酷似,可是形態卻完全不同。

    金頁世界麵的‘苦竹’葉子讓人看了很舒服,就算是沒有抓在手中,卻同樣有一種舒服的寧靜之感覺。而眼前的這個‘苦竹’葉子葉默看著除了有一種斑駁的生機氣息外,完全沒有那種寧靜的感覺。

    葉默皺起了眉頭,這不是‘苦竹’又是什麼東西?忽然葉默心想到了一個可能,這黑石城和進來的化真修士,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到這重生小地主最新章節。然後給眼前的這株假‘苦竹’提供生機?如果是這樣,那人也太可怕了。

    葉默看著這水晶球麵的‘苦竹’,無法猜透麵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是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卻始終有。

    無論這是什麼,自己先滅掉它再說。想到這,葉默毫不猶豫的祭出陣旗,開始不斷的布置陣法。好在他之前布置九級殺陣‘空間九幻殺陣’的陣旗全部都有,這個時候,他隻是將這些陣旗重新放入應該的位置就可以了。所以根本就用不了多少的時間。

    當他再次將一個九級殺陣‘空間九幻殺陣’布置完成後,又在外麵加了一個簡單的困陣。他怕這麵還有什麼東西,布置困陣完全隻是以防萬一而已。

    這些都布置完成後,葉默才祭出‘霧蓮心火’。準備將這個水晶球連同麵的‘苦竹’全部燒毀的時候,忽然耳邊傳來一個陰慘慘的聲音:“鼠輩,好狠毒,老夫以為你布置陣法想要收取‘苦竹’,沒想到鼠輩竟然敢用藍色的天火燒掉老夫的惡靈元神。”

    “是誰?”葉默心一驚。隨即他就明白了說話的地方,竟然是這水晶球麵的‘苦竹’。

    隨著這句話說完,那水晶球麵翠綠色的‘苦竹’完全消失,而那水晶球突然破裂開來,一個烏黑陰慘慘的影子出現在了葉默的眼前,哪還有半分苦竹的樣子?

    葉默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同時祭出了八極大鼎,一臉警惕的盯著眼前這個烏黑陰慘慘的影子冷聲說道:“你是別人故意養在這的惡靈?”

    那烏黑的影子恨恨的說道:“沒錯,我就是一個惡靈。不過卻不是別人養的。在我即將成功的時候,那個畜生居然破開了這的空間,讓整個城市的修士都飛升離開了這,讓我沒有了生機溫養。老夫本想吞噬了你的生機,沒有想到。你區區一個化真二層的修士竟然可以認出老夫不是‘苦竹’。”

    葉默心暗驚,如果不是真正的‘苦竹’就在他的身上。他肯定也以為這是一株‘苦竹’了。如果他認為這是真的‘苦竹’,去收取這株‘苦竹’,豈不是正好落在這個惡靈的手?

    惡靈相當於大能修士的分身,葉默還沒有聽說過修真界有人可以分出惡靈分身的大能。一般能分出惡靈的修士,都是修為通天之輩。而眼前的這個惡靈竟然說不是別人溫養的,那隻有兩個可能,這是天生地長的一個惡靈。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個惡靈已經反噬其主,有了自己的意識。無論是哪一種形式形成的惡靈,都不是他願意惹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你能逃過老夫的手心?”那惡靈說完,直接幻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黑影向葉默卷來。

    那黑影還沒有卷到葉默的身上,葉默就感覺到根本無法移動分毫,他頓時大驚。

    這惡靈好恐怖的修為,這修為絕對比索安山要高出很多了,而且這域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抗衡的。自己絕對不是這惡靈的對手,明白了這一點後,葉默瘋狂的催動真元,在那惡靈即將卷到他的瞬間,掙脫了束縛。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葉默丟出去數枚陣旗,然後毫不猶豫的噴出幾口鮮血,大喝一聲,“給我爆……”

    自爆陣法的同時,葉默就進入了金頁世界,同時控製金頁世界來到了陣法的生門,出了金頁世界。他之所以馬上就出金頁世界,就是怕自己的金頁世界暴露。

    眼前一陣陣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威力比起之前石遝的‘環戮仙陣’還要恐怖。就算是這個陣法是葉默的,而且葉默還站在生門的地方,那恐怖的爆炸撕裂力量,還是將葉默身上的衣甲全部拉碎,就是連肌膚也被割得血肉模糊。

    葉默知道,如果不是他煉體已經到了劫境,這一番爆炸,哪怕是他自己的陣法,他也毫無生理。

    “啊……”一聲尖銳的撕裂叫聲傳來,葉默立即就聽見那就是剛才的惡靈,自己的九級陣法自爆竟然沒有炸死這個惡靈,這惡靈的生命力也太強悍了官道無疆。

    此時葉默哪還敢停留,轉身就衝了出去,甚至不敢回頭看。他知道那惡靈絕對不會放過他,一旦被惡靈纏住,他就完了。

    ……

    葉默衝出黑石城後,頭也不敢回的再次衝進空間裂縫。此時他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根本就不敢停下來。

    之前他隻是聽說過惡靈的可怕,惡靈的攻擊無影無蹤,根本就覺察不到。而且惡靈奪舍就和吃飯喝水一般輕鬆簡單,惡靈奪舍後,一般是吃光修士的精血和生機後,再換一個修士奪舍,而這些被惡靈奪舍的修士都是惡靈生長的載體。

    今天葉默親眼看見了一個被無數生機溫養的惡靈,剛才如果不是他的九級陣法自爆,此時他已經落在了那個惡靈的手中了。那惡靈伸展出來的域,他完全沒有辦法掙脫,可以說已經超越了化真修士的範疇。麵對如此可怕的東西,葉默哪還敢有片刻的停留。

    好在葉默跟隨老黑在虛空裂縫中逃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知道從什麼地方走才可以隱匿自己的氣息。

    五天後,那種若用若無的危機感從葉默的意識當中緩緩淡去,葉默這才微微鬆了口氣,他知道到現在為止,他才真正的逃出了惡靈的威脅。去了黑石城一趟,什麼都沒有弄到手,結果卻惹了一個惡靈,讓葉默大是鬱悶。這老黑給了這樣一個烏龍信息,差點讓他將小命送在了黑石城。

    葉默取出老黑給的那有些潦草的地圖看了一下,立即換了一個方向。無論如何,他也不想留在這虛空裂縫當中。這原來還有一個黑石城,現在隻有一片死寂,他在這煉體到了劫境,也算是有收獲,甚至還得到了索安山的戒指,現在不走,還等到什麼時候?

    而且葉默甚至懷疑這片虛空裂縫中,現在隻有他和那個惡靈兩個活的存在。就是那神獸鯤,葉默估計都已經走了。

    連續狂奔六天後,就是葉默劫境的煉體修為,都感覺到有些受不了。在這虛空裂縫中狂奔六天,身上更是傷痕累累。

    第七天,葉默停了下來,他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片暗紅虛空,完全不相信這就是那個唯一的通道。

    根據老黑給的玉簡描述,唯一可以離開這片虛空的通道就在這暗紅的中間。而這片暗紅卻是虛空炎的中心,虛空炎是虛空裂縫中的一種炎髓,沒有任何價值,也無法被煉化,可是那溫度連任何東西都可以融化。

    這怎麼走?現在他距離這虛空炎還有數千米,就被那種炙熱烤的難以忍受,一靛進了這麵,哪還有小命在?就算是八極大鼎也無法護住他的安全。

    葉默的神識小心的伸展進去,可是他的神識還沒有接近到虛空炎的中心,幾道帶著可怕炙熱的空間炎刃就將他的神識完全切斷,然後他被切斷的神識立即就在這可怕的虛空炎當中消失不見。

    連神識都可以融化的虛空炎,自己進去找死嗎?

    “轟……”在那暗紅的虛空炎髓中心,忽然爆發出一陣巨響,一道虛空炎漩渦夾雜著無數的空間炎刃旋轉起來,這些空間炎刃很就被別的虛空炎髓覆蓋。但是從那虛空炎表麵的翻滾就可以知道,在麵一樣還有空間炎刃漩渦在攪動。

    葉默正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時候,他的神識當中竟然再次出現了惡靈的影子,那惡靈就好像跗骨之蛆一般,到現在還沒有真正的甩掉。

    (再次四更送上,除了中途出去辦了一個半小時的事情,沒有休息一分鍾,拚更求月票繼續衝上去!同時感謝豪放男性和jefflai朋友的萬幣送票!)

    ......

    

Snap Time:2018-07-21 21:47:44  ExecTime: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