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五七章讓葉默忌憚的石遝


    石遝並沒有動,葉默也沒有動。索安山殺了他留下來的兩名化真修士後,反而冷靜了下來,他一揚手,那黑色的大蛇就已經被他握在了手中。葉默此時才看清楚,索安山手的並不是什麼黑蛇,也不是什麼幻化的東西,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法寶,一個蛇頭杖。

    可以吞噬活人的法寶,葉默還是第一次看見。索安山上次對付他和耿學銘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用這件法寶。

    索安山冷冷的看著石遝,同樣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葉默此時心卻更是忌憚,他忌憚的不是索安山,而是石遝。此人太可怕了點,他根本就不用想,也知道翟從和覅田能找到這,也是因為石遝告訴了覅田後,他們才找到的,覅田根本就是石遝安排在索安山身邊的內應。

    能將內應安排在索安山身邊並不困難,困難的是這內應還甘願為他而死。其實這也不是最困難的,最困難的是石遝竟然可以算準索安山會留下覅田,這是什麼心機?又是什麼手段?葉默甚至心在暗暗發寒。如果他惹到了石遝,那應該如何?

    葉默很就得出了答案,如果是他惹到了石遝,就算是不惜一切代價,他也要將石遝殺了,否則他會寢食不安。

    “黑石城的叛亂是你安排的?”索安山平靜的詢問道。

    “是最權商全文閱讀。”石遝沒有絲毫的得意,就好像回答一個事實一般。

    “徐青妃跟我睡了,你也知道?你是沒有能力阻止,還是不敢阻止?”索安山再次平靜的詢問道。

    這次石遝卻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問題我現在不會回答你,我要等會才可以回答你。”

    索安山冷冷的看了一眼石遝,然後淡淡的說道:“你認為你的這些安排。就可以肯定殺了我,對麼?”

    石遝也是淡然一笑,手忽然再次丟出兩枚陣旗。這兩枚陣旗丟出後,葉默三人周圍的景象忽然一變,和外界完全隔絕出來。

    然後石遝才祭出一道暗灰色的法寶,淡然說道:“加上這個,就可以了。”

    “九級困陣……”索安山眉頭一皺,有些忌憚的說了一句。

    石遝點了點頭,又補充了一句說道:“你說的不完全正確。除了九級困陣外,還有一個九級殺陣。”

    索安山的臉色終於大變,他明白了為什麼石遝此時會一副吃定了他的樣子。不說石遝的本事,葉默的本事他是見過的,如果葉默加上這個九級困陣和殺陣。他雖然不懼,卻也有些麻煩。再加上石遝這個他還不知道修為的,他的處境確實是不怎麼好。

    葉默卻注意到了石遝手中的那杆長槍,這槍他見過。無心海的陰緒用的就是這杆槍,無論是氣息還是槍的樣式都是一摸一樣的。

    如果說這兩杆槍還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顏色不同,一杆是火紅色的。一杆是暗灰色的。

    “就算你用陣法困住我,又能奈我何?”索安山說完,手的蛇頭大杖已經再次幻化而出,變成了一條長約十數丈的蛇影直接撲向了石遝。同時手一揚。一個巴掌大小的小山就出現在了幾人的頭頂。

    那小山一出現,立即就迎風而張,片刻時間,就幻化成了百丈巨峰。

    葉默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的法寶能幻化成為百丈的。那蛇影和巨峰不是撲向他的,可是他偏偏感覺到了一種呼吸不暢。

    幾乎是在瞬間。葉默就再次感受到了索安山和石遝兩人域的對撞,他在兩人域的中心,猶如一個巨浪中的小船。葉默伸展出自己域的同時,心已經明白,石遝沒有說謊,他是真的有本事和索安山對著幹。

    石遝感受到了葉默的域在他和索安山兩人的域中,不需要他的照顧,竟然還可以生存,倒是驚異的看了葉默一眼,隨即他就收回了目光,幾道陣旗丟出去,同時手灰色的長槍已經猶如一道灰色的流星一般刺了出去。

    “嗚嗚…...”石遝手中的長槍和索安山的蛇頭大杖撞擊在一起,爆發出一陣陣猶如有生命動物的嗚咽之聲。同時,灰色的真元和黑色的影子四濺,讓兩人戰鬥的一片變成了霧蒙蒙的空間。

    就算葉默煉體已經是劫境,被這種四濺的真元影子打在身上,也是一陣陣的疼痛。可就算是這樣,葉默也沒有完全施展自己的域用來擋住這種四濺的真元影子。

    此時索安山的那百丈的巨峰已經帶著呼嘯的聲響砸了下來,那巨峰還沒有落下,就已經將葉默和石遝周圍的空間全部封死了,葉默甚至連轉身都感覺到困難。他的域在這巨峰的恐怖壓力下,立即碎裂。

    葉默冷哼一聲,真元運轉之下,他的域再次延伸出來,比之剛才又強了一分。幾乎是在葉默域延伸出來的瞬間,葉默又一次恢複了自由。

    索安山一言不發,他見識過葉默的域,他也知道葉默還在留手,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攻擊石遝。無論葉默是什麼心思,此時他都不會點破。

    葉默當然在留手,到了現在,他不但沒有主動攻擊,甚至連域也沒有完全施展無限斬殺全文閱讀。因為石遝此人太可怕了,他寧可對上索安山,也不願意和石遝在這種情況下聯手。

    石遝並沒有在意葉默的動作,雖然葉默祭出了‘紫銊’沒有攻擊,他卻並不催促。葉默隻有化真二層的修為,能在索安山這種恐怖的域下堅持,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雖然他見識過葉默的本事,可那都不是和索安山正麵對敵。就算是他將葉默想的再厲害,也沒有想到葉默可以和索安山硬拚招數的份上。這不是他的智力不夠,因為這事情太過駭人聽聞。

    甚至他想讓葉默幫忙的時間,他都定好了,隻要葉默可以幫助他十幾個呼吸,他就有把握讓索安山重傷。索安山一旦受傷,那麼下麵葉默幫不幫芒,已經無關緊要了。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葉默一直不出手,他也絲毫不懼索安山。如果他施展出全部手段,離明火,那對他來說就是一個笑話。

    索安山的巨大山峰砸下,石遝沒有半點心驚,兩手揚起的時候,無數的藤條憑空長出,這些藤條帶著各種顏色和各種倒刺。剛剛長出的時候,還隻有拇指粗細,等到這些藤條接觸到落下來的小山之時,這些藤條已經長到了幾個水桶的粗細而且還在不斷的生長。

    一陣陣撕裂的哢嚓響聲之後,這些藤條片刻之間就被撕斷,巨峰再次落下。可是那被撕斷的藤條又一次複合起來,然後以更的速度生長。隨著藤條越來越多,越來越粗,那瘋狂下落的巨峰終於緩慢了下來,最後甚至已經停滯了。

    葉默看見這一幕,心倒吸冷氣,石遝竟然能和索安山平分秋色。索安山的厲害,葉默是清清楚楚。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不要說現在,就算是自己晉級到了化真四層,也不一定是索安山的對手,充其量隻是能從他手逃走而已。而石遝卻可以和索安山平分秋色,就算是這樣,他還能隱忍到今天才動手,此人簡直讓葉默無話可說。

    葉默自問,他絕對沒有石遝這種忍性。而且他甚至懷疑,石遝忍到今天動手,並不一定就是因為他的‘霧蓮心火’可以幫忙,而是因為別的原因。

    索安山見石遝的那種怪異藤條竟然可以束縛住他的巨峰,也是一愣,隨即就冷笑一聲說道:“楊飛景,你果然可以隱忍啊,如此手段竟然一直可以忍都今天。”

    說完索安山張口就是一道藍光噴出,那道藍光剛出來的時候還是巴掌大小,等到了巨峰的頂端時,已經化成了方圓畝許的巨大藍色火雲。那火雲一落在石遝的藤條之上,就發出一陣陣的‘嗤嗤’之聲。

    一股腳臭難聞的氣味傳來,石遝所祭出的那無數藤條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消融,化解。

    “葉默,動手。”石遝立即喝道,他想不通葉默為什麼出手這麼慢,按照他的想法是,葉默應該一看見索安山祭出天火,就應該動手的。沒想到等到他的藤條要燒完了,葉默還磨磨蹭蹭的沒有祭出天火。

    “啊,好。”葉默應答了一聲,毫不猶豫的就揚出了‘霧蓮心火’。‘霧蓮心火’一經祭出,立即也幻化成了大片的藍色火雲,和索安山的離明火撞擊在一起,兩種火焰頓時爆發出驚天的炸裂聲音。

    索安山臉色一變,他雖然明白石遝叫葉默幫忙的緣故,可是當葉默的‘霧蓮心火’真的擋住了他的‘離明火’之時,他還是有些震驚。當初葉默逃走的時候,隻是用‘霧蓮心火’將他的‘離明火’燒了一個裂縫,他心還在想葉默的神識還不足以控製大片的火焰和他的‘離明火’對攻。現在看來,他的想法完全不正確。

    此時雖然索安山的巨峰還在下落,可是已經緩了下來,而被‘離明火’燒去的藤條再次速的生長起來,眼看就又要和巨峰平分秋色。

    石遝看見葉默‘霧蓮心火’的威勢後,心暗驚的同時,也在暗自惱火。剛才葉默的反應太遲鈍了,否則他根本就不需要再次消耗如此多的真元來繼續生長藤條。

    ......

    

Snap Time:2018-01-16 15:17:27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