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五零章強大無比


    耿學銘更是不答話,手的黃色翻天印已經帶著一點深黃色砸了下去。翻天印剛被耿學銘祭出的時候還是一個黃色的光點,等這翻天印出現在索安山的頭頂時已經形成了一片越來越大的黃蒙蒙的光圈。

    盡管隻是一片光圈,卻給人萬鈞之重的感覺,就是葉默都懷疑這道光圈一旦砸在了頭頂,恐怕化真巔峰的修士,也要被這光圈砸個稀巴爛。

    而此時索安山竟然沒有祭出任何法寶,直接抬手向耿學銘的翻天印抓去。索安山的手還沒有抓到耿學銘的翻天印,耿學銘那翻天印就已經緩慢了下來,最後甚至有些停滯起來。

    好強大,葉默修為雖然沒有達到索安山的修為,這點眼光卻是有的,索安山的域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他的域根本就不用刻意去伸展,任何他想要攻擊的對象,隻要處於他的攻擊範圍下,就會被他的域影響,最後緩慢下來。

    耿學銘正在全力催動自己的翻天印,他的想法是讓索安山抽時間對付他的翻天印之時間,立即就自爆自己的法寶。耿學銘是知道索安山厲害的,除了舍棄翻天印逃離外,他和葉默沒有任何機會逃走。

    至於葉默,耿學銘根本就沒有指望他能幫什麼忙,一個化真一層的修士,如果機靈點或者是有點絕技,或者可以在別的化真圓滿修士下逃走,可是這些化真圓滿修士肯定不包括索安山。索安山已經完全超出了化真圓滿的範疇,沒有任何一個化真圓滿修士,能在索安山的手下占到便宜。

    所以耿學銘一開打的時候,就抱著自爆自己最珍愛法寶的想法了。法寶再好,也沒有命珍貴。

    等會逃走的時候,就看葉默機靈不機靈了,如果葉默機靈的話,就可以和他一樣,在翻天印自爆的瞬間和他一起逃走,如果葉默不機靈。他也沒有辦法了。隻能自己先走。在索安山麵前,機會稍縱即逝,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和提醒的餘地。

    可是此時耿學銘卻臉色大變了,他的翻天印還沒有完全被激發,就被索安山的雙手帶起來的真元場或者是域束縛住了。此時他不要說自爆翻天印,就算是收回翻天印也是困難無比,或者是根本不可能。

    盡管對黑閻王索安山已經盡量高看。可是索安山的厲害,還是遠遠超出了耿學銘的估計。耿學銘此時才發現,以他化真圓滿的修為,在索安山的麵前竟然連一個劫變修士都不如。

    真元瘋狂的湧動之下,耿學銘想要讓自己的翻天印強行脫離索安山的束縛。

    葉默在索安山出手的瞬間就看出來了,索安山絕對不是他和耿學銘聯手可敵的。此人的修為根本就超出了化真圓滿的範疇。

    幾乎是在耿學銘的翻天印陷入困境的瞬間,葉默的‘紫銊’就劈了出去,幻雲碎域刀。

    葉默的域已經非常厲害了,可是他一看索安山的出手,就知道他的域在索安山的麵前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不用拿出來。

    除了‘幻雲碎域刀’可以幫助耿學銘外,葉默沒有任何別的辦法。

    “螻蟻。”索安山見葉默竟然祭出一個紫色的菜刀對自己的拳頭劈來,更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句。

    這菜刀他也看出來了不同凡響。可是要對付他索安山卻不行。

    耿學銘也無語的暗自搖頭。同樣的他盡量對葉默低估了,可是他發現還是高估了葉默。這樣一個法寶。這樣向普通的武者一樣劈出的一刀,可以用去對付索安山?還是用去給索安山撓癢?

    可是片刻之後,耿學銘就眼睛圓睜,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葉默那紫色菜刀剛劈出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什麼,充其量隻是一道紫色的長虹而已。可是當那紫色的長虹出去後,立即就幻化成了一道帶著無數紫色刀芒的紫色長虹樹。樹幹迅速的璀璨、粗壯、擴大,而樹枝越發的茂盛。紫色一圈接著一圈,源源不斷的衍生出來,似乎無窮無盡。

    這是什麼刀法?耿學銘驚駭的看著那道他的神識已經掃不進去的紫虹。

    “咦”不久之前還譏諷的看著葉默的索安山,此時感受到葉默的這道紫虹,竟然咦了一聲,還沒有等他做出反應,三人都聽見了一陣‘哢哢’的細響。

    耿學銘瞬間就感受到了翻天印的輕鬆,更是心大喜,他化真圓滿修為,顯然明白剛才是葉默那一刀劈碎了索安山的域。此時他更是毫不猶豫的真元注入翻天印,依然對索安山砸了下去。他感覺自己低估葉默了,竟然沒有繼續引爆翻天印,而是想要和葉默一起聯手與索安山對抗一下。

    隨著哢嚓聲音消失,葉默‘紫銊’帶起的紫芒迅速消散一空,最後隻剩下他手中的那把紫色的菜刀。

    ‘紫銊’一刀就破了索安山的域,可是葉默心卻是一沉。這一招‘幻雲碎域刀’是他幻雲刀法中最厲害的幾刀之一,一般的情況下,他用這一招破去對方的域後,幻雲碎域刀會自動轉化為別的幻雲刀招,用來攻敵。

    可是剛才他這一招幻雲碎域刀出去後,竟然和對方的域同時消散。也就是說他的幻雲碎域刀在碎裂了索安山域的同時,也被對方的域擊潰。

    他的這一刀是全力激發,而索安山的域顯然隻是隨意的帶起,這高下立即就被判定了。

    葉默知道他也低估索安山了。

    索安山見葉默一刀就破去了他的域,而耿學銘還得理不饒人,還敢繼續祭出翻天印攻擊他,頓時勃然大怒。

    他的手一揚,十二道青蒙蒙的圓珠被他揮了出來,同時身上的氣勢猛然暴漲。一圈圈甚至連肉眼都看的見的虛空漣漪擴散了開來,索安山和葉默被這漣漪束縛住,甚至連呼吸都感覺到困難。

    耿學銘臉色大變,葉默同樣是臉色難看,他們都知道,這才是索安山真正的域,這種域出來,普通的修士根本不要說抵抗了,就是在這域中移動都是極其困難。

    好強的域,而此時索安山那十二顆青蒙蒙的圓珠已經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半圓形狀,這半圓形狀剛剛形成,就帶起了無數的雷電閃弧。這些雷電閃弧卻並沒有攻擊向葉默和耿學銘,而是不斷的在這十二顆珠子外麵纏繞。一圈又一圈,隨著這纏繞越多,這些珠子就變得越大,最後竟然成了一顆顆猶如臉盆大小的雷電珠子,而此時那些珠子還在變大。

    耿學銘臉色再變,他發現自己在索安山的麵前根本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剛才被葉默解脫出來的翻天印再次被束縛住,而且這次的束縛比起之前還要堅固。他終於明白,索安山能在黑石城無數的化真圓滿修士當中脫穎而出,讓這些一方大能都臣服在黑石城,絕對不是偶然。

    沒等耿學銘想到解決的辦法,那十二顆雷電珠子竟然發出了呼嘯的聲音,片刻之後一道道的雷電閃動的風嘯就形成了一個個漩渦,這些漩渦很快就連接成了一片,將葉默和耿學銘罩在了其中。

    兩人甚至可以想象,一旦這個雷電漩渦爆發,他們不是能否出去的事情了,而是被燒成飛灰的結局。他們本身就被索安山的域束縛住,再加上這雷電漩渦的束縛,哪還有逃跑的機會。

    葉默心愈發沉了下去,他發現就算是他和耿學銘兩人全力出手,也無法打的過半個索安山,索安山太強大了。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劈開索安山的域還有他這十二雷電珠產生的漩渦,然後有多遠逃多遠。

    “這混蛋竟然是雷係功法修士,還強大到如此地步,難怪在黑石城,沒有人敢反對他。”耿學銘恨恨的說了一句。

    葉默緩緩的伸展出來自己的域,他不敢將自己的域完全激發,他估計這並不是索安山的全部手段,甚至連一半都沒有。索安山沒有拿出全部手段,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要將他活捉到黑石城去發落。

    一旦索安山知道他的域大成了,而且還可以再次破去他的域束縛,說不定會全力出手,他必須要在索安山沒有認清他的底牌之前逃出去。

    聽了耿學銘的話,葉默沉聲說道:“他不是雷係修士,隻是他的那十二顆雷珠有些古怪,這十二顆雷珠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而且激發出來的雷係攻擊手段,比普通的雷係修士隻強不弱。而且……”

    葉默掃了一眼這十二顆不斷閃著雷弧還在擴大的雷珠,繼續說道:“我肯定在黑石城有許多人反對過他,隻是那些人都被他殺了而已。”

    化真圓滿的修士,有哪一個沒有自己的驕傲?索安山就算是再厲害,也不能一開始就掌控整個黑石城。

    耿學銘一邊抵抗那種束縛,一邊點頭說道:“這我知道,可是你又怎麼知道他不是雷係修士?”

    葉默沒有說話,他自己就有雷靈根,而且也算是雷係修士,豈能看不出來索安山不是雷係修士?他想的是這十二顆閃著雷弧的雷珠,這絕對是寶貝中的寶貝。如果他可以將這十二顆雷珠搶下來,以後遇見了憶墨,送給憶墨,這要給憶墨增加多大的手段?

    還在勉強抵抗索安山域的耿學銘剛想說話,卻忽然感覺到周身一輕,他立刻就發現葉默的周身也延伸出來了一圈圈肉眼看不見,隻能用神識觀察到的漣漪。耿學銘隨即就明白了這是葉默的域,頓時臉現震駭。

    (眼睛一閉一睜,發現月票榜單又下了一位,已經第八了,嗚嗚,咋辦呢?咋辦!)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5 23:16:46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