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三六章故人不在


    雙心穀,作為北望洲的五星宗門,位置當然是非常不錯的。在北望洲,五星宗門已經算是高級宗門了。

    事實上,葉默一到雙心穀的外圍,就感受到了這的靈氣比別的地方要濃厚太多。

    “他們在幹什麼?”唐夢嬈疑惑的看著雙心穀外麵眾多的修士。

    葉默也看見了,在雙心穀的外麵,有兩幫修士在對峙,氣氛似乎很緊張,好像隨時都可以打起來一般。

    “聞長老,莫非你以為整個北望洲就你一個凝體修士?你仗著晉級凝體後就如此目中無人,竟然敢帶門人來毀我雙心穀的護山大陣。”一個略微有些尖的聲音傳出,這語氣雖然是在問責那個聞府奇,但是氣勢明顯的稍弱。

    “哈哈哈哈……”又一個帶著一些陰森的大笑傳來,“樂篷,我聞府奇就仗著自己是凝體修士了,你能如何?我就攻了你雙心穀的護山大陣,你又能如何?”

    語氣霸道無比,比之前那個略微尖細的聲音要強硬了數倍。

    葉默注意到了那叫樂篷的是一個麵白無須的中年男子,麵相普通,虛神七層修為。在他身邊還有兩名虛神修士,一名虛神四層是一個身材極高的老者。另外一名卻是一個虛神二層的中年女修,葉默一看她的樣子,就知道這個女修很有可能就是海彤的母親,臉上依稀有幾分海彤的樣子。

    “此人好霸道。”唐夢嬈在葉默身邊說了一句,顯然有些不大喜歡這個叫聞府奇的修士。

    葉默沒有說話,此時在樂篷身邊的那名虛神二層的女修卻冷冷的說道:“聞府奇,我雙心穀是不能奈你何,不過我雙心穀也是北望洲的五星宗門。就算是拚死一戰,雙心穀被滅掉,也不過如此。你鬼仙派一直是霸道無比,也不是第一次滅掉別人的門派了。當年的四星宗門璃水宗,不就是你們鬼仙派滅掉的嗎?四星宗門正元劍派和隱劍門不一樣是被你們滅掉的?不要說四星了,你們連三星宗門丹草門也不放過。由此可見你鬼仙派的作風。”

    說到這那女修冷哼一聲。“如今你鬼仙派晉級六星,就算是想要找借口滅掉我雙心穀,我雙心穀也會拚個魚死網破。”

    這個女修說的話倒是不亢不卑,葉默心想原來正元劍派的變故和鬼仙派有關係,他當年就和鬼仙派有仇,隻是後來修為高了,已經沒有興趣了而已。沒想到在這還遇見了晉級六星宗門的鬼仙派修士。行事還是和當初一樣的霸道。

    就在此時鬼仙派這邊一名虛神五層的修士說道:“海長老,我們也不是故意為難你雙心穀。隻要你雙心穀交出人來,我們馬上就走。”

    葉默此時卻臉色大變,他想起草丹門這個門派了,那不是木易青的門派嗎?當時他參加煉丹名人堂大比還是以草丹門的名義去的,之後他說去草丹門看看。卻一直沒有過去。沒想到今天竟然聽到了草丹門被滅掉的消息,此時他哪還能忍得住。

    下一刻,他已經一步衝了上去。

    正要說話的海姓中年女修看見一個年輕的修士突然衝了進來,而竟然沒有人看見他是怎麼進來的,頓時將要說的話咽下去了。

    葉默沒有理睬別的修士,而是冷冷的盯著那聞府奇問道:“草丹門被你鬼仙派滅掉了?”

    聞府奇見一個年輕修士衝到他的麵前如此無禮的問話,頓時大怒。不過當他發現自己看不透葉默修為的時候,卻忍住了發作的話。沒有理睬葉默。反而是上下打量著葉默。

    “沒錯,那草丹門就是鬼仙派滅掉的。確切的說是聞府奇親自滅掉的,因為草丹門的掌門木易青得罪了鬼仙派,聽說是得罪了一個叫計致元的修士。而聞府奇就是計致元的師父,所以他親自去滅掉了草丹門。”那雙心穀的女修卻很見機,她似乎有些明白葉默是誰,不等葉默再問,她已經先說出來了。

    聞府奇此時卻臉色大變,他似乎也認出來了葉默。隻是不等他說話,葉默的域已經將他完全束縛住。

    葉默臉色冷寒無比的看著聞府奇說道:“計致元就是我殺的,我沒有去滅掉你鬼仙派,你倒好,敢去滅掉草丹門。”

    之前葉默對鬼仙派的追殺很惱火,甚至都打算等修為高了就去滅掉鬼仙派的。可是等他修為真正高了的時候,他又沒有了這個念頭,說白了,他根本就懶得和鬼仙派這種低級門派計較了。沒想到,今天他竟然得到了草丹門被鬼仙派滅掉的消息。

    聞府奇渾身冷汗直流,他聽說葉默很厲害,可是現在看來,葉默的厲害比他聽說的要厲害無數被了。人家根本就沒有動手,他就毫無動彈的機會了。不要說他,就是跟隨在他身後的其餘鬼仙派修士也沒有一個能動,這些修士全部被葉默束縛在了域中。

    雙心穀的修士看見葉默的這種威勢都是暗自心驚,無論是掌門樂篷,還是門內的長老紛紛來和葉默見禮。

    葉默就好像沒有看見一般,現在他正冰冷的盯著聞府奇,殺機就是很遠的修士都可以感受得到。

    “前,前輩……”聞府奇語氣變得顫抖起來,他沒有想到剛剛晉級凝體,就遇見了葉默這種人。

    他不久前還仗著修為讓雙心穀的修士敢怒不敢言,現在就明白了什麼是被高級修士壓住敢怒不敢言了。

    “說,草丹門的人現在都在什麼地方?”葉默沒有想到鬼仙派竟然會如此遷怒,這和草丹門完全沒有關係的事情,這鬼仙派都可以遷怒上去。如果草丹門滿門接滅,這事情應該完全是他的責任了。

    “前輩,我,晚輩隻是殺了木易青,其餘,其餘的人都走了……”聞府奇語氣戰戰兢兢。

    葉默聽說木易青因為自己被殺,殺意轟的一下就爆發出來,甚至後悔當初沒有將草丹門的人也帶到斐海去了。

    數名在葉默域中的鬼仙派修士頓時感覺到了一種極度的壓抑,這種壓抑之後,又是一種極度的空間擠壓。還沒有等這些修士反應過來,葉默的域中忽然爆發出強大的殺機。

    “……”數道血霧噴起,這些修士全部都變成了一蓬蓬的血霧。

    聞府奇看的雙目通紅,可是他一樣的動彈不了,他剛想說話,就看見一道粗壯無比的雷弧落了下來,正好打在他的身上。下一刻,他一樣的成了一團焦黑的飛灰。

    葉默籲了口氣,如果不是還要找奧芊蝶,他馬上就會去鬼仙派,將鬼仙派給鏟除了。隻是已經到了雙心穀,就是要鏟除鬼仙派,也要等他找到奧芊蝶之後再說。

    此時雙心穀的修士都完全呆滯了,這是什麼修為?一個凝體修士隻是一道雷弧就擊殺了?別的修士甚至不用動手,就被擊殺?

    好在此時唐夢嬈已經過來,而雙心穀的修士幾乎都認識唐夢嬈,紛紛過來向唐夢嬈行禮。

    唐夢嬈看了葉默一眼,然後對那叫樂篷的白麵修士說道:“我這次和葉默來,想去看看你雙心穀的雙心湖,不知道樂門主是否方便?”

    麵對唐夢嬈的問話,樂篷哪還敢說不方便,他連忙說道:“當然可以,晚輩這就陪兩位前輩去雙心湖。”

    那虛神二層的中年女修卻說道:“還是我陪兩位前輩過去吧。”

    樂篷聽了這女修的話,連忙也說道,“好,好,那是海彤居住的地方,海長老陪兩位前輩去卻是正好。”

    ……

    雙心湖雖然不是雙心穀靈氣最濃鬱的地方,卻毫無疑問是雙心穀最美的地方了。周圍還有神識屏蔽陣法,雖然這神識屏蔽陣法無法擋住葉默的神識,可是他並沒有施展神識刀。

    施展神識刀莫名其妙的破去別人的陣法,畢竟不太禮貌。葉默因為草丹門的木易青被殺,心一直有些不舒服。雖然一路跟隨這中年女修和唐夢嬈一起過來,卻並沒有說話。

    三人走到雙心湖旁邊,還沒有進入禁製之內,葉默就皺起了眉頭。盡管他沒有用神識去掃,也沒有進入禁製之內,他卻能感覺的出來,在雙心湖麵沒有奧芊蝶。

    等葉默進入雙心湖範圍後,神識隨意的掃了一下,果然沒有看見奧芊蝶,隻有海彤一個人坐在湖邊似乎在發呆。

    “小彤,你在幹什麼?”那帶葉默和唐夢嬈進來的那女修看見坐在湖邊發呆的海彤,皺著眉頭叫了一句。

    海彤立即就看見了葉默和唐夢嬈,隨即就驚喜的飛躍過來對葉默說道:“葉大哥,你是來看我的嗎?”

    那進來的女修看見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趕緊說道:“小彤不得無禮,這兩位是葉默前輩和玉女派的唐掌門。”

    海彤這個時候才認出來了唐夢嬈,連忙過來見禮。

    唐夢嬈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問道:“海彤,之前和你住在一起的女孩呢?”

    海彤連忙說道:“唐掌門,您是問蕭依姐姐嗎?她剛剛走了,我讓她住幾天,可是她卻不聽,一定要走,我正在獨自難過呢。”

    葉默心有些失望,果然是這樣,可是隨即他就有些疑惑起來,蕭依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這種熟悉絕對不是因為他曾經在萬藥山脈聽奧芊蝶自己介紹過一次的緣故,而是因為別的原因。

    (感謝昨天和今天的月票,我們今天四更!加更絕對要跟的上月票的進度才行!)

    

Snap Time:2018-07-21 11:42:14  ExecTime: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