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三二章守護者


    葉默沒有理睬這斷臂女修,他的神識已經在這個大殿麵掃了一遍,確認這個大殿沒有其餘的東西,就是司家那個劫變修士修煉的地方。就在他準備走的時候,卻聽見了這斷臂女修說自己是北望楚家。

    這句話立即就讓他想起了之前在西積洲天罡域遇見的那個楚蕭衣,他臨死前留下的玉簡卻是‘北望楚蕭衣……’。

    想到這葉默忽然出聲問道,“你姓楚,可知道楚蕭衣?”

    那斷臂女修聽到葉默這話,立即再次躬身說道:“原來前輩也聽說過先祖,先祖正是楚蕭衣。”

    原來還真的是楚蕭衣的後人,葉默感歎了一聲,楚家的人好像都喜歡自己是北望洲的,可是北望洲的靈氣並不豐厚啊。無論如何,現在遇見了楚家的後人,楚蕭衣的東西倒是可以交給這個楚芸。

    隻是這楚芸作為一個女修,殺伐不但重,而且還血腥味外露,葉默卻有些不喜。

    葉默剛想取出楚蕭衣的玉棺,那楚芸就再次恭聲說道:“前輩是北望洲修士嗎?”

    葉默雖然不喜楚芸,不過看在她的老祖先楚蕭衣的麵子上,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也算是北望洲的修士。”

    楚芸聽了葉默的話,立即驚喜的說道:“我北望洲終於有了第二名化真修士,真是太好了。還未請教前輩大名。”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並沒有說話,說心話。他並不喜歡這個楚芸,所以也不想和她有什麼交集。等會東西交給她,自己該幹什麼還是去幹什麼。

    楚芸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不喜,她再次躬身施禮了一下說道:“前輩可能見我殺伐果斷。而且場麵血腥,有些不喜。其實晚輩也是迫不得已,還請前輩諒解。”

    說完她根本不等葉默詢問,就解釋道,“我楚家是北望洲的守護家族。隻要北望洲存在一天,我楚家就要全力守衛北望洲。我楚家先祖楚蕭衣功力通天,也並沒有急於飛升,就是為了要守護北望洲。我先祖失蹤後,他的弟子並沒有放棄對北望洲的守護。我們這次來的邯原城,就是因為南山坊市的事情而來。”

    葉默聽到這這才明白為什麼楚蕭衣和楚芸說話之前都將北望兩個字放在前麵了,原來她們楚家是北望洲的守護者,什麼事情都是北望第一。明白這個道理後。葉默心肅然起敬,無論怎麼樣,一個守護一洲的家族都是值得尊敬的。

    看見葉默的臉色緩和下來,楚芸鬆了口氣繼續說道:“司家是修真界的敗類,殘殺了無數的無辜修士,還用修士精血修煉歹毒功法。這次我出來特意經過邯原城,就是為了鏟除司家,然後調查南山坊市的事情。沒想到我還沒有開始調查司家。我的一個弟子竟然被司家帶走了,最後隕落在了邯原城。”

    葉默疑惑的看著楚芸問道。“既然你要對付邯原城司家,你帶隻有虛神修為的弟子來幹什麼?”

    楚芸聽到葉默的話,頓時臉一紅說道:“前輩應該聽說過孔葉老人吧?”

    葉默點點頭,孔葉他當然知道,他還打算去拜訪孔葉的。

    見葉默說知道孔葉,楚芸也並沒有太過驚訝。孔葉的名氣太大,知道他的人很多。對方是一個化真修士,知道孔葉很正常。

    “我先祖楚蕭衣曾經有兩個弟子。一個叫楚閑,留在了北望洲繼續守護,另外一個叫楚九羽,卻被我先祖帶到了南安洲。而那留在北望洲的弟子楚閑因為我先祖失蹤後,也有事情離開,但是他離開後一樣沒有了消息。孔葉就是楚閑的親傳弟子,說起來算是我先祖楚蕭衣的徒孫了。”楚芸說的信息很多,可是卻很明了。

    葉默這才明白在南安洲萬年都不墮名字的楚九羽竟然是楚蕭衣的弟子,而如今子在北望洲名動一方的孔葉竟然也是出自楚蕭衣一脈,而是他的徒孫了。

    楚芸說到這又是歎息了一聲,“孔葉老人也算是我的師祖了,之前他就是北望洲唯一的化真修士。因為他的年歲已經到了,急需尋找新的修士來代替他守護北望洲,這才四處露麵,想要找到一個天才修士,可惜的是,隨著一年一年的過去,他沒有任何進展。直到十多年前的碎葉城煉丹名人堂大比上,他發現了一個叫葉默的修士。”

    葉默聽到楚芸說到自己,臉色有些不大自然。

    楚芸卻不知道葉默的心思,她繼續說道:“之前孔葉師祖也是抱著查看的心思和那個葉默相約了百年時間。本來他想,一旦百年後,那個葉默可以修煉到凝體,他就收葉默為弟子。可是他沒有想到,那個葉默卻極為逆天,短短的十年左右的時間,就已經修了到了乘鼎後期,大大的出乎他的預料。所以孔葉師祖改變了想法,他又和葉默約了五十年。因為之前的獸潮讓他精力消耗,原本剩下不多的壽元更是大幅度減少,他想要等到五十年他壽元到達的時候,將一些重要的東西傳給葉默。”

    葉默心一驚,他沒有想到孔葉隻有五十年的壽命了,難怪他不敢和赤蠍開戰。一旦打起來,這五十年的壽命可能就一次性消耗在一場戰鬥中了。

    “本來這些話我不應該和前輩說的,但是前輩是我北望洲唯一的化真修士,我怕孔葉前輩都不知道這件事。所以楚芸大膽,還請前輩在孔葉祖師兵解之前去當淩一趟。”楚芸此時的態度完全變得恭謹有禮,和之前的殺伐冰冷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人。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我本來就打算去拜訪一下孔葉前輩,所以就算是你不說,我也要去一趟的。”

    楚芸聽到葉默也叫孔葉為前輩,頓時麵露驚喜,一個化真修士可以叫另外一名修士前輩,哪怕年紀差距再大,也不是因為客氣,而是因為發自內心的尊敬。葉默既然能叫孔葉前輩,就說明他內心是尊敬孔葉老人的。所以楚芸之前還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立即就舒緩了一些。

    所以不等葉默說什麼,她就又是躬身感謝道:“多謝前輩,晚輩還沒有請教前輩尊姓。”

    說完她見葉默沒有要回答的意思,立即就知道葉默不想說,隻好再次恭聲說道:“晚輩放肆了,晚輩之所以帶侄女楚語蘭和弟子出來,是因為想將這邊的事情結束後,就去斐海城見葉默丹王的。我想讓侄女語蘭拜葉默丹王為師,所以才帶她們出來。”

    葉默更為尷尬起來,他沒有想到這少女竟然是打算拜他為師的。此時他更不想承認了,這個弟子他肯定是不會收的。萬一他承認,現在就多了一個拖油瓶,那怎麼行。

    想到這,葉默隻好說道:“葉默不在斐海城,他不會收弟子的,你們根本不用去。”

    “前輩認識葉默?”楚芸驚喜的再次問道。

    葉默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不用去斐海城,我去過,葉默剛到斐海就離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況且聽說他不善於教弟子,所以你們也不用去了。”對了,南山坊市你們也不用去了,那灰白霧氣非常厲害。我去看看就可以,你們先回去吧。”

    “是,晚輩遵從前輩的意思。”楚芸連忙回答道。

    葉默籲了口氣,忽然想起了楚蕭衣的遺骸,連忙取出一個玉棺放在地上說道:“楚蕭衣前輩已經不幸隕落了,我在不久之前看見他的遺骸,順便帶回來。既然你是他的後人,這個就交給你吧。”

    “啊……”楚芸和楚語蘭呆立了良久,直到葉默將楚蕭衣的玉簡遞給楚芸,楚芸才清醒過來。她接過玉簡看了後,才明白過來,她們的先祖楚蕭衣並沒有飛升,而是隕落了。

    片刻之後,楚芸和楚語蘭都是撲在了玉棺上大哭。

    葉默心暗歎,他明白楚芸的心情,一個無上的信念突然倒塌了,她們不但惶恐,更多的是迷茫。

    原本對於楚芸有些許的反感也消失不見,無論如何,楚家作為一個守護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楚芸和楚語蘭哭泣了良久,楚芸這才拉著楚語蘭走到葉默麵前,這次她幹脆跪了下來,“多謝前輩將先祖遺骸送回,否則我楚家先祖死不瞑目。”

    顯然楚蕭衣的遺骸能回到北望洲,對楚家的人來說那是極其重要的。

    葉默趕緊讓兩人起來,岔開話題說道:“令先祖的第一個弟子楚閑去了何處,你們是否知道?”

    楚芸連忙點頭說道:“是的,晚輩知道一些。當年我先祖離開後長久不歸,我先祖的弟子楚閑就交代了後來他收的弟子孔葉,說要出去一趟很就會回來。據孔葉祖師說,他師父楚閑是去加固一個封印,可是楚閑祖師離開後,和我先祖一般,也沒有再回來……”

    就算是葉默聽了也是唏噓不已,那楚閑肯定是隕落了,因為封印之地的靈魂體薛尤風並沒有等到接班人。而且,那‘九叉刀匙’也因為失落在外,最後被自己拿到。

    

Snap Time:2018-07-19 06:21:30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