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三一章捏死劫變


    葉默冷笑,區區一個劫變修士也敢對自己這樣動手,而且還要冒充化真修士的真元大手。

    能凝化真元,幻化為實質形狀的真元大手,隻有化真修士能辦到。而這個劫變一層的修士,顯然不會這招,他隻能通過一種特殊的功法,將自己的手伸長,來抓葉默。

    葉默竟然有了一種很古怪的感覺,這要是在之前,他肯定是想盡一切辦法逃走,而現在他竟然像是在看耍猴。同時他心也是升起一番感慨,修真界,沒有實力就沒有尊嚴。

    隻是這名劫變修士的手隻是剛剛伸出一點,就突然停了下來,他似乎想起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般,隨即就收回手盯著葉默問道,“你剛才怎麼進來的?”

    這劫變修士想起了自己的陣法是一個勉強達到七級的防禦陣法,之前那個女修能強行進來,是因為她乘鼎七層修為了,而葉默如此年紀,就算是隱匿功法再高,又怎麼能進入自己的防禦陣法?難道他還是一個陣法大師或者有什麼別的訣竅?

    無論葉默是怎麼進來的,這個問題他都必須要問清楚。否則葉默被他捏死了,誰告訴他這個答案?

    明知道在這劫變修士的手下,葉默的下場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但是那兩名女修也沒有了心思去看,此時她們自身都難保了,哪還有心思去管葉默?

    葉默根本就沒有管他的話,甚至並沒有停下來,反而走向了大殿中間那劫變修士的祭壇處。

    那劫變修士看見葉默竟然敢如此的無視他,頓時勃然大怒,再次伸手大手,想要將葉默的脖子掐住,拎起來。

    可是他的臉上很就露出驚恐的表情,他發現他幻化的大手根本就沒有辦法移動分毫。這瞬間,他就明白不好。哪怕他隻是一個劫變修士,也知道域。就算是無法施展。卻也懂的什麼是域。此刻他很清楚。自己已經在對方的域中,對方殺他猶如殺雞。

    此時這劫變修士再也沒有片刻之前的那種意氣風發,說很新鮮的話,還有那種主宰一切的表情,他臉上有的隻是驚慌和恐懼。此刻他再也不會以為葉默是用了隱匿功法,從而造成他無法看清楚對方的修為了,對方是年輕。可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化真修士。

    冷汗自動從他的額頭和後背滲透出來,根本無法控製。

    那斷臂的女修還並沒有注意到這劫變修士現在的狀況,她忽然開口寒聲說道:“姓司的,放我們走,今天的事情就此作罷,各自吃虧一點。否則。我死了後,我楚家也會將你滅的魂渣都沒有。”

    葉默聽了這話有些好笑,這女人還沒有弄清楚狀況,人家會因為這句話放你走?簡直就是做夢。這女人的話一聽就知道,她不是經常在修真界闖蕩的修士。

    不過隨即這女修就感覺到了不對,那姓司的劫變修士根本就沒有管她的話。而且他抓向剛進來這名修士的手也停滯在了半途,既沒有收回去,也沒有再向前。這家夥到底想要做什麼?那女修疑惑的看向了那白發白須的劫變修士。立即就發現了他臉露驚恐。已經是滿臉大汗。

    不等她想到原因,葉默幻化出來的真正真元大手已經伸了出去。他的真元大手輕易的就捏住了那白發劫變修士,同時像拎起一直小雞一般將他拎了起來。

    那斷臂女修和那少女此刻已經和那被葉默拎起來的劫變修士一般,完全呆滯住了。

    “您是化真前輩?”那斷臂女修這才明白過來,下意識的問了葉默一句。如果不是化真前輩,豈能如此輕易的就將一個劫變修士拎起來,還是用真元大手?

    葉默沒有理睬那斷臂女修的話,直接用真元大手將那劫變修士的脖子掐住,拎起來摜在在了地上,然後才走過去冷冷的問道:“那南山坊市的灰白色霧氣是什麼東西?是不是你引來的?”

    那劫變修士被葉默摜在地上,骨骼寸寸斷裂,發出一陣陣磨牙的哢嚓聲音。可是他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此時他已經完全明白,自己在對方的手就是一隻螻蟻。他想不通為什麼在邯原城這種地方,會來葉默這樣的高手,而且還是在北望洲從未聽說過的化真高手。

    曾經他以為自己晉級劫變後,應該可以在北望洲橫著走了,可是現在他才發現他有多倒黴。他晉級劫變後,甚至還沒有穩定修為,就惹到了化真修士,而且他之前還要妄言掐死這個化真修士。

    葉默見這白發修士根本就沒有回答自己的話,突然祭出一團藍色的火焰,語氣一寒說道:“莫非你要我用天火灼燒你的元神?”

    那被葉默摜在地上的劫變修士看見葉默祭出的火焰,驚恐的顫聲叫了一句,“藍色的霧蓮心火…”

    隨即他就再也無法遏製住顫抖了,他是一個劫變修士不錯,可是他在北望洲修煉到劫變,這其中有多麼不容易?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修煉中渡過,幾乎整個司家的資源都集中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可是現在他惹到了一個化真修士不說,還是一個有天火的逆天化真修士。

    “我說,數年前我在長墳丘無意中得到的一枚戒指,戒指麵有一部天級九級功法和一顆種子……”

    這司家的白發修士說到天級九級功法的時候,就是那斷臂的女修都差點再次驚歎出來。天級九級功法,在整個修真界也不一定有,他竟然能得到天級九級功法。

    葉默卻沉著臉沒有說話,天級九級功法在修真界確實是絕無僅有的東西了,可是對葉默來說這東西比起‘三生決’來,就是垃圾,所以他連驚都沒驚。

    那白發修士見自己說到天級九級功法後,葉默竟然無動於衷,頓時心更是驚懼。他以為自己說出這個功法後,對方立即就會露出貪婪的神色,他說不定可以用這個換取自己一命。

    現在葉默沉著臉不說話,他隻好繼續說道:“哪部功法上的簡介說,開始修煉的時候需要純淨女修的精血,而且侵染噬空灰霧的精血效果最好。玉簡介紹那顆種子是噬空灰霧的起源種子,隻要我將種子埋在人最多的地方,十年之內,那就可以成為我修煉功法的資源之地。”

    葉默心已經明白,那灰白色的霧氣果然都是人為造成的,根本不是天然霧氣。

    隨即他就冰冷的繼續問道,“你修煉的那功法是不是有吞噬空間的效果?”

    司姓白發修士打了個冷顫,他不明白葉默為什麼會知道,現在葉默問起來,他根本就不敢隱瞞,連忙說道:“是,是有那個效果……”

    葉默語氣平淡的說道:“你全力出手,對我試一下。”

    “啊……”那劫變修士聽到葉默的話,心頓時狂喜,他的臉色卻漲的有些微紅磕磕巴巴的說道:“前輩,晚輩不敢。”

    葉默譏諷了一句,“還有三個呼吸的時間,如果你不動手,那就不用動手了。”

    那劫變修士聽了這話後,更是沒有半句廢話,想都沒有想,就從地上飛身而起,就算是斷裂的骨骼哢哢作響,他也絲毫顧不上了。

    這劫變修士還沒有完全站住,兩隻手掌就揚起,接連數個手勢後,往兩邊一拉,同時張開大口就是一咬。

    明明是很小的一張嘴,可是通過這種功法一施展出來,就好像變成了一個血盆一般。

    “哢哢……”隨著這劫變修士的一拉一咬,原本平淡無奇的空間突然波動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要被咬掉一般。

    葉默都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將他吸著往那劫變修士的口中而去。而此時那劫變修士眼卻閃著嗜血和瘋狂的目光,似乎隻要他再用力一點,就可以將葉默吞噬一空。

    葉默的臉色沉了下來,他肯定這種功法和他前兩次遇見的一摸一樣。就是吞噬空間的那種功法,隻是眼前的這個劫變修士修為還太低了一點。

    知道了這點後,葉默再也沒有心思去看這劫變修士的表演,真元大手再次幻化而出,輕易就剿滅了這劫變一層修士要咬掉的空間,將這劫變修士捏在手中。不等這劫變修士求饒,葉默的‘霧蓮心火’已經伴隨著他的真元大手,將這個劫變修士化為灰燼。

    一直到大殿麵再也沒有這劫變修士的氣息,那斷臂女修才反應過來,一臉震驚和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好一會,她才拉著那少女躬身對葉默說道:“北望楚家晚輩楚芸和侄女楚語蘭見過前輩,之前冒犯前輩,還請前輩恕罪。”

    這斷臂女修心也是鬱悶,北望洲高級修士本來就少,她乘鼎修士不敢說多厲害,可是在北望洲想遇見一個比她厲害的還真不容易,可是今天她一連就遇見了兩個。她的一條胳膊還無緣無故的被斬去了,現在報仇都沒有地方去報。

    之前她還以為葉默隱匿了修為,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她修為太低看不透人家。

    (感謝雲白葉星痕的萬幣送票!)

    

Snap Time:2018-01-21 05:15:06  ExecTime: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