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三零章司家的劫變修士

  
  在葉默幾人的眼前全是被殺的修士,而且場麵血腥,慘不忍睹。.葉默自信就算是他要滅掉司家,也不會殺的這麼血腥,最多是幾個雷劍弧將司家全部化為灰燼。
  在邯原第一的司家門口出現這種血腥的場麵,如果不是胡漵親眼看見,他根本就不會相信。而且那些屍體上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有一個司字,顯然應該是司家的人。
  這還不算,司家前麵的廳門已經被完全摧毀,現在變成了一片瓦礫,哪有半分邯原第一家的影子?葉默的神識掃進去,媊悀@樣的到處都是死人,直到最後的後院,神識才被阻擋陣法擋住。
  “這就是司家?”葉默冷聲問了一句。
  呆滯了好久,直到葉默問起來,胡漵才臉色蒼白的回答道,“是,是,前輩,這奡N是司家。”
  葉默對夏萍兒說道:“我們進去看看。”
  夏萍兒點點頭,小心的跟隨在葉默身後進入了那殘破的大門。
  胡漵見葉默並沒有理睬他,心媢y時緊張起來,卻也沒有主動跟上去。等葉默和夏萍兒消失在司家內院不見的時候,他才轉身急匆匆的逃走。直到兩年後,他才明白,為什麼葉默不理睬他了,因為隻是兩年的時間,他就已經被侵入體內的灰霧腐蝕,最後一樣變成了灰渣。
  ……“黃娉姐姐會不會已經被帶走了?”夏萍兒緊張的問道。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不會,資質不算太高的女修,就算是司家有人要用這個修煉,隨時都會找到更多的。如果司家的仇敵過來了,他們不可能特意的帶走黃娉。”
  葉默帶著夏萍兒直接走到後院的一處防禦陣法前麵,他隻是隨意的丟出去兩枚陣旗,這陣法當中就出現了一道暗門,葉默直接走了進去。
  “咦。”葉默和夏萍兒剛剛進入這道暗門,就傳來了一聲驚異聲。葉默也在剛剛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了這媊悛漱H,是兩名女子,年長的竟然已經是乘鼎七層的修士,小一點的一樣修為一樣很高,已經是虛神四層。
  那乘鼎七層的女修看起來似乎比夏萍兒還要小,不過葉默卻知道,那個女人的年紀不會比夏萍兒小。隻是因為她的修為高,而且沒有夏萍兒這麼艱辛,這才顯得年輕而已。
  至於那個虛神四層的女修,看起來更像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葉默卻看的出她雖然年紀不大,但也不止十七八歲了,應該是和夏萍兒差不多大,也就是說最多隻有三十歲而已。
  兩名女修都極為漂亮,但是那虛神少女卻更為出色。
  她讓葉默想起了在西積洲遇見的那個叫玉兒的綠裙女子,一樣的美豔的不可方物,一樣的極為惹火。唯一不同的是,在西積洲的那個綠裙女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妖媚氣息,而這個年輕的少女卻帶著一股淡淡的蕭殺和冰冷。
  兩種氣息,葉默都是極不喜歡。
  “你的陣法水平和隱匿功法都不錯,想來應該是此地大門派的弟子吧?”那乘鼎七層的女修掃了一眼葉默,又看了看葉默身後的夏萍兒,才淡然說道。
  葉默從這兩個女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殺氣,立即就知道外麵和這媊悛漲漱H都是這兩個女人幹的。
  這兩個女人殺人倒也罷了,卻殺起來如此淩厲血腥,顯然也是將別的修士小命不放在眼堛漱H。
  夏萍兒有些畏縮的往葉默身後退了一下,顯然她麵對這兩名女修不但害怕,還有些自卑。
  葉默並沒有回答這劫變女子的話,他的神識已經再次掃到了一個神識屏蔽的地方,隨即他就是一道化形神識刀過去。他的神識立即就破開了屏蔽神識的陣法,看見了三名臉色蒼白的女修,皮膚微黑的黃娉赫然就在其中。看見黃娉後,葉默才知道他將柳月真和黃娉的名字弄錯了。
  之前他走的時候給築基丹的是柳月真,而不是眼下的這個黃娉。按理說黃娉應該會和斷臂的將異在一起,不知道她為什麼沒有和將異一起,反而和夏萍兒兄妹在一起了。
  “將異呢?”葉默下意識的問了一句夏萍兒。
  夏萍兒連忙說道:“將異師兄在一次外出任務中為了保護黃娉姐姐,丟了姓命。後來正元劍派出了事情,黃娉姐姐在路上遇見了我和我哥哥,就一起行走了。”
  葉默聽到這堙A心中暗歎,這個將異對黃娉確實也是太癡心了。當初他為了黃娉失去了一條胳膊,現在倒好,連命也送了。
  那乘鼎女修見葉默並不理睬她的話,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似乎要對葉默動手。而正好在這個時候,後院的深處卻爆發出一聲驚天的巨響,她來不及對葉默動手,拉起了那年輕的少女,瞬間就飛遁了過去。
  葉默根本就沒有理睬離開的那兩名女子,而是帶著夏萍兒走到那個禁製麵前,隨手一拉,那禁製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娉姐…”夏萍兒一眼就看出來了臉色蒼白無比的黃娉呆滯的坐在一邊,而另外兩名築基女修也是一樣的很是木然。
  聽到夏萍兒的叫喊,黃娉這才反應過來,她眼媗S出一絲驚慌,急切的問道,“萍兒,你怎麼也來了?”
  夏萍兒連忙指著葉默說道:“我在邯原城遇見了葉大哥,然後葉大哥和我一起來救你的。”
  黃娉這個時候才認出來了葉默,連忙想要站起來感謝。
  葉默擺擺手,他的神識一掃,就知道黃娉體內隻是中了一種藥毒而已,另外兩名女子和黃娉一樣。
  葉默取出三枚丹藥讓黃娉三人服用了,解毒後,另外兩人千恩萬謝的離開。葉默卻取出一個戒指遞給夏萍兒說道:“這媊悁釦A哥哥療傷的丹藥,還有一些築基期修煉的丹藥。你去將你哥哥救了,然後將這戒指媊悛漯F西三人分了,就離開邯原城。”
  夏萍兒下意識的接過戒指問道,“那葉大哥你呢?”
  “我還有些事情,帶著你們不方便。如果你們沒有地方去的話,就直接去斐海城。斐海城的‘墨月’是我的產業,你們拿著我的這個玉牌去就可以了。”葉默說完再次拿出一枚玉牌遞給夏萍兒。
  他自己要尋找憶墨,還要去南山坊市,帶著夏萍兒三個築基修士顯然不行。
  “那葉大哥,我們和黃娉姐姐先走了。”夏萍兒知道葉默肯定有自己的事情,雖然她還不知道葉默的修為,但是修為一定不低,很有可能都已經是元嬰修士。
  她再也不是當初的那個生澀的丫頭,接過葉默的東西後,第一時間想的就是不要影響葉默做事。
  葉默點點頭再次叮囑說道:“那丹藥你哥哥吃下之後會立即康複,然後你們馬上就離開邯原城,這堣ㄛO一個好地方。”
  葉默總感覺這個城市有些怪異,隻是這種怪異出在什麼地方,他也不能肯定。
  “是,葉大哥。”黃娉和夏萍兒倒是非常自覺,應答後,匆匆的就離開了司家。
  葉默的神識注意到兩人都離開後,這才沿著之前兩名女修前去的方向追了過去。隻是數個呼吸的時間,葉默就再次出現在了一道防禦陣法的麵前。丟出兩麵陣旗進入陣法後,葉默發現這堿O一處極大的大殿,而他第一眼看見的還是剛才那兩名女子。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這兩名女子麵容冰冷、風輕雲淡,而現在那名乘鼎七層的女修卻失去了一條胳膊。不用看她那還血跡斑斑的斷臂處,葉默也知道她的胳膊是剛剛失去的,在前一刻她的胳膊還完好無缺的。
  那名年輕的虛神少女正一臉蒼白的扶住了那乘鼎女修,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大殿中間的一個祭壇上。
  祭壇上赫然是一名白發白須的男子,看起來很年輕,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很老了。
  那男子卻已經是劫變一層的修為,隻是氣息還不大穩妥,顯然是晉級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葉默的神識一掃到他身上那種淩亂血腥的氣息,就知道此人修煉的功法極其凶殘。
  白發男子看見葉默進來倒是露出一絲疑惑,隨即他就明白葉默是隱匿了修為,否則根本不可能連他也看不出來修為。
  所以他隻是掃了一下葉默,就再次盯著那斷臂女修說道:“很好,你們來的正好。剛才如果不是你的一條胳膊,我還真的難以收功,一會我會感謝你的。”
  說完似乎為了解釋清楚,他有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說起來我能晉級劫變,也是因為和你們一路來的那個女娃。嘖嘖,那個新鮮,那個幹淨,我已經懷念一個月了,今天總算是可以再次品嚐。”
  頓了一下,他冷眼掃了一眼葉默,然後又對那女修說道:“你滅掉了我司家,等會奉獻你自己,也算是不虧了。我先捏死這個螻蟻,免得影響了我們互相的情緒。”
  說完他竟然直接伸手向葉默抓來。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3 11:01:50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