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零七章驚悸的沙河影子

  
  葉默收起青月,祭出‘紫銊’踏在‘紫銊’上進入沙河。越深入沙河,葉默就越感覺有一種嗚咽的聲音在耳邊縈繞,像沙河中滾滾的黃沙在風中的聲音,又像一個絕望的旅客在沙海中悲泣。
  葉默隻是在沙河媊悜蒂璊F半天,就已經完全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在沙河中迷失了。在這種沙河之中,隻要時間稍長一些,那孤寂無助的悲涼感覺就會漸漸的占據自己的心神。時間越長,這種悲涼無助的感覺就越深,到了最後如果沒有辦法去解決,就是心誌再堅之人也會迷失在這沙河之中。
  此時葉默已經肯定,進入沙河中的修士,肯定有自己的辦法阻止這種心神的迷失,否則怎麼進入這種地方?隻是這種辦法,他不知道而已。對於王邪和越敏等人沒有向他提出這一點,葉默倒是並不在意。在王邪和越敏等人看來,自己已經是修為通天了,在這沙河當中肯定不會擔心心誌迷失的問題。
  事實上,如果葉默沒有‘苦竹’,或者他不是在‘苦竹’下修煉的,他的心神在這種沙河當中還真的難以永遠保持清醒。
  不過現在他當然不懼,雖然他隻有劫變後期,可是他的心神卻已經是極其堅固,就是渡劫的時候,心魔都難以對他造成影響。除了在元嬰雷劫之時,他經曆了一次心魔劫後,之後他從未經曆過心魔劫,因為他已經有了‘苦竹’。在十大靈根之一的‘苦竹’下長期修煉,心魔劫對他來說根本就是虛幻。
  葉默一聲長嘯,‘三生決’運轉之下,心神為之一清,周圍那滾滾黃沙的嗚咽聲在葉默的耳邊瞬間消失。
  隨即葉默的‘紫銊’帶起一道紫芒在無邊的沙河之上劃過一條淡淡的紫線。
  葉默手埵酗邪給的沙河地圖。這地圖雖然不是沙河的全貌,卻也能指出他的方向。
  ‘三生決’自動運轉,周圍那嗚咽的黃沙已經變得平淡無奇,葉默就好像在一片很普通卻又無邊無際的沙地之上飛行一般超級大俠係統全文閱讀。
  他很享受這種黃沙之上飛行的感覺,蒼涼中帶著一種雄壯的情懷。他不是詩人也不是歌手,在這種情懷之下,竟然有了一種想要高歌一曲的心情。
  “殺啊……”
  一聲悲傷淒切到極點的慘叫從腳下傳來,葉默忽地停住了‘紫銊’。他的神識當中出現了一名身穿白色修士服的男子,隻是此時這名男子身上的修士服已經變得汙垢不堪。他手奡宏R著一柄飛劍。一路殺過去,就好像在他的前麵有無數的妖魔一般。可事實上,他前麵隻有無盡的黃沙。
  他前麵那滾滾黃沙在他的飛劍下變成了一道長長的沙溝,隻是片刻之間,那沙溝再在沙河的滾動中恢複如初。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那男子不斷的嘶吼著,飛劍更是祭出一道道的真元劍芒。可是在他的身邊沒有任何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的阻礙。
  葉默正想給他來一個清神訣,就看見那名男子忽然撲倒了下去,手堛滬蜈C還沒有從空中飛落下來。
  葉默落了下來,站在了這男子的不遠處,神識掃了過去。卻發現這男子已經氣絕。這是一名化真四層的修士,竟然因為在沙河媊扆g失了自己的心神,最後在幻覺當中廝殺到真元枯寂而死,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也不知道他廝殺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祭出了多少次的法寶攻擊。
  沙河一如既往,滾滾的沙浪過來,那真元枯寂而死的男修轉眼被沙河掩埋,消失不見。而此時他的飛劍才落下來,插在了剛剛埋葬他的沙堆之上。就好像一座簡單的墓碑一般。隻是這墓碑在黃沙的施虐下,也轉眼就消失不見。
  葉默站在了那沙堆前麵沉默了良久,沒有動彈,他沒有去取這名化真修士的任何東西,就是他的戒指,葉默也沒有動,他隻是從那飛劍的劍把當中看見了一個名字,石中卻。
  一個化真四層的修士,在這沙河當中死的莫名其妙。或許他身前是一個名聲顯赫之人,甚至是縱橫一方的人,或許他的背後還有人等他回去,可是如今他卻在這無窮無盡的沙河當中死去,如果不是葉默看見,或許他死的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
  就在葉默感歎一番想要繼續離開的時候,忽然心頭一陣陣的驚悸,就好像有他看不見的東西正在盯著他一般。隻要他一動,那盯著他的東西就會撲了上來。
  葉默頭皮一陣的發麻,他太相信自己的感覺了,哪怕是神識掃不到,他也相信他的感覺,因為他的‘三生決’天生敏感,直覺驚人。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想,手一揚,一道淡藍色的火焰閃過。
  天火九陽,雖然他隻是修煉到第一層,甚至第一層還沒有完全修煉過去,可是葉默有一種預感,隻有天火九陽才可以在這種詭異的情景下救他。
  那藍色的火焰閃過之後瞬間,一道淡紅色的太陽猶如初升的日出一般在葉默的頭頂突兀升起。
  那淡淡的紅色一出現在葉默的頭頂,就爆射出了無數淡紅色的光芒,猶如一顆突然爆裂的亮星一般,來的毫無征兆。
  而在這淡紅色的太陽下,葉默才看見一道淡淡的影子已經靠近了他的身後。冷汗瞬間就從他的背後流下,他劫變後期的修為,不但掃不到這個影子,竟然連這影子到了他身後,他才憑借‘三生決’的天生敏感察覺,這太可怕了點。如果不是他有天火九陽,那後果?葉默想到了剛才死去的那五名修士,或者說那個劍把上有石中卻三個字的修士。
  那暗淡的影子已經靠近了葉默,甚至已經伸出了毫無五官的頭顱。可是當葉默的‘天火九陽’出來後,那暗淡的影子頓時露出驚恐無比的麵孔。
  葉默感覺很奇怪,他明明隻是看見一個影子,沒有任何表情,甚至沒有臉麵的影子極品桃花運。可是在天火九陽之下,那影子偏偏就顯露出來了一個驚恐的麵容。
  天火九陽隻是在瞬間,就爆發出無數淡色的紅芒,那無數光芒中的每一道都好像一根火熱的烈刺,無一例外的全部刺中了那影子。
  “啊……”一聲尖銳的叫聲之後,那影子在葉默的天火九陽之下,猶如烈日之下的積雪,轉眼就消散一空,毫無蹤跡。
  葉默渾身一輕,那種驚悸無比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葉默收起‘霧蓮心火’,他有了一種不大好的預感,這沙河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一些。
  那最後在天火九陽下消失不見的影子很可怕,這當然不是鬼修,也不是靈修。這竟然是他從未聽過,也從未見過的一種東西。無聲無息,無影無蹤。
  剛才那化真修士不斷叫著‘要殺了你’,就是這個影子?或者說就是這種影子?無論是不是,有天火九陽,葉默想他也不會懼怕。
  葉默拿出羅盤和沙圖看了下,確認了方向後,神識掃了出去,他準備繼續趕路。可是他的神識卻再次掃到了一名修士,和剛才這名修士一樣,揮舞著法寶從他的神識當中掠過,那神色一樣的驚慌無比。
  這次葉默想都沒有想,就飛遁過去,同時天火九陽祭出。
  淡紅色的太陽猶如火焰一般,突兀的升起,將這名驚恐不已的修士籠罩在其中。
  在葉默天火九陽那淡紅色的太陽下,一道淡淡的影子緊緊的附著在這名神情驚恐的修士身後,那影子的頭部緊緊的貼著這名修士的後頸,看起來就好像在吸血一般。
  天火九陽一出來,那影子立即就感受到了葉默的太陽,頓時和之前的那個影子一般,驚恐起來,“啊……”的一聲慘叫,在天火九陽之下,轉瞬就變淡,最後猶如煙霧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赫然又是一名化真修士,隻是這是一名妖修,化真五層修為。
  那影子被葉默的天火九陽消融之後,這妖修立即就停了下來,甚至沒有來得及向葉默感謝,就盤坐了下來,吞下一顆丹藥,自顧療傷。
  一炷香之後,那妖修這才站起來,依然帶著一絲驚色的對葉默彎腰抱拳感謝道:“多謝朋友救命之恩,本人是神獸山脈的查岐阜。”
  葉默見連遇兩名修士都是化真修士,而且還有一名神獸山脈的人,心堣@動,隨即就問道:“你是神獸山脈的修士,那你知道石中卻嗎?或者你知道大神主和二神主,還有西修城城主謝正師?”
  查岐阜立即就驚聲問道,“你是為沙河封印而來的修士?你是去援助的?千萬不要去,那封印根本就是一個地獄惡魔。不能去,絕對不能去……”
  說到這堙A他甚至忘記了葉默了,隻顧的驚恐說道:“那堬{在早就沒有人了,他們一個個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走的走,那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完了,西積洲完了……”
  葉默皺了皺眉頭,一個化真修士居然怕成這樣,也太離譜了點。他抬手給了這叫查岐阜的修士一道清神決,然後才問道:“查兄,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能不能說清楚點?”
  這叫查岐阜的妖修打了個激靈,這才徹底的清醒過來。他總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隨即他就震驚的看著葉默問道,“剛才在我四周不斷追殺我的是什麼東西?我怎麼看不見,你怎麼可以看見?是你滅掉了它們?”
  (第四更送上!)
  ......
  

Snap Time:2018-10-18 21:54:26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