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九九章你敢如何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言妍還沒有反應過來,聽到蘇靜雯這麼問,立即就下意識的回答道:“是的,這種大盤口基本上都是觀域殿自己開的,而且我們當時的賭注也是下給觀域殿……”

    話還沒有說完,言妍就反應過來,她驚聲說道:“靜雯妹子,你是說我們贏了觀域殿太多的靈石,所以他們……”

    蘇靜雯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沒錯了,當初葉默在第二十七域的時候,觀域殿開出葉默進入第三十六域的盤口是一比一百。我肯定當初賭葉默進入第三十六域的肯定隻有我們這的幾個人,當葉默進入二十八域的時候,他們是不是降低了賠率?”

    月嬋一直關注的就是這個,現在蘇靜雯問起來,連忙說道:“是的,靜雯姐姐,葉師叔進入第二十八盤的時候,到三十六盤的賠率已經下到了一賠八。”

    蘇靜雯嗯了一聲說道:“一賠一百應該就是我們下的,別人就算是下也不會下多少。我下了一千萬上品靈石,對方一旦賠的話,就要賠出十個億。十億上品靈石,就算是再大的商家也要傷筋動骨,甚至是一半或者一大半的財產了。”

    唐夢嬈此時卻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這樣,一旦我們離開觀域殿,那溪中商會就不會放過我們。靜雯更是不可能再見到天日,觀域殿賠償靈石的事情更是無從說起了,這樣他們就節約了十億靈石。什麼名聲能有十億靈石值錢?”

    “那我們怎麼辦?”月嬋緊張額的握住兩片賭注玉簡憑證問道,她從開始到現在。就是葉默失蹤的時候,那兩個賭注玉簡都沒有離開她的手心。顯然對她來說,贏一千萬靈石,還是上品靈石,就是最大的收獲了。

    蘇靜雯皺起了眉頭,出去是死,不出去不行。之前那個羅雨劍城主也隻是隨意的幫了一下忙而已,人家不可能時時刻刻的來幫忙,現在她們能靠的隻能是自己。

    還沒有等蘇靜雯想出一個好的辦法,觀域殿外就響起了孟殺哈哈大笑的聲音。“於殿主要重建觀域殿,我溪中商會決定讚助三百萬靈石。甲字號包廂的那個女的不錯,也可以入的我孟殺的眼了,哈哈哈哈……”

    隨即一個有些陰柔的聲音傳來。“多謝孟會長了,至於其餘的事情和我觀域殿無關。我觀域殿本來就需要重新規劃,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孟會長,我就不多陪了。”

    “好說,好說,哈哈……”孟殺似乎並沒有絲毫的氣惱,依然哈哈大笑

    ……

    葉默進入第二十七域,立即感受到身體一輕,他抬頭看時。已經來到了他剛剛進入域的地方。

    “留在觀域殿的那個女人慘了。孟會長能放過她才是怪事……”一名還在入口處聊天的凝體修士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卡住了自己的話,因為他看見了突然出現的葉默。

    隨即那凝體修士就磕磕巴巴的說道:“前,前輩,您。沒事,沒……”

    葉默皺著眉頭冷冷的說道:“別廢話磨嘰,剛才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另外一名凝體修士倒是見機一些,他雖然也同樣驚駭。卻比這名修士更的冷靜下來。現在葉默問話,他連忙躬身對葉默施禮後說道:“前輩,您進入第三十六域後,顯示您的光點就消失了。後來外麵的人都說前輩您隕落了,所以那孟殺要找前輩您的妻子出氣。不過在觀域殿第一次動手,被羅副城主攔住。現在觀域殿要重新規劃,觀域殿已經要求您的包廂限時交出,否則觀域殿將強行趕走您的……”

    那凝體修士還沒有說完,就發現葉默突然消失不見了。

    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又小心的四處看了看,這才說道:“溪中商會完了,孟殺完了,觀域殿……”

    觀域殿是不是完了,他終究沒有說。

    另外那名之前見了葉默說話都說不出來的凝體修士見葉默走了後,立即就回過神來。這個時候他居然比剛才向葉默解釋的那修士反應更為迅速,他急匆匆的拉了那修士一下說道:“我們趕緊去看化真大戰,啊…….”

    說完,他竟然不等自己的同伴,先跑了出去。

    ……

    此時在觀域殿外麵那名跟孟殺說不陪的於殿主卻已經站在了觀域殿的門口,他對著蘇靜雯等人的包廂冷聲說道:“我觀域殿現在要重新規劃,所有的人都已經離開,還有兩柱香的時間,如果你們不退出包廂的話,我要強行請你們走了。”

    “你憑什麼讓我們走?我付了靈石,這個包廂也是沒有時間限製的。”蘇靜雯忽然打開了包間的禁製,走出來看著這於殿主冷聲問道。

    那於殿主不屑的說道:“現在天罡域已經沒有了任何試煉修士,你們在這無非就是為了躲避仇家罷了。莫非我觀域殿要規劃,還要等你們躲避完仇家?或者是要請示你不成?今天你們就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我於鍾通沒有時間和你們幾個無關緊要的人囉嗦,還有一柱香時間。”

    這次蘇靜雯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見一個冰冷的聲音回答道:“如果我就是不願意走呢?你敢如何?”

    於鍾通回頭就看見了臉如寒冰的葉默,他沒有見過葉默,可是葉默無聲無息的來到了這,他竟然沒有感覺到,頓時心生警惕。

    而孟殺卻呆住了,隨即就驚聲說道:“你,你竟然沒死?”

    他此刻隻感覺自己的腦子一片空白,葉默竟然沒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默沒死,那就意味著他必須死了。自己是自作孽,第一次人家沒有殺他,他竟然還要再次惹禍上身。

    “葉默……”

    蘇靜雯看見葉默的瞬間,就飛身撲到了他的懷。剛才的那些煩惱和無助完全消失不見了,有葉默在這,那些都是葉默的事情。

    “嗚嗚,我就知道你沒事,我就知道……”蘇靜雯眼的淚水根本就止不住。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葉默去那些危險的地方試煉。可是蘇靜雯也知道,那肯定不行的,在修真界隻有強者才可以說話,隻有強者才可以生存。

    葉默此時卻想起了當初在寧海,蘇靜雯第一次請他吃飯的情景來,他那個時候可從未想過蘇靜雯會哭的,她好像永遠都帶著一種知性的柔和。可是蘇靜雯和他在一起後,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看見蘇靜雯這個樣子了。

    也是那次吃飯,蘇靜雯對他說,“我比你大,以後你就叫我靜雯姐好了。”

    “靜雯姐。”葉默想到這心有些溫馨,竟然叫了出來。

    蘇靜雯一愣,她立即就和葉默想到了同一個地方,在那個‘西湖人家’,當時她邀請葉默吃飯,她讓葉默叫她靜雯姐。

    世事難料,多年後,他們竟然在這個西修城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回想起了當年的事情,蘇靜雯更是想要回到寧海,想要再去‘西湖人家’看看,方姐還在不在,‘西湖人家’還在不在。

    葉默明白了蘇靜雯的心思,他拍了拍蘇靜雯的後背,然後盯著想要離開的孟殺冷聲說道:“你想走了嗎?”

    孟殺打了激靈,連忙上前對葉默抱拳說道:“葉前輩,之前的事情是誤會啊,我打算來向您解釋的。”

    “你知道我會出來?”葉默的聲音愈發寒冰。

    蘇靜雯感受到葉默心的殺意,她從葉默懷站起來,默默的走到了葉默的身後。對這個孟殺,她是從心底麵厭惡。

    “葉大哥。”言鄭新等人也都出了包廂,此時所有的人都知道,葉默來了,他們就等於得救了。

    葉默看見言鄭新的胳膊少了一條,眼神一冷說道“是怎麼回事?”

    言鄭新剛想說話,孟殺卻搶在前麵說道:“我溪中商會的人和言鄭新起了衝突,最後不小心傷害了他的一條胳膊。我是特意來賠罪的,沒想到葉前輩吉人天相,真是太好了。”

    站在葉默身後的蘇靜雯此時鄙視的看了看孟殺,忽然對葉默說道:“葉默,殺了他。”

    蘇靜雯很少會起殺心,至於要求葉默殺人更是不會說出口。可是剛才孟殺出言侮辱她,而且此人的行為和他的長相語氣完全相悖,顯然是一個小人。更何況她知道,如果葉默不出來,她落在此人的手,下場比死可能都悲慘。

    要不是想著可能還可以見到葉默,她寧可自殺,也不願意落在此人的手。

    孟殺聽了這話打了個冷戰,立即就祭出了半月鈸。他明白,在葉默的手下想要逃走,根本就不可能。他的銅鍾被葉默劈開,現在還沒有找到好的防禦法寶,隻有一個半月鈸。

    此時觀域殿的殿主於鍾通才明白這個年輕人就是他要趕走的人,也就是那個闖進第三十六域的修士。當他發現自己完全看不透葉默的修為時,眼角頓時就抽搐起來。

    他可不會認為葉默用了隱匿法術,一個能闖過第三十六域的修士,然後再安全出來,這種人的修為他看不透,顯然很正常。

    此刻他心已經開始在後悔,不應該配合孟殺的行動,就算是要趕走對方,也不能和孟殺攪合在一起,或者再等一兩個月也可以啊。

    正在於鍾通還在焦急的想著辦法的時候,孟殺忽然傳音過來,“於殿主,現在我們兩人是一根線上的螞蟻,我死了,你也不好過。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聯手。”(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18 01:34:57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