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九八章轟個賢爛


    葉默在衝出去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一旦那空間殺機要絞殺他,他就瞬間回到金頁世界,大不了再受傷一次。受傷總比丟命要好,這個辦法不行,他再想其餘的辦法。

    在葉默衝出金頁世界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這片刻間沒有任何的空間攻擊。除了周圍的空間束縛和空間擠壓外,那恐怖的空間殺芒和扭曲的空間殺紋動也沒有動。

    也就是說他判斷是正確的,在這靈脈交換殺陣靈源的片刻時間,對他威脅最大的空間殺陣沒有辦法動。

    而對葉默來說隻要空間殺陣不動就可以了,他的域已經大成,這周圍的空間擠壓和空間扭曲對他來說沒有任何阻礙作用,他的域伸展出去,周圍的空間扭曲和擠壓已經如肥皂泡一般的煙消雲散。

    此刻葉默才真正的感受到域大成的好處,如果他的域沒有大成,這片刻的時間他隻能花在抵擋周圍的空間域了,根本沒有辦法對空間殺陣的陣心動手。就算是他要劈出‘紫銊’破碎周圍的域,也需要片刻的時間。

    而現在他的域大成了,這周圍的空間域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在出了金頁世界的瞬間葉默就丟出了數十枚陣旗後,又祭出了‘紫銊’,一道紫芒猶如影子一般劃過空間,劈向了那空間殺陣的陣心。同時數十到雷弧集中起來,擊向了同一個地方。他丟出陣旗就是為了布置一個延緩陣法,目的是延緩空間殺陣完成靈源轉換後起作用的時間,哪怕是一秒鍾對葉默來說都是珍貴非常。

    “轟……”

    “轟轟轟……”

    ‘紫銊’在瞬間就劈中了這空間殺陣的陣心,發出一聲劇烈的炸響。那空間殺陣的陣心被葉默的‘紫銊’完全劈中,頓時開裂起來。

    不等那開裂自動修複,數十道手臂粗的雷弧就又落在了那已經開裂的陣心上。發出連續的轟鳴之聲。

    那轟鳴之聲還沒有消失,葉默又是數十道雷弧落下。連綿不斷的轟鳴聲中,那空間殺陣的陣心早就變成了一片飛灰,消失的無影無蹤。

    “哢嚓”一聲細響,葉默知道兩條極品靈脈的靈源轉換已經完畢,可是此時他已經破去了空間殺陣的陣心,就算是有靈源那有如何?

    果然此時葉默的周圍隻有模擬的空間扭曲域,而那些懸浮在空間當中的空間殺芒和空間扭曲波紋卻漸漸淡化起來,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默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他想不到那沒有任何防禦的空間殺陣陣心還如此堅固,如果不是他以防萬一祭出了雷弧,那空間殺陣陣心還沒有被破,靈源就已經轉換成功了。如果真的這樣,就算是他能將空間殺陣的陣心劈的開裂。也不得不再次逃回金頁世界。

    好在他很小心,雷弧劍已經將這個陣心擊成飛灰了,就算是這個殺陣的恢複能力再強悍,也沒有辦法繼續動作了。

    從葉默出來到劈毀空間殺陣的陣心這段時間,說起來好像很長,其實也隻是一兩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隻是一兩個呼吸的時間,葉默就已經完全破去了這個空間殺陣。這池底還有許多其餘的陣法陣心。包括空間束縛,空間域模擬,從第二十八域到第三十六域的空間攻擊陣法等等,葉默都沒有動。

    他先是取出玉石煉製了一個玉盒。將楚蕭衣的遺骸收進玉盒,然後將玉盒放入了金頁世界。

    移走楚蕭衣後,葉默才看見在楚蕭衣的身下還有一道殘破的法寶碎片,他估計這是楚蕭衣生前抵擋這空間殺陣的法寶。隻是現在那法寶已經被空間殺陣撕裂的不像樣子了。

    做完這些後。葉默才站在了那個池子邊,冷冷的看了看著池子麵的各種陣法。以他現在的陣法水平。完全可以將這些陣法全部移除。可是葉默並沒有這樣做,他要用最泄氣最簡單的辦法,雷弧劍。

    “轟轟轟……”

    一道道黑色的閃雷落在了池子麵,轟鳴不絕,連綿不斷。隻是片刻時間,這池子的上空就已經布滿了黑色的雷弧,而葉默祭出的雷弧劍越多,葉默就感覺到越解氣。

    一個陣法宗師破去另外一個陣法宗師的陣法,最尊敬的做法就是通過自己的陣法水平,在不損害對方陣法的情況下破去。最粗魯的做法就是通過攻擊手段將對方的陣法破壞,讓陣法不起作用。

    而最侮辱的做法就是將對方的陣法擊打的一個稀巴爛,根本就不管東南西北。

    葉默現在的做法無疑是對在這布置陣法之人最侮辱的做法,而且還不是一般的侮辱,他根本就不看陣法的任何陣心,就是一通雷弧下去。這還不算,他甚至還祭出一個記錄晶球,把他用雷弧劍將陣法打的稀巴爛的影像記錄下來。

    雖然葉默知道他要遇見這個布置陣法的家夥,然後將這個影像給那家夥看有些困難。可是萬一他以後遇見了這個布置陣法的家夥,他絕對會丟出這個記錄晶球。

    此刻隨著池底的陣法被葉默的雷弧劍打的稀巴爛,葉默周圍的空間扭曲和被模擬出來的空間域也都消失一空了。

    最後這塊空間完全變得和普通地方一樣,可以說那陣法已經完全被葉默摧毀,可是葉默還是在祭出雷弧劍。直到他將這個布置陣法的池底擊打成千瘡百孔,連半分殘破的陣旗都沒有了,葉默才停下了手籲了口氣。

    此刻天罡三十六域前麵的二十七域還沒有被破壞,因為前麵二十七域的陣法不是布置在這。但是從第二十八域開始,天罡域已經成了一片平地了。

    就算是這樣,葉默也並沒有就此罷休,這的陣法被他完全破去,他自己卻祭出了數十枚陣旗,他布置的是轉移陣法。一炷香後,葉默硬生生的從這池底拉出一條巨大的靈脈,這赫然是一條極品靈脈。又是一炷香後,葉默再次從池底拉出了第二條靈脈。

    將兩條極品靈脈收進自己的金頁世界後,葉默心才稍微舒服了點。這個時候,他才收起那個記錄晶石。

    想到以後如果遇見了這個植入兩條極品靈脈,布置天罡三十六域的修士。他說不定隻要取出這個監控晶石,對方的鼻子就會被氣歪,葉默心就是一陣陣的舒爽。

    此時不要說陣法了,靈脈都被葉默抽走了,那陣法就算是留下也沒有任何用處。

    葉默再次返回到第三十六域的交界,發現原本不見的三十六域都已經出來了。葉默回到第三十六域,並沒有被傳送出去,他再次回到已經出來的第三十五域。

    現在這地方都變的和平地一般沒有任何的區別,葉默明白他隻有再次回到第二十七域,才可能被傳送出去。至於前麵二十七域的模擬空間陣法布置在什麼地方,葉默已經沒有興趣去尋找了。那二十七域雖然誤導修士,卻也是一個試煉的地方,自己沒有必要去破壞。

    域這個東西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領悟的,有的時候用真元形成域也不見得就是壞事。

    ……

    在天罡域的觀域殿中,蘇靜雯已經哭過幾次了,葉默失蹤後,她已經等了將近兩個月。如果最後等不到葉默,她寧可在這自殺也不會出去落在溪中商會的手上。

    本來蘇靜雯打算等滿一年時間的,可是這才過了兩個月,觀域殿就向蘇靜雯等人所在的包廂傳來了訊息,讓蘇靜雯等人離開包廂。原因很簡單,因為考慮到萬一以後有人闖入天罡域的第二十八域後,觀域殿包廂太少,現在觀域殿要重新規劃,也就是話說要重新建造更多的包廂。

    因為觀域殿的豪華包廂要重新規劃,蘇靜雯等人所在的包廂顯然要被規劃掉,重新建造。所以蘇靜雯等人就必須要現在離開包廂,因為她們不離開包廂,觀域殿就沒有辦法動工。

    “不可能。”得知這個消息後,言妍第一時間就憤怒的說道,“觀域殿已經存在了數百年了,也從來沒有重新規劃一次,為什麼我們才來兩三個月就要重新規劃?肯定是溪中商會搗鬼。”

    唐夢嬈皺了皺眉頭說道:“這觀域殿的勢力顯然不會比溪中商會的勢力小,難道會怕溪中商會的威脅?”

    觀域殿要重新規劃包廂,顯然是溪中商會弄得鬼,否則不可能這麼巧。一旦蘇靜雯等人離開了觀域殿的包廂,那就意味著他們脫離了觀域殿的保護規則,可以隨時被人捏死。

    經曆過葉默失蹤的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蘇靜雯已經從當初的悲傷中冷靜了下來。她雖然在修真界經曆的事情不多,可是在寧海的時候,她也管理著一個大的公司,經曆過各種明爭暗鬥的商業鬥爭。

    她也感覺觀域殿沒有必要為了溪中商會的事情,將自己的名聲徹底弄垮。蘇靜雯隻是想了片刻,就出聲問道:“當初開賭盤的是不是觀域殿?”

    (第三更送上!今天一百張月票還不到,我們怎麼辦呢?)

    ......

    

Snap Time:2018-08-17 13:13:41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