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九七章劫變後期


    進入時間陣盤修煉的片刻之後,葉默就忘了他是在測試時間。那陣盤溢出的絲絲仙靈氣和極品靈脈上麵的靈氣混合在一起,讓葉默有了一種極度舒爽的感覺。他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速的提升,更是拚命的吸收靈氣提升自己的修為,哪還能想到他需要測試時間?

    當葉默再次感受到體內真元的滾滾流動,就是部分生澀的經脈也變得堅固寬厚起來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長嘯出聲。

    劫變七層了,比劫變六層的強大再次上升了一個檔次。葉默欣喜的感受著渾身流轉如意,又如雷源滾滾的真元,一種發自內心的滿意湧上心頭。

    隨即葉默就想起了自己是在測試時間陣盤的時間比,頓時大驚,修煉之下,他竟然忘我了。

    之前他之所以沒有繼續衝擊劫變七層,那是因為他知道劫變七層需要的靈氣根本不是一點兩點。現在他忘了自己的目的,在仙晶下隻顧修煉,萬一將仙晶消耗掉了怎麼辦?

    想到這,葉默連忙停止了時間陣盤的流轉,在第一時間就出了金頁世界。

    自己在時間陣盤麵修煉了三個月,而外麵一天時間的漏沙竟然還有一點點,葉默頓時欣喜起來。也就是說他的這個時間陣盤其實就是仙晶控製的,全部用仙晶控製時間陣盤,在時間陣盤麵的時間和外麵的時間比,將達到了一百比一左右。遠遠大於極品靈脈的十二比一,也遠遠大於仙晶碎片的十五比一。

    葉默趕緊查看在時間陣盤麵的七枚仙晶,卻有些可惜,那仙晶隻是運轉了三個月時間陣盤就已經黯淡了一些。

    要將這七枚仙晶留著修煉用,隻要有‘真蘿丹’,葉默他肯定可以晉級到化真中期外星王妃全文閱讀。可是葉默卻知道就算是他舍不得,也必須舍棄這七枚仙晶了。他隻希望這七枚仙晶控製時間陣盤轉動九年後。還能剩下一點點。

    如果此時沒有任何牽掛的話,葉默真的想在這麵修煉個九年再出去。可是想到靜雯還在觀域殿等他,他就心急起來。

    葉默再次控製著金頁世界靠近池底空間殺陣的陣心所在,然後將時間陣盤丟了出去,讓那空間殺陣的陣心恰好處於時間陣盤的控製範圍中,葉默才祭出時間陣盤的啟動陣旗。

    當時間陣盤被啟動後,葉默再也看不清楚外麵的空間殺陣和時間陣盤了。他隻能看見在時間陣盤轉動的區域都是一片模糊扭曲,好在他用的是監控陣法,否則他的眼睛肯定會暈眩。

    根據葉默的推算,如果時間陣盤和外界的時間比是一比一百的話。他在外麵隻需要等大約三十二天左右,那個空間殺陣的靈源才會轉接。為了更加把穩,葉默決定在第三十一天就讓時間陣盤停下。免得那他錯過空間殺陣靈源的轉接時間。

    看著這麼多的仙靈氣被白白的消耗掉,葉默是心疼無比,可是他知道這是他能想出來的唯一辦法。

    時間陣盤還在轉動,在加速兩條極品靈脈靈源交換的時間。葉默卻再次拿起楚蕭衣的戒指,這次他一眼就看見了那‘九叉刀匙’。

    這‘九叉刀匙’竟然和他之前得到的那把是一摸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把‘九叉刀匙’保存的要完整多了。可惜他的已經用去了,否則他倒是可以拿過來比較一下。

    葉默拿到‘九叉刀匙’後,忽然想起了那個靈魂體薛尤風,他在玉簡麵大罵姓楚的不守信約。他說的那個姓楚的應該就是楚蕭衣吧?

    想到‘九叉刀匙’還有仙晶,葉默越發肯定那個姓楚的就是楚蕭衣。他之前還以為那個姓楚的可能是楚九羽。看樣子之前他也猜測錯了。

    如果封印那個陣法的人真的是楚蕭衣,那他到了最後也沒有回去查看那個封印也就很好解釋了,應該是他隕落在了天罡域。

    葉默一陣唏噓。這種厲害到了極點的修士也隕落在了天罡域,可見在修真界,就算是修為通天,也不能說肯定就會沒事。

    楚蕭衣封印那個吞噬空間的恐怖幽靈,顯然也是一個有準則的修士。這種人隕落在了西積洲的一個試煉之地,讓葉默心有傷感。

    西修城的人認為從未有過修士通過三十域。那肯定是西修城建城後的事情了。在西修城建城之前,誰又能肯定進來的天才修士隻有一個楚蕭衣?或許還有更多天才修士也都隕落在這了,隻是無人知道罷了。

    而現在之所以沒有人過來,那說不定是因為人類修士中的天才漸少,沒有人能穿過這第三十六域而已。

    那個楚蕭衣也是在臨死的時候明白了天罡域是一個騙局,專門欺騙天才修士進來試煉,然後抹殺這些天才的。葉默此刻也明白了之前他的感覺不是錯覺,而是這天罡域真的是故意誤導進來試煉的修士。

    就算不是天才修士,無法闖入天罡域的第二十八域,安全退回去後,也無法對域有一個真正的理解。

    一個專門抹殺人類天才修士的試煉場所,顯然不會是人類修士布置出來的。

    葉默搖了搖頭,將‘九叉刀匙’放在一邊,再次查看楚蕭衣戒指麵其餘的東西。

    麵靈石很少,但是卻有一些靈晶,而且等級都不低。除此之外,玉瓶麵的丹藥和玉盒麵的靈草都已經成了灰。

    就算是禁製再好,經過無數年後,這些靈草和丹藥也沒有辦法用了。除非戒指的等級更高,或者是用自己的金頁世界裝這些東西鳳凰落。

    戒指麵還有一些真器,楚蕭衣有如此多的仙晶,甚至用仙晶封印了一個恐怖的存在,他戒指麵的東西還真的不多。除了七枚仙晶珍貴點外,葉默沒有再找到其餘珍貴的東西。

    但是在戒指角落的一個純白色玉盒中,葉默卻看見了半條項鏈,那項鏈也隻是一件下品靈器而已,但卻是戒指當中保管最好的一樣東西了。不但玉盒是極品的,而且麵的禁製也是極品的。

    葉默立即就知道這半根項鏈對楚蕭衣肯定非同一般,他沒有動這個項鏈,繼續封住了玉盒。葉默已經決定等他能出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將楚蕭衣的遺骸用玉盒裝起來帶走,至少要帶回北望洲。

    楚蕭衣臨死前隻能留下幾個字的遺言,卻將北望放在了前麵,顯然是非常想繼續回到北望洲。

    北望洲的曆史上竟然出現了如此一個了不起的修士,而他卻沒有聽說過。

    葉默搖了搖頭,慎重的收起楚蕭衣的戒指,沒有動麵的一樣東西。那七顆仙晶他拿走了,因為要救命。至於其餘的東西,就算是有仙器,葉默也不打算拿走。等將楚蕭衣的遺骸收起來後,他就將這戒指再次戴在楚蕭衣的手上。

    對封印吞噬空間惡魔的楚蕭衣,葉默有一種深深的敬意。更何況他還留給了自己幾枚仙晶,當初他從萬藥山脈麵得到的仙晶,也肯定是楚蕭衣留下來的。

    接下來的時間,葉默沒有修煉,而是盯著漏沙注意時間的流逝。

    一個月的時間在修煉當中渡過的很,可是讓葉默盯著這漏沙,卻過得極慢。就算是感覺時間再慢,葉默也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對他來說機會隻有一次,那時間陣盤運轉接近九年,誰知道仙晶還剩下多少?更何況剩下的仙晶葉默還想修煉到劫變巔峰呢。

    在第三十一天剛剛開始的時候,葉默就取出陣旗時時刻刻的注意著監控陣盤。他要在第三十一天剛剛過去的時候就祭出陣旗,讓時間陣盤停止轉動。

    就在時間即將到的時候,葉默忽然一頓,他發現自己的時間陣盤停止轉動了,而他的陣旗還沒有丟出去。怎麼回事?下一刻葉默就看見了時間陣盤麵那七顆仙晶竟然已經化成了飛灰。

    仙晶用完了,葉默嘴角有些苦澀。七顆仙晶啊,用在了時間陣盤上麵,而這消耗掉的時間,還不是被他修煉用掉的,完全是用在了毫無用處的地方。此刻葉默對布置這個空間殺陣和這個空間的家夥恨之入骨,如果能見到這個混蛋,他一定要想盡辦法幹掉他。

    葉默卻知道,現在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甚至不敢去計算靈脈交換需要的時間。他怕那靈脈交換的瞬間,他還在計算時間。

    此刻葉默的兩隻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盯著那個空間殺陣,他的一隻手握緊了數十枚陣旗,另外一隻手握緊了‘紫銊’,緊張的等候著那空間殺陣靈源轉換的瞬間。

    一天時間過去了,那空間殺陣沒有絲毫動靜,兩天、三天……十一天的時間過去了,那空間殺陣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在第十二天的時候,葉默的眼睛都有些酸疼了,連續不眨眼的盯著一個地方十幾天,就算他已經是劫變修士,也感覺到不大習慣。

    就在葉默想是不是要計算一下還有多久的時候,就看到外麵那空間殺陣似乎有些許的停滯,葉默幾乎想都沒有想就從金頁世界麵衝了出去。

    (第二更送到,根據情況,第三更應該在20:30左右。最強的朋友們,用月票幫老五甩開後麵,衝上去吧。那月票榜單太焦心了,沒有安全感!)

    ......

    

Snap Time:2018-08-19 07:56:27  ExecTime:0.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