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九六章一具枯骨


    “讓他進來,我們在這包了最豪華的包廂,他為什麼不能進來?某非觀域殿包廂觀看域的人數還有限製不成?”蘇靜雯忽然走出包廂冷冷的說道。

    那攔住言鄭新的觀域殿守衛修士看了看蘇靜雯,又看了看她身後的豪華包廂,想了好一會,才退到了一邊,讓開了言鄭新的路。

    看見觀域殿的管事退走,言鄭東連忙扶著弟弟上樓。

    而那兩名追殺言鄭新的修士卻冷冷的盯著言鄭新,然後又看了看蘇靜雯和蘇靜雯身後的唐夢嬈,卻拿出通訊珠開始發訊息。

    此時留在觀域殿大殿沒走的修士才看見了蘇靜雯,紛紛暗歎那個進入三十六域修士的妻子也如此漂亮。

    言鄭新還沒有到包廂門口,言妍就衝了過來,和言鄭東護著言鄭新就要進入了包廂療傷。

    “鄭新,是誰動的手?是不是溪中商會?”言妍看著言鄭新的斷臂和渾身的血跡,憤怒的說道。

    言鄭新還沒有說話,就聽見觀域殿門口有一名修士冷聲說道:“你說對了,是我溪中商會。辱我溪中商會者,豈能隨你逍遙?”

    言妍隨即就看見了門口的那名修士,赫然是溪中商會的孟殺,化真修為。

    那孟殺看見還沒有進入包廂的蘇靜雯,忽然抬手就抓了過去,隻是他的真元大手隨即就被另外一人同樣用真元大手化解掉。

    孟殺看見從一個包廂麵走出來的修士愣了一下,隨即就抱了抱拳說道:“羅副城主,你這是何意?那隻是幾個無根的螻蟻而已。”

    那擋住孟殺真元大手的赫然是西修城的副城主羅雨劍,化真二層的修為,比孟殺還低了一點極品天驕。

    孟殺的話羅雨劍當然明白,為了這幾個沒有任何根基。也沒有任何勢力的螻蟻修士來和溪中商會交惡,這值得嗎?

    羅雨劍卻淡然一笑說道:“我欣賞那位進入第三十六域的修士,更何況這是觀域殿。難道觀域殿不能動手,你不知道?”

    孟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淡然說道:“觀域殿的殿主都沒有出來阻攔,羅副城主管的還真寬。真沒有想到,羅副城主到現在還留在觀域殿,真是稀奇。”

    羅雨劍依然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可以去問問於殿主。如果他允許觀域殿打鬥的話,那就算我沒有說過,你盡管動手便是。”

    孟殺語氣忽然也變得平淡說道:“既然如此,我孟殺就給羅副城主一個麵子,隻是不知道羅副城主能在這留多久?”

    蘇靜雯知道。這個時候不是繼續留在外麵的時候,進入包廂後有葉默布置的防禦陣法,就算是真元大手也攻不進來,她連忙向羅雨劍感謝了一下,匆匆再次返回了包廂,等言妍幾人進來後,再封住了陣法入口。”

    羅雨劍看見蘇靜雯進去。卻淡笑一聲說道:“我馬上就走了,莫非你還會去攻擊包廂?如果你攻擊包廂的話,我絕對不會插手。”

    羅雨劍說完,根本就沒有再理睬孟殺。隨意的一步跨出,轉眼就消失不見。

    孟殺冷冷的盯著蘇靜雯等人的包廂,卻沒有繼續攻擊。隻是對剛才那兩名追殺言鄭新的修士匆匆的說了幾句,然後也轉身離開。

    那兩名修士卻留在了觀域殿的門口。並不離去。

    ……

    葉默此時卻停了下來,他在監控陣盤麵看見了一具枯骨。那枯骨坐在一個幹涸的池子邊。池子麵似乎有一些陣法的布置痕跡。雖然這些陣法布置的極其高明,因為並沒有特意去隱蔽,葉默依然看出來了一些端倪,讓這空間造成無盡殺機的,就是布置在這的空間殺陣。

    仔細觀察後,葉默才發現池子麵的陣法還不是一個,這些陣法都極其高級。這些極其頂級的空間殺陣,葉默自付以自己現在的本事還沒有辦法布置出來。麵的陣法卻沒有任何的隱匿或者是防禦,可能是因為知道沒有人能靠近這個池子。

    並沒有用多久的時間,葉默就看出來了提供陣法靈力的是兩條極品靈脈,而且這兩條極品靈脈還是分開來提供的,這中間有一個陣法轉換。也就是說當一條靈脈提供靈源一段時間後,這些空間殺陣需要的靈源就會自動轉換到另外一條靈源上去。

    這樣的話,之前的那條靈脈又可以吸收靈氣補充。如此往返,就算是再過無數年,這麵的空間殺陣也不會因為靈源枯竭而失效。

    葉默想起了之前在萬藥山脈遇見的那個封印,最後差點被破就是因為靈源枯寂。

    但是這樣做也有一個缺點,就是當兩條靈脈的靈源在轉換的瞬間,這的空間殺陣會有片刻的遲鈍。那個時間很短,不可能有人能把握住,因為要把握住這片刻機會的人不但要精通陣法,至少是一個頂級陣法宗師,還要有時間時時刻刻盯著這。

    葉默知道,如果他能把握住這個時間,他可以在這瞬間出去破壞了那個沒有任何防禦的空間殺陣陣心。

    其實如果有人能時時刻刻的盯著這沒事,那也不用去管什麼靈源轉換陣法了。能在這沒事的人,顯然就不怕空間殺陣,這種人怎麼會去管靈源轉換陣法?

    可是這個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一個例外,葉默現在就是這個例外。他不但是一個九級陣法宗師,還是一個能時時刻刻看著這陣法轉動的人,偏偏他還就怕這空間殺陣,還就想趁著轉換的這片刻機會動手無限契約,老公隻婚不愛全文閱讀。

    葉默開始計算提供陣法靈源的靈脈轉換周期,可是他計算出來的轉換周期差點讓他嚇了一跳。每條靈脈轉換的周期是四十九年,難道他要在這麵等待四十九年?

    葉默懷著不安的心情再次按照這的轉換陣法,計算上次轉換的時間。他希望上次轉換是四十八年零364天之前,這樣他就隻需要等候一天就可以了。

    當葉默計算出上次轉換的時間後,並沒有多少欣喜。上次是四十年前轉換的,也就是說等這兩條靈脈再次轉換需要九年時間。不要說九年,就是九個月葉默也等不及了。

    好不容易想了半天,計算了半天能夠破壞空間殺陣的辦法,竟然沒有任何用處,葉默心的鬱悶可想而知。

    這種空間殺陣,他隻是在金頁世界麵不出去,肯定沒有辦法破去。他將目光轉向了池邊的那具枯骨。

    這具枯骨也不知道死了多久了,頭顱低垂著,雖然葉默在金頁世界麵,也可以從監控陣法麵感受到這枯骨的威勢和落寞。

    葉默心暗歎,這人說不定和他一樣是闖蕩天罡三十六域的。這人沒有金頁世界,能闖蕩到這個第三十七域的中心,顯然是一個極其了不起的修士。可惜了,這種厲害到極點的修士,也沒有能從天罡三十六域當中離開。

    此刻葉默心竟然湧起一種相憐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和這個人類似,論修為他肯定比這個人差的太多了。他之所以能保住命,是因為他有一個金頁世界。

    金頁世界救了他,葉默又想到了給他帶來金頁世界的落喧,心竟然湧起了一陣陣的傷感。落喧在小世界被皆慍逼下懸崖,他後來去找也沒有找到。

    收拾心情,葉默隨即再次在這枯骨的旁邊看見了一枚玉簡,葉默小心的移動金頁世界來到這枯骨旁邊,費了一整天的時間,他才將枯骨旁邊的玉簡和枯骨的戒指取了下來。

    葉默的拿起那枚玉簡,神識掃進去,麵隻有幾個字。北望楚蕭衣被騙天罡域,此域陰謀……

    楚蕭衣?還是來自北望洲的,葉默卻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他知道此人既然能來到這個地方,還可以在臨死前留下這幾個字,絕對是一個修為高絕的修士,甚至比那個名動洛月的楚九羽還要厲害。可是這人卻名聲不顯,可見在上古修真界,厲害的人物比比皆是。

    磨去了戒指麵的禁製後,葉默的神識掃到楚蕭衣的戒指麵,他第一眼看見的竟然是七枚仙晶,這仙晶和他之前在萬藥山脈得到的仙晶一摸一樣。看見這七枚仙晶,葉默連仙晶旁邊的‘九叉刀匙’都沒有注意,他第一時間就將這七枚仙晶取了出來。

    這七枚仙晶放入時間陣盤會產生什麼樣的時間差?葉默想到了用仙晶碎片引起時間陣盤的時間比也比用極品靈脈高,如果用這完整的七塊仙晶,那時間比又是如何?他想到這時間陣盤的時間流逝比可能會成倍的疊加,心頓時興奮起來。如果真的是這樣,或許他還真的有辦法了。

    葉默做了個一天的時間漏沙放在時間陣盤的外麵,然後毫不猶豫的將七枚仙晶嵌入時間陣盤的凹槽。

    那七枚仙晶完美無缺的嵌進凹槽,沒有一絲一毫的縫隙。和之前用引靈陣、極品靈石還有仙晶碎片完全不同。

    在葉默啟動時間陣盤的瞬間,那時間陣盤就瘋狂的運轉起來。葉默坐在時間陣盤麵再也感受不到時間陣盤,他趕緊閉上眼睛開始修煉。就算是測試時間,他也不想浪費。

    (今天一天到現在,月票連20都不到啊,再次落在了第十,老五請求月票支援!)

    ......

    

Snap Time:2018-06-23 06:24:35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