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九零章你有麵子嗎


    無論對方是不是真的想要結交自己,葉默都不想和對方有什麼瓜葛。看這溪中商業協會的行事方式,就是霸道無比。這回是遇見了自己,如果是別的修士,說不定都被那個金期龍整死了。

    葉默當然不相信金期龍長期在天罡域這樣行事,這孟殺不知道。由此可見,這孟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隻是對方一個化真三層的修士,葉默也不願意得罪,既然對方沒有一來就問罪,葉默也樂得糊塗。他隨即就抱了抱拳說道:“多謝孟會長了,葉某現在還有事情,就不去了,孟會長請便。”

    葉默以為他這樣說了對方肯定是馬上客氣的再約時間,可是他沒有想到孟殺聽了他的話後,臉色立即就沉了下來。同時身上的氣勢暴漲,一陣陣的殺意湧出,而且一道火紅的半月鈸法寶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不等葉默再說話,他就冰冷的說道:“這麼說你就是不給我孟殺的麵子了?我孟殺親自來邀請你也邀請不動。”

    說完這話的時候,那殺氣更是狂湧而出,站在葉默最近的唐夢嬈頓時倒退了幾步,然後護住她身邊的蘇靜雯。

    葉默一聽這話,看見這種氣勢,頓時怒從心頭起,更是一句話都懶得說,‘紫銊’帶著一道紫虹被祭出。

    幻雲碎域刀,劈頭就砸了過去,紫色的虹芒瞬間就劃過數丈的空間衝進了孟殺的域中。

    孟殺原本以為自己威嚇一下,葉默馬上就要就範。他認為葉默如此年輕,應該還不到化真。就算是化真,也最多不過是一層而已。可是他卻想不到對方竟然半分都不懼,不等他繼續說威脅的話,就已經出手了。

    “好膽。”孟殺的怒火頓時噴薄出來,在他看來,自己禮賢下士,邀請葉默是給了他極大的麵子。他拒絕自己就算了,還敢動手,這簡直反了天了。

    不等葉默‘紫銊’的紫芒完全激發,他頭頂的法寶就瞬間散發出恐怖的紅色光芒,然後夾雜著無數的紅色殺氣直接撞向了葉默的‘紫銊’。

    按照孟殺的想法是,他的半月鈸一旦發動,殺氣可以輕易剿滅對方的紫芒,然後困住對方。如果對方稍差點,這殺氣就可以直接將對方攪成碎片。

    “哢哢哢哢……”

    半月鈸發出的紅色殺氣和葉默的‘紫銊’紫芒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陣的哢哢聲音,就好像被打碎的碎玉一般,連綿不絕。

    “轟”

    當那些殺氣和紫芒的撞擊之後,‘紫銊’和半月鈸又完全的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驚天的轟響聲。

    孟殺隻感覺自己的心神一驚,他的真元都似乎在波動,他立即就明白了葉默至少是一個化真修士。他想都沒有想,立即就要祭出防禦銅鼎,可是不等他祭出銅鼎,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周圍再次發出一些細微的嚓嚓聲響。這聲音很細,孟殺卻聽得清清楚楚。

    隨即孟殺臉色就是大變,他瞬間就明白自己的域已經開裂,對方的紫色刀芒和他的半月鈸撞擊之後,那威勢竟然沒有被抵消,反而碎裂了他的域。

    不好,對方修為至少是化真中期,比他的修為還要高。孟殺明白這個道理後,立即就想後退,可是隨即他又感覺到後退的去勢減緩,似乎被束縛住了。

    孟殺的冷汗在這瞬間就流了下來,他明白了對方不但在這瞬間就碎裂了自己的域,而且還建立起了自己的域。

    孟殺瘋狂的燃燒自己的精血,強行祭出自己的銅鼎,此刻他很想叫葉默住手,可是他一句話都沒有辦法說出來。

    銅鼎在孟殺瘋狂燃燒精血之後,被強行祭出,可不等他完全激發銅鼎,就看見對方的紫色法寶再次一變。

    剛才四散開去的紫芒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道長若數丈的紫虹。

    那紫虹璀璨絢麗,帶著猶如晚霞一般的妖豔從天邊過來。

    幻雲華山刀,去勢急湍,毫無回旋。

    剛才孟殺裝十三,早讓葉默不爽。那孟殺還以為他是誰啊,想結交就結交,想動手威脅就動手威脅。

    此刻周圍圍觀的修士隻看見紫芒和紅色的殺氣,根本就看不見葉默和孟殺的動作。而當這道紫虹出來的時候,他們終於看清楚了,好美的紫色晚霞。

    唯一覺得不美的就是孟殺,他是化真三層的修士,當然不會被這一道紫色的殺機迷惑。

    可隻是片刻之間,那絢麗的紫虹就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孟殺驚駭之下,再也顧不得別的,銅鼎直接擋住了紫虹的去路。

    “轟”

    紫虹在這瞬間就劈中了銅鼎,然後帶起了一篷鮮血。

    孟殺倒飛出數百米這才強行止住了自己的身體,剛才他祭出去的銅鼎已經被劈成了兩半,落在了地上,一道深深的血痕更是從他的左肩劈下,直達大腿。

    他驚駭的盯著葉默,根本不敢相信,這短短的時間,自己就從對方的手下敗退。眼前這個看起來年輕的不像話的修士太過厲害了點,就算是西修城修為最高的修士,也不一定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就讓他重傷。

    “叮當。”此刻他的半月鈸才落在葉默的腳下,葉默一抬腳,那個上品真器半月鈸就被他踢出千米落在一邊。然後葉默才冷冷的看了一眼呆滯一邊的孟殺,譏諷的說道:“你有麵子嗎?”

    一件在西修城價值極高的上品真器竟然被葉默踢垃圾一般的踢走,而這件上品真器卻沒有人敢去撿,因為這是溪中商業協會孟殺的法寶。在別人看來,葉默如踢垃圾一般踢走孟殺的半月鈸還不是最囂張的動作,最囂張的是那句話,你有麵子嗎?

    就憑借這句話,孟殺以後也沒有臉在天罡域混了。

    而葉默此時卻不屑的掃了一眼孟殺,並沒有繼續上前動手,而是手一揚,那‘紫銊’就被他背在了背後。葉默這次竟然連法寶都不放入戒指了,而是直接像一個世俗武者一般斜掛在後背。

    周圍的人卻知道,人家這是在示威,如果有敢像孟殺一般不長眼的修士,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示威的辦法簡單,可是效果卻不簡單。所有的人都不敢再小看葉默背後的那把不起眼的淡紫色菜刀了,那哪是菜刀?根本就是一個可以斬殺化真高手的極品法寶。

    還有你有麵子嗎?這種霸道無比的話,那是對一個化真三層的修士說的啊。化真修士在他麵前都沒有麵子,誰敢去要麵子?

    蘇靜雯看著從葉默肩膀斜伸出來的光溜溜的刀把,忽然在葉默耳邊輕聲說道:“你這樣倒是真的有些剛才那孟殺說的英雄氣概了,我喜歡這樣,至少比那個惡霸威風多了。”

    葉默本想再譏諷孟殺一句的,可是被蘇靜雯這樣一說,渾身的殺氣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竟然將自己和惡霸相比。他搖搖頭對一邊已經驚呆的言鄭新說道:“找個靈息樓,你去將這天罡域的規矩說給我聽聽。”

    “是,葉,葉大哥。”言鄭新此時才知道姐姐言妍說的一點都沒有虛假,葉默根本就是一個化真巔峰的高手。

    看見葉默離開,孟殺才取出一枚丹藥吞下去,止住了胸口的血跡。可是他眼那濃濃的驚駭卻一直沒有消失,他知道剛才對方如果要殺他的話,非常簡單,可是他想不到對方竟然放過了自己。

    葉默之所以沒有殺孟殺,並不是因為自己多寬容,而是因為他還不知道在西修城殺了化真修士會不會引起大能的反應,如果再引來更強的高手,他可不敢肯定能打過。

    孟殺隻是一個普通的化真三層而已,就是域也領悟的沒有他多,如果來的是化真中期甚至化真後期又如何?這才是葉默忌憚的主要原因。如果他域大成了,他肯定不會再懼怕化真後期的高手。

    孟殺等葉默等人走出很遠後,才抬手攝起自己的半月鈸,但是他的臉色卻依然是蒼白無比。

    此刻那兩名劫變九層的修士才一臉驚恐的來到孟殺麵前,其中一人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手在顫抖,他知道溪中一直霸道,這次踢到鐵板了。剛才那個修士如果殺了他們的會主,再殺了他們兩人,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敢拿他怎麼樣。

    “剛才是誰挑起這件事的?”孟殺冷眼盯了一下兩名劫變修士,寒聲說道。

    “是金期龍,他已經被那人殺了。”一名劫變修士連忙緊張的說道。

    孟殺麵無表情的再問道:“那金期龍是不是還有一個哥哥叫金期虎?”

    “是,會長。”那劫變修士再次顫聲回答道,他似乎知道了會長的意思,語氣愈發不穩定。

    “給我殺了。”孟殺說完看都沒看這兩名劫變修士,轉身就走。

    此時在周圍圍觀的修士看見葉默斬殺了溪中的金期龍後,又重傷了孟殺,一個個都震撼無比。導致葉默等人一路走過後,那些廣場上的修士就遠遠的讓開,似乎怕一不小心就衝撞了這位化真前輩。

    更多的修士是暗自高興,溪中一向霸道,現在撞到了前輩的手,那是活該。

    在廣場旁邊的一家靈息樓夥計,看見葉默等人進來,連忙躬身上前迎接,不等葉默吩咐,那夥計就將葉默幾人引到了靈息樓位置最佳的一處包間。

    (第三更送上,請用月票讓老五也爽一下,然後繼續拚出第四更!)

    

Snap Time:2018-01-23 18:10:48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