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八七章血腥行修會


    葉默的神識掃了進去,卻發現他的神識被行修會外麵的陣法擋住。從這附近的靈氣濃鬱程度看,行修會麵應該有高級的聚靈陣。

    就算是這樣,葉默也不想去什麼行修會浪費時間,他的目的很明確,先去天罡三十六域看看,如果修為大進的話,三個月後就去神獸山脈拜訪一下三神主。如果天罡三十六域對他沒有幫助,他決定立即離開西修城,橫渡無心海回到北望洲。

    此時兩名劫變修士卻正好從行修會麵出來,那兩人盡管沒有說話,可身上淡淡的血腥味道卻引起了葉默的注意,隨即葉默就聽到了兩人的傳音對話。

    “是‘真靈草’嗎?”

    “沒錯,確實是‘真靈草’,這家夥找死,帶著‘真靈草’,竟然敢去行修會。”

    “嘿嘿,他也不知道自己有‘真靈草’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

    兩人說到這注意到了葉默等人,卻停止了交談,迅速離開了這,很就消失不見。

    葉默本來要離開的腳步卻停下來了,行修會是什麼地方?竟然還有‘真靈草’出現?剛才那兩個劫變修士中的一人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難道這還可以隨意的斬殺別的修士不成?

    “進去看看。”葉默回頭對唐夢嬈等人道了一句,說完後他先走了進去。如果有‘真靈草’的話,三個月後,他還真的不想去神獸山脈。那三神主看起來很直接,可是大神主和二神主,還有那肖老是什麼樣的,葉默卻一個都沒有見過。

    他可不敢認為自己劫變六層,就已經無敵了。在西積洲比他厲害的雖然不敢說多如牛毛,但肯定不會少。

    唐夢嬈還以為葉默不想進去,沒想到葉默停留了片刻後竟然選擇了進入行修會。

    行修會門口沒有任何人阻攔,也沒有任何人問話。可是葉默走進行修會後,卻愣住了。

    他以為這肯定是一個類似交易市場的地方。有各種各樣的交易。可是他看見的隻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廳。說大廳還不如說是一個廣場,一個有屋頂的廣場。

    廣場麵靈氣逼人,葉默肯定行修會下麵有一條靈脈,而且至少是半極品靈脈。在廣場的四麵坐滿了各種修士,這些修士大部分都隱匿了自己的修為。而且這些修士一個個都殺氣騰騰的,帶著凶厲。

    在廣場的中間有數十個透明的禁製,禁製麵都有修士在修煉。葉默隻要看看那些修煉的修士,就知道在禁製麵修煉的修士都是在衝擊瓶頸。

    怎麼是這樣一個地方?葉默正想找一個人問一下的時候,其中一個禁製忽然打開,一名修士帶著興奮走了出來。同時一股極其濃厚的靈氣溢出,顯然那禁製麵的靈氣濃鬱無比。

    這名修士剛剛出來,就有兩名修士衝到了這個禁製麵前。這兩名修士根本二話不說,立即就動手。這兩人雖然都隱匿了修為,但是葉默卻看的出來其中一人是凝體六層,而另外一人隻有凝體三層。他們搶奪這個禁製應該都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境界。

    兩人的打鬥冰沒有多久,隻是片刻時間,那名凝體三層的修士就被斷去了一條胳膊。那凝體三層的修士此刻顯然也知道了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直接去了自己的戒指丟給對方。那凝體七層的修士得到戒指後,也沒有繼續斬殺凝體三層的修士。直接衝進了禁製麵開始修煉。

    原來是搶地盤修煉。葉默搖了搖頭,剛想退出去。卻看見坐在大殿邊上的兩名修士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打了起來。不過這兩人的修為相差太大,一個凝體五層了,還有一個才虛神修為。

    隻是數十個呼吸的時間,那虛神修為的修士就被凝體修士斬殺。凝體修士收起了對方的儲物戒指,就好像沒有事情的一般,再次坐了下來。而周圍的修士同樣就好像沒有看見這一幕,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修煉。

    卻有一名低級修士速的來到打鬥的現場,清理了屍體和痕跡,然後又速的離開這個大廳,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葉默發現了這打鬥可以,卻不能偷襲,就算是對方在修煉當中,也必須正麵挑戰。

    蘇靜雯也皺了一下眉頭,抱緊了葉默的手說道:“這很不好,我們走吧。”

    葉默點點頭,他明白了之前那個修士說的‘真靈草’,肯定也是通過這種辦法從別人的手搶走的,這行修會他已經失去了興趣。

    “且慢。”葉默等人還沒有轉身,一名劫變巔峰的修士就攔住了葉默等人。

    葉默停了下來,冷冷的盯著這劫變巔峰的修士。那劫變巔峰的修士看了看唐夢嬈後,忽然對蘇靜雯說道:“將你脖子上的項鏈和鞋子留下來,然後你們可以走了。”

    蘇靜雯臉漲的通紅,憤怒的盯著這劫變修士冷聲說道:“憑什麼?”

    那劫變修士皺了皺眉說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朋友的麵上,我連你的人也要留下來。”

    “滾。”葉默寒聲說道。

    他當然知道這劫變修士的意思,他是看在唐夢嬈的麵子上,這才要蘇靜雯的項鏈和鞋子。葉默煉製出來了三件中品真器,蘇靜雯身上有兩樣。這兩樣就是她脖子上戴的項鏈,還有她腳下的鞋子。

    那項鏈因為葉默加入了一小塊‘藍月礦石’,所以顯得極為漂亮。

    那劫變修士聽到葉默說了一個‘滾’字,立即冰冷的說道:“你找死。”

    說完更是不等葉默說話,一道暗黃色的劍芒就從葉默的頭頂劈了下來,竟然想要將葉默一下劈成兩半。

    這果然是一個動輒殺人的地方,葉默剛才已經看見有人殺過沒事,此刻他哪還會客氣。真元狂湧了出來,同時‘紫銊’一刀劈出。

    對眼前這名劫變修士,葉默是抱著必殺的心態過去,‘紫銊’劈出的‘幻雲華山刀’更是帶著淩厲的嗜血紫芒劃過。

    對於低級修士的生死打鬥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可是這劫變修士的動手卻有人在看著。更何況這名劫變巔峰修士在這行修會還非常有名,幾乎沒有人敢對他怎麼樣。

    此刻葉默那絢麗無比的紫色刀芒劃過,更是吸引了眾多的目光。很多人隨即就明白了葉默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主。

    那劫變修士見葉默祭出法寶。還敢向他反擊,頓時冷笑一聲,正想更的催動自己的劍芒,卻發現他好像處身一個泥潭當中,而他祭出的法寶半月劍也變得生澀起來。就是他的域也是猶如融雪一般,隨著對方紫芒的落下片刻間就消失不見。

    不好,踢到鐵板了。這劫變巔峰修士臉色立即大變,此刻他肯定葉默至少是化真修為。自己找死,竟然想搶一個化真修士。

    “前輩,饒……”

    這劫變修士的求饒聲音還沒有出來,一道紫光就從他的眉心劈過,鮮血帶起一篷血霧。一個元神驚慌溢出。不等那元神走遠,‘紫銊’激發出來的紫芒就好像一輪紅日一般,將那元神融化一空。在這個大廳當中,隻留下一聲慘叫。

    葉默學著那名凝體修士一般,從已經被他斬殺的劫變修士手攝起一個戒指。至於那劫變修士身上的真器護甲,他根本就沒有看在眼。

    此時本來就清冷無比的大廳就變得更為寂靜起來,那些修士甚至不敢直麵看葉默的眼光。一個劫變巔峰的修士,在眼前這名年輕人手隻有一招就被殺了。連元神也沒有走掉。這是什麼手段?化真啊,鐵定的化真啊

    更有一些修士偷偷的看著地上那已經死去的劫變修士屍體。他身上的護甲雖然破碎了,可卻是中品真器護甲啊,yiyng還很值錢。但是葉默在這,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動手搶那護甲。

    又是一名修為低的修士速的過來,周圍的修士看見這修士過來,都露出失望的眼神,過來那修為低的修士速的處理掉了劫變修士的屍體。

    就在葉默等人要再次離開的時候,一名穿著lus典雅衣裙的女子卻走了過來,那女子來到葉默幾人麵前先是恭謹的施了一個禮節,這才柔和的說道:“幾位朋友,我們會主有情幾位朋友。如果幾位朋友願意的話,弟子願意帶路。”

    這綠裙女子的話一說出來,行修會麵所有的人都露出了羨慕的眼光,都很是羨慕葉默等人受到了邀請。而且邀請葉默等人的還是綠裙女使,顯然等待這一行人的待遇將會很高。

    葉默聽了這綠裙女子的話,隱約有些明白行修會的目的了,這提供濃鬱的靈氣給修士修煉,然後在這些修士當中發現修為高明或者是資質厲害的修士。一旦有這種修士出來,行修會就會主動拉攏,就好像這綠裙女子現在來邀請他們一般。

    隻是葉默此時已經對這行修為毫無興趣,他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了,我們現在還有別的事情,就不去打攪貴會長了,告辭!”

    “啊……”那綠裙女子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會拒絕邀請,這還是她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更何況自己還是一個綠裙女使。

    不要說這綠裙女子愣住了,就是大廳麵所有的修士都愣住了。進入行修會除了修煉晉級,向高人討教,主要目的不就是為了被行修會看中邀請去嗎?這人做到了這一點,竟然不接受邀請,甚至還是綠裙女使的邀請,西修城還有這種傻瓜?

    (今天第四更送上求月票!讀者問老五為什麼這麼拚命?老五的成績全是喜歡最強的書友朋友們支持起來的,所以老五要讓大家mnyi,否則憑什麼去爭奪月票榜單?現在月票第十岌岌可危了,老五再次請求月票支援。更新,我會盡我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隻為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Snap Time:2018-04-24 18:39:46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