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七零章要打就打


    扇芾剛剛輕鬆一點,就看見一道絢麗的紫虹劈向了遠遠站在一邊的易逸,頓時憤怒到了極點。可是此時他已經來不及說任何話,因為隻要有片刻的猶豫,易逸將身死道消。

    扇芾再也顧不得對付葉默這樣一個乘鼎修士還要燃燒精血的丟人,當即就是一口精血被燃燒,隨即就祭出了一道下品真器盾牌,那道下品真器盾牌瞬間就擋在了易逸的身前。

    易逸此時才醒悟過來,這不是即將盛開的牡丹花,而是要殺他的紫虹。他渾身冷汗直冒的同時,同樣一道下品真器盾牌被祭出。

    葉默‘紫銊’劈出來的紫虹此時已經到了極限,慘烈無回的氣勢甚至連周圍的修士都能感受到,不由自自的再次後退幾步。同時心暗驚葉默這一刀的威勢,這簡直就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一刀。

    這種刀法氣勢無敵,一般的人遇見這種刀法的時候,心神已經被奪走。不過這種刀法也有一個缺點,就是不容易收回來。一往無前的刀法,一旦不能傷敵,最後可能會反傷自己。

    葉默當然知道自己幻雲華山刀的威勢,那本來就是一往無前的刀法,不見血不回。而這一刀葉默更是抱著必殺易逸的決心,出去後,連分裂的刀芒也都收斂在了必殺的那道璀璨紫虹當中。

    “轟哢嚓……”

    兩聲巨響響起,扇芾倉促之間祭出的下品真器護盾在紫芒之下猶如一塊豆腐一般碎裂開來。同時真元四溢,炸的周圍的空氣啪啪作響。而此時的紫芒卻同時暗淡了下來,眼看就要無功而返。

    葉默卻悶哼一聲,燃燒了一口精血之後,真元和神識同時暴漲,一絲不剩的注入了‘紫銊’之中。剛才已經暗淡下來的紫芒,再次盛開。

    “哢嚓”

    又是一聲巨響,紫色的虹芒再次劈中了一道盾牌,不過這道防禦盾牌雖然品質上和前麵的那一道沒有絲毫的區別,但是效果上卻差的太多了。根本就沒有攔住紫虹的半分時間,就被紫虹劈開。

    而此時的紫虹卻更為絢麗,那紫芒讓人看的眼睛有些無法睜開。周圍的人卻又不舍得閉上眼睛,那絢麗太過美侖太吸引目光,讓人不願將目光移走。

    “噗”

    紫芒中的玫瑰花似乎盛開了,那美輪美奐的感覺在這一聲中達到了極致。一朵鮮紅無比的花朵在紫芒中間綻放盛開,卻又很快的凋零枯萎。

    片刻時間,那紫芒完全消失,就好像來的快去的也快。而剛才處於鮮紅中間的易逸,此刻已經毫無聲息的躺在了地上,一道血紅從他的眉心劃過。

    大殿麵此刻徹底的寂靜起來,沒有任何的聲息,沒有任何的動作。完全成了死寂的一個場麵。此時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剛才紫虹中間綻放的那團絢麗的紅豔是什麼,那是易逸臨死前在葉默刀虹下綻放的鮮血。

    扇芾呆滯了,此刻圍攻他的雷弧劍和紫芒刀陣已經消失不見,唯有他的火紋鏡和七把淩厲的短劍在頭頂飛舞。

    良久扇芾才不敢相信的盯著葉默,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殺了逸兒,你竟然敢殺逸兒……”

    他第二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忽然大聲吼道,“我要殺你了……”

    葉默冷冷的看著扇芾譏諷的說道:“別吹牛了,你剛才一直在殺我,到現在我還好好的。叫個屁,要打就打。”

    說完葉默手一揮,一個八極大鼎就懸浮在了他的頭頂。

    大殿麵的修士此時才明白,原來葉默打到現在連防禦法寶都沒有祭出來。可是一個連防禦法寶都沒有祭出來的乘鼎修士,竟然在和一名劫變九層修士對戰的時候,殺了劫變修士的弟子。

    這事情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沒有人會相信,因為這太過離譜了,不是一般的離譜。

    扇芾此刻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反而冷靜下來。他眼閃過陰狠的殺機,盯著葉默說道:“很好,你果然有本錢向我叫板,到現在連防禦法寶都沒有祭出,我倒是小看你了。今天不殺你為逸兒報仇,我扇芾誓不為人。就讓我扇芾看看北望洲出了一個什麼樣的妖孽。”

    扇芾話音落下,頭頂的火紋鏡更是發出嗡嗡作響,而那七柄短劍也自動散發出濃烈的殺機。

    “師父……”唐夢嬈的弟子月嬋驚駭無比的看著葉默,她想不到葉默如此年輕的一個修士,竟然還能壓製住扇芾,這給她的感覺是太不可思議了。

    “扇師兄,我想,這不是打鬥的地方,再說了,當初易逸師侄在斐海殺了葉默的朋友李起善……”唐夢嬈見兩人還要打起來,立即勸說了一句。卻同時擺了擺手,讓自己的弟子不要說話。

    “哈哈哈哈……”扇芾一聲狂笑,可是他的臉上哪有半分笑意,剛剛笑完就用手指著葉默說道:“區區一個乘鼎螻蟻,殺我弟子,我不殺他為逸兒報仇,我扇芾以後也不用再出來了。李起善又是什麼東西,敢和我弟子相比。”

    葉默冷笑一聲說道:“我隻是殺了一個垃圾而已,你有必要像你爹死了一樣嗎?哦,莫非那個易逸是你的私生兒子?”

    “徒逞口舌之利而已。”扇芾說完再不廢話,頭頂上的七支短劍迅速的旋轉起來,帶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劍圈,那劍圈竟然還在緩慢的擴大。

    “劍域?”唐夢嬈看見這向外擴散的劍圈,驚訝的說了一句。她想不到幾年不見,扇芾竟然連劍域也有了。

    劍域的形成比真元域形成要難的太多了,要劍道達到一定的程度才可以形成劍域。而且唐夢嬈還知道可以形成劍域的修士,一般都是劍道修士,施展的是一柄劍,像扇芾這樣七把短劍也可以形成劍域,隻能說他的進步實在是太大了。

    葉默看著扇芾那七柄小劍擴散出來的劍圈,卻毫不在意。甚至手的‘紫銊’也沒有祭出,隻是拿出了一塊幹淨的白布。

    沒有人知道葉默此時拿出白布來做什麼,他的對手劍域都出來了,他還如此不緊張,就是唐夢嬈也有些佩服葉默。

    扇芾也不明白葉默拿出一塊白布來做什麼,葉默卻揚了揚手的白布,然後對扇芾說道,“要打架我奉陪,不過你要稍等等。”

    說完葉默拿起白布將手上的菜刀法寶擦了又擦,擦完後,又是一揚手一團火焰將手的白布燒滅,這才舉起手的‘紫銊’看了看說道:“剛才殺了一個垃圾,髒了我的刀,我擦了半天才擦幹淨。好了,現在可以動手了。”

    周圍的人頓時啞然,此時他們才明白原來葉默是要侮辱扇芾一下。扇芾剛才說葉默那個叫李起善的朋友不能和他的弟子比,人家馬上就說殺了他的弟子還髒了自己的刀。

    明眼的修士都可以看清楚,剛才葉默那一刀根本就沒有碰到易逸,斬殺易逸的完全是他手那把刀的刀虹。

    扇芾氣的臉色鐵青,他知道要論譏諷,他再怎麼也比不過葉默,幹脆不再說話,真元向火紋鏡和七星劍中狂湧。

    大殿麵其餘的修士紛紛後撤,眼看兩人又要打起來,沒有人願意在兩人打鬥的範圍被波及。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的轟隆隆聲音傳來,眾人的腳下都開始震動,似乎下一刻他們站立的地方就要塌陷下去。

    地裂?所有現場的修士都想到了這兩個字。一旦地裂,就意味著隨時會被裂縫吞噬。不要說虛神修士,就是乘鼎修士,一旦是深度地裂也有姓命危險。

    一般的深度地裂不僅僅是將修士埋入地下深處,其中還夾雜著空間裂縫和空間風暴。一旦被卷入空間裂縫當中,除了等死沒有任何辦法。更何況就算是沒有這些,一旦被埋入地下數千深,也很難爬出來,最後死在地下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當轟隆隆的聲音在腳底下響起來的時候,就是迫切想要斬殺葉默的扇芾都收起了法寶。殺葉默不急,他要在地裂中逃出去之前,取得那六個光球麵的東西。

    兩名虛神修士似乎知道繼續留在這個大殿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加上地裂發生,立即就衝向了入口,想要逃出去。隻是這兩人剛剛衝進通道,比剛才要強烈數十倍的空間風刃就將兩人撕裂。

    就是唐夢嬈和扇芾的神識掃到的時候,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第三名虛神修士走到門口,看見那兩名虛神修士被空間風刃撕裂後,立即就想退回來,可是他伸出去的一隻腳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空間裂縫……”

    這沒有外行,顯然是知道這名修士之所以會莫名其妙的丟失了一隻腳,是因為空間裂縫。

    如果說空間風刃憑借自己的本事,還有可能逃走的話,那遇見空間裂縫除死之外沒有第二條路。除非你可以強大到撕裂空間,可是這種高手哪是修真界可以有的?就是整個洛月大陸,當初也隻聽說過一個楚九羽而已。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5 02:16:17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