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六八章動手


    唐夢嬈聽了扇芾的話後,立即露出驚異的表情看著葉默,在她想來葉默不是亂殺無辜之人啊。雖然她和葉默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可是她也知道葉默並不嗜殺。隻要不挑釁到他的頭上,他一般都不會隨意殺其他修士的,更不用說低級修士了。

    而跟在唐夢嬈身邊的那名年輕的女修聽了扇芾的話後,眼立即露出一絲厭惡的表情。她隨即就來到扇芾的前麵躬身問候道:“月嬋見過扇前輩。”

    扇芾剛點了一下頭,唐夢嬈就指著葉默對那年輕的女修說道:“月嬋,這位是葉默,就是你想去道謝的葉門主,當初就是他救了師父。按理說你應該叫師叔了,快去見禮。”

    “他就是葉默?”那少女驚異的看了葉默一眼說道,卻並沒有真的去叫葉默師叔。

    唐夢嬈見自己的弟子有些無禮,臉色就有些不大好看,她剛想說話,就聽到扇芾也驚異的說道:“你就是葉默?那害我弟子易逸丹田被廢的葉默?”

    葉默不屑的冷笑一聲,這扇芾還真會牽連,他的弟子易逸去斐海城要滅掉‘墨月’還怪自己害了他弟子,這混蛋還真的夠扯的。

    扇芾隻是說了一半,就祭出一件火紋鏡冷哼一聲說道:“就算你是葉默,我看在夢嬈的麵子上不計較易逸的事情,但是你妄殺無辜我也不會放過你的。祭出你的法寶吧,別說我以大欺小。”

    葉默譏諷的說道:“你那隻狗眼看見我殺人了?要打就打,別裝模作樣的找借口。”

    說完葉默根本懶得再理睬扇芾,手一揚‘紫銊’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看見這種情況的唐夢嬈連忙上前攔住了扇芾,“扇師兄,等事情問清楚再說。或許是那幾名虛神修士冒犯了葉默也不一定。”

    唐夢嬈心清楚,扇芾別看已經是劫變九層了,要真的和葉默打起來,鹿死誰手還很難預料。葉默當初還還沒有晉級乘鼎後期,就在無心海輕易斬殺了相當於劫變中期的妖修,現在他已經晉級了乘鼎後期,而且連化真妖修的域對他都毫無作用。她認為扇芾不一定是葉默的對手,還真的不誇張。

    扇芾見唐夢嬈攔住了他,立即皺起了眉頭說道:“夢繞師妹。你要幫這個殺性重的修士出頭?”

    唐夢嬈看見葉默帶著殺機的表情,心暗歎,就算是今天她不攔住扇芾,葉默也要和扇芾打起來。因為易逸今天來了,而葉默必定要斬殺易逸的。

    讓葉默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剛才對葉默落井下石的周語霜忽然又開口說道:“那幾名虛神修士不是葉默殺的,是這個人殺的。”

    周語霜說完,就指著那名臉色已經有些卡白的乘鼎九層修士。

    這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這乘鼎九層的修士。扇芾隻要看看周圍修士的眼神,就知道周語霜說的沒錯。

    扇芾有些惱火的回頭看向了那名乘鼎九層修士,他當然不是想為幾名虛神修士出頭,他是想找個借口殺了葉默。然後取回葉默手的儲物戒指。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見扇芾看向他,立即臉色卡白的低聲解釋道:“扇前輩,那幾名虛神修士偷襲晚輩,晚輩這才動手殺了他們。”

    “原來是這樣。”扇芾皺起了眉頭。然後又說了一句,“以後不是什麼大事情,不要動不動就殺人。我北望洲這個時候正是元氣大傷的時候,殺了一個虛神修士。就少了一份力量。”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連忙不斷點頭說道:“是,是晚輩知道。以後晚輩一定謹記前輩的教導。”

    扇芾無奈的再次收起法寶,他要殺葉默總的要有一個借口。

    葉默冷哼一聲,再次譏諷說道:“你就別裝逼了,不就是想要我的三顆仙晶嗎?可是我就不給你,你又能奈我何?”

    見葉默說的低俗,那跟隨在唐夢嬈身邊的少女趕緊捂住嘴,差點笑了出來。

    扇芾臉色一冷,“你以為唐門主來了,我就不能殺你了嗎?小輩,我扇芾要殺你猶如殺雞。”

    葉默哈哈一笑,忽然伸手彈了一下手了的‘紫銊’。‘紫銊’發出一聲清脆的鳴響,葉默卻在這鳴響聲中冷冷的說道:“扇芾,殺我你不用著急,等會我也會讓你殺的。當年我離開斐海的時候,幫你煉製了三顆‘複神丹’,藥材都是我出的,至於救了誰我也不知道。”

    說到這葉默的聲音忽然提高,“可是姓扇的,當初我們是怎麼交易來著?你望月宗派出一名虛神修士保護我斐海的‘墨月’,可你這個老烏龜怎麼做的?竟然讓小烏龜和妖女去攻擊我‘墨月’,不幫忙也就罷了,還主動攻擊我的‘墨月’。如果不是淩中天前輩,我的‘墨月’早就不存在了吧?你的臉是屁股嗎?說的話像放屁一般。”

    唐夢嬈身邊的那名叫月嬋的少女,終於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還是第一次聽見葉默這種一點風度也沒有的修士。這罵人的話簡直就是接連打了扇掌門的數下耳光。

    扇芾被葉默罵的怒氣上升,臉色漲的醬紅,再也忍不住,剛才收進去的法寶再次被祭出。這種小事在他扇芾眼,根本就不算什麼。而區區一個小輩,竟然敢說這是和望月宗的交易。

    “小輩,我殺了你。”扇芾再也遏製不住,手的火紋鏡直接被祭出。

    葉默卻絲毫不懼的冷笑說道:“殺我先不急,我倒是要先殺一個人,就是你後麵的那個叫易逸的垃圾。他殺了我的朋友李起善,還敢攻打我的‘墨月’,本來我打算勉為其難的去一趟望月宗殺了這畜生的。不過,今天既然這個畜生來了,我也就不用跑這一趟了,免得我的脾氣太大,弄壞了望月山的花花草草,驚嚇了望月宗的漂亮媳婦。”

    扇芾被葉默如此猖狂的話氣的差點一口鮮血就噴出來了,真元更是瘋狂的湧入火紋鏡。他要讓葉默在等死中明白,區區一個乘鼎八層的修士和一個劫變九層的修士對戰意味著什麼?

    唐夢嬈暗歎一聲,這次她並沒有阻攔葉默,她知道就算是扇芾不動手,葉默也會動手。這場架,她根本就勸不下來。對於葉默最後一句話,她倒是聽的懂,那就是譏諷自己和扇芾兩個人。用奧芊蝶聯姻的事情,不過這種事情,唐夢嬈也沒有打算去辯解。

    “師父……”那月嬋本來對葉默感官很差,可是得知那些虛神修士不是葉默殺的後,現在扇芾掌門動手,她反而對葉默有些擔心了。

    唐夢繞似乎知道自己的弟子在想什麼,她將月嬋拉到一邊說道:“你不用擔心,到師父後麵站著,別波及了你。”

    月嬋有些疑惑的看著師父,剛才那句話她實在是不懂,扇芾掌門要殺人,還能波及她?應該隻是隨意的一巴掌就將對方打死了吧?

    周語霜和其餘的虛神修士一般,眼露出不忍相看的目光。在她看來,葉默能在扇芾麵前堅持十個呼吸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看見扇芾對葉默動手,眼閃過一絲興奮,他早就想對葉默動手了,隻是因為這其餘的幾個光球讓他有些患得患失而已。現在反正那些東西對他沒有份了,如果葉默能被殺,他心至少平衡一點。

    扇芾的火紋鏡一經祭出,整個大殿麵的溫度驟然上升,眾人紛紛往邊上退。葉默隨手將蘇靜雯送到了大殿的角落,手的‘紫銊’一樣的劈出。蘇靜雯卻並不擔心,她見過葉默和化真妖修動手的情況。扇芾雖然厲害,比起那個化真妖修來,差了十萬八千,她根本就沒有必要擔心。

    火紋鏡越來越大,最後猶如一道正午的太陽將葉默完全籠罩了起來。對付葉默這樣一個程度修士,扇芾還真的沒有放在眼,之所以祭出火紋鏡,他是想將眼前這個修士直接燒死,這樣既可以立威,又可以解氣。

    可惜的是他要對付的不是一個普通的乘鼎七層,而是葉默,一個敢和化真打的乘鼎修士。

    葉默當初和化真妖修動手,扇芾沒有看見,如果他看見了,他是絕對不會對葉默如此輕視的,甚至不會和葉默打起來。

    ‘紫銊’劈出後,葉默瞬間就找到了火紋鏡的弱點,隨即葉默心就露出一絲不屑,這扇芾偌大的名頭,竟然連域都沒有小成,還真是徒有虛名。其實葉默這次是真的冤枉了扇芾了,扇芾作為北望洲明麵上的第二高手,比起一般的劫變後期修士要高明太多了。

    葉默之所以有這種感覺,一個是扇芾從碎葉城回來後,傷勢也才剛剛愈合,第二個是他最強大的一件法寶被淩中天給打的破損了,現在還沒有修複好。他的域確實已經小成了,這對劫變修士來說已經很了不起了。可是他的域要配合那件法寶,才可以顯示更大的威力。

    所以葉默才感覺出來扇芾的域還沒有小成。

    (還有最後三十個小時了,月票榜單我們堅決不放棄,繼續更新求月票,衝鋒!)

    ......

    

Snap Time:2018-07-17 19:58:16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