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六六章扇芾的殺機

  
  (感謝我的vipa啊飄紅,感謝kjty打賞送票,朋友們都在支持我們的最強,我有什麼理由不拚命?第五更送上!)
  然後他看向吞了一顆‘複神丹’的葉默有些森然的說道:“我怎麼沒有看見你用‘爆真珠’呢?莫非我剛才聽錯了?”
  葉默此時已經恢複了部分神識,他隨手去掉剛剛布置的陣法,冷眼看了一下這乘鼎九層的修士說道:“我為什麼要用‘爆真珠’?莫名其妙。”
  東西到手,葉默已經打算走了,如果這個乘鼎九層的修士再囉嗦,他就出手教訓一頓。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沒想到的是,眼前這個乘鼎七層的修士,在第七個黃金光球的東西東西到手後,語氣竟然變得如此不客氣。在他看來,這是典型的過河拆橋。他愣了一下,隨即就帶著戾氣說道:“你剛才不是說你有‘爆真珠’嗎?我聽錯了,難道這堜狾釭漱H都聽錯了?”
  如果不是忌憚葉默是乘鼎七層修為,他早就動手了。剛才那幾個虛神修士隻是因為敢攔住他查看黃金光球,就被他全部殺滅了。
  葉默淡然說道:“那你耳朵聾了,我剛才隻是說我有‘爆真珠’,可我什麼時候說過要用‘爆真珠’打開光球了?你是豬腦子嗎?‘爆真珠’甚至可以殺滅劫變修士,我會用如此珍貴的‘爆真珠’取幾塊靈晶?要是你,你會不會?”
  “你……”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渾身氣勢再次激蕩出去,手一伸,一件黑色的法寶就落在他的手心,這是一件上品真器兩儀扇。顯然對葉默的態度不爽,想要動手了。看樣子除了那盾牌,這兩儀扇才是他最主要的攻擊法寶。
  “看樣子你東西到手了,骨頭倒是變硬了,這麼說來你還要搶奪其餘幾個光球了。”那乘鼎九層的修士祭出法寶後,那種戾氣反而收斂起來。隻有濃濃的殺機。
  葉默冷哼一聲。連法寶都沒有祭出來,隻是冷冷的說道:“我說話從來算話,說隻要一個光球就隻要一個,至於你想要動手就快點,我沒有太多了的耐心。”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驚異不定的看著葉默,剛才的憤怒已經平息下去,他想的是葉默身上的‘爆真珠’。一個乘鼎七層的修士。如果沒有‘爆真珠’這種大殺器,怎麼敢挑釁自己一個乘鼎九層的修士?
  周語霜的師父更是巴不得葉默和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打起來,這樣的話他就可以趁機偷襲,隻要幹掉其中一個,他就立於不敗之地了。他和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想的一般,那些虛神修士根本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可正當所有的人都為以為那乘鼎九層的修士要動手的時候。那乘鼎九層的修士反而收起了法寶,平淡的說道:“既然你不願意要其餘的東西了,那和我就沒有任何衝突,我沒有必要和你打。”
  就是葉默看見這修士收起了法寶,也有些意外。他剛才還在想可以幾刀斬殺眼前這個乘鼎九層修士的,沒想到他竟然主動撤退了。隨即一想,葉默也就明白了,對方是懼怕自己的‘爆真珠’。
  他也沒有點破。他不是嗜殺之人。如果是嗜殺之人,之前出現七個光球的時候。他就可以將這媊悛漱H全部殺光。事實上,葉默根本就沒有打算這麼做。他最後想要教訓這乘鼎九層的修士,一個是因為這修士仗著修為隨意殺滅其餘的修士,讓葉默有些不爽。第二個就是,最後他竟然還敢主動的責問自己。
  不過這家夥慫了,葉默也不想打這種毫無意義的架。
  倒是周語霜的師父眼媗S出一絲失望,他是巴不得葉默和這乘鼎九層的修士打起來,可是有一方退縮看,讓他有些不甘。他心堣]明白,那乘鼎九層的修士之所以退縮,不是怕葉默,而是怕葉默的‘爆真珠’。
  “葉大哥,你要走了嗎?”蕭依看見葉默帶著蘇靜雯似乎想要離開這堙A有些不舍的說道。
  葉默知道這個蕭依有問題,不過無論是什麼問題和他也沒有關係。再說了,這媊扆艉@的一個真光球被他拿走了,他不走還留在這媟F什麼?
  葉默瞥了一眼蕭依,淡聲說道:“沒錯,我這個人最是自覺,有一個光球就很滿意了。至於其餘的,我就留給你們了。所以,我就先走了。”
  蕭依聽了葉默的話,忽然嬌聲說道:“葉大哥,你可以等會再走嗎?如果你走了,我一個人在這埵釣ヴ`怕。”
  蘇靜雯聽了這嬌媚的話,立即就皺起了眉頭,這個女人她很不喜歡。葉默卻冷淡的說道:“你害怕,那就一起走吧,留在這媟F什麼?”
  蕭依似乎有些不舍的看了看那六個光球,這才說道:“這堣賒茈球媊悛漯F西,我要是能得到其中一樣,我就心滿意足了。唉,這種好東西,就算是要了我的命,我都心甘情願……”
  蕭依的這話說出來,帶著一股濃烈的慵媚味道,那些虛神修士眼睛都已經直了。有幾名虛神修士盯著蕭依高挺的胸部,甚至咕的咽下了幾口口水。
  葉默冷笑,蘇靜雯就在自己身邊,這個女人也敢如此。不過葉默也知道,這個女人天生媚相,剛才她並沒有真的施展媚術,如果真的施展了媚術,估計那幾個虛神修士早就堅持不住了。
  對葉默來說,就算是這個女人拿出渾身的解數施展媚術,他也不會在意。他修煉都是在‘苦竹’旁邊,就算是渡劫的時候心魔劫都很少可以影響到他,豈能懼怕區區媚術?
  蘇靜雯看見蕭依的媚態心媟U加不爽,她特意的貼近了葉默一些,然後說道:“葉默,我們走吧。”
  葉默剛想說話,就聽見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現在誰也不能離開,外麵我已經封閉起來了,也沒有人能進來。”
  葉默心堣@驚,他是在那個聲音發出來之後,才看見來人。顯然這來人的修為比他要高出很多,隨即葉默就看見了過來的修士。
  確切的說進來的是兩名修士,一名修士隻有虛神初期修為,方臉細眼。葉默看見這名修士,竟然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而另外一名修士卻是做中年文士打扮,但是他的修為卻讓葉默的眼角一陣陣的抽搐。這名中年文士打扮的修士赫然已經是劫變九層修為,在境界上隻是比紀稟稍低一籌而已。
  很快葉默就想起來了,他為什麼看見那方臉細眼的修士有一種熟悉感覺了。當時唐夢嬈向他介紹易逸的時候,用的就是方臉細眼。再結合旁邊的那名中年文士打扮的劫變九層修士,葉默哪媮暀ㄙ器D這兩人是誰。
  那劫變九層修為的中年文士顯然就是望月宗的扇芾,而那年輕的修士就是易逸。明白了對方就是易逸,葉默頓時惡從心頭起,此人殺了李起善,他說過要殺易逸為李起善報仇的,既然送上門來了,就別怪他不客氣了。更何況這個易逸還主動去斐海,要滅掉‘墨月’。
  這扇芾倒是有本事,易逸的丹田被淩中天毀了,他竟然還可以找到靈藥修補起來,這望月宗的本錢倒也是雄厚無比。隻是不知道這易逸和扇芾是什麼關係,竟然能得到扇芾的如此看重,不但用極品靈藥幫他修複了丹田,還帶他四處閑逛。
  扇芾一進來說了這句話後,眼神就在這媊拲膜F一遍。身上的威壓已經席卷了整個大廳,就是那幾名乘鼎修士都感覺到有些震顫。
  “扇門主……”
  “扇前輩。”
  ……
  這媊悛滬蚺h基本上都認識扇芾,紛紛上前打招呼,神態和語氣顯得恭謹而小心。
  那易逸一進來,眼睛就沒有離開過蘇靜雯和蕭依,他的眼光從蘇靜雯和蕭依身上來來去去的打量。讓葉默心頭火氣,如果不是忌憚扇芾,他已經動手了。
  但是葉默也知道,殺易逸雖然必須,可他同樣要保證靜雯的安全,他可不想靜雯受到任何傷害。
  扇芾點了點頭,將目光盯著那乘鼎九層的修士看了半天,直看到那修士身上冷汗直冒,這才將眼光掃向了葉默。
  剛才葉默和他身邊的那名女子是唯一沒有向他行禮的兩名修士,這讓他特別的關注,並且眼埵酗@些惱火。
  他看了葉默半天,倒也沒有多說什麼,隨即他又將目光掃向了之前被那乘鼎九層修士擰斷脖子的幾名虛神修士,這才冷然說道:“這幾人是誰動手的?是不是仗著自己修為高,就亂殺無辜?我北望洲高級修士本來就少,如果都這樣殺法,下次獸潮再來,僅僅靠我一人嗎?”
  說著這話的時候,他已經再次將目光盯向了葉默,顯然認為地上的幾具屍體是葉默幹的。因為剛才自己進來的時候,隻有葉默沒有對自己行禮,這應該是一個桀驁不順的家夥。這幾名虛神修士肯定是冒犯了他,惹出了他的殺機。
  葉默見扇芾看向自己,心堣@樣的冷笑,他豈能不知道扇芾想要找自己的麻煩,不過他絲毫不懼。葉默想的沒錯,扇芾確實是想拿他開刀。
  正當扇芾想要繼續詢問的時候,眼光陡然看見了媊悛漱C個光球,當他看見光球媊悛漯F西時,眼媢y時露出極度的驚喜和不敢相信。
  (第五更!)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4 12:53:33  ExecTime:1.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