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六五章撕裂光球


    葉默平靜的說道:“我有一顆威力極大的‘爆真珠’。”

    說到這,葉默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如果我全力出手的話,很有可能破去一個光罩。而第七個光罩麵有三顆不錯的靈晶,我看中了。”

    “爆真珠?”那乘鼎九層的修士驚異重複了一句。‘爆真珠’他當然知道,是化真修士凝練出來的一次性法寶,有些類似‘爆陰珠’,隻是等級比‘爆陰珠’更為強悍而已。

    如果葉默用‘爆真珠’來對付他,他猝不及防之下,甚至可能重傷。雖然他吃定了葉默不是他的對手,可是葉默如果有‘爆真珠’,那可是完全不同了。

    這乘鼎九層修士臉色不斷的變換,好一會才歎息一聲說道:“沒想到你連這種威力巨大的一次性法寶都有,你浪費一顆‘爆真珠’打開這的一個光罩我的當然沒有意見。隻是其餘的光罩……”

    葉默不等他將話說完,就一揮手說道:“其餘的光罩,我保證不要,就要這第七個,況且我全力出手隻能打開其中一個,打開了第七個後,別的我也打不開了。”

    “那好,我沒有意見,你去打開吧。不過用‘爆真珠’很可能將光球麵的東西破壞啊。”那乘鼎修士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回答道。

    雖然葉默說就隻有一顆‘爆真珠’,誰知道葉默有幾顆?他不相信葉默會將唯一的一顆‘爆真珠’用掉。如果自己和對方易地而處,他肯定不會使用‘爆真珠’炸開光球,而是采用‘爆真珠’先傷了這修為最高的人再說。

    所以葉默用‘爆真珠’,他還巴不得。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隻要第七個光球,如果是我自己不小心將光球麵的東西破壞了,我當然不會再去要別的光球。”

    那乘鼎修士心了大喜,他要的就是葉默這句話。正當他以為葉默接下來就要去炸開第七個黃金光球的時候,卻沒有想到葉默回頭看了看別的虛神修士問了一圈,“我隻要第七個光球,各位有沒有意見?”

    一個乘鼎修士隻要其中一個光球。其餘的虛神修士要有意見。那才是怪事了。可是葉默偏偏一個個的問過去,當他問到蕭依的時候,蕭依咯咯一笑說道:“葉大哥能占據其中一個光球,我還巴不得呢,怎麼可能有意見?”

    葉默微微一笑,“那就好。”

    說完葉默又問到了周語霜的師父,那一臉滄桑的男修兩眼緊緊的盯著葉默。似乎想要看出葉默詢問他的動機。可是葉默詢問他的語氣和詢問其餘修士的語氣一摸一樣,根本沒有任何特殊。

    那乘鼎九層修士暗自搖頭,在他看來,葉默一個乘鼎七層的修士想要一個光球,隻要自己同意了,這還有誰敢反對?葉默的這種做法簡直就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隻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站出來反對。畢竟這樣詢問一圈,也要不了多少時間。他還想等葉默取出第七個光球的東西後,再請求葉默幫他忙打開其餘的光球的。他甚至還打算出點好處給葉默,此時當然不會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上得罪葉默。

    周語霜的師父見葉默問到他,他淡淡的說道:“你就是將全部的光球都據為己有,我也不會有意見。”

    葉默的語氣忽然變冷。再沒有了剛才那種好好先生的柔和語氣。而是冷冷的盯著周語霜的師父說道:“你就直接說你有意見還是沒有意見,如果我發現我在取光球麵的東西時。有人要對我不利,那我就現在動手先將想對我不利的幹掉。”

    葉默不想在取光球東西的時候,有人打攪,這才詢問一個個的詢問。其實他主要就是詢問這兩名乘鼎修士,至於其餘的虛神修士,隻是順便而已。如果周語霜的師父不給麵子,他馬上就動手。

    他相信他要對付周語霜的師父,其餘兩名乘鼎應該不會插手了。更何況,就算是插手他也不懼。對於他來說,絕對不允許自己在取東西的時候有人打攪,如果有人打攪,他還不如在取東西之前殺了了事。

    周語霜的師父聽到葉默冰冷的話,眼神一陣的收縮,他甚至肯定葉默已經看出他的修為了,否則自己區區一個虛神修士豈能讓他浪費時間?

    葉默的這話的意思就是,如果自己再敢說不願意,或者故左言他,他馬上就會動手。

    周語霜的師父本來就打算在葉默破開第七個光球對葉默動手的,現在葉默找上他詢問,讓他生出一種被看透的感覺。

    看著葉默越來越冷的眼神,周語霜的師父終於點了點頭說道:“我沒有意見,這七個光球,前輩你竟然隻取一個……”

    葉默知道他的意思,隨即冷冷的說道:“你說的沒錯,前輩我說取一個就取一個。”

    他自稱前輩,顯然是在譏諷周語霜的師父。

    周語霜的師父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如果這隻有葉默一個人,他早就翻臉動手了。葉默的譏諷他不是沒有聽出來,他估計葉默百分之六十以上看出自己的修為了。

    現在葉默要取的是第七個光球,那個光球麵雖然有三塊晶石,可是對這的七個光球來說,這三顆晶石卻並不是最珍貴的東西。

    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最大的敵人就是那個乘鼎九層的修士,一旦他和葉默鬧起來,那個乘鼎九層的修士肯定會幫助葉默對付他一個人。他雖然是乘鼎圓滿,可是一個乘鼎九層加一個乘鼎七層,他還沒有必勝的把握。更何況,這個乘鼎七層的修士剛才還說自己有‘爆真珠’。

    要真是‘爆真珠’的話,就算是他也不敢直接去正對。

    見幾個主要對手已經同意了自己的要求,葉默將蘇靜雯帶到第七個黃金光球的旁邊。雖然他已經和其餘三名乘鼎修士達成了一致,可是這以防萬一還是要的,萬一自己在取光球麵的東西時,其餘幾人對蘇靜雯動手,那可不行。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本來要再去研究光球的,見葉默走到第七個光球麵前,他卻沒有動。隻是盯著葉默看著。‘爆真珠’的威力巨大。這七個光球相距不遠,如果自己現在過去,說不定會波及到自己。反正在他看來,等這個乘鼎七層的修士取走光球之後,他有大把的時間去研究其餘的六個光球。

    至於這麵其餘的虛神修士,已經被他看成了死人。在光球麵的東西自己沒有拿到之前,這麵的修士一個都走不掉。誰走。他就殺誰。

    周語霜的師父暗中盯著的就是那乘鼎九層的修士,他準備在那乘鼎九層的修士動手取光球的時候暗算他一下,隻要將他打傷了,其餘的光球還不是他的?至於葉默拿走的隻是一個有靈晶的光球,對他來說無關緊要。

    一邊的蕭依隻是盯著葉默和蘇靜雯,沒有人能看出來她到底在想什麼。

    葉默走到第七個光球的旁邊。卻根本沒有和其餘人預料的那樣祭出‘爆真珠’,而是取出幾枚陣旗,在光球的周圍布置了一個陣法。然後又祭出一把猶如菜刀一般的法寶,對著光球直接劈了過去。

    “”又是一聲悶響,那光球竟然被葉默的‘紫銊’劈出了一條豁口,而那豁口很小。按照之前周圍修士的推測和事實,這個豁口出來後,應該慢慢的合攏。可是很快周圍的修士就愣住了。因為這個豁口並沒有合攏。不但沒有合攏而且還在慢慢的拉大。從剛才隻有一道細小的裂縫,慢慢的變成了手可以伸進去的豁口。

    而此時葉默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沒有人知道此刻他已經是竭盡全力了。之前他之所以要和那三名乘鼎修士協議好,就是為了這一刻。這一刻是他最虛弱的時候,神識化形已經用到了極致。那越來越大的豁口不是他用真元拉開的,而是他用神識拉開的。

    之前他就試過這的光球用真元毫無效果,這種防禦護罩,真元越強反震越強,隻有用神識才可以破開。現在的事實告訴他,他的想法是對的。不過這種辦法也隻有他能用,因為他有神識化形手法,別的修士卻沒有。

    這個時候,如果那三名乘鼎修士對他偷襲,他不但要前功盡棄,還要重傷。所以他之前先找那三人商量好了,如果在他商量的時候不同意,他立即動手。

    周語霜的師父在葉默商量的時候有些猶豫,葉默都已經準備動手了。殺一個乘鼎圓滿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不過他也不願意沒有任何原因的殺人。

    好在周語霜的師父在最後關頭,忌憚他和那乘鼎九層的修士聯手,反而同意了他的要求。

    看著葉默麵前那個黃金光球的裂縫越來越大,不但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愣住了,就是周語霜的師父和蕭依也愣住了。他們都以為葉默用的是‘爆真珠’,沒想到葉默竟然可以直接撕裂光球護罩。

    那乘鼎九層的修士眼光閃爍不斷,似乎在猶豫著是不是要對葉默進行偷襲。如果不是葉默之前說的那個‘爆真珠’,他還真的有可能動手了。

    不等他打定主意,葉默的手已經抓到了那三顆晶石,一股爽透到極點的靈氣,讓葉默差點舒服的呻吟出來。他以最快的速度將三顆晶石收進了自己的金頁世界,這種好東西就是放在戒指麵他都不放心。

    “刷”的一下,葉默的手出來的時候,那黃金光球瞬間關閉起來。葉默想都沒有想,立即取出一顆‘複神丹’吞了下去。

    “嘿嘿……”那乘鼎九層的修士看見葉默吞下丹藥,忽然嘿嘿冷笑一聲。

    (第四更)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7 19:58:17  ExecTime: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