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六四章假假假


    雖然這名虛神初期的修士被金黃色的光球彈走,但是現在卻沒有人去關注他。所有的人眼盯著的都是那七個透明黃金光球,這七個光球麵的東西,隻要任意得到一個,那就是天大的造化。這些東西不要說虛神修士,就是化真修士來了,也會流口水。

    葉默聽到周圍一陣陣粗重的喘息聲,他明白,接下來就是流血了。

    那名虛神後期的修士驚醒了過來,他站起來來大聲說道:“各位朋友,這有一位前輩在這,我們讓這位前麵任選三樣,然後在第四樣麵選擇一半,其餘的給我們分,大家有沒有意見?”

    沒有人回答。

    顯然這虛神後期的意見沒有人同意,雖然葉默修為高,但最多也隻是一個凝體修士而已,這十幾名虛神修士,如果合夥的話,就不一定不是他的對手。最主要的是這七個黃金光球麵的東西太過震駭了,這些東西有誰願意拱手讓給別人的?

    但是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修士都離開了葉默,並且謹慎的盯著葉默。他們防止葉默各個擊殺,所以這才讓到一邊。

    葉默淡淡一笑,根本就沒有動,那三名乘鼎修士眼一樣露出狂熱的神色,他們也都沒有動。自己見過的世麵多了,別人都不動,他怎麼會動?三名乘鼎後期修士,加上十幾名虛神修士圍攻他,葉默還真的不懼。隻是他怕萬一沒有照顧好蘇靜雯,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哈哈哈哈……”一個沙啞的聲音大笑一聲說道:“這七個光球,我要其中五個。”

    那聲音說完就要伸手去抓光球麵的東西。

    眾人看見出來的隻是一名虛神後期的修士,有幾名虛神修士靠的近一些,紛紛祭出法寶想要攔住這名虛神後期的修士。

    可是那虛神後期的修士連法寶都沒有祭出,隻是隨意的捏出幾個手勢,那幾名想要攔住他的虛神修士,立即被他凝聚出來的手勢籠罩住。

    片刻之後,眾人隻聽見‘哢嚓’的幾聲響聲,那幾名想要攔住他的虛神修士被他丟出多遠。撞擊在石壁之上。隻是這幾名虛神修士。此時都已經被扭斷了脖子,早就沒有了呼吸。

    剛才還被七個黃金光球吸引目光的眾多修士,看見這一幕後,紛紛倒吸著涼氣。所有的人都明白了這個剛才隨意捏斷別人脖子的虛神後期修士,絕對隱匿了修為。這種輕描淡寫的就殺了數名虛神修士,顯然已經是凝體甚至乘鼎修為了。

    沒有人說話,眾多想要說話的修士都將目光盯向了葉默。因為這原先隻有葉默的修為最高。現在卻又多出來一個扮豬吃虎的修士,顯然主要爭鬥會在這兩名修士的身上發生。

    那些原先還狂熱和興奮的虛神修士都冷靜下來,這的東西是好,可是能否輪的上他們去占有,還是兩回事。或者說這根本就輪不到他們頭上了,有兩個凝體之上的修士。哪還有虛神修士的份?

    葉默發現蕭依和周語霜的師父都還沒動,顯然這兩人此時也看出來了這名扮豬吃虎的修士。

    那偽裝成虛神後期的修士此時再不偽裝,身上的氣勢暴漲,轉眼就到了乘鼎九層的修為。此刻麵對這麼多逆天的東西,他無論如何也要弄到手,再偽裝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除了葉默表情淡淡外,周語霜的師父和蕭依眼都露出凝重和詫異,顯然沒有想到有人和他們一樣偽裝修為。對他們來說。乘鼎修士越多。越沒有好處。

    那暴露出自己修為的乘鼎九層修士走到葉默麵前稍微抱了抱拳說道:“朋友,你乘鼎七層修為也算是乘鼎後期了。這七個黃金光球,我要五個,給你兩個,這樣分配你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吧?”

    葉默心冷笑,區區一個乘鼎九層修士,自己隨時可以殺滅,竟然大言不慚的要分五個光球。而且他還將別的修士看成空氣,就好像不存在一般。

    不過葉默卻知道,現在遠遠不是分光球的時候,他淡然說道:“你要光球請便,不用問我。”

    那乘鼎修士一聽葉默的話,立即露出葉默很知趣的神態,顯然在他看來葉默知道他是乘鼎九層後,對他很是害怕,這才將光球讓給自己。

    他點了點頭說道:“很好。”

    說完直接走向第五個光球,顯然他第一個看中的就是那本仙級一品功法。葉默注意到周語霜的師父,發現他看見那修士走向第五個光球的時候,周身的真元緩緩聚攏,葉默心暗笑,他知道周語霜的師父準備動手了。

    說實在話,這仙級一品的功法對葉默來說沒有絲毫的吸引力,對他來說吸引力最大的是第七個光球,那三顆靈氣蘊繞的晶石。

    “”那乘鼎修士的手抓在黃金光球上,他的真元和黃金光球上的防禦護罩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那乘鼎九層修士同時被這黃金光球的護罩撞的悶哼一聲,退出數步開外。周語霜的師父看見這種情況,止住了要動手的想法。

    而葉默卻沒有管那名被黃金光球撞開的乘鼎修士,他隻是驚駭的看著黃金光球麵的那本仙級一品功法,片刻之後,他的心是一陣的無語。

    剛才那乘鼎修士抓到黃金光球的時候,那黃金光球裂開了些許的裂縫,葉默的神識已經可以化形,他的神識在瞬間就從裂縫當中攻擊進去。然後他就看清楚了那本仙級一品功法,那根本就是一個虛幻的東西,也就是說是假的。

    葉默再次將目光從第一個到第七個光球一個個的看過去,除了第七個光球麵的三塊晶石靈性蘊繞之外,其餘的幾個光球麵的東西,葉默越看越像假的。

    “好厲害。”那乘鼎修士退後幾步,這才看著眼前的幾個光球,有些吃驚的說道。

    說完他又看向了葉默,顯然是想和葉默聯手攻擊這個光球。

    葉默一笑說道:“我來看看。”

    說完葉默走向第一個光球,和那個乘鼎修士一般伸手就是一抓。沒有人知道,他這一抓隻是想讓自己的神識進入光球,而並不是真的想要抓起光球麵的東西。

    “”又是一聲細響,讓眾人驚異的是,葉默的這一抓之後,隻是一聲細響,他本人卻並沒有被光球彈走。周圍的人很快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顯然葉默的真元不如剛才那個修士,因為他抓上去的聲音要小的太多了。

    隻有葉默心清楚是怎麼回事,他的神識一進入光球後,立即就查看到了光球麵的東西,三件極品真器,假。三本天級七品的功法,假。

    葉默皺起眉頭,沒有停留,繼續走向第二個光球,一樣伸手抓了過去。但是隨著他一個個光球看過去,發現都是一個字,假、假、假。

    所有的人都看著葉默不停的一個光球一個光球的摸過去,沒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

    倒是那名剛剛被光球彈開的乘鼎九層修士皺了一下眉頭,然後對葉默抱拳說道:“朋友,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這樣肯定是沒有辦法打開光球的。我的意思是,不如我們兩人聯手。如果兩人聯手能打開這些光球,我願意再多拿一個光球出去,你看如何?”

    葉默心暗自搖頭,雖然這邊上都是虛神修士,或者說看起來都是虛神修士。但是這乘鼎九層的修士這話已經犯了大忌,不但將別的修士看成了空氣,還吃獨食。

    在葉默看來,就算是這些虛神修士不值一提,但是自己用不上的或者是不需要的,拿點出去分給別人,也不見得是壞事。這種事情,葉默當然不會去提醒,那乘鼎修士是一個狠厲角色。剛才一下就擰斷了幾名虛神修士的脖子,絕對是一個嗜血之輩。

    葉默回頭看了看那乘鼎修士說道:“我再試一試看看,如果不行再說吧。”

    說完,葉默再次伸手在最後一個光球上麵拍了過去,又是‘’的一聲悶響,葉默的神識化形之後,立即就掃了進去。瞬間,葉默心就驚喜不已,這個光球麵的三顆晶石都是真的,而且那靈氣絕對不是靈晶的程度。

    他的神識隻是在那三顆晶石上轉了一下,就感覺到了一種極度的舒服感覺。葉默強行壓下心的狂喜,他收回了神識,走到一邊,然後對那乘鼎九層的修士抱拳說道:“我剛才試了試,這幾個光球都很結實,隻有最後一個我感覺還有些希望。所以我隻要最後一個光球,其餘的光球我也知道憑借我的能力是打不開的。”

    “真的是這樣?”那乘鼎修士不等葉默將話說完,伸手就抓向了最後一個光球,可是和前一次一樣。“”的一聲悶響之後,他的手立即就被彈開,隨即被光球上的防禦光罩彈出數步之遠。

    那乘鼎修士皺起眉頭,冷眼看著葉默說道,“你剛才不是說最後一個光球鬆動一些嗎?”

    (第三更!)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6 15:49:43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