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六零章殺黑白準丹王


    “嘖嘖,得過煉丹名人堂第一的人就是不同,這隱匿功法,連我老人家都看不出來你的修為了。葉默,這個是你媳婦吧,長的就是漂亮。唉,可惜了…”司馬駐說到這搖了搖頭歎息了一句。

    聽到司馬駐的這句話,周圍的其餘修士都明白了,原來葉默用的是隱匿功法,難怪司馬駐敢上前。

    有幾名虛神修士都有些後悔了,早知道他們先上去了,因為剛才的忌憚,竟然讓司馬駐得了好處。司馬駐這些年修為上升的非常快,已經是虛神八層修為了,一般的虛神修士根本就不敢對他怎麼樣。更何況在修真界,也講究一個先來後到。

    雖然明知道剛才來的那兩個修士的飛行法寶不是普通的貨色,很有可能是極品飛行真器,可是也隻能看著司馬駐發財。

    司馬駐忽然話鋒一轉,“蘇建湖那個老兒還騙我說你去南安洲了,嘿嘿,你回來的可真快。不過你媳婦修為漲的倒是更快,已經元嬰中期了。”

    葉默表情淡淡,並沒有動手,他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在等童武生,童武生已經過來了,隻是司馬駐這個膿包沒有發現而已。他等童武生過來,還有一件事要問這兩個家夥,就是‘物’這本書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沒有動手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葉默看見了一名乘鼎巔峰的修士正看著這邊,那名乘鼎巔峰的修士隱匿了自己的修為,可是葉默卻看的出來。

    在北望洲,乘鼎巔峰的修士非常少,甚至可以數的出來,這卻出現了一個。盡管他將自己的修為隱匿在了虛神後期,可是葉默修煉的是‘三生決’,萬物本源法決。這種隱匿功法在他眼完全就是虛設。

    見葉默不說話,司馬駐白臉一黑,忽然冷冷的說道:“當年在長墳丘,我的那本書還有那個奇異火種也是你拿走的吧?將這些東西交出來,還有你的那個儲物戒指,然後斷去自己的一臂。”

    說完,司馬駐又是嘿嘿一聲,“知道我為什麼饒你一命嗎?因為你帶來一個好媳婦,我很滿意,所以你自己救了你。”

    葉默本來還想等童武生過來一起整的,現在司馬駐自己想早點死,竟然敢牽扯到靜雯,那就別怪他沒有忍性了。

    他忽然取出一個手套戴在手上,然後冷冷的看著司馬駐說道:“司馬駐,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戴手套嗎?”

    司馬駐愣了一下,還沒有反應過來,葉默就伸手捏住了司馬駐的脖子,將他拎了起來,然後才看著被自己拎起來的司馬駐冷冷的說道:“因為我怕你的脖子髒了我的手。”

    時刻的司馬駐哪還有剛才的威風,他臉色全是驚駭無比的表情,他根本想不到數年前葉默還是一個築基修士,怎麼才區區數年的時間,他就成長的如此恐怖了?可以輕易捏住自己的脖子,自己還沒有任何能力反抗,這是什麼修為?凝體?乘鼎還是劫變修為?

    剛才他清楚的看見葉默的手伸了過來,可是他就是無法動彈,眼睜睜的看著葉默捏住了他的脖子。

    不要說司馬駐驚駭的呆住了,就是周圍其餘的修士一個個也都驚駭住了。一些剛才還在後悔的虛神修士,驚駭之後此時已經在慶幸,幸虧沒有上前去,如果上前去找葉默的麻煩,現在被人家捏住脖子的就不是司馬駐,而是自己了。

    葉默拎著司馬駐冷冷的說道:“你說的對了,當年那些東西都是我拿走的,你又能奈我何?我的修為你看不出來,不是因為我隱匿的好,是因為我進步大。不過你的長進不大啊,當年你就是虛神六層了,現在還是勉強虛神八層。司馬駐,你的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嗎?”

    “是……前……前輩……”司馬駐的脖子被葉默捏著,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吐出四個字,也極其艱難。此時他渾身顫抖,也知道自己今天完蛋了。

    可是此時葉默根本就沒有理睬他,反而對一名剛剛過來的修士叫了一句,“童武生老兒,你也過來。”

    作為黑白準丹王之一的童武生,不但煉丹水平不在司馬駐之下,就是修為也和司馬駐一直持平。他剛剛從飛行法寶上落下來,就看見了捏住司馬駐的葉默。他心同樣是驚駭無比。

    隻是不等他反應過來,是繼續留在這,還是離開,葉默就已經叫他了。他聽到葉默的叫喊,已經知道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妙。所以他根本想都沒有想,立即就祭出飛行法寶,就要逃走。

    可是他的飛行法寶剛剛祭出,一道閃雷就落了下來,正好打在他的風車飛行法寶上,那飛行法寶頓時被葉默的雷弧給擊出一道巨大的裂痕。

    童武生大駭之下,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葉默就冷聲說道:“如果你還敢走的話,那你就別過來了,我送你一程。”

    童武生此刻哪不知道葉默的修為根本不是他可以望其項背的,趕緊哆哆嗦嗦的走了過來對葉默躬身施禮說道:“葉前輩,晚輩童武生瞎了眼睛,沒有看見葉前輩您在這。”

    “聽說你和這個垃圾去過斐海城找我?”葉默看著童武生冷然說道。

    “前輩誤會了,我怎麼敢去找前輩,是司馬駐這個老兒挑撥我去的,可是晚輩到了斐海城連手指頭都沒有動一下。”童武生連忙說道。

    “哦。”葉默疑惑的看著童武生再次說道:“可是當年的那個奇異火種和‘物’都在我這啊,難道你們不要?”

    童武生嚇得渾身一打顫,心說我敢要嗎?可是嘴卻連忙說道:“前輩,那本來就是前輩的東西,晚輩豈敢要?”

    說完更是不敢讓葉默繼續詢問就指著司馬駐對葉默說道:“這司馬老兒奸猾無比,而且滅絕人性。當年他隻是喜歡自己的小師妹,他小師妹不願意嫁給他,就殺了他小師妹的男人,還**了他的師妹……”

    司馬駐被葉默捏著脖子,想要說話,可是呃呃了幾聲,卻一句話也吐不出來。

    葉默眼閃過一絲厭惡,一把丟下司馬駐冷聲問道:“那本書你們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如果有一個字我不滿意,我就直接殺了。”

    “我說,是在南山坊市,我和司馬駐在南山坊市的一個地攤上同時看見這本書,然後同時搶奪。後來一個人搶走了一半,我們事後才想起去詢問那個攤主,那攤主已經不知所蹤了。”童武生連忙說道。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南山坊市他知道,可是這麼多年了,想要找到這書的出處,顯然不可能了。

    他冷冷的看著司馬駐和童武生說道:“你們兩人現在就動手打一架,活著的我會考慮是否讓他離開。”

    不等葉默的話音落下,司馬駐已經祭出了自己的黑網法寶冥陰網。而童武生速度絲毫不慢,十幾把飛劍已經從他的袖口飛出。從兩人的動作,葉默就可以看出這兩個家夥平時是多麼陰險狡詐了。

    這是關係到生死的問題,兩人根本不敢留手,一時間兩人打鬥的地方飛沙走石,爆炸連連。就算是兩人知道葉默說的是考慮讓活著的離開,可是他們也不敢有任何異議。

    司馬駐的冥陰網比起當年在長墳丘的時候更是厲害,帶起片片黑霧想要將童武生的飛劍網住,可童武生和司馬駐打鬥多年,早就知道他的本事,竟然也可以化去,並且還還能不斷的反擊。

    葉默看見兩人越打越遠,最後竟然向外圍去了,他心冷笑一聲,在自己麵前玩這一套。

    童武生和司馬駐離開葉默已經有千米遠的時候,兩人同時狂噴數口鮮血,竟然同時選擇了血遁。

    葉默不等兩人的血遁完成,一揚手就是兩道雷弧劍過去,這兩道雷弧劍其實就是一道雷弧劍被葉默分開成為兩道了。對付兩個虛神修為,一道雷弧劍已經多的不能再多了。

    “轟、轟……”

    兩道炸響,剛才還準備血遁的司馬駐和童武生被雷弧劍擊成了焦炭,當場神魂俱滅。

    周圍其餘的修士看的倒吸冷氣,這也太厲害了,兩道雷弧竟然直接殺滅了兩個虛神後期的修士。那些修士看見葉默的目光開始躲閃起來,雖然‘黑白準丹王’名聲不咋地,可是葉默一來就霸道的殺了兩人,其餘的人此時哪還敢有半分廢話?

    那名隱匿了修為的乘鼎後期修士看見葉默的雷弧眼神都有些抽搐,竟然是一個雷係修士,一個雷係修士修煉到乘鼎,還能施展出如此厲害的雷弧,實在是太過驚人了點。

    就在這個時候,剛才還平靜無比的山穀深處再次爆發出一陣轟隆的巨響。巨響從萬藥山脈的深處爆發開來,無數的碎石和雜草被炸的四處亂飛。

    一名元嬰修士撿起一株落在他麵前的靈草,竟然驚叫起來,“八級靈草‘蕨生’?”

    幾乎所有的人聽到這修士的聲音都看向他手的靈草,葉默卻皺著眉頭看向了爆炸的地方,那正是當初他發現那個封印的方向。

    (第三更送上!!!)

    (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Snap Time:2018-01-20 03:46:30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