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五九章萬藥山脈的變故

  
  葉默看著手上有些焦黑的石頭,知道當初憶墨修煉出來的雷弧隻是一種雷靈根的表現形式而已,卻沒有任何的攻擊效果。
  “還有你看對麵的那山峰,雖然不高,但是當初那名帶走憶墨的修士一掌就擊碎了。”蘇靜雯又指著前麵的那半截山峰說道。
  葉默看了一下那山峰的距離,還有方圓麵積,立即就知道當初帶走憶墨的修士至少是一名乘鼎後期修士。
  蘇靜雯看著山腳下過來的那個女修,對葉默說道:“剛才被你罵過的那個女修又過來了,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就算是蘇靜雯不經常在修真界闖蕩,也知道那個女修的態度有問題,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最後肯定會吃虧。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走吧,這種自以為天下第一的女人,我看著頭疼。餘如玉離開這種人也好。”
  蘇靜雯恬然一笑,抱著葉默的胳膊,站在了‘紫銊’之上,‘紫銊’衝天而起,帶起一道紫光轉眼就消失在天邊。
  海彤剛到山腳,就看見葉默和那名女子已經消失不見,心堻熊M升起一些悵然。她也沒有想到,以自己的脾氣,剛才葉默一番話,她竟然想通了。葉默最後那句,‘如果你遇見的是別人,也許你就知道,餘如玉對你是多麼重要。’她竟然明白了。就因為明白了,才知道自己是多麼任性和嬌蠻。她來找葉默是向葉默道歉,還有問問葉默是不是去‘萬藥山脈’的,可是人家見都懶得見她,直接就走了。
  可見,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將她當成了女王,能將她當成女王的也不過隻有那個傻瓜餘如玉而已。
  顧名禾此刻也往這邊走來。並且一邊叫著海彤的名字。海彤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動不動就教訓別的修士的顧名禾,心堻熊M升起一股莫名的煩躁。她沒有在理睬顧名禾,反而踏上飛劍沿著葉默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
  “我們去哪堙H”蘇靜雯依著葉默柔聲問道,其實按照她的想法,很想去當初和葉默相遇的那條街道站一會,哪怕是一會也好。她感激那條街道,她感激那個雪天,因為就是在那堙A她找到了葉默。
  葉默本來也想去江川城。不過聽了海彤的話後,他忽然也想去萬藥山脈看看。萬藥山脈的深處有一個恐怖的存在,葉默到現在都心有餘悸。當初如果不是費賜江門派的人找過來,他就被困死在那個六角大廳了。隻是不知道後來那幾名元嬰修士有沒有出來。
  “我們先去萬藥山脈看看,現在我也不能確定憶墨的位置。先去看看萬藥山脈發生了什麼事情再說。”葉默也知道沒有一點點線索,在如此龐大的北望洲尋找一個人,根本就是大海撈針一般。
  葉默收起‘紫銊’,取出自己煉製的一個下品飛行真器穿雲梭,這件法寶被他煉製成了享受型的,在法寶的前端是一大片平坦的平台,平台上放著一張香木桌。葉默和蘇靜雯兩人坐在桌邊。一邊喝著靈茶,一邊看著雲彩飛行,實在是愜意無比。
  “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坐著自己的飛行真器回到寧海就好了。”蘇靜雯和葉默在一起非常滿足。可是心堜l終惦記著自己的母親。
  葉默握住蘇靜雯的手說道:“應該有那一天的,你不用擔心,當初楚九羽可以去地球,我就一樣可以回去。”
  “嗯。我相信你。”對葉默的話,蘇靜雯可是完全相信。
  葉默的穿雲梭隻是飛行了一個時辰。路上遇見的修士就多了起來。但那些修士看見葉默的飛雲梭卻都不敢靠近,因為可以用的起下品飛行真器的修士,絕對不是簡單之輩。
  此時葉默卻確定在萬藥山脈有什麼事情了,因為這些修士都是往萬藥山脈方向飛去的。
  葉默特意加快了速度,當飛雲梭和一名修士的極品靈器飛行法寶平齊的時候,葉默站在飛雲梭的前端揮了一下手,對那極品飛行靈器上的修士說道:“這位朋友,葉某有一件事詢問一下。”
  那修士元嬰中期修為,這個修為在北望洲也算是不錯的高手了,他看見葉默的飛行法寶是下品真器,而葉默的修為他根本就看不清楚。甚至他的神識都無法掃入葉默的飛行真器媊恁A立即就知道對方的修為遠比自己要高,連忙緩下了飛行靈器對葉默抱拳說道:“前輩有什麼事情,請盡管詢問。”
  葉默點點頭說道:“很多修士都趕往萬藥山脈,不知道萬藥山脈出了什麼事情?”
  那修士疑惑的看著葉默問道,“幾天前萬藥山脈出現地裂,整個萬藥山脈都被掀起,一些山峰成了山穀,而一些湖泊卻成了山峰。
  葉默心堣@驚,這種事情發生,那個六角大廳會不會有問題?那可是一個封印,一旦那封印出問題,會不會引起媊悛漕滬蚙F魂體出來?那個家夥葉默可是知道的,絕對不會是簡單的主。
  一個簡單的家夥會有天級遁法?會有十級材料‘九羽金鵬’的尾羽?北望洲這幾年本來就是多事之秋,一旦這家夥再出來搞風搞雨,最後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結果。最讓葉默擔心的是,他和那個家夥可是有仇的。當初自己拿了那家夥很多東西,卻沒有幫忙辦事。
  見葉默沉思不語,那元嬰修士連忙說道:“前輩可還有什麼問題?”
  麵對一個修為遠遠高於他的修士,他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雖然心堳傮Q走的越遠越好,可是在葉默沒有開口之前,他是不敢行動的。
  葉默嗯了一聲,再次問道,“那地裂在一些山脈中經常會出現,也沒有必要都跑去看吧?”
  那元嬰修士連忙再次說道:“聽說那地裂帶出來很多不屬於萬藥山脈的東西,媊悀ㄕ有各種各樣的礦石,還有各種各樣的靈草,甚至有人找到了九級靈藥‘真靈草’,至於八級靈草,被發現的就更多了。”
  “有這種事情?”葉默的語氣頓時驚異起來。
  那元嬰修士語氣雖然恭謹很肯定的說道:“前輩,此事千真萬確,這麼多的修士前往萬藥山脈,就是因為這些靈草和礦石。”
  “多謝了。”葉默對著修士抱拳說了一句,忽然拉起蘇靜雯,收起了下品飛行真器,祭出了青月。
  青月帶起一道青色的光線,轉眼間就從這元嬰修士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元嬰修士呆滯的看著前麵還有些許殘留的青光,半晌才喃喃的說道:“這恐怕都是極品飛行真器了吧?好牛,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極品飛行真器。”
  “那媯o生什麼事情了嗎?”蘇靜雯見葉默突然換了飛行法寶,速度比之前何止快了百十倍。
  葉默慎重的點點頭說道,“我就怕發生事情,一旦真的如我猜想,那可真不是好事情。”
  葉默知道,以他現在的修為在整個北望洲也沒有什麼可讓他害怕的對手了。就算是化真修士,他打不過也可以逃。之前對陣那化真妖修,如果不是在斐海城外,他完全可以不和那個赤紅頭發的修士打鬥,可以選擇逃走。可惜的是,因為他的背後就是斐海城,他根本就不能走。
  葉默換了飛行法寶,隻是幾柱香的時間,一條巨大的山脈就橫亙在了眼前。就算是葉默的神識也無法掃到整個山脈的數千分之一。
  萬藥山脈葉默來過不止一次,可是萬藥山脈已經大變樣,葉默一到就認出來了。在山脈的外圍甚至媊恁A有無數的修士都在翻找著什麼,這媊捘晹酗Q幾名虛神修士。
  葉默的‘青月’一到,就引起了眾多修士的注意。畢竟‘青月’不但等級高,而且外觀也漂亮無比。
  不過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來多話,畢竟葉默的修為不是他們可以看的清楚的。就算是那些虛神修士也沒有過來,他們不過來,同樣是因為看不透葉默的修為。修真界和海彤那樣的草包畢竟不多。
  可是不多不代表沒有,一名麵白無須的瘦小老頭已經落在了葉默和蘇靜雯的麵前。
  這老頭眼睛似乎一直眯著,人畜無害的樣子,看起來甚至有一種慈善的樣子。
  葉默卻知道,眼前這個老頭絕對不是一個好東西,因為他認識這老頭,叫司馬駐。他和那個叫童武生的家夥並稱為黑白準丹王,兩人都是對葉默恨之入骨。同時葉默也知道司馬駐之所以敢過來,是因為他也認識自己,就是參加煉丹名人堂大比的那個丹師,當年的修為也不過築基而已。
  葉默還知道他甚至去斐海找過自己,隻是被望月宗的蘇建湖擋住了。從這點看,他和望月宗的交易也不是一點作用都不起。
  此刻在萬藥山脈周圍的修士看見司馬駐走向葉默,紛紛都關注著這邊。那十幾名虛神修士也很是詫異,按說他們都看不透葉默的修為,司馬駐怎麼敢上前去尋找葉默的麻煩?
  這剛來的修士飛行法寶是好,可也要有本事去搶啊。
  (第二更送上求票,感謝人生所為和文祖的萬幣送票!)
  ......
  

Snap Time:2018-10-17 16:28:38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