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五七章晨曦中的呢喃

  
  這幾天蘇靜雯和葉默在一起,再次恢複了在寧海時的活力,唯一讓她有些不好意思開口的就是,還沒有和葉默做真正的夫妻。這種事情,就算是她再想,也不好當著葉默的麵說,更何況宋映竹還在邊上。
  雖然心想,可是宋映竹真的當她的麵說出來,她還是有些承受不住。甚至有些埋怨宋映竹,結了婚的人說話真是太直接了。
  葉默看出來了蘇靜雯的不好意思,卻一笑拉住了蘇靜雯的手,然後看著兩人說道:“映竹,你和靜雯對我來說和素素還有輕雪一樣,當年我和素素輕雪舉辦婚禮的時候,你也在。我對不起你的是,竟然將你忘掉了。這次等我們回到南安洲的‘墨月之城’後,我要再次舉辦一次和當年洛月城一樣的婚禮……”
  葉默的話還沒有說完,宋映竹眼就露出驚喜的表情。當年葉默結婚的時候,她作為葉默最早的女人,卻隻能抱著憶墨躲在一邊看著,憶墨哭泣的時候,她甚至隻能偷偷的離開。
  那種心酸和渴望不足為外人道,今天葉默今天能體會她的心思,要補充給她一個婚禮,讓宋映竹心頓時酸酸的,有了一種想哭的衝動。一直以來,她都以為葉默之所以能和她在一起,那是因為憶墨,如果沒有憶墨的事情,她永遠不會成為葉默的妻子。
  如今葉默能想到這件事,對宋映竹來說。那是最好的補償。作為一個地球過來的女人,她最渴望的和這的女人不同,她最渴望的是永遠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而不是修煉再修煉。或者說,哪怕是要修煉,也要和自己的丈夫一起修煉。
  “老公……”宋映竹再也無法顧及蘇靜雯還在一邊,控製不住內心的激動和火熱,撲在了葉默的懷。
  “回去陪我……”宋映竹完全忽略了旁邊的蘇靜雯,語氣變得呢喃起來,甚至身體都變得滾燙和火熱。
  蘇靜雯臉色頓時紅的猶如一個柿子。她想不到映竹竟然如此大膽。難道結了婚的女人都會這樣?她想著竟然也感覺到身體有些發軟。
  葉默卻有些悵然的看著遠處的天邊,他想起了穆小韻,還有一個小韻,可是她又在哪?
  ……
  對葉默來說。上一次放縱還是幾年前和素素輕雪見麵的時候,這次宋映竹的熱情和火熱差點將他完全吃了下去。
  第一次他放下心神,沉睡了一晚。那種每日不斷修煉、再修煉的念頭在這一刻被葉默完全放在了後麵。
  清晨的朦朧晨曦從外照射進來的時候,葉默整個心神都鬆了下來。他伸手攬住了身邊的柔軟軀體,卻感覺到那身體有些僵直,頓時笑了出來,“映竹,莫非你隻敢在晚上……”
  隨即他就感覺到了不對,這個身體不是宋映竹的,他手握的地方比宋映竹的要大了很多。
  葉默心一驚。一股淡淡的熟悉的體香傳來。葉默立即就明白了懷的是誰,他脫口說道:“靜雯?”
  “嗯……”一個發自鼻腔的聲音響起,卻沒有了後文。
  葉默想起了之前蘇靜雯在外麵說的話,我們在一起吧。此刻他豈能不明白蘇靜雯的意思?靜雯在這,肯定是映竹叫來的。他再也沒有去想別的。伸手摟緊了蘇靜雯有些緊張的身體。
  蘇靜雯的緊張隻是片刻時間,那僵直的身體就融化下來,變得柔軟無骨,同時更為熱烈反摟住了葉默。
  蘇靜雯一直是一個嫻靜保守的女子。可她同樣是一個感情唯一的女子。在葉默之前,她從未喜歡過任何一個男人。當她喜歡上葉默後,曆盡了千辛萬苦,從寧海到洛月城,從洛月城到小世界,從小世界到洛月大陸。這一路追來,隻是為了喜歡葉默而已。那其中的心酸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實在隻有她一個人才可以體會。
  如今在葉默懷,蘇靜雯的矜持隻是片刻時間,就再也沒有了任何的顧忌。多少年的思念和壓抑的渴望都在這一刻完全被她釋放開來,她瘋狂的摟住了葉默,瘋狂的吻葉默,甚至要將自己完全蹂進葉默的身體之中。
  葉默心升起了陣陣的柔情和憐惜,他想起了那個冰天雪地的大街。蘇靜雯就好像一道孤寂的風景,在那個她一個人都不認識的大街上獨自蹣跚。那道孤獨在風雪之中的身影,他永遠也無法忘記。
  葉默同樣無法忘記,蘇靜雯在昏迷之後,她的眼睛還需要看著自己。他更加無法忘記,她醒來的第一句話,‘這好大的雪。’
  如今,伊人在懷,可是葉默卻湧起一陣陣的愧疚,他雖然沒有刻意去欠蘇靜雯的,可是他卻感覺自己欠了她許多。一個在地球生活的柔弱女子,一個知性的寧靜女孩,自己卻要讓她留在斐海麵對妖獸的廝殺。
  蘇靜雯此刻卻湧起了一種極度的滿足感,哪怕葉默並沒有對她做什麼,哪怕也隻是這樣靜靜的摟住她。
  “你在想什麼?”蘇靜雯看見葉默憐惜的眼睛問了一句,手卻摟的更緊,幾乎讓她自己都喘不過來氣了。或者隻有這樣,她才能感覺到那極度的真實感。
  葉默吻了一下蘇靜雯的嘴唇,“我在想那個大雪的城市,那個大雪中孤單的十字街道。”
  蘇靜雯的眼睛淒迷起來,在那個大雪的陌生城市,她一個人走在異鄉的街道。她以為那是她最後一個日子了,她將在一個陌生的世界死去。她將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媽媽,更是再也見不到心中想要見的那個人。她渾身都很疲憊,她的心已經厭倦。
  可是那個時候她卻出現了幻覺,她看見了葉默,看見了站在雪地麵的葉默,看見了站在她麵前的葉默,那一刻她淚流滿麵,她不敢閉起眼睛,因為她怕,怕自己的眼睛一旦眨了一下,葉默就再次消失不見了。
  可是那一刻,她卻滿足了,哪怕是幻覺,她也在臨死之前看見了他。在她知道自己即將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她想起了第一次見到葉默的情景,
  當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
  我走在故鄉繁華的大街
  人潮湧湧
  你獨自在街道的一角賣符
  那時
  你不是我的風景
  卻救了我的媽媽
  ……
  當我最後一次遇見你的時候
  我走在異鄉寂寥的大街
  雪花紛紛
  你獨自站在大街的中心等雪
  這時
  你卻是我心的幻覺
  你讓我走的了無牽掛
  ……
  讓她永遠也想不到的是,那最後的一眼不是幻覺,是真的,是真的見到了葉默。
  蘇靜雯看見葉默愧疚有些濕潤的眼睛,她趴在了葉默的身上,抬手擦了擦葉默的眼角,呢喃的說道:“要了我……”
  晨曦的光芒越來越亮,夾雜著蘇靜雯低低的呻吟,卻顯得更為寧靜起來。
  ……
  當葉默和蘇靜雯走出房間的時候,宋映竹等人早就在客廳等著他們了。看著笑吟吟的宋映竹和葉菱等人,蘇靜雯感覺到臉有些火辣。
  就算她已經是元嬰修為,可是初經人事,腿腳也有些發軟。
  紀稟和蒙寒安還有斐海城的城主也都在,就是器陣門的那名陣法宗師李長老也在。
  “出了什麼事情了?”葉默疑惑的看著眾人問了一句。
  期子魚連忙站起來對葉默恭謹的說道:“葉門主,如果不是紀前輩說,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葉門主也是一名陣法宗師。是這樣的,我們商量後,想在斐海城布置一個頂級的九級防禦陣法……”
  期子魚的話沒有說完,葉默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即笑著點頭說道:“期城主就算是不說這件事,我也會幫忙的。我‘墨月’還在斐海城,斐海城不但要布置防禦陣法,我還打算布置一個九級攻擊陣法,以後這種規模的妖獸獸潮,斐海城可以直接無視。”
  聽了葉默的話,期子魚立即驚喜的說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斐海城就萬無一失了,甚至比碎葉城的防禦更為堅固。”
  說完期子魚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補充說道:“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碎葉城的妖獸撤退,似乎和我們斐海的牽製有關係。”
  葉默點點頭,雖然他不是很清楚碎葉城妖獸的撤退是不是因為斐海城的緣故,但肯定是有聯係的。
  就在幾人還在商談如何布置斐海城的防禦陣法時,黎經旻卻匆匆的走了進來,他走到葉默麵前小聲的說道:“門主,望月宗發來傳書飛劍,他們的宗主扇芾邀請門主去望月宗一趟,語氣好像不是很善。”
  葉默心冷笑,他最討厭就是這種倚老賣老的家夥。扇芾和他說好的交易,最後不遵守協議不說,還臨時反水,甚至幫助別人來對付斐海‘墨月’。葉默絕對不相信易逸來斐海的事情扇芾會不知道,這家夥和當初河州的那個張乘風也沒有什麼區別。現在還有臉叫自己過去,他還以為他是誰了
  想到這他冷聲說道,“我是要過去一趟,不過不是現在,等我將斐海城的事情辦完後,我要去望月宗殺了那個易逸,為李起善報仇。”
  (已經第三更,月票可還有?)
  ......
  

Snap Time:2018-12-19 11:16:39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