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五四章相見歡


    葉默當然不是找死,他的這一刀叫幻雲碎域刀,破碎對方的域,形成自己的域。

    他不知道這化真妖修的域在什麼地方,可是他對境有了雛形的理解,這一刀完全不是衝著對方的刀光而去,而是衝著對方域的虛弱點而去。

    那妖修看見葉默的這一刀,獰笑一聲,區區乘鼎修士也敢和化真修士對戰?等他發現那一刀進入自己的域後,他就知道除了等死,沒有任何別的辦法。

    但是這化真妖修臉上的獰笑很快就凝住了,他發現葉默的紫色刀芒已經進入他的域,可是紫色的刀芒卻沒有絲毫的減緩,反而擴散開來,形成了一片片的紫幕。那紫幕擴散開來,越發絢麗,最後似乎又什麼東西在開始破碎。

    怎麼回事?自己的域竟然沒有辦法束縛住對方的這一刀?下一刻,那化真妖修更是驚駭,他的離光雙煞刀竟然變得緩慢起來,而且沒有了自己域的支持。

    那妖修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同樣是域,這乘鼎螻蟻修士,竟然形成了自己的域,而且還是小成的域。這還不算,他剛才那一刀不但讓自己的域破裂,還用他的域束縛了自己的離光雙煞刀。

    他怎麼知道自己域的破綻所在?域的弱點或者是破綻,除了修士自己外,沒有任何人知道,可是眼前這個乘鼎修士竟然知道自己域的弱點,還利用這個弱點對自己進行反擊。

    這到底是偶然還是對方真的知道?此時化真妖修感覺到葉默的紫虹在他的域當中擴散越來越快,心頓時驚怒交加,更是不再留手,雙手接連打出數十個手訣,一道道的扭曲波浪被他打出去。葉默的紫色刀虹哪怕已經破去了對方的域,可是依然被這扭曲的真元波浪擋住,紫色迅速的枯萎。然後四溢而散。

    可是對方的離光雙煞刀雖然沒有了域的支撐,依然迅疾無比,帶著兩道淡紅,劈在了葉默的八極大鼎上。

    “轟、轟……”兩聲巨大的響聲。葉默的八極大鼎一陣的搖晃,而葉默卻被這搖晃撞擊的再次倒飛出去,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葉默心暗歎,雖然他已經對境有了一定的了解。可是他和這個妖修的修為差距太大了,這根本就不是法術可以彌補的。

    看見葉默再次吐血倒飛出去,斐海城上的宋映竹和葉菱等人頓時驚叫起來,蘇靜雯更是嚇得臉色蒼白。

    而紀稟和唐夢嬈卻鬆了口氣。葉默剛才在對方的域下,竟然沒有被殺。同時心愈發震驚葉默的厲害,他麵對的是化真修士啊。不要說葉默是一個乘鼎後期。就算是他們上去,麵對也是受死的份。而葉默剛才兩招,顯然不是輸在對法術的理解之上,而是輸在境界的巨大差距之上。

    他們肯定,一旦葉默晉級化真,落月大陸將再無對手。可惜的是,今天這一劫。葉默將如何化去?他們雖然都有心幫忙,可是卻無力阻止。

    那化真妖修再次冷笑一聲說道:“果然有些門道,不過就到此為止吧……”

    隻是他剛剛說到這,還沒有祭出下一波攻擊,臉色就是大變,隨即他對著虛空之中冷哼一聲,又轉過頭對葉默說道:“下次別讓我遇見。”

    說完他竟然轉身就走,帶著那些妖獸瞬間就撤離的幹幹淨淨。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這個妖修在占盡上風的時候,為什麼要走。不過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這化真妖修如果不退走的話,眾人實在是沒有任何辦法。

    葉默看著那妖修的背影,心同樣在冷哼,這句話應該是我來說。

    他也在疑惑那妖修為什麼要退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了空中的波動,他立即就看了過去,隨即一個傳音過來,“葉默,你很不錯,區區數年時間,你已經取得了這種成績。百年之約可以縮減一半了……”

    葉默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一震,他立即明白了這個人是誰了,竟然是孔葉老人。孔葉能嚇退那個妖修,顯然也是化真修士。

    葉默從未想過一直不顯山露水的孔葉,才是北望洲真正的第一人。當年他還以為孔葉的修為不如淩中天,現在看來是大錯特錯了。他對虛空行了一禮,沒有說話。之前他和孔葉有一個約定,那就是百年之約。現在他都已經是乘鼎後期了,孔葉老人隻是將那約定縮短了一半時間。可見當初孔葉老人約定他的時候,就對他抱有了巨大的期望。

    葉默想到了當初在碎葉城剛見到孔葉老人的情景,孔葉對他的關心和支持,心大感溫暖。當初他以為孔葉至少是凝體修為了,沒想到孔葉卻是一個化真修士。葉默估計這不但是他沒有想到,就算是北望洲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

    孔葉沒有出麵,顯然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此刻葉默已經明白,為什麼對方有化真二層的妖修,依然沒有出麵攻擊斐海城了,因為北望洲一樣有一名化真修士坐鎮。

    妖獸悉數退走,片刻之後整個斐海城內外都歡呼起來。葉菱等人再也忍不住都衝向了葉默,原本以為隻有兩三年就可以見麵,沒有想到葉默這一去就是幾個兩三年。

    葉菱毫無顧忌撲到葉默懷,跟上來的宋映竹和蘇靜雯雖然沒有說話,可是眼的柔情和思念差點要將葉默融化掉。

    蘇靜雯上前抓住了葉默的手,完全沒有了任何的羞澀。她不停的修煉,就是為了和葉默在一起,為了能回去看看媽媽。如果這些都無法實現,對她來說修煉到巔峰,那又如何?

    這些年如果不是有葉菱和映竹在,互相安慰,她估計都要崩潰了。她是真的不習慣那種無休無止的修煉,不喜歡修真界那種人命踐如蟻的生活。等待永遠是煎熬的,更何況葉默走的時候她還在閉關當中。

    此刻再見到葉默,她心實在有千言萬語,她恨不得立即全部敘說給葉默聽。可是她應該從哪一句話開始?

    葉默反握住蘇靜雯的手柔聲說道:“靜雯,你都已經是元嬰中期了……”

    蘇靜雯忽然打斷了葉默的話,堅定的說道:“葉默,我們在一起吧。以後無論你去什麼地方,我都要跟著,我受不了這種煎熬了。我不稀罕修為,我隻想和你在一起。隻想回寧海看看。在這我害怕,我,我……”

    蘇靜雯堅定勇敢的說了開始,卻無法堅定的說完最後。那無窮無盡的獸潮。讓她一度的絕望,她怕自己再也見不到葉默了,怕就此再也回不到寧海。從來都不殺生的她。竟然每天都要斬殺妖獸。她甚至記得她第一天殺妖獸的情景。殺完後,就不停的嘔吐。她是真的厭倦了這種生活,是真的不喜歡這種生活。

    “好,我們回去就永遠在一起了。”葉默將蘇靜雯拉了過來,又拉住了眼圈發紅的宋映竹說道:“映竹,這次我回到北望洲就是帶你們走的。”

    見宋映竹猶豫著似乎要說什麼,葉默不等她說出來。就立即說道,“你放心,我會將憶墨找到,然後我們一起去南安洲。輕雪、素素還有北薇他們都在那邊。”

    “嗯。”宋映竹比較能克製自己的情緒,雖然有萬般思念,卻沒有說出來。

    此刻因為葉默和家人見麵,其餘的人早就先避開到一邊了。見宋映竹、葉菱三人的情緒慢慢的緩和下來,葉默這才帶著幾人來到紀稟等人麵前,互相為他們介紹。

    紀稟卻一笑說道:“我早就認識了,當年我來斐海城的時候,她們都在‘墨月’,就是葉默你不在。”

    蒙寒安卻笑吟吟的說道,“葉師弟的兩個妻子都是人間絕色,妹妹也是萬無一的美女,唐姐,你的那個弟子芊蝶比靜雯還要漂亮嗎?”

    蒙寒安一眼就看出來了蘇靜雯還是處子之身,所以她特意這麼說,一個是有些不大服氣奧芊蝶是北望洲第一美女,第二個也是為了幫助葉默和蘇靜雯拉攏一步。蘇靜雯這種絕色女子,如果最後和葉默失之交臂了,連她都覺得可惜。

    因為蒙寒安不知道葉默和蘇靜雯之間的事情,這才白操這個心。

    唐夢繞也是第一次看見蘇靜雯,心也暗自心驚葉默的這個妻子的漂亮,蘇靜雯柔和內斂,遠遠沒有芊蝶的外放和張揚。蒙寒安的話,她當然明白。因為葉默對芊蝶有敵意,蒙寒安是葉默身邊的人,顯然對芊蝶也有敵意。對於女人來說,無論是年齡大小,修為高低,容貌總是首先被關注的東西。

    雖然唐夢嬈驚歎於蘇靜雯的美貌容顏,可是她感覺和自己的弟子芊蝶比起來,還要差一些。那種差異卻純粹是容貌上的,芊蝶的容貌已經完美到了沒有任何瑕疵的地步。如果一定要說蘇靜雯比芊蝶強,那就是蘇靜雯站在那就好像一灣清泉,而芊蝶卻是一團驕橫的野火。

    葉默等人還沒有進入斐海城,斐海城城主期子魚就急匆匆的迎了上來,遠遠的就對葉默抱拳說道:“葉門主,斐海真是多虧你了,沒有你的話,斐海城絕對堅持不了多久了。‘墨月’能留在斐海城,真是我斐海城的萬幸啊。”

    說完,期子魚又轉頭對唐夢嬈見禮,接著又是紀稟,他為人麵麵俱到。可就算是如此,依然可以看出來他對葉默的尊重要大於唐夢嬈。

    紀稟一笑,揮揮手說道,又見到期城主了。他作為一個劫變修士,在斐海城布置傳送陣期間,認識了期子魚。隻是紀稟為人不擺架子,也沒有看不起期子魚。和紀稟一起來的其餘修士,很多都不屑和期子魚這個修為低下的修士說話的。

    葉默擺擺手說道:“期城主客氣了,我們進城再說吧。”

    獸潮已退去,許多修士已經自發的開始修補斐海城,還有一些修士開始整理戰場。雖然葉默殺死的妖獸眾多,可是除了極個別的妖獸,大部分的妖獸連妖丹都被葉默的雷劍滅掉了。

    葉默忽然想起了那個幫助斐海守住五年的大能修士,應該是一個劫變修士。他對這個修士心非常的感激,一想起來,立即就看著期子魚問道,“期城主,之前有一個劫變前輩幫助斐海城守護了五年,那個前輩呢?”

    (第四更)

    

Snap Time:2018-07-17 00:46:26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