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五二章初窺境界


    而那名一直在修補陣法的乘鼎修士也停了下來,他知道他根本就不用繼續修補了。不說那些妖獸此時已經猶如無頭的蒼蠅一般不停的往外撞,就是這些黑色雷劍雨成片成片的帶走妖獸屍體,斐海城也穩如泰山了。

    此刻的一直站在城頭的期子魚甚至沒有辦法說出話來,他呆呆的看著葉默不斷的灑下雷劍雨,良久之後才醒悟過來,連忙對旁邊另外一名已經呆滯的修士說道:“快,快去告訴‘墨月’的宋映竹和蘇靜雯兩位仙子,就說葉大人回來了。”

    看著急匆匆而去的那名修士,期子魚才鬆了口氣說道:“幸虧我當年沒有犯渾。”

    海城城外已經亂成一團了,原先圍攻斐海城的妖獸已經沒有了任何圍攻斐海城的興趣,隻是拚了命的往外逃。

    可惜的是斐海城外早就被葉默的困陣擋住,那些妖獸無一例外的被擋了回來。

    葉默的雷劍雨卻沒有絲毫的留情,大片大片的落下,到了最後他又好像回到了當初在‘沙原藥穀’麵斬殺鐵脊鱷的情景來。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在斬殺妖獸,而是形成了一個祭出雷劍雨的動作而已。

    他的雷劍雨越快越快,而且連眼睛都閉了起來,似乎在溝通天地間的感觸。此刻葉默確實是再次有了一種領悟,他感覺自己的雷劍已經到達了一個層次,隻要越過這個層次,他的雷劍將大成,威力將遠遠的大於原來的小成。

    大片黑色的雷劍雨不斷的落下,葉默就好像不知疲倦的機器一般,不斷的揮手,不斷的收割妖獸的性命。

    到了這個時候,那兩名劫變妖修才反應過來,這樣下去來這的妖獸要全軍覆沒。他們再也顧不得去和紀稟還有唐夢嬈纏鬥,一起衝向了葉默。

    紀稟和唐夢嬈正驚喜的看著葉默收割妖獸。此刻兩名對手要逃走,哪會讓他們如意,更是祭出法寶攔住了兩名妖修。

    不要說這兩名劫變妖修,就是其餘的乘鼎妖修和九級妖獸也感覺到了葉默的威脅,紛紛要衝上去阻攔葉默。

    可是劫變修為的蒙寒安豈能讓這種情況發生,更是毫不留情的大開殺戒。

    幾個時辰後,除了紀稟唐夢嬈兩人還在打鬥外,整個斐海城內外所有人看的方向都是一個。那就是葉默的轟轟雷劍和無數嘶叫不已的妖獸。

    “停下來,我們撤出斐海城,快停下……”那兩名劫變中期的妖修一邊和紀稟兩人打鬥,一邊驚慌的叫喊葉默停手。

    可惜的是,葉默此刻哪能聽到他們的聲音,他完全沉浸了在了一種境界當中。他感受到了雷劍的另外一種威力,那就是雷境。

    葉默從未聽過,也從未見過人施展過境的法術,這是一個新的領域,可是這個領域卻被他感受到了。他好像有一種感覺,當他完全掌控了這個境的時候,他的雷劍將完全隨心所欲,完全能控製對方的弱點,以最小的消耗。達到最大的成果。

    如果是和一個修為高的對手打鬥,他甚至可以通過雷係功法中的境窺破對方的弱點所在,然後針對對方的弱點去攻擊。

    他同時也隱約明白了意境這個詞語的真正涵義,意境絕對不是他之前領悟的那樣,也不是別的修士領悟的那樣。意境真正指的卻是兩個領域,第一個領域就是意。就好像他的幻雲行意刀一般,通過意去控製自己的刀芒,去束縛對方的行動。

    意很難觸摸,懂了就是懂了。不懂也沒有辦法去教。他之所以能領悟幻雲行意刀。也是對意有了自己的理解。

    原本葉默以為意境就是意,現在葉默才隱約明白境和意完全不同。意是對自己的體會領悟和控製。而境卻是對對手的弱點的體會領悟和控製。如果完全領悟了意境,他可以隨意的控製自己的法術或者是刀法攻擊對手的弱點。

    一旦法術的意境到了極高的層次,甚至可以隨心所欲的隨手破去對手的殺招,輕描淡寫的在打鬥中獲勝。而且對越階挑戰也是一個極大的助力。

    越階挑戰中的雙方不但修為程度不同,而且對法術的理解也不同,修為高的修士和修為低的修士同一個法術施展出來,效果卻截然不一般。

    修為高的修士可以有針對性的攻擊修為低的,或許那修為高的修士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就是鏡的理解,可事實上就是這般。

    隨著雷劍雨不斷的被灑下,葉默對境的理解是越來越深,到了最後他的雷劍雨完全是輕描淡寫了。隨意的落下,大片的妖獸就被收割走。而且他根本就不用去用神識掃,就能感受到那個位置需要擊下雷劍。

    那兩名劫變妖修越來越急切,其中一名妖修急切中被越來越適應的紀稟一劍劈成了血霧。而另外一名劫變妖修看見這一幕,就知道這次持續幾年的獸潮不是讓人類修士滅亡了,而是要斷掉妖獸的根基。

    就算是他知道這事情的嚴重,也知道現在他沒有回天之力了,隻能尖嘯一聲發出一道傳書飛劍後,轉身就逃。

    唐夢嬈雖然真元沒有恢複,可畢竟是劫變後期的修士,這劫變中期的修士本來就不是她的對手了,現在起了逃跑之心,立即就被她抓住了破綻。一道彩淩將這妖獸的頭顱帶下,卻讓他的元神逃走。

    此刻斐海城外打鬥的隻有葉默一個人了,還有的就是無數亂串的妖獸。不是別人不去幫他,而是根本就沒有辦法幫忙。葉默此時的雷劍雨密密麻麻無窮無盡,如果自己這邊的修士過去,也是必被殺滅。

    可是所有的修士都沒有了擔心,因為大家都知道獸潮已經過去,現在隻剩下等候葉默收割獸潮中的妖獸了。

    葉默殺滅妖獸的速度太快,而且每次雷弧劍滅去的妖獸也極其多,可是這妖獸實在是太多了,葉默殺到現在也沒有殺去十分之一。

    好在現在那些高級妖獸已經被幾人殺完,隻剩下這些低級妖獸了。大藤和邊鳳塔幾人也在邊上幫助殺滅妖獸,雖然他們的速度也很快,可是比起葉默來。那實在是根本不夠看。

    ……

    北望洲碎葉城,同樣是一個靠近無心海的大城。比起斐海城來,碎葉城要繁華太多了,而且碎葉城的防禦陣法也比斐海城高級很多,甚至已經達到了九級陣法的程度。

    此刻的碎葉城卻同樣麵臨著無數的妖獸攻擊,而這的妖獸等級比起圍攻斐海城的妖獸要強的太多了。劫變妖修就有三人,一名劫變後期,九級妖獸卻更多。

    雖然碎葉城麵的高級修士比斐海城也多的太多。可現在的情況卻連斐海城都不如。如果不是有一個九級防禦陣法和劫變九層的扇芾還有一名八級陣法宗師,碎葉城早就被破了。

    同一時間,在無心海內海的一處島上,一名紅發妖修正背手站在一塊礁石上看著碎葉城的方向。因為這距離碎葉城非常近,甚至是碎葉城最近的一處海島。這名修士背著手,表情顯得非常平靜。沒有絲毫的急躁。

    他的身後還有一名嬌媚的女修,不過這名女修隻是站在他的後麵,顯得極其柔和。

    這妖修看了一會後,轉過頭看著那名女修正想說什麼,忽然一道火紅的劍光飛了過來。

    那妖修立即伸手抓住了拿道劍光,這是一枚傳書飛劍。那妖修從傳書飛劍上取出一枚玉簡,隨意的看了看。片刻之後,他的臉色忽然大變,他隨手收起傳書飛劍。同時衝天而起。直接撲向了陸地方向。

    那女修看見那妖修竟然飛往北望洲的陸地方向,臉色立即就震驚起來。

    那赤紅頭發的妖修剛剛離開了無心海的上空,一道灰色的身影就攔在了他的麵前。一名老者虛空而立,隻是淡然的盯著這紅發妖修。

    “孔葉,你攔住我有意義嗎?碎葉城就算是我不去,再有兩個月也是肯定被破去。你有希望晉級更高的層次,何必為這種事出頭?”那名紅發妖修雖然表情焦躁,可是依然平靜的看著孔葉說道。

    孔葉淡聲說道:“碎葉城一天沒破,我就一天不能讓你過去。當年你們和北望洲也有協議。化真修士不得參與獸潮。可是你現在為什麼要來到北望洲陸地?”

    那妖修寒聲說道:“那協議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無心海邊緣早就沒有了任何修煉資源,北望洲妖獸存身的地方也靈氣日益困乏。無數年來。隻有我一個人晉級了化真,還是一個化真初期。如果再這樣下去,北望洲再無妖修存身的地方。我的要求也不高,隻要人類修士和我們妖修平分北望洲靈氣充裕的地方就可以了。”

    孔葉淡然說道:“北望洲任何地方靈氣都匱乏,如果要靈氣好的地方,你們大可前往西積洲,那才是修煉的天堂。平分北望洲?赤蠍,當年西積洲怎麼變成妖獸之地的,我想你應該知道吧?就是因為和妖獸平分了地方,最後人類修士已經淪落為邊緣了。”

    那叫赤蠍的妖修忽然寒聲說道:“西積洲?孔葉你可真想的出來,我們這些修為能橫渡無心海去西積洲?你想讓我們送死?再說了,那西積洲現在是妖獸可以去的地方嗎?西積洲成為妖獸之地那是無數年前的事情了吧,這個時候,就是妖獸也不敢去西積洲深處了。”

    孔葉還是平淡的說道:“我能攔住你百年年,就可以攔住你千年。至於碎葉城的事情,隻要你不去,破了那是碎葉城命該如此。”

    紅發妖修心愈發著急,他忽然看著孔葉說道:“孔葉,我不是去碎葉城幫忙,我有別的事情,你讓開行不行?”

    (第二更)

    

Snap Time:2018-06-24 15:30:38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