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四三章被陷害了

  
  這是神識功法,鷹殺是徹底的驚懼了,他想都沒有想,立即瘋狂的燃燒精血,強行將葉默的神識刀碎裂。
  “……”數聲密集的響聲爆裂開來。
  鷹殺那陰陽鎖卷起的陰陽漩渦和葉默的紫芒撞擊在了一起,瞬間就爆發出了恐怖的真元爆炸,下麵的海水被這種真元漩渦的爆炸激蕩的四裂開來。
  鷹殺的陰陽鎖雖然破開了葉默的域,擋住了葉默的大部分的紫虹,可是他強行祭出的陰陽鎖並沒有盡全功,依然還有一小部分紫虹從陰陽鎖之間溢入。
  “噗”的一道血光閃過,他的一條胳膊竟然就此被葉默的紫芒刀域帶走。鷹殺因為自己對葉默的輕視,並沒有祭出防禦法寶,結果丟失了一條胳膊。
  重傷鷹殺後,葉默自己也不好受,強大的真元漩渦將他撞飛了出去。同時在空中就噴出一口鮮血,葉默知道哪怕他不懼鷹殺,可是修為上還是相差太大,這鷹殺比當初的那個雍彥強的太多了。
  “竟然敢傷我……”鷹殺被葉默去了一條胳膊,頓時大怒,看見葉默吐血後退哪還會罷休。
  可是葉默並沒有立即退回青月,而是再次祭出了兩道雷弧。
  “”又是兩聲悶響,鷹殺頓時呆立當場,葉默這兩道雷弧竟然不是攻向他的,而是攻向了他要去攝取的斷臂。
  在這兩道雷弧之下,鷹殺的斷臂立即就變成了虛無,化成了飛灰。竟然有這種無恥之人,鷹殺氣的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胳膊斷了他可以接上去,可是被雷弧炸成了飛灰他怎麼接?如果沒有逆天的靈草或者靈藥,他隻能斷臂了。
  能斷肢重生的靈草就算是修真界,也是寥寥可數。‘仙棬花’可以,可是他能得到嗎?‘九彩蓮’也可以,可是一樣得不到。
  當葉默再次飛回青月之後,鷹殺才醒悟過來。他確實是隻有一條胳膊了。鷹殺狂怒之中。青月已經再次起飛。
  “追,我要殺了他……”此刻的鷹殺已經被葉默氣的失去了理智。
  和他一起的那兩名劫變修士倒是保持了理性,其中那名劫變圓滿的修士對鷹殺說道:“鷹兄弟,你剛才太過急躁,而且輕敵了。否則那個乘鼎六層修士,就算是域已經小成了,也傷不了你。不過我們確實是需要追上去。將那名修士斬殺了,否則這種修士一旦晉級劫變,一般的劫變修士就再也不是他的對手。”
  那劫變八層的修士也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那名乘鼎修士太恐怖了,區區乘鼎六層域就小成了,而且他的雷係功法也很是驚人。等他劫變了。那根本就是同階無敵啊。”
  鷹殺也冷靜下來,他知道自己大意了。不要說他,就是換成任何一個劫變修士對陣乘鼎修士,也不會放在心上。更何況他是一個劫變六層的修士,而對方隻是一個乘鼎六層的修士?
  “我必殺此人,否則我心境難平。”鷹殺一字一句的說道,顯然對葉默已經是恨之入骨。
  那名劫變圓滿的修士淡然一笑說道:“他們的飛行真器雖然是極品的,可是速度卻不行。現在比起之前要快了一點。但想要逃脫我們的追殺還差了點。隻要再有半天時間,我們就可以追上對方。”
  ……
  明心原本是不知道鷹殺修為的。後來廣薇告訴她後,她就一直擔心,現在葉默竟然以乘鼎修為去了鷹殺的一條胳膊,明心是震驚無比。越階的事情她不是沒有見過,相反,她見過太多了。可是就算她看見的再多,也沒見過如葉默這樣,隻有乘鼎中期修為,就可以打敗劫變中期的修士。
  對葉默擊敗鷹殺,其餘幾人倒是沒有表現出奇怪。隻是藤易看見葉默已經砍了鷹殺一條胳膊後,青月還是不特別快,立即就又問道,“葉默,現在我們快點走啊。”
  葉默搖搖頭說道:“不用急,再等個半天時間。”
  葉默不知道那城主府的人是不是在一邊盯著他,可是他有一種感覺,對方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半天時間一晃而過,鷹殺的上品飛行真器,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葉默這才說道:“現在可以走了。”
  說完,葉默在青月上鑲嵌上八顆極品靈石,同時將半仙器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原本以為要追上葉默等人的三名劫變修士,還沒有來得及製定策略,就看見對方的飛行真器突然加速,那速度比剛才快了十倍都不止,簡直猶如一道看不見的青影一般劃過,而且劃過就劃過了,沒有一絲痕跡留下。
  鷹殺三人頓時呆滯住了,下意識的停下了自己的飛行真器。對方這個速度他們還追什麼?根本就是看一眼都看不到了。
  “王八蛋,原來這混蛋一直在耍我們。”那名劫變八層的修士頓時恨聲說道,他來幫助鷹殺,就是看中了葉默的青月,可是現在別說青月,就是青月的尾巴都看不見了。
  “竟然是半仙器飛行法寶,好厲害,厲害……”那名劫變圓滿的修士盯著葉默青月消失的方向接連說了幾個厲害。
  鷹殺也震撼的盯著葉默消失的地方,半晌才喃喃的說道:“原來他根本就不怕我們追,有半仙器,他豈能怕被追上?好友心機的陰險修士。”
  “不對。”那劫變圓滿修士忽然盯著鷹殺說道。
  鷹殺和另外一名劫變修士都下意識的回頭看著這劫變圓滿修士,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麼?
  那劫變圓滿修士冷聲說道:“鷹殺兄弟,你說對方有半仙器,我們能追上他們嗎?”
  鷹殺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說道:“肯定追不上,我們隻有上品飛行真器,要追半仙器飛行法寶簡直就是一個大笑話。”
  忽然鷹殺似乎想起來了什麼,他立即取出那個紅色的玉盒說道:“你是說……”
  那劫變圓滿修士點了點頭,“是的,既然對方肯定能走,為什麼還會將‘青罡雷源珠’這種珍貴的東西給你?難道你不覺得奇怪?”
  是啊,對方有半仙器飛行法寶,就算是他們是極品飛行真器也追不上,人家為什麼還要給‘青罡雷源珠’給他?這根本就說不通啊。
  “那修士狠厲果斷,斷了你的胳膊後,還要用雷弧毀去,你認為這樣一個修士會向你討好,還好心的給你‘青罡雷源珠’?”劫變圓滿修士再次冷聲說道。
  鷹殺忽然想到了葉默在陰海城交易大殿麵的狠毒和心機,頓時渾身冷汗直冒,‘青罡雷源珠’是極其珍貴的東西,可是他竟然不敢要了。對方連陰海城的管事也敢不給絲毫麵子,這種人對他鷹殺豈能有如此好心?
  就在他還在猶豫的時候,兩道遁光猶如影子一般,已經落在了三人飛行法寶的前段。
  原本還在議論的鷹殺三人頓時都沒有了任何的聲音,都小心謹慎甚至帶著一絲恭謹的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
  這兩人的修為他們都看不出來,顯然已經是化真修士無疑。
  前麵的一人風度翩翩,隻是帶著一個麵具,無法看清楚他的容顏。而這帶著麵具的修士後麵還有一個幽靈一般的修士,無聲無息,一樣的是他們看不出來修為的修士。
  那帶著麵具的修士看見鷹殺手的紅色玉盒,眼立即射出駭人的冰冷,隨即伸手就從鷹殺手中將紅色的玉盒攝了過來,並且立即就打開了。
  一枚‘青罡雷源珠’躺在玉盒之中,而原本的鯤鱗早就消失不見。他做的神識標記完美無缺的在‘青罡雷源珠’上,連神識標記的禁製也沒有動過。
  那帶著麵具的修士手一抖,顯然是內心過於激動。他冰冷的盯著鷹殺說道,“你玉盒從什麼地方拿來的?”
  鷹殺不敢隱瞞,趕緊將葉默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說他有半仙器飛行法寶?”那麵具修士語氣更是毫無感情。
  鷹殺和他旁邊的兩名劫變修士都不由自自的打了個冷顫,隻知道不停的點頭。此刻鷹殺和他的同伴總算是明白了葉默為什麼會給這樣一個玉盒給他們,這根本就是一個坑人的盒子,完完全全的是在陷害他們。
  這帶著麵具的修士憤怒的甚至顫抖起來,很顯然他就是陰海城的城主陰緒,因為不放心鯤鱗,特意親自過來追殺葉默,沒想到還是讓對方走了。
  “主人,我們現在就追,就算是沒有印記,我們也不一定就追不上了。”那影子一般的修士在陰緒旁邊小聲的說道。
  陰緒點了點頭,然後冷冷的看了鷹殺三人一眼說道:“殺了。”他同樣對鷹殺三人恨之入骨,這三個螻蟻竟然敢壞他的大事。
  “是。”那影子說完直接籠罩住鷹殺三人,就連那名劫變圓滿修士也隻是剛剛祭出了法寶,就被那影子的域控製的無法動彈,隨即就被捏成了虛無。至於鷹殺和那名劫變八層的修士,更是沒有絲毫的反抗,就被影子所殺。
  “追。”帶著麵具的陰緒看見影子殺了三名劫變修士後,立即看著鷹殺指的方向冰冷的說了一個字。
  隨即,兩道遁光立即就消失在了原地。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2-12 03:13:22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