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四二章再戰劫變


    葉默聽說仙器出世有雷劫出現,但他隻是感覺到青月被他二次煉化後更為圓潤和得心應手,卻並沒有看見雷劫。他估計一個和自己的小世界規則不全有關係,第二個也和自己並沒有完全將青月和鯤鱗融合有關係。

    或者更主要的是他的青月隻是勉強接近半仙器,距離仙器還差的遠,也或者半仙器本來就是沒有雷劫的。

    葉默的青月升級不是很完善,所以氣息外露。葉默沒有辦法將青月升級的更加完美,可是他有別的辦法,他是一個九級陣法宗師,在青月上麵再次煉製了數個隱匿陣法,將這種半仙器的氣息完全遮掩住了。

    做完這些,葉默出了金頁世界,收了所有的禁製,再將那個紅色的玉盒放在了戒指麵,這才出了房間。

    葉默出來後,發現紀稟等人正在議論什麼,表情都很是凝重。

    “怎麼了?”葉默疑惑的問道。

    紀稟立即答道:“寒安將你和城主的交易說了,葉默,你這件事做的太過冒險了。如果我們現在出城,說不定那城主馬上就會派人追蹤。”

    葉默點點頭說道:“紀前輩,不是說不定而是肯定。那個城主絕對是一個梟雄,如果他不追殺我們才是不正常。不過我們還是現在就要走,免得夜長夢多。”

    “葉默師弟,那我們現在就走嗎?”廣薇疑惑的問道。

    葉默肯定的說道:“是,我們現在就走,必須要越快越好。”他並沒有說出自己升級了青月的事情,這種事情不出陰海城他是絕對不會說的。哪怕對自己的陣法和禁製再有信心,葉默也不會犯這種傻事。誰知道陰緒會不會聽到他的話?

    紀稟見葉默已經決定,也沒有在問。而是快速的收起了監控陣法和禁製。隻是片刻時間,眾人就已經收拾好一切,離開了客棧。

    葉默的神識同時注意到,他們所住的客棧外麵已經有數人在監視。不過葉默肯定這些監視他們的人根本就不是城主派來的,那城主陰緒要監視他,根本就不需要用這種下作的手段。

    七人走出城門口的時候,葉默看見那鷹殺光明正大的站在城門外等著他,在他的身邊還有兩名劫變修士,至於那名乘鼎的女修。葉默則是沒有看見。

    廣薇有些擔心的看著葉默說道:“葉默,這些人好像就盯著我們了,我們怎麼辦?”

    “我們不用管,隻管自己離開就好。”葉默沒有理睬鷹殺的蕭殺目光,直接走出了陰海城。

    果然如葉默所料。他們出城後,沒有任何人阻攔。葉默幾人來到那巨大草坪上後,葉默再次取出了那陰海牌虛空劃了一下,隨即又出現一個虛空陣門。

    “快點出去。”葉默說完快速的進入了虛空陣門。

    片刻之後,七人再次出現在無心海那塊巨大的海石上。葉默籲了口氣,站在這海石上後,那種自在如意的感覺再次回來。完全沒有了在陰海城的那種束縛和不自在。

    “我舒服多了。”蒙寒安籲了口氣說道。

    葉默沒有詢問蒙寒安的感覺,直接祭出了青月說道:“快上去吧,我們要走了。”

    紀稟一眼就看出葉默的青月做了手腳,似乎加了數個隱匿陣法。他隨即就想到了鯤鱗,難道葉默可以煉化鯤鱗?不過他並沒有問,無論葉默是否是可以煉化鯤鱗,這都不是問話的地方。

    葉默幾人上了青月。青月才飛起來,鷹殺等人就快速的跟了上來。他們的飛行法寶是還是飛船。不過這飛船已經不是鷹殺當初的那個下品真器飛船了,而是換成了一個上品真器飛船。

    當青月飛起後,紀稟等人才發現青月的速度並沒有之前快,甚至比之前來的時候還要慢點。

    藤易也感覺出來了青月的速度,立即就問道,“葉默,你將速度加到最快啊,現在我們跑路要緊。”

    葉默還沒有回答,蒙寒安就主動說道:“現在絕對不能加到最快,如果我們的速度現在就最快的話,這附近的化真修士就知道等閑飛行法寶追不上我們,說不定會派出化真修士。”

    “蒙姐說的沒錯。”葉默立即同意,不過他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那個鷹殺實在是太囂張了,他不教訓鷹殺一下心實在是不舒服。要教訓鷹殺,顯然速度就不能太快。

    幾個時辰後,葉默停下了青月。

    蒙寒安疑惑的問道,“葉師弟,這剛好過了陰海城十萬的範圍,為什麼現在停下來?”

    按照蒙寒安的說法,那就是現在應該加快速度才對。

    葉默也知道蒙寒安的意思,他指了指跟在後麵的鷹殺說道:“那個家夥我看著很不舒服,想要教訓他一頓。”

    同時葉默心也很清楚,就算是陰海城的城主要對他動手,也不會在鷹殺等人麵前動手。所以此時他根本就不懼陰海城的人過來。

    出了陰海城的禁止打鬥範圍後,鷹殺三人正想加速攔住葉默的飛行法寶,卻驚異的看見葉默的飛行法寶竟然停了下來。

    不等鷹殺三人說話,葉默就來到了青月的前端直接祭出了‘紫銊’對鷹殺冷聲說道,“想動手就快點,我沒那麼多時間。”

    聽了葉默的話,鷹殺三人都愣了一下,但是轉瞬就都哈哈大笑。一個乘鼎六層的修士竟然指著一名劫變六層的修士說想動手就快點,這世界上還有比這還好笑的事情?

    葉默這邊,隻有廣薇露出擔憂的表情。她是知道鷹殺劫變中期的,而葉默隻有乘鼎修為,怎麼能打的過鷹殺?明心是不知道鷹殺的修為,而蒙寒安等人卻沒有為葉默擔心,葉默在乘鼎二層的時候就可以斬殺劫變中期的雍彥,現在已經是乘鼎六層了,就算是不敵鷹殺,他也不會吃多大的虧。

    鷹殺轉過頭對另外兩名劫變後期修士抱了抱拳說道,“兩位兄長看住對方,不要讓其餘的人逃了,看我怎麼教訓這小子。”

    說完鷹殺祭出一對陰陽鎖,渾身的氣勢瞬間高漲起來。周圍的空氣都被他的氣勢擠壓的不斷爆響。

    葉默這個時候卻抱了抱拳說道:“朋友,我之前帶走廣薇是不對,不過廣薇是我的朋友……”

    鷹殺幾人愣住了,葉默剛才說話囂張不已,一副誰都不怕的樣子,自己現在上來了,他怎麼慫了?

    隨即鷹殺就明白葉默之前是在裝腔作勢,立即獰笑一聲,“怎麼?怕了?不過現在已經晚了。在陰海城的交易大殿,你不是很囂張嗎?好厲害啊,毀人丹田,要人十一名爐鼎。老子實話告訴你吧,就算是老子今天放過你,你以為你走的掉?別他媽的做夢了。”

    陰海城的城主哪怕再公正,但是實力為尊這條準則也很難被打破,就連鷹殺也知道那個管事不會輕易放過葉默了。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忽然取出一個紅色的玉盒說道:“這麵是一枚‘青罡雷源珠’,也算是極其珍貴的東西,我就送給朋友,希望這件事就此揭過。”

    說完葉默不等鷹殺回答,就打開了玉盒讓對方看了一下,然後將紅色的玉盒丟給了鷹殺。

    鷹殺立即就用真元裹住了葉默遞給他的玉盒,仔細檢查後,並沒有發現任何情況。這才打開玉盒看了一下,果然是一枚‘青罡雷源珠’,心頓時大喜。

    ‘青罡雷源珠’的珍貴比起七八個爐鼎也不會差,如果是雷靈根的修士,‘青罡雷源珠’更是最好的東西。有了‘青罡雷源珠’,修煉雷係功法事半功倍,而且還可以儲存雷源。可以說對雷靈根的修士這玩意就是無價之寶。

    他想不到自己還沒有動手,對方就討饒的送來了‘青罡雷源珠’,可見對方身上還有更多珍貴的東西。

    鷹殺收起了‘青罡雷源珠’,獰笑一聲說道:“讓爺爺放過你,小子,別做夢了……”

    葉默根本不等他將話說完,手的‘紫銊’已經祭出,一圈圈的紫色光芒猶如彩虹一般從葉默的‘紫銊’上擴散開來。這些紫色的彩虹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卷向了鷹殺,轉眼間,鷹殺的人已經看不見了,隻有漫天的紫虹。

    幻雲第七刀,刀名碎域。

    葉默這一刀劈出的瞬間,就鎖定了周圍的空間,同時數道神識化形刀也過去了。

    鷹殺豈能將葉默區區一個乘鼎七層的修士看在眼?他毫不在意的祭出陰陽鎖,他要的不是葉默的命,而是要活捉葉默。

    可是瞬間他就感覺到了不對,他感覺到周圍的空間似乎停滯住了,他連祭出法寶也有些困難起來。

    “這是域,是小成的域……”鷹殺頓時驚駭無比,他的域都沒有小成,一個乘鼎修士的域竟然小成了。

    鷹殺驚駭之下,立即強行祭出了陰陽鎖,隻是瞬間,他就破開了葉默的域,同時陰陽鎖卷起陰陽漩渦迎向了葉默的紫芒。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識海又傳來了一陣陣的刺痛。

    ......

    

Snap Time:2018-08-19 07:57:04  ExecTime: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