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四零章引來殺身之禍

  
  葉默心塈N笑,他就知道‘萬年石筍髓’的價值絕對不會比剛出生鯤的鱗便宜。陰緒老殲巨猾,他也不是呆子。
  剛才這家夥問他要在陰海城住多久,就是打算等他出城後動手了。可是葉默偏偏不如他的意思,他自己說要浪費掉這十滴‘萬年石筍髓’,他就不信陰緒還忍得住。如果陰緒連這都能忍得住,葉默隻能留在陰海城,他根本就不敢出去。
  因為出去就是真的受死,無論他的‘萬年石筍髓’有沒有出手,都是一個結果。陰緒是肯定不會讓一個有過‘萬年石筍髓’的修士安全走掉,葉默在陰緒一進來的時候,就感受到了那種威脅。
  所以在他拿出‘萬年石筍髓’的時候,就已經破釜沉舟了。如果陰緒不叫住他,葉默隻能再回頭拿出‘仙棬花’。無論花費多大的本錢,他在看見陰緒此人後,都必須要換回鯤鱗。
  葉默修煉‘三生決’,第六感官有的時候非常明顯,他一看見陰緒,就知道在此人麵前沒有僥幸可言。不成功便死,這是肯定的。
  現在陰緒叫住他,葉默連忙停住抱拳說道:“前輩,還有別的吩咐?”
  陰緒點點頭說道:“嗯,你的‘萬年石筍髓’用來煉製九品靈丹實在是太過浪費了點,雖然‘萬年石筍髓’沒有鯤鱗的價值大,但也是稀有之物……”
  不要說葉默聽出來了陰緒想要換‘萬年石筍髓’卻找不到借口,就是蒙寒安都聽出來了陰緒的意思。看來之前這個陰城主不換‘萬年石筍髓’,隻是想通過別的途徑得到‘萬年石筍髓’,現在知道葉默回去就要浪費掉‘萬年石筍髓’了,他不得不換。
  葉默不等陰緒說完,又取出一枚‘桫果’說道,“城主大人,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一枚九級靈果,如果我用‘萬年石筍髓’和這枚九級‘桫果’,不知道是否可以換到前輩的鯤鱗?”
  “竟然是九級靈果‘桫果’?”陰緒再次震撼的看著葉默,這個年輕的修士身上到底有多少好東西?連九級靈果都有?
  蒙寒安更是無語了,她知道葉默身上有很多的好東西,可是葉默拿出來的時候,還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預料。‘桫果’煉製‘劫生丹’的主要靈藥,九級啊。靈石都買不到的東西,可是葉默隨便就拿出來。就算是要給台階給陰緒下,也沒有必要拿出這種厚重的台階吧。
  “好東西,可以換了。雖然鯤鱗很珍貴,可是你拿出來的東西對我來說比鯤鱗的作用大。”陰緒說完,毫不猶豫的取出一個紅色的玉盒遞給葉默。
  葉默一點也沒有猶豫就將‘桫果’和‘萬年石筍髓’送過去,‘桫果’雖然還沒有徹底的成熟,不過卻是九級靈果,葉默用這種東西拿出去做台階,可以說對方沒有任何理由再說別的。這甚至不能說是台階,就算是原先不值,現在也可以值了。
  葉默激動的收起紅色的玉盒,對陰緒抱拳客氣的說道:“多謝城主大人讓晚輩占了便宜,晚輩告辭了。”
  他甚至連玉盒都不打開,就帶著蒙寒安急匆匆的走出這家靈息樓。
  “玉盒有禁製,你怎麼知道玉盒媊悇O鯤鱗?”出了靈息樓後,蒙寒安第一個句話就是詢問葉默為什麼東西看都不看就走了。
  葉默沉聲說道:“我一拿到手就知道那肯定是,沒有意外。而且對方也不可能在這上麵作假,那不符合他的身份。”
  蒙寒安點了點頭,隨即就有些擔憂的說道:“可是我看那城主……”
  葉默對蒙寒安一揮手說道:“回去再說。”
  不用蒙寒安說話,他豈能不知道陰海城的城主對他動了殺機?那顯然就是要必殺他無疑。無論是他能拿出‘萬年石筍髓’,還是他有九級靈草都為他帶來了殺身之禍。更何況,現在他身上還有一個大殺源在,那就是鯤鱗。
  葉默肯定陰緒不會讓鯤鱗從陰海城離開,他的鯤鱗就是為了吸引各種各樣的修士來陰海城觀摩。吸引各種修士來陰海城定居,或者是交易,如果鯤鱗被拿走了,他就是少了一大引人殺手,他豈能罷休?
  對葉默來說,現在鯤鱗能在他的手上就行了,至於被追殺的事情,就算是他不拿鯤鱗,也要麵臨追殺。在那個交易大殿他得罪了陰海城的管事,還有那個解除禁製的劫變巔峰修士,甚至還有鷹殺在一邊盯著他,他早就有這種準備。
  ……葉默剛一離開這家靈息樓,陰緒就再次反複看著手堛滿斥U年石筍髓’玉瓶和那顆‘桫果’,良久才冷冷的說道:“想不到區區一個乘鼎修士竟然有這麼多的好東西,而且百歲之內就可以晉級乘鼎,他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那一直跟隨在陰緒後麵影子般的修士忽然問道,“主人,為什麼要和那個螻蟻交易?我們找個借口將他驅除出陰海城,然後我去殺了他們,簡單直接。”
  陰緒搖了搖頭說道:“我陰海城如果無緣無故的趕走一個修士,落人口舌。再說了鯤鱗隻是借給他看幾天而已,那上麵有我的神識標記,隻要他動一下,我馬上就會知道。”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那修士身上絕對有很多的秘密,他得到鯤鱗後,或許就要離開陰海城,你盯緊點。一旦他離開,你馬上就跟去,就算是出動兩名化真修士,我也要你將他秘密再帶會陰海城。”
  “是,主人。”那影子修士立即恭謹的回答道。
  ……葉默和蒙寒安一回到客棧,紀稟等人就迎了上來。
  “怎麼樣?那城主將鯤鱗拿出來給你看了嗎?”藤易第一個問出來。
  葉默點點頭說道:“這個等會讓蒙姐告訴你,紀前輩,我馬上要閉關,你先將這個客棧布置多道禁製,不能允許任何神識探進來。而且在我沒有出來之前,大家最好不要離開客棧,等我一出來,我們立即就走。”
  紀稟等人聽到葉默的話,都點頭同意,紀稟立即開始再次布置禁製。而藤易和邊鳳塔已經纏著蒙寒安要詢問鯤鱗的事情了。
  ……葉默進入媊悕迠﹛A布置了數個禁製,然後進入了金頁世界。他知道現在對他來說最安全的就是陰海城,如果他現在離開,那就是找死。
  雖然在這媊捅i入金頁世界很危險,可是他現在也顧不上什麼了。況且他從城主府外麵的廣場回來後,也知道了那個城主至少還沒有完全煉化陰海城。他的禁製加上紀稟前輩的禁製,防止住一個化真巔峰修士的神識還是可以的。
  葉默進入金頁世界後,忽然有了一些不安。他搖了搖頭,想不出來是什麼問題。
  將不安的感覺放在一邊後,葉默第一件事就是取出了那個紅色的玉盒,隨即葉默就發現了玉盒上麵數個隱匿的神識記號。葉默小心的打開玉盒,立即就看見了一片巴掌大小的鱗片,鱗片帶著淡淡的青色,卻有一種妖獸沒有的威壓感覺。
  這是鯤鱗無疑,葉默立即就確定了手堛瘍鴗龤C蒙寒安說鯤鱗被得到的時候,那隻鯤還剛剛破卵而出,甚至還隻是七級妖獸。一隻七級妖獸就有這種威壓,確實不愧是有神獸血脈的家夥。
  下一刻,葉默將青月取出,他雖然隻是一個三品煉器宗師,隻能煉製下品真器,不過他並沒有打算將鯤鱗完全融合到青月之上。他隻要用鯤鱗提升一下青月的品質就可以了。
  葉默不指望能將青月提升到仙器,可是一個半仙器,或者是準仙器級別還是有一點把握的。
  作為一個三品煉器宗師,想將十級材料完美的融合進極品真器中,那是不可能的,葉默也沒這樣想過。他隻想將鯤鱗煉化,簡單融合進青月,然後提升青月的等級。至於最後將鯤鱗完全融合進青月,葉默打算等他到了七級煉器宗師以後再做。到了那個時候,他不但要融合鯤鱗,還有‘苦竹’的葉子,葉默也打算放個一兩片進去。
  將那片鯤鱗拿在手堿搕F好久後,葉默才祭出了‘霧蓮心火’,不過他還沒有融化那鯤鱗,就感覺到了不對,隨即他就收起了‘霧蓮心火’。
  片刻之後,葉默在這鯤鱗上再次找到了一個極小的神識標記。頓時暗暗心驚,如果他糊婼k塗的將這鯤鱗煉化,沒有發現這個神識標記,反而融到青月媊悒h了,那就等於走到哪堥滬茬捱都清楚。
  這神識標記還有一個禁製包裹住,甚至隻要自己動了這個鱗片,對方就會知道。葉默心堣@動,立即就出了金頁世界,然後抹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如果陰緒感應不到他的神識標記,會不會立即找到這家客棧?這有極大的可能,他不能冒這個險。
  好在他是一個九級陣法宗師,雖然陰海城城主的神識標記小又被禁製裹住,可是對葉默來說完全沒有壓力。他小心的將那個禁製剝落下來,然後取出當初搶自田傲風的‘青罡雷源珠’,將那神識標記和包裹住標記的禁製全部移到了‘青罡雷源珠’之上。
  做完這些後,葉默再將‘青罡雷源珠’放入原來的紅色玉盒媊恁A這才鬆了口氣。
  然後他又仔細的將那鱗片檢查了數遍,確認上麵沒有神識記號的時候,這才再次進入金頁世界,而那紅色的玉盒卻被他放在了房間媊悃癡S有帶進金頁世界。
  葉默不知道的是,他第一次進入金頁世界的時候,陰緒就感覺到了。在感受到自己神識標記消失的瞬間,陰緒立即就皺起了眉頭,他剛想動作,就再次感受到了神識標記。
  陰緒坐了下來,心媟U發想要抓住葉默這個螻蟻修士,想知道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還有那些東西他是從哪堥茠滿C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18 22:09:12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