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三九章和城主的交易

  
  如果陰海城真的是小世界,一旦被人煉化,那陰海城麵的一根青草也是被人掌控了全部的命運。想到這,葉默背後頓時出了一片的冷汗。萬一陰海城的城主將所有周邊甚至四大洲的大豪都邀請到陰海城來,然後關閉小世界,會怎麼樣?
  葉默越想越有這個可能,現在陰海城的城主每年都舉辦修士交易大會。誰知道他煉化了這個小世界後,會不會突然來一個大規模的修士交易大會?
  而且陰海城對修士來說確實是安全公平,至於自己認為的那些扭曲無人性的元嬰、元神甚至爐鼎交易,在別的修士看來卻太過正常了。
  從他在爐鼎交易大殿的遭遇,葉默就可以看出,除了他認為的那些惡心的交易,這確實是一個對修士來說很平等的地方。那個胖葫被他教訓,而管事和執法明明厭惡自己,卻不得不站在公正的角度處理事情,這一切,都顯示了陰海城的公正。
  這樣一個城市名氣出去了,一旦舉辦巨大的交流會,該有多少修士過來?該聚攏多少的修煉資源?葉默甚至不敢想象下去。
  此刻葉默已經有些明白,為什麼陰海城的口碑這麼好了。應該就是故意為之,讓陰海城成為修士心的公正殿堂。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個城主也太可怕了點。可是什麼小世界需要煉數千年還沒有煉化?
  葉默放下心思,他知道現在就算是有懷疑,也不能和蒙寒安探討,隻能等出了陰海城再說。
  葉默和蒙寒安並沒有等多久,兩人也隻是剛剛喝完第一杯靈茶,一名中年修士就走了進來。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名蒼白臉色的男子,那男子跟在這中年修士身後。就好像一個幽靈一般,無聲無息。
  這中年修士一進來就揮出一個禁製,將房間和外麵隔開,這才看著葉默淡聲說道:“你特意去城主府找我?你知道如果你的玉簡不屬實的話會有什麼後果嗎?”
  這中年修士一進來,葉默就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此人絕對就是陰海城的城主陰緒。不過葉默沒有想到這個陰緒竟然是如此風度翩翩的一名男子,看起來也不過三十來歲的樣子,英俊無比。烏黑的頭發隨意的搭在後肩,整個人身材顯得非常勻稱,就是一個完美男子的形象。
  這個城主簡直和當初北望洲河州城的那個張乘風有的一比。而且陰緒比那個張乘風更為有氣勢。
  就是蒙寒安第一眼看見陰緒,也被其絕佳的外形吸引了目光。
  但讓葉默警惕的是,這個陰緒已經是化真九層的修為。身上的氣勢一點也不下於當初的陸無虎。
  陰緒進來,葉默卻沒有絲毫緊張的站起來,然後對眼前這中年修士抱了抱拳說道:“晚輩當然知道城主大人很忙,所以不敢有絲毫欺騙。城主大人請坐,還有這位大人也請坐。”
  這中年修士見葉默不亢不卑。雖然自稱晚輩,可是語氣中沒有絲毫晚輩的意思。倒是閃過一絲驚異,他點了點頭,隨即坐了下來。他身後的那名幽靈一般的男子就好像沒有聽到葉默的話一般,依然站在陰緒的身後,無聲無息。
  蒙寒安連忙幫陰緒倒了兩杯靈茶。然後也見禮道:“晚輩蒙寒安見過城主大人,見過這位大人。”
  陰緒看了一眼蒙寒安,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隻是將目光再次轉向了葉默。
  葉默卻不慌不忙的取出一個玉瓶遞給陰緒說道:“城主大人請看,這是晚輩玉簡麵提到的東西,晚輩隻知道這東西很珍貴,至於珍貴到何種程度,晚輩卻不敢妄自猜測。”
  陰緒表情淡淡。伸手攝過葉默手的玉瓶,打開看了一眼。立即臉色大變。隨即他又嗅了嗅,這才一臉震撼的將玉瓶蓋起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問道,“竟然真的是‘萬年石筍髓’,十級靈藥,還有十滴之多,你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同時陰緒心更是在暗自慶幸自己來了一趟。‘萬年石筍髓’雖然大家都知道,可是在修真界少之又少,因為這東西太珍貴了。
  ‘萬年石筍髓’不但在修複神識和神魂上有絕佳的作用,更有一點就是衍生靈根。靈根啊,沒有靈根的人根本就沒有辦法修煉,可是有了‘萬年石筍髓’那就完全不同了,無法修煉的人也照樣可以衍生出靈根來。
  這種東西又怎是一個珍貴可以代替的?
  蒙寒安也是同樣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她以為葉默身上最珍貴的東西是‘仙棬花’,可是她根本就想不到葉默身上還有‘萬年石筍髓’。要說這兩樣東西,還真的很難分出哪樣更為珍貴。
  這些還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葉默拿出來的‘萬年石筍髓’還有十滴,這是什麼概念?
  葉默身上到底有多少好東西?就是蒙寒安此時看向葉默的眼光都有些變了,她根本不敢想象葉默身上還有多少好東西。
  陰緒並沒有將玉瓶還給葉默,對他這種人來說,將對方的東西看完了還留在手上,那根本就不可能。可是葉默的這十滴‘萬年石筍髓’,他是真的不想再拿出去。
  “你拿出‘萬年石筍髓’應該不是無緣無故吧,說吧,你想要什麼?”陰緒見葉默盯著他,皺了一下眉頭問道,但是‘萬年石筍髓’依然沒有還給葉默。
  葉默聽到陰緒這麼說,立即抱拳說道:“城主大人,晚輩想要的東西隻有城主大人有的。”
  “說吧。”陰緒皺了皺眉頭,他感覺葉默想要的東西很不簡單,否則不會拿出‘萬年石筍髓’。
  葉默點頭說道:“晚輩聽說城主大人有一塊鯤鱗,所以想要這個鱗片,不知道城主大人可否割愛?”
  聽到葉默說起鯤鱗兩個字,陰緒的眼閃過一絲陰冷,卻並沒有說什麼,等葉默說完後,他才冷冷的盯著葉默問道,“你認為十滴‘萬年石筍髓’能換到鯤鱗?再說了,就算是我將鯤鱗給你,你能保得住?”
  蒙寒安心一沉,果然換不到。其實在她看來,十滴‘萬年石筍髓’也是極其珍貴了,要說換鯤鱗也不見得換不到。可是這個城主這麼一說,顯然是不想和葉默換了。
  葉默連忙表情惶恐的對這中年城主抱拳說道:“是晚輩不懂鯤鱗的價格,以為十滴‘萬年石筍髓’就可以換取鯤鱗了。晚輩太過魯莽了,還請城主大人原諒。幸虧這是陰海城,否則晚輩的舉動實在是太放肆了。”
  那中年城主聽了葉默的話,臉色稍微緩和了點,“無妨,畢竟你在玉簡上也沒有騙我。我陰海城雖然不敢和南安洲的丹城比實力,可是論公平公正,我陰海城說了第二,沒有另外一個城市敢說第一。”
  葉默立即再次說道:“多謝城主大人,晚輩總算是放心了,那晚輩就不耽擱城主大人的時間,先行告辭了。”
  不等那城主點頭,葉默就伸手去拿‘萬年石筍髓’。同時心冷笑,十滴‘萬年石筍髓’還不值一個鯤鱗的價格?這家夥騙誰呢?如果那鯤是成年的,不要說十滴‘萬年石筍髓’不值,就算是百滴千滴也不值,這個他同意。
  但是那鯤據蒙寒安說,是剛剛出生的,也就是一個七級妖獸而已,雖然有神獸血脈,可畢竟沒有進化成神獸。這樣的一片鯤鱗,用十滴‘萬年石筍髓’是完全足夠了。
  ‘萬年石筍髓’是葉默的,那城主也沒有辦法阻攔葉默拿他自己的東西。隻能尷尬的將‘萬年石筍髓’的玉瓶放在桌子上,被葉默取走。
  蒙寒安忽然明白了葉默為什麼要在靈息樓見陰海城的城主了,靈息樓是公眾場所,在靈息樓就算是陰海城的城主對‘萬年石筍髓’起了異心,也不敢明搶,否則陰海城無數年豎立起了的公正名氣,立即就消散一空。
  此刻蒙寒安是極其佩服起葉默來,如果他們真的進了城主府,就算是兩個人再也出不來,在陰海城也起不了多大的浪花。
  見葉默將‘萬年石筍髓’抓在手,那城主忽然說道:“你們打算在陰海城住多久呢?還有三個月,陰海城將有一個大型的交流交易大會,到時候有很多珍貴的東西出來,雖然不一定有鯤鱗珍貴,卻也是極其少見的。你的‘萬年石筍髓’倒也可以在交流會上換到非常多的好東西。”
  葉默自嘲的笑了笑說道:“我估計不能在這留三個月了,我其實還是一個九品靈丹師,我現在回到客棧打算將‘萬年石筍髓’煉製成淨化靈根的丹藥,然後賣出去,小賺一筆,立即離開這了。”
  葉默的話剛剛說出來,陰緒的臉色立即就變了,他想不到葉默竟然要如此糟蹋‘萬年石筍髓’。九品靈丹師也敢煉製‘萬年石筍髓’?什麼淨化靈根的丹藥?‘萬年石筍髓’是這樣用的嗎?
  “等等。”看見葉默要離開,陰緒終於忍不住的叫了一句。他不交易不代表他不要這十滴‘萬年石筍髓’,可是一旦被這蠢貨拿去煉丹了,他還要個屁。
  (今天第一個一百票到了,加更!)
  ......
  

Snap Time:2018-12-12 02:35:27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