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三五章狠厲的外來修士


    葉默卻不慌不忙的說道:“管事大人請允許我問這位掌櫃幾句話。”

    那管事語氣沒有絲毫感情的說道:“你問。”

    葉默看著那胖葫冷聲問道,“你剛才說你這爐鼎交易都是兩步是不是?”

    “沒錯,可是我們隻進行了第一步交易,第二步交易還沒有。”胖葫立即回答道。

    “好,那我問你,我們第一步交易有沒有完成?你有沒有收到我的靈石。”葉默譏諷的再次問道。

    你胖葫不知道葉默的意思,點了點頭,“是的,我們第一步交易已經完成了,你也給你靈石給我,而且爐鼎我也給了你。”

    葉默的聲音忽然提高責問:“那就是說人現在是我的了?你又憑什麼可以將我的人再來一次交易?莫非我的靈石是假的?還是因為你經常這樣做?”

    那胖葫愣了一下,顯然沒有直接反應過來。因為在他這交易的修士,都必須要進行第二步交易,如果不進行第二步交易,就算是購買到的爐鼎也不能用,而且還會很快死去。前來購買爐鼎的修士又不是傻瓜,會花幾百萬靈石購買一個不能用的爐鼎。

    不過他的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立即大聲說道:“你說的是沒錯,但是如果你找我進行第二步交易,我要是不同意的話,你買去的爐鼎還是必死無疑。如果你一定要和我進行第二步交易,那這場交易就是沒有結束啊,第一步交易我隨時可以反悔,我有權退給你靈石,你必須要將人還給我。”

    葉默語氣稍微平緩了一下問道,“你的意思是第一步交易結束後,第二步交易必須要你同意才行?難道我就不能不同意?還是說第二步交易是霸王條款,我就必須要同意了?”

    胖葫明白了葉默的意思,立即冷聲說道:“第二步交易你情我願,你可以不同意啊。我沒有壓迫你同意。不過一旦你同意。那爐鼎將再次由我做主。”

    胖葫之所以冷笑,是因為他知道第二步交易葉默必須要找他,不找他,買去的爐鼎必死無疑。無論這爐鼎是他花靈石來的,還是他認識的人,他都不會願意讓爐鼎白白死去。

    葉默卻沒有理睬這胖葫,卻對那管事抱拳說道:“管事大人。我從始至終都沒有要求第二步交易,可是此人卻偏偏要強迫我做第二步交易,並且還要收回我的爐鼎。大人如果不信,可以去查看監控陣法的影像記錄,也可以詢問周圍的人。我想請問的是,剛才這胖葫攤主在管事大人麵前說第二步交易你請我願。既然他知道這個道理。為什麼還要強迫我做第二步交易,請管事大人明鑒。”

    那管事忽然冷冷的盯著胖葫,“是不是這樣?”

    胖葫背後忽然出了一身冷汗,他先入為主,認為葉默肯定會進行第二步交易的,竟然沒有注意到,葉默並沒有提出這件事。

    萬一對方拚著讓爐鼎死去,不要拿七百萬靈石了。就是不說同意第二步交易。他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挖了個陷進?

    但現在有監控陣法,他根本沒有辦法否認。隻能唯唯諾諾的點頭說道:“是的,管事大人,可是他必定要進行……”

    葉默不等這胖葫說完,就冷笑說道:“我的爐鼎我做主,我為什麼要進行第二步交易?你偏偏就說錯了,從始至終我從未想過要進行第二步交易。”

    胖葫心一沉,這個從他這購買爐鼎的修士竟然如此狠厲和決心,寧可丟掉七百萬靈石,寧可讓一個他認識的人死去,也不願意進行第二次交易了。在事實麵前,他沒有任何辦法為自己解釋,隻能對葉默躬身施禮說道:“我沒有想到朋友你沒打算進行第二步交易,是我的過錯,我向你道歉……”

    葉默卻根本不沒有理睬他,而是再對那管事抱拳說道:“管事大人,如果不是你過來的話,我已經因為不願意進行第二次交易被人帶走了。而且我購買的爐鼎,也會被人無緣無故的帶走。我相信陰海城,我想陰海城肯定會給我這個公道。”

    那劫變修士眼閃過一絲厲芒,掃了一眼葉默然後點頭說道:“具體情況我已經明白,至於處置兩位執法的事情我陰海城會去做。對於強行要求你進行第二步交易的這個攤主,你可以在不傷害對方性命的情況下,提兩個要求。”

    葉默立即就接口說道:“是,多謝陰海城的管事大人,處理事情果然是公正公平,陰海城我確實沒有來錯。”

    說完,葉默冷眼看了胖葫一下說道:“我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要求賠償我,這的十一名爐鼎雖然有些少,但勉強也夠了,我希望能完好的得到這十一個爐鼎。”

    胖葫聽到葉默一句話就將他攤位的所有出售爐鼎都免費的要去了,頓時心一顫,關鍵這些爐鼎他做不了主啊。可是他卻畏畏縮縮的看了那執事一眼,沒有敢說話。

    那十一名被插了標簽準備出售的爐鼎,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要將她們同時要走,頓時都看向了那胖葫。

    那管事麵無表情的說道:“可以,你立即將這些爐鼎的禁製去掉,送給這位客人。”

    不等胖葫回答,一名站在圈子外麵的修士已經走進來對那管事修士躬身說道:“是,管事大人,摩全馬上就辦。”

    這赫然是一名劫變圓滿的修士,甚至比那管事修為還要高。葉默不用問,也知道這個修士或許才是這個攤位的主要負責人。

    那名修士說完很快就將另外十一名爐鼎女修的禁製全部去掉,然後將這十一名爐鼎女修送到葉默麵前說道:“這位朋友,要不我也幫你將之前購買的這個爐鼎去了禁製吧,好全了交易。”

    葉默冷笑一聲,這點伎倆也想在他麵前玩,他直接揮揮手說道:“不用了,我買的爐鼎我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用外人插手。”

    他現在抓住的就是對方強迫要求第二步交易,一旦現在同意了,他的道理就不存在了。

    那劫變圓滿的修士眼閃過一絲殺機,卻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緩緩的退開。

    那劫變管事點了點頭,再次盯著葉默問道,“你的第二個要求是什麼,說吧。”

    葉默立即感謝的說道:“多謝管事大人,我的第二個要求就是想要拍一巴掌這訛詐我的胖葫攤主。”

    那管事卻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在陰海城沒有得到城主的命令,是不允許殺人的,你應該不會不明白吧。”

    葉默連忙說道:“是的,管事大人,我不會殺人,我這種外來修士,怎麼敢在陰海城殺人呢?我隻是輕輕的拍一巴掌,最多也隻是吐口血而已。要不是剛才被他訛詐我的太厲害,我也不敢提這個要求。”

    周圍圍觀的人都暗自無語,還最多隻是吐口血,這說的也太輕鬆了。起先的確是那個胖修訛詐這個購買爐鼎的修士,可是後來卻一直是他在訛詐別人,現在還說人家攤主訛詐他太厲害。要知道他剛才隨口一句,就將別人的十一個爐鼎要走了。十一個上好的爐鼎啊,這要值多少靈石?

    有些明白其中道理的人已經在暗自為胖葫悲哀了,一巴掌,就從剛才這修士訛詐十一名爐鼎的狠勁,這一巴掌就不會簡單。

    胖葫背後的冷汗一陣陣的冒了下來,他有些畏縮的看了一眼剛才解去十一名爐鼎禁製的劫變圓滿修士,眼有一些渴求,顯然希望這名劫變修士開口救他。可是那劫變修士麵無表情,就好像沒有看見胖葫一般。

    “抓緊時間拍一巴掌吧。”那管事又點了點頭,顯然在他看來,這隻是一件極小的事情。

    葉默聽到這幾個字後,毫不猶豫的一步上前,在胖葫胸口拍了一巴掌,然後退後。

    周圍的人卻看胖葫好像沒有絲毫改變,隻是眼神變得呆板了許多。那管事冷眼看了葉默一下,心暗道這個修士好狠毒的手段。而且一個外來修士,竟然敢將事情做得如此狠絕。而且此人如此年輕,修為就如此高,顯然也是來頭不小。

    不過他沒有說話,隻是對那兩名乘鼎修士說道,“你們立即去執法殿領罪。”

    那兩名乘鼎修士打了個哆嗦,連忙回答道:“是,管事大人。”

    那劫變修士管事又冷冷的看了葉默一眼,這才一閃身,立即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這個時候拿胖葫才從驚懼當中清醒過來,顫抖著手指著葉默,“你,你好狠毒……竟然毀去了我的丹田…….”

    一句話沒有說完,胖葫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倒在地上抽搐。所有的人都知道,這胖葫完蛋了。剛才這修士雖然沒有殺他,可是這一下比殺了他還要狠毒。

    一些修士看向葉默的眼光變得畏縮起來,在他們眼,葉默一個外來修士出手竟然如此不留一絲後路,簡直太狠毒了。同時也為這個外來修士的膽量心驚,雖然那管事在事實麵前不得不同意這外來修士的話,可是這外來的修士在他麵前拿捏住他的話,然後廢人丹田,卻是犯了大忌。

    鷹殺冰冷的看著葉默,心卻極其震駭,他想不到葉默狠厲到這種程度,竟然敢真的毀了這攤主的丹田。不過此人犯了陰海城管事的大忌,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葉默經曆過這麼多的場麵,他豈能不知道自己已經犯了這管事的大忌?不過他根本就無所謂,他準備馬上就走了,陰海城不是一個久留之地。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8 22:09:22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