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三四章坑人的交易

  
  廣薇聽到這話,頓時緊張起來。葉默卻好像沒有聽到鷹眼男子的話一般,對廣薇說道:“我們走吧。”
  “慢著。”鷹殺毫不猶豫的攔住了廣薇和葉默,然後轉頭冷聲對那胖修說道:“胖葫,你的生意是怎麼做的?不要遵照陰海城的規矩嗎?我明明看見剛才的生意還沒有結束,為什麼人就要走了?”
  葉默不等那肥胖的修士說話,就冷聲說道:“我已經付過靈石,你那隻眼睛看見生意沒有結束了?”
  鷹殺不屑的掃了一眼葉默說道:“我兩隻眼睛都看見交易沒有結束,不懂規矩就別亂說話。”說完立即冷聲對那胖修說道:“胖葫,這女修的買賣結束了嗎?”
  那肥胖的凝體修士下意識的打了個顫,連聲說道:“沒結束,沒結束。我剛才還沒來的及和這位朋友說第二步的事情,朋友您就來了。”
  說完,他有些擔心的看著葉默說道:“朋友,我們這爐鼎的買賣都是分兩步的,你剛才隻是和我交易了第一步。”
  胖葫心思敏捷,之前看見廣薇跟隨在葉默後麵就有些奇怪了,現在購買廣薇的主人過來,而且似乎和葉默有很深的仇恨,哪還不明白出了事情?
  葉默眉頭一皺,他第一次來陰海城,哪知道那麼多。不等葉默說話,那叫胖葫的修士立即就解釋道,“第一步隻是交易雙方達成協議,你給靈石,我給人。第二步是要解去爐鼎身體的禁製,這你需要另外再付錢的。”
  葉默總算是明白了這個胖葫怎麼坑他了,第一步七百萬靈石隻是坑的開始,等交易完成後。他要幫爐鼎解去禁製,那價格就隨便他開了。一般解開禁製,都是下禁製的人去解開,別人是很難解開的。
  就算是能解開,那個解禁製的修士修為也要高出下禁製的人很多才可以,否則一不下心,就會讓受了禁製之人喪命。如果下禁製的是化真修士,那就算是別的化真修士,也很難解去。
  葉默明白了這麵的坑後。冷笑一聲說道:“胖子,你的意思就是我還要給你一筆你提出數量的靈石,然後完成第二步交易?”
  那胖葫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一聲說道:“這位朋友說的沒錯,確實是這樣的,不過這第二步交易。我們也不會比第一步多多少……”
  葉默心大怒,還不會比第一步多多少,這顯然就是一個巨坑。不用問,自己一旦不同意第二步,那第一步的錢也收不回來了。
  鷹殺忽然再次一揮手說道,“無論他出多少靈石,我比他多一百萬。那個女修。我要了。”
  胖葫眼露出喜色,有些無奈的將靈石遞給葉默說道:“對不起了,有人出價高。”
  葉默再也遏製不住內心的怒火,一個神識刀就過去了。胖葫忽然毫無征兆的噴出一口鮮血。再看向葉默的時候,臉色蒼白驚恐。
  半晌後,他忽然指著葉默,“你。你竟然敢在陰海交易大殿動手……”
  他不等自己的話說完,就伸手狂按警鈴。隻是片刻之間。兩名乘鼎後期的修士就匆匆來到了幾人麵前。
  “你是按的警鈴?”先來的那名乘鼎修士冷眼掃了一下胖葫說道。
  胖葫猶如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說道:“是的,兩位執法大人,此人在我這交易,不但不遵守交易規則,還仗著自己的修為高,對我動手。”
  說完還一指地下他噴出的那口鮮血,表情憤怒到了極點。
  “你敢在這動手?”那乘鼎修士聽到胖葫的話後,對葉默說話的語氣立即變得冰冷起來,兩人同時攔住了葉默的去路。
  周圍的人看見這種情況,紛紛停止了交易,盯著這邊看熱鬧。
  如果是在別的地方,葉默毫不猶豫的殺了這兩個乘鼎修士和這個胖葫,可是他知道如果在這做了這種事,他就是必死無疑了。
  退一步說,就算是他逃出去了,跟他一起進來的人也沒有一個能活。想到這,葉默立即上前說道:“兩位執法大人,剛才這個胖子在兩位執法大人麵前說謊,說我對他動手。可是這有監控陣法,也有許多人看見,我連手都沒有抬一下,又怎麼能叫動手?”
  那名乘鼎修士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離開了,片刻之後,他回來對旁邊的另外一名乘鼎修士說道:“剛才這人確實沒有動手。”
  顯然剛才那乘鼎修士是去查看監控陣法的影像的。
  “不對啊,他動手了,我吐血就是他打的。”那胖葫立即尖聲叫道。
  那剛查看過監控陣法的乘鼎修士冷聲說道:“你有證據嗎?隻要你證據,證明此人對你動手了,我們立即就將他帶走。如果你沒有證據敢質疑我們的執法,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胖葫心一冷,他知道葉默用的是神識攻擊,可是神識攻擊沒有真元波動,他怎麼找證據?而且他也明白兩位執法修士也知道剛才有人對他動手了,但是沒有證據那就是不可能抓對方的。
  葉默此時卻譏諷的冷笑說道:“或許你感覺你的血不新鮮了,想要吐幾口,或者你疾病發作,誰又能肯定?”
  周圍的修士暗自好笑,一個修煉到凝體的修士,疾病發作,這可能嗎?不過卻沒有人站出來幫胖葫說話。
  那胖葫看兩名執法就要離開,立即再次指著葉默叫道:“此人和我的交易沒有完成,就要帶走一名爐鼎。而且還不允許別人競價,根本就是要破壞這的規矩。”
  剛才那名乘鼎修士因為葉默明明動手了,但是沒有辦法抓住葉默的把柄,心就對葉默有些不爽了,現在再次在另外一件事上牽扯到葉默,他的表情馬上又陰冷了下來。
  “你的膽子不小,不過想要將這當成你的地方,你會發現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那乘鼎修士說完,就要取出靈器手鐐,想要拿住葉默。
  那鷹殺臉上露出冷笑,他知道一但這個修士被陰海城的執法帶走,那就是死路一條。
  葉默已經大致明白了這的規矩,就算是執法想要偏向胖葫,但是明麵上也必須要弄清楚問題。
  他此時怎麼能讓對方銬走,一旦這樣,他可真的就完了。
  葉默不等兩位執法動手,就再次大聲說道:“兩位執法大人,是不是隻要聽一麵之詞,就可以將人帶走?如果兩位真的是要這樣,我需要向陰海城的大人申訴。”
  另外一名乘鼎修士攔住了想要銬住葉默的那名修士,然後對葉默冷冷的說道:“你什麼時候看見我們要聽一麵之詞將你帶走了?你剛才不遵守我陰海城的規矩,難道我們還不能帶走你不成?”
  葉默哈哈一笑大聲說道:“剛才的事情這麵有很多人看見,而且也有監控陣法記錄,兩位執法有沒有問過我原因?好像隻是聽了這胖子的話,就說我不遵守交易規矩了吧?莫非陰海城就是這種規矩?兩位執法大人隻要聽取一麵之詞就可以將我帶走?如果陰海城真的是這種規矩,算我倒黴。”
  “哼。”一聲冷哼傳來,又是一名修士出現在幾人身邊,那修士冷哼了一聲說道:“我陰海城什麼時候是這種隻聽一麵之詞的規矩了?任何人來我陰海城,都是平等。就算是你和我,也是平等。”
  這赫然已經是一名劫變後期的修士。
  葉默心冷笑,平等個屁。這種好笑的平等,簡直就可以將人的牙齒笑掉,偏偏他還說的一本正經。
  那兩名乘鼎執法修士看見這劫變後期修士來了後,立即臉色大變,低著頭躬身說道:“管事大人。”
  那劫變修士根本就沒有理睬兩名執法的乘鼎修士,隻是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如果你說不出理由,我會當場將你擊殺。”
  葉默心卻很是不屑,當場將自己擊殺?區區一個劫變七層修士而已,就敢說這種大話。自己乘鼎二層的時候,就斬殺過劫變四層修士,雖然當時有蒙寒安的簡單幫忙。但現在自己已經是乘鼎六層的修士了,比起當初何止強了一倍?
  心雖然不屑,葉默還是回答道,“管事大人,剛才我和胖葫的交易已經結束,他卻偏偏說沒有結束,還要將我已經購到的女修轉手再出售給他人。請問大人,這是不是強霸行為?如果在大殿麵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樣,以後誰還敢在這交易?”
  不等那管事說話,那胖葫就急忙恭謹的對那管事躬身說道:“管事大人,這名修士胡說,剛才交易明明沒有結束。不但有監控陣法,還有很多人看見的,他是當麵撒謊。因為交易沒有結束,我才說將爐鼎賣給別人的,而且我也打算退靈石,監控陣法也有。”
  鷹殺在一邊連忙說道:“是的管事大人,我剛才確實是看見了交易並未結束,可是這名修士卻強行要說交易結束了。”
  那劫變修士冰冷的盯著葉默,“是不是這樣?”
  (第一更送上,繼續來月票爆發吧,有多少爆發多少。)
  ......
  

Snap Time:2018-10-24 00:11:58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