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三一章陰海城外的熟人


    五六萬路確實是要不了多久的時間就到了,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到了那兩名妖修指的地方後,麵對的隻是一個方圓數十丈的巨大海石。這巨大的海石從海底豎立到海麵上,就好像一個小島一般。

    幾人落在這巨大的海石上,卻找不到入口。

    “這怎麼進去?”邊鳳塔落在巨石周圍轉了一圈,有些疑惑的說道。

    紀稟也看了一圈,然後說道,“這應該有一個陣法,當初我也沒有詳細詢問,這個入口該怎麼進去。”

    葉默早就看出來這是一個陣法,隻是陣門紀稟沒有找到,他一樣也是沒有找到,他正想仔細查看一下的時候,又是一道飛行法器飛了過來,隻是一艘下品真器飛船。

    那飛船真器一停下,就從上麵下來了一名鷹眼修士,劫變六層修為。他一落在巨石上麵,就掃了一下葉默幾人,沒有說話,隻是對飛船法寶招了招手。

    隨即兩名女子就從飛船法寶上麵下來,似乎是一主一仆,後麵的那名女子很是恭謹的低頭攙扶著前麵的那名女子。那名被攙扶的女子都已經是乘鼎修為了,這樣的修為被人扶住,顯然隻是為了以示高貴罷了。

    葉默隻是掃了一眼,就沒有再去在意那名女修,卻將目光盯著那名鷹眼男修,他很想知道那男修怎麼進入陰海城。

    那男修見葉默盯著他,他冷冷的回頭看了一眼葉默,不過掃了一眼紀稟後沒有說話,可是他的表情似乎並沒有將紀稟看在眼。隻是取出一塊黑色的玉牌在巨大海石的上方空間隨意的一劃,一個虛空的大門就出現在了眼前。

    葉默眼神一凝,這竟然是一個虛空陣門。而且在這之前他根本就沒有看出來,他肯定紀稟也沒有看出來。這個虛空陣門比起當初葉默在萬藥山脈看見的那個空間陣門要強多了,甚至沒有絲毫的痕跡可尋。

    “進去吧。”那鷹眼男子回頭對那兩名女子說了一句。

    那兩名女子剛想跨入那個空間陣門,葉默忽然叫道,“等一等。”

    那鷹眼男子聽到葉默的話,身上的氣勢忽然暴漲,他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怎麼?某非你還要攔住我鷹殺進入陰海城不成?”

    葉默沒有回答他,隻是看著另外一名藍裙女子說道:“你是廣薇?

    那名藍裙女子渾身一顫。立即就抬起頭來,她隨即就看見了葉默,驚聲叫道:“葉默……”

    果然是廣薇,葉默絕對想不到北望洲仙藥穀的弟子廣薇會出現在這,他也欣喜的問道。“真的是你啊,廣薇師姐,你怎麼會在這?”

    那被廣薇扶住的女子忽然冷哼一聲說道:“走了,還廢話什麼東西。”

    “是……”廣薇的驚喜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立即再次低著頭惶恐的回答道。

    葉默卻感覺到了不對,廣薇出現在這就很是奇怪了,而眼前的這情景顯示她簡直連一個女婢都不如啊。

    他不等廣薇和另外一名女子進入虛空陣門。立即就攔在了前麵。

    “你想幹什麼?”那鷹眼男修忽然上前,已經祭出了法寶,是一對陰陽鎖,上品真器。

    葉默理都懶得理睬他。忽然一步跨出,伸手就從那乘鼎女修旁邊拉過廣薇,冷笑一聲說道:“要打就打,少說廢話。”

    說完葉默就要祭出‘紫銊’。不過紀稟看出了他的舉動,立即對他擺了擺手。葉默心一動。沒有繼續祭出法寶。

    那名乘鼎中期的女修驚駭的看著葉默,剛才葉默從她身邊將廣薇拉走,她竟然連絲毫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你找死。”那叫鷹殺的男修身上泛起陣陣殺意,手的陰陽鎖也被激的嗡嗡作響。可是葉默卻發現他的聲勢很大,卻並沒有真的動手。他的聲勢更多的是在壓迫葉默先動手,不過他顯然高估了他自己,葉默在他的聲勢下紋絲不動。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哼響起,隨即一名瘦弱的男子突兀的出現在這塊巨大的海石之上。那男子掃了葉默幾人一眼,又將冰冷的目光掃向那鷹眼男子冷聲說道:“誰敢在陰海城外動手?”

    那鷹眼男子沒有想到自己作勢了半天,葉默竟然連法寶都不祭出,現在這瘦弱男子過來喝問,他立即收起了陰陽鎖,同時身上的氣勢完全消失,反而恭謹的抱拳說道:“執事大人,這幾人在陰海城外竟然敢搶奪晚輩爐鼎。這名爐鼎是晚輩花了大價錢在陰海城購來,準備衝擊劫變後期的,還請執事大人明鑒。”

    葉默本來看見這瘦弱男子的時候,心就是一驚,這名瘦弱男子已經是化真初期的修為了,而且身上的功法還很是詭異。可是當他再次聽到這鷹眼男子說廣薇是他花錢買來,準備晉級的爐鼎時,心頓時大怒。

    葉默和廣薇的交情是在‘沙原藥穀’建立的,不說兩個人都是北望洲過來的,而且在‘沙原藥穀’,廣薇也多次幫助自己說話。更何況現在廣薇要被人買去做爐鼎,他豈能不出手。

    看見眼前這鷹眼男子瞬間就收斂了氣勢,甚至還對那執事很是恭謹,葉默立即就知道陰海城的執事地位很高。同時也明白了為什麼那鷹眼男子取出法寶後,不攻擊自己了,那家夥是想等自己擋不住他的氣勢,然後祭出法寶對他攻擊。這樣的話,正好被執事抓住。

    葉默心感激紀稟的同時,也明白了就算是沒有菱角的老好薑,也是老的辣。

    見那執事冷冷的看向自己,葉默心已經明白那鷹眼男子肯定是這的熟人,自己幾人才是第一次來的。如果道理是一樣的,對方肯定是幫助熟人。

    葉默不等那執事說話,立即就也抱拳說道:“執事大人,廣薇是我的師姐,至於爐鼎的事情純屬烏有,搶人之事更是無稽之談。”

    葉默就是在賭這陰海城的執事不會去管別的瑣事,所以說話根本就是避開了搶人的重點,甚至直接否認。如果那執事真的執意要管,他就立即逃走。極品真器逃不過化真巔峰高手,總不能連一個化真初期也逃不過吧。

    廣薇也立即乖巧的上前恭聲說道:“是的,執事大人,我根本就不是什麼人的爐鼎。”

    那執事冷笑一聲說道:“我不管你們亂七八糟的事情,再有人敢在陰海石上動手,我必殺無疑。有什麼恩怨都必須在陰海城十萬之外解決,陰海城範圍不允許任何打鬥事件。”

    果然是這樣,葉默心頓時一喜,立即再次抱拳感激的說道:“是。”

    那鷹眼男子見自己備用的爐鼎在眼前被搶走,心是憤怒無比,可是他知道現在根本就搶不回來。如果他還要動手的話,那就不是麵對眼前這幾個修士的事情了,而是要麵對陰海城的執事,他還沒有膽子和陰海城鬧事。

    他恨恨的盯了葉默一眼,竟然不再進入陰海城,而是站在一邊,顯然是等葉默幾人。同時拿出一個通訊珠,發出了幾條訊息。

    一旦葉默進入,他就進入,一旦葉默離開,他也立即要跟蹤上去。隻要看他的舉動,就知道他已經吃定葉默幾人了。

    那執事就好像沒有看見那鷹眼修士的舉動一般,再次掃了葉默幾人一眼淡然說道:“除了剛才那個藍衣女子,你們幾人都是第一次來陰海城?”

    葉默幾人一聽,就知道人家執事心清楚的很,廣薇就是被鷹眼男子從陰海城買走的爐鼎,隻是人家懶得管而已。

    葉默連忙答道:“是,執事大人,我們幾人想去陰海城,可因為第一次來,沒有黑牌,所以不能進去。”

    那執事點點頭說道:“嗯,陰海牌需要購買,從一人到百人的都有,你需要購買什麼樣的?十人以下的我這就有,十人到百人的需要去陰海城購買。”

    葉默這才明白原來人家執事想要做自己的生意,明白這個,葉默立即問道,“請問執事大人,十人的陰海牌需要多少靈石?”

    “一千萬靈石,可用十年。”那執事淡聲回答道。

    葉默一驚,竟然這麼貴,一個進門的牌子就需要千萬靈石,那陰海城其餘的東西要有多貴?關鍵是他身上加起來也不到一千萬靈石了。

    其實知道了陰海城的位置後,葉默已經不打算再進陰海城了。他相信就算是那個鷹眼修士找到人圍殺他,他的極品飛行真器也完全不懼。

    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猶豫,廣薇在葉默身邊有些淒切的低聲說道:“葉默師弟,我師父還在陰海城,和我一樣……”

    不用廣薇說完,葉默就知道那個明心也和廣薇一樣,被人抓了當爐鼎或者奴婢在陰海城出售了。雖然葉默現在有許多的事情要詢問廣薇,可他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看樣子陰海城是必須要進去一趟了。

    蒙寒安很是見機,她一見葉默的表情,就知道葉默身上的靈石不夠,立即取出一個儲物袋遞給葉默說道,“這有五千萬靈石,你先用吧。”

    葉默感激的點了點頭,分出一千萬靈石給那個化真執事,購買了一塊十人的陰海牌。

    葉默用到手的陰海牌和那鷹眼男子一般,在空中劃了一下,果然那虛空陣門立即再次出現。

    葉默想都沒有想,第一個就跨入了那虛空的陣門,紀稟等人紛紛跟隨在葉默後麵跨了進去。

    (寥寥幾張月票啊,難道我們這樣努力也要被搞下去嗎?更新先送上,求月票護住我們的場子啊,別被人砸了......)

    ......

    

Snap Time:2018-01-19 05:47:40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