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二七章你竟然是七品丹王


    (雖然今天的月票隻有三更,但是老五還是加更第四更了。為了感激而已,感激最強的書友幫助老五在這個月衝上了月票第六的位置!)

    ......

    蒙寒安自嘲的笑了笑,“我走,我現在往哪走?海修盟現在就要姓雍了,我能去什麼地方?雍彥死了那雍藍衣隻會找到我頭上。就算是我逃到南安洲,他也不會放過我。”

    “海修盟變成通海教的了?”葉默疑惑的問了一句。

    蒙寒安語氣有些傷感的說道:“我之所以能在海修盟站穩腳跟,不是因為我自己的原因,而是另外一位化真修為的副盟主鐵洽。可是這次鳳曲島出產的靈藥太多,通海教收獲卻最小,雍藍衣動了貪戀。,他不敢和滄海殿鬧事,卻找到了海修盟。那旺蒼沒有絲毫海修盟盟主的氣魄,竟然委曲求全,做了雍藍衣的走狗。

    旺蒼知道我和鐵洽肯定不會同意,所以就趁鐵洽閉關未出的時候,突然對我和鐵洽的勢力下手。鐵洽被他們暗算所殺,而我的人也是被殺的殺逃的逃,沒有走掉的都投到了旺蒼那邊。”

    葉默總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原來海修盟發生內亂了。

    蒙寒安見葉默明白,繼續說道:“蒙琪是我的弟子,之所以在她身上做神識標記,是我怕她出事,三海勢力複雜,以她虛神修為實在是太低了。如果她出現危險,我會隨時知道。”

    葉默冷笑說道。“這麼說來,你將她嫁給雍烏子也是好意了?”

    蒙寒安有些慚愧,不過還是說道,“雖然我同意了雍藍衣的提親,可是我心底並沒有同意琪琪嫁給雍烏子,隻是我當時不能反抗而已。我本來想等鐵大哥出關後,然後讓鐵洽大哥出麵說琪琪閉關了的。”

    “那如果就算是蒙琪閉關了,雍藍衣也要強行帶走蒙琪,你又如何?”葉默再次冷聲問道。

    蒙琪語氣有些淒涼的說道:“我保不住她。”

    葉默不屑的說道:“你既然保不住她,為什麼不然她走?難道留在淩島等那個化真修士出關?”

    蒙寒安抬起頭平靜的說道:“琪琪留在淩島還有一線希望。你以為我放琪琪走,她能活下來?就算是最後保不住她,讓她嫁給了雍烏子,隻要她機靈點保住性命還是可以的。如果我真的讓她離開淩島,去無心海,我肯定她活不過三個月,甚至下場還很淒慘。你以為每個人的本事都像你一樣變態嗎?”

    葉默啞然了,他感覺蒙寒安說的還真的對。蒙琪這種情況除了求那名閉關的化真修士保住她外,隻有嫁給雍烏子一途了。否則怎麼說都是死路。而雍藍衣發話在前,就算是滄海殿也不會為了蒙琪一個沒有大背景的女子去和通海教對抗。

    逃出淩島去南安洲?蒙琪根本沒有極品飛行真器。就算是她有一件下品飛行真器,可是能逃出通海教的控製?就算是逃出了通海教的控製,她可以逃過那麼多的妖獸之口?

    自己是因為極品飛行真器速度太快,很多高級妖獸來不及阻攔而已,換成別的飛行真器,可沒有這麼好的事情了。

    想到這,他對蒙寒安的惡感倒是稍微降低了點。至於蒙寒安騙自己的事情,那是一場交易。他和蒙寒安非親非故的,沒有必要在這上麵去廢話。

    見葉默沒有說話。蒙寒安卻再次問道:“琪琪去了什麼地方?”

    這次葉默沒有繼續不回答,而是說道:“她回自己的老家了,我送她走的,很安全。”

    蒙寒安籲了口氣,顯然是相信了葉默的話。沉默片刻隻好,她就再次說道:“葉默,我知道你不是尋常之人。你能從羅曲十八盤逃走。至少也是一個八級陣法宗師,之前我看錯了你。我和你做個交易,我帶你去尋找‘仙棬花’,生死不計。隻盼望你帶我離開無心海。”

    說完她看了看葉默腳下的極品飛行真器,顯然是指望葉默的極品飛行真器帶她離開無心海。如果沒有極品飛行真器,就算是她劫變修為,在無心海也有隕落的可能。不是每一個修士,都有邊鳳塔的運氣。

    葉默淡淡一笑,蒙寒安的的性格他很不喜歡,更何況‘仙棬花’他已經得到,根本就不用這個女人陪他去。

    誰知道不等葉默說話,蒙寒安繼續說道:“之前我沒有和你仔細說,因為有‘仙棬花’的地方叫落魂墟。我去了後,也沒有進去,那麵太過危險了。不過我現在沒有地方去,如果你願意帶我去任何一個洲,我都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葉默聽了蒙寒安的這話已經明白過來,蒙寒安之所以說這個話,是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落魂墟有多危險。葉默肯定,蒙寒安進入落魂墟也是必死無疑。除非和自己一樣,有小世界,有‘無影’,還得是一個陣法宗師。

    不過從另外一個方麵也反應了蒙寒安確實是沒有地方可去了,葉默想了想,打算指點她去南安洲。畢竟邊鳳塔的修為比她還低一點,也可以從東玄洲到這,蒙寒安要是小心點,到達南安洲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哈哈……”葉默剛想說話,就聽見一個爽朗的笑音傳來。葉默心頓時大喜,他立即就知道紀稟的身體已經重塑完畢。回頭看時,紀稟正欣喜不已的走了出來。

    “紀前輩,你成功了。”葉默驚喜的叫了一句。

    紀稟再次哈哈一笑說道:“葉默老弟,這次真的多虧了你,我因禍得福,本來我以為這輩子隻有到劫變為止了,現在因為你的‘仙棬花’我又能再進一步,哈哈……”

    葉默汗顏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前輩怎麼可能落到這種地步。”

    “咦,蒙閣主,你怎麼會在這?”紀稟卻看見了一邊的蒙寒安,頓時疑惑的問了出來。

    蒙寒安這個時候才驚喜的說道:“真的是你,紀前輩,你怎麼……”

    她想說的顯然是同一句話,那就是紀稟怎麼會出現在無心海,還是在葉默的青月之上。如果紀稟在這,之前葉默和那個劫變四層修士打鬥的時候,紀稟怎麼沒見出來?

    葉默這個時候才知道紀稟認識蒙寒安。有些尷尬的正想叫蒙寒安到青月上來。卻不想紀稟已經先說話了,“來啊,到這上麵來,還站在外麵幹嘛。”

    蒙寒安看了葉默一眼,葉默不等她說話,連忙說道:“蒙閣主,快快請進來吧。”

    紀稟卻不知道葉默和蒙寒安之間的瓜葛,他在這看見了蒙寒安顯然有些開心,所以蒙寒安剛剛上到青月之上。紀稟就連忙問道,“陸兄最近可好?”

    蒙寒安對紀稟躬身施了一個禮後。這才黯然的說道,“陸大哥他去了,現在的掌控海修盟的是旺蒼,他已經投靠了通海教。海修盟已經沒有我去的地方了,我逃到這,本想去一個大洲的,沒想到能遇見紀前輩。”

    “怎麼會這樣?陸兄修為高深,怎麼會突然離去的?”紀稟說到這,停了下來。他想到了自己。如果在這之前,有誰能想到他也會被無極宗的人暗算呢?如果不是葉默,他現在連命都沒有了。

    那不測風雲,又有誰能知道?

    蒙寒安卻回答道,“陸大哥在百多年前就去了,一次在無心海他遭遇別人暗算,最後還是沒能逃出來。陸大哥去了後。旺蒼接手了海修盟,我和鐵洽是副盟主。”

    “唉。”紀稟歎息了一口氣,他知道能暗算海修盟盟主的人,他就算是知道也沒有辦法。

    頓了片刻。紀稟就繼續說道:“蒙閣主,當年我到了淩島,你和陸兄都是熱情無比,現在你在這也不用客氣。你放心,沒有地方去,就和我們一起吧。葉默老弟為人很好,你不必擔心。”

    蒙寒安籲了口氣說道:“多謝紀前輩。”說完她又對葉默很是客氣的感謝道,“多謝葉師弟,還請葉師弟看在琪琪的麵子上,不要計較寒安的所為。”

    紀稟都同意了,葉默顯然不會抹了紀稟的麵子,他不等疑惑中的紀稟說話,連忙說道:“蒙姐客氣了,蒙姐能到葉默的青月上,那是葉默的榮幸。”

    蒙寒安聽到葉默改了口,心舒了口氣,不過隨即就想起了之前紀稟說的話,立即震驚的看著紀稟問道,“紀前輩,你剛才說葉師弟幫你弄到了‘仙棬花’?他去了落魂墟,而且安全出來了?”

    其實紀稟現在也有很多話要問葉默,隻是一時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問起而已,現在蒙寒安問起了,他點了點點頭說道:“我這條老命,不是葉默老弟,早就沒了。所以我最榮幸的事情,就是認識了葉默這樣一個老弟。你說的沒錯,葉默就是在落魂墟麵弄到‘仙棬花’的,我還正想問問落魂墟麵的情況呢。”

    葉默知道紀稟是一個為人正直,而且性情爽快,沒有什麼花花腸子的老實人。現在他問起來,也就沒有隱瞞,直接將落魂墟麵的所見所聞,還有所遇簡單的說了一遍。

    當紀稟和蒙寒安聽到那個風淳和妙惠珍的事情後,頓時無語之極。當他們聽到風曦和薊之間的事情,又是唏噓不已。

    簡單說完這些事情後,葉默不想繼續說這種事情,而是看著紀稟問道,“紀前輩,我之前聽你說用了‘仙棬花’恢複後,已經可以問鼎更高的層次了,是這樣嗎?”

    紀稟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現在我已經是劫變後期巔峰了,隻要有‘真靈丹’,或者是‘真蘿丹’我就有機會晉級化真。”

    說完不等葉默回答,他又哈哈一笑說道:“這個我不擔心,你已經是七品丹王了,要煉製‘真靈丹’也要不了幾年就可以了。”

    蒙寒安聽了紀稟的話後,頓時震驚無比的看著葉默,好一會才愣愣的說道:“你,你竟然是七品丹王?”

    (謝謝朋友們對《最強棄少》的支持和厚愛,謝謝你們給老五的鼓勵和幫助。特意加更一章,祝大家夏日夜晚愉快!有月票的朋友,請繼續支持老五,老五不會讓朋友失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19 04:03:39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