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二六章驚豔越階


    那劫變四層的修士見自己大意之下卻受了輕傷,而這個乘鼎二層的螻蟻,竟然還要趁機襲擊自己,頓時大怒。

    他一抬手,一道烏黑的光圈就出現在手中,在葉默‘紫銊’劈來的瞬間,他的烏黑光圈就已經祭出。

    那光圈被祭出的瞬間,就膨脹開來,轉瞬就成了一個方圓數丈大小的黑圓環,那黑色圓環麵朦朦朧朧,猶如一個陰森地獄一般。

    蒙寒安此時從葉默修為劇增之中回過神來,連忙驚叫道:“那是冥獄圈,千萬不要被他罩住。那麵就像幽冥監獄一般,進去後出不來……”

    蒙寒安卻是深刻的知道這個黑圈的恐怖,她幾次在這個黑圈中吃虧,如果不是還有幾個秘術,早就被對方給抓了。

    那劫變四層修士獰笑一聲說道:“你說晚了,區區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也敢在老子麵前囂張。”

    瞬間,葉默和那劫變修士完全消失,隻有一個巨大的黑色朦朦朧朧的光圈在無心海之上。

    蒙寒安見狀立即就要上前幫助,可沒等她上前,就看見一篷紫芒從黑霧當中綻放開來,開始隻有一道紫芒,但是瞬間,那道紫芒就迅速的擴散,就好像變成了一輪紫色的太陽一般,在黑色光圈之中升起。

    “……”

    密集無比的聲音不斷的在黑色的光圈之中響起,那黑色光圈之中的朦朧漸漸消散清晰起來,而葉默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紫色的中間。隨著紫色擴散,他的身影同樣的越來越清晰。

    蒙寒安一時愣住了,就算是她劫變二層修為一旦被冥獄圈罩住,也無法脫身。葉默隻是乘鼎修為,怎麼可能脫身的?

    不等她說話,就聽將那通海教的劫變修士驚怒叫道:“你的域竟然小成了,還融合進了刀法當中……”

    一個乘鼎初期的修士就算是能了解一些域的皮毛,也無法掌控多少。可是他卻發現葉默的刀法不但對域掌控清晰。而且還融合在一起了。他的冥獄圈說白了。也是一個域的控製,可是他的域對上葉默的域竟然絲毫占不到上風。

    葉默在破去對方域的同時,也明白了自己雖然破去了對方的域,可也隻是脫身而已,並不能將對方斬殺。修為上的差距根本不是某一個領域可以彌補的。

    但是葉默已經下定決心要殺這名劫變修士了,他現在最想殺的就是通海教的修士,不能殺雍藍衣。先殺他的幾個狗腿子也是好的。

    所以葉默在掙脫出對方冥獄圈的同時,就喚出了‘無影’。下一刻他的‘紫銊’再次變招,‘幻雲陣殺刀’。

    要為‘無影’創造條件,困住對方是必須的,哪怕隻有半個呼吸,也可以。

    葉默的‘幻雲陣殺刀’劈出後。立即又是幾道化形神識刀過去。可是讓葉默失望的是,他的‘幻雲陣殺刀’和神識刀接連祭出,也沒有將對方困住半個呼吸。因為對方的那個冥獄圈太厲害了,不但不斷瞬間就粉碎了葉默的紫色刀芒,讓葉默的陣殺刀無法成型,還擋住了葉默的神識刀。

    劫變四層的修為和他相差還是太大,在沒有外界因素的幫助下,他要殺了對方還有些困難。

    葉默心在懊惱沒有辦法困住對方。可是那劫變修士心卻越發驚駭。他感覺葉默的手段層出不窮。而且剛才他還覺察到自己的神識有些攪痛,他想都沒有想就讓冥獄圈護住了自己。

    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竟然和自己僵持住了,那劫變修士根本不敢想象。他的斷指還沒有接起來,可是現在他根本就沒有時間接起來。此時他再沒有了對葉默的半分輕視,他知道如果他敢繼續輕視葉默,他甚至肯定,接下去他會隕落在這個地方。而且還是被一個乘鼎修士麵對麵的斬殺。

    那劫變修士收起了急躁,再次祭出了一個十字型刀器法寶。這十字型刀器法寶有四口刀刃,已經是一柄中品真器。顯然他已經將葉默當成和他一般的對手對待了。

    葉默感受到那十字真器的壓力,心愈發急切起來,他有些怕蒙寒安趁機進入他的青月。老紀還在重塑身軀,一旦被打斷,結果可想而知。

    好在葉默的擔心沒有發生,那蒙寒安看見葉默和通海教的劫變四層修士僵持住,心一樣的是震撼無比。

    她肯定自己雖然劫變二層,但是要打起來絕對不是葉默的對手。他的手段似乎非常多,而且自己還看不見。況且她剛才還聽那劫變四層的修士說葉默的域小成了,就算是自己的域也沒有小成。

    蒙寒安隻是驚異了片刻,立即就祭出了一把飛劍攻了上來,她幫助的是葉默。

    這讓葉默大鬆了一口氣,有蒙寒安的幫助,他肯定可以斬殺對方。本來準備祭出的八極大鼎,葉默也沒有繼續祭出。

    果然蒙寒安一上來,那劫變四層的修士臉色立即就是一變,葉默已經從他的眼看見了驚懼,此人要逃走了。

    此時葉默怎麼可能讓他逃走,‘紫銊’再次變招,‘幻雲華山刀’。

    一道長長的紫虹席卷而出,就是旁邊的蒙寒安也感覺到了一絲驚豔。但是她瞬間就清醒過來,這是絕佳的機會。幾乎在同時蒙寒安的飛劍也帶起了密密麻麻的劍光,卷向了通海教的劫變四層修士。

    那通海教的劫變修士看見葉默這一刀過來,心頭一顫,他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可是他根本來不及細想,再次控製冥獄圈想要擋住葉默這驚豔的紫虹。

    “哢。”

    一聲脆響,長長的紫虹和冥獄圈撞擊在一起,卻激發出更多的紫色刀芒,而那些刀芒卻沒有絲毫的擴散,反而形成了一個陣法,想要將這劫變修士和冥獄圈困住。

    那劫變修士悶哼一聲就要退出,可不等他脫出葉默的刀芒困陣,蒙寒安的劍芒就席卷了過來。

    那劫變修士大駭,噴出一口鮮血後,立即就要遁走,可是這種絕佳的機會葉默豈能讓他遁走?

    ‘紫眼神魂切割’再次劈出數道神識刀,‘無影’在同一時間攻了上去。

    這通海教劫變四層修士的十字刀器還在抵擋蒙寒安的劍光,冥獄圈還被紫芒卷住,此時他再也無法擋住葉默的神識刀。

    雖然葉默的神識刀還不能讓他殞命,可是卻能讓他的識海陷入了短暫的遲鈍。他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一疼的時候,‘無影’已經衝入了他的經脈。

    那劫變修士心立即就知道不好,沒等他完全裹住‘無影’,葉默的那紫色長虹瞬間就劈出。

    “哢嚓”蒙寒安將那劫變修士十字真器卷住的同時,卻停止了繼續攻擊,她呆呆的看著葉默那一往無前的紫色絢麗長虹,還有長虹之中絕望卻遲緩的劫變修士,心一泛起一陣陣的涼意。

    她雖然幫助了葉默一下,可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幫助有多大,那僅僅是牽扯住了對方的一絲精力而已。

    而葉默卻僅僅隻是利用自己的這一點點的幫助,就瞬間困住了一名劫變四層的修士,這簡直就是妖孽。

    那劫變修士明知道葉默的紫虹過來,可是卻偏偏無法喚回冥獄圈,偏偏無法躲避。

    他心在呼喊,給我一個呼吸,哪怕是半個呼吸也好啊。可惜的是他連半個呼吸也沒有,等他可以召回冥獄圈的時候,那紫虹已經從頭的頭頂劈下。

    一股冰涼的冷意瞬間就遍布了全身,那名劫變修士兩眼恨恨的盯了葉默一下,溢出了元神。

    葉默看著他的元神動也沒動,他知道‘無影’不會放過對方的元神。

    果然,‘無影’瞬間就衝出帶起一道看不見的黑線,將那元神吞噬的幹幹淨淨。

    “噗……”

    直到這個時候,一篷血霧才在無心海的上空炸開,葉默抬手攝起冥獄圈和一枚戒指再次落在了青月的船頭。

    ‘無影’打了個圈,就在葉默身上消失不見。

    蒙寒安呆呆的看著葉默半晌才喃喃的說道:“你乘鼎初期,竟然斬殺了劫變中期的雍彥。”

    “哦,他叫雍彥?”葉默疑惑的問了一句。

    蒙寒安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他是雍藍衣的侄子,如果不是他不想殺我,想要將我活捉,我早就沒命了。我就是死了,也不會和這種人活在一起。”

    葉默冷笑一聲說道:“是啊,你蒙大閣主地位高貴,不能和別人一起湊合。蒙大閣主的弟子,那就是賤命一條了,嫁給任何人也是一樣。”

    蒙寒安慚愧的底下頭說道:“我對不起琪琪,無論你相信也罷,不相信也罷。我利用你是真的,但是對琪琪我真的沒有利用。在她身上下神識標記,是怕她出事情。”

    葉默不屑的揮揮手說道:“我不用和你說,我也不殺你,我們各不相幹。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蒙寒安卻一點也沒有覺得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說不殺一個劫變二層的修士好笑,她知道葉默一點沒有誇大,人家要殺她還真的可以。

    (三更送上,求兄弟們砸下月票護住場子!)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1 18:12:11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