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二一章分開的追蹤標記


    “爹,你看,這的灰白色霧氣已經消失了,落魂墟麵已經安全了。在落魂墟的中心有一個幹涸的湖,湖麵有一個陣門可以進去,我和姐姐就是從那進去的。麵有兩個修士,都很厲害,那個看起來很年輕的男修救了我和姐姐一次。”從飛船法寶上下來的人赫然是之前離開的兩名少女,不過多了一個中年修士。

    那中年修士點了點頭,卻沒有進入落魂墟,而是看著葉默離開的方向皺了皺眉頭。

    那青花衣裙的女子卻說道:“爹,剛剛有一個人從這邊離開,他的飛行法寶速度好像非常的快。”

    “啊。”那紅衣少女啊了一句,忽然說道:“那我們是進去,還是追那個離開的人?”

    那中年男修沉吟片刻,還沒來得及說話,又是幾道遁光過來,這次來的幾名修士全部都是化真修士。

    那幾名化真修士一到這,立即就看見落魂墟上麵的灰白色霧氣消散一空了,頓時都臉露驚容。隨即為首的一名化真修士就轉向了先來的中年修士和那兩名少女,隨即對那中年修士抱拳道:“原來是茵竹島島主解葑兄,解島主倒是消息靈通啊,落魂墟的霧氣一散,我就看見解島主了。”

    那中年修士淡然一笑說道:“蛟藤王消息也不差,我前腳到,你們後腳就來了。”

    這後來的幾人赫然就是之前葉默在蛟滕宮見到的五名化真修士,因為葉默的七品丹王身份沒有一個人想要放棄,最後隻好聯袂來尋找葉默。

    隻是幾人沒有想到他們來的正是時候,落魂墟的灰白色霧氣竟然消失了。

    蛟藤王顯然對這名解島主有些忌憚,隻是幹笑了一下,就回頭看了看嶼天島那名化真修士問道,“其兄,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他進了落魂墟?”

    滕雄知道嶼天島的攬其也在葉默身上下了神識記號,同時也明白對方知道自己也有神識標記。葉默進入落魂墟的事情,讓他極度震驚。他以為葉默隻是來落魂墟周圍看看而已。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敢真的進去。

    所以此時他再沒有隱瞞。直接問了出來。

    攬其此刻雖然表麵上平靜無波,但是內心深處卻極度震撼,他感覺到了自己的神識標記。之前還在落魂墟附近的,現在已經漸漸的遠離落魂墟了,而且還越來越遠。

    他不知道滕雄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滕雄的神識標記不是越來越遠?還是說滕雄的神識標記出了什麼問題?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告訴滕雄自己的神識標記已經離開落魂墟越來越遠了。

    現在滕雄問起來。他皺著眉頭思考了半天說道:“我也感覺他進入了落魂墟,可是難道他不怕死?”

    說完攬其又走上前對那中年修士抱了抱拳說道:“解兄,這落魂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那些灰白色的霧氣消失了,而且神識進去似乎影響也不是很大了?”

    那中年修士再次微微一笑說道:“我確實也是剛剛到這,還沒有進去你們就來了,我正想進去看看。不知道幾位意下如何?”

    滕雄在這麵查探到了葉默的神識標記,是肯定要進去的,他隨即就點頭同意道:“好,我同意解島主的建議,你們幾位呢?”

    一名下巴尖銳的修士立即說道:“我黃七也同意,落魂墟麵曾經出現過九級靈草,現在那可怕的灰霧已經消失,正是進去查探的好機會。”

    站在那下巴很尖修士旁邊的稀疏頭發修士也點了點頭說道:“解島主和蛟藤王的建議不錯。我宮踅也同意。”

    此刻嶼天島攬姓修士見眾人都看向他。他沉吟片刻說道:“這落魂墟凶險異常,我還需要再考慮一下。畢竟修煉到化真不易。無心海這一片修為最高的幾人大半都集中在這了,一旦出了什麼事情,後果難以預料啊。”

    一直跟隨攬其身後的那名化真中期的修士聽了攬其的話後,立即點頭說道:“我同意攬兄的意思,還是多慎重考慮一下。”

    茵竹島的解葑忽然哈哈一笑說道:“幾人你們需要考慮,那我就先進去了。”

    說完他連片刻的猶豫都沒有,直接走進入了落魂墟。看見父親進去,那兩個少女也跟隨後麵進入了落魂墟。

    滕雄疑惑的看了看攬其,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攬其現在不想進去。根據他對攬其的了解,攬其絕對不是什麼怕死的修士,不但不怕死,而且還是一個勇於冒險的家夥。此刻落魂墟上空的灰白色霧氣消失了,對方竟然不願意進入落魂墟,這讓他有些不解。

    更讓滕雄不解的是葉默此時也在落魂墟麵,難道攬其對葉默這個七品丹王一點想法都沒有?

    無論攬其是什麼想法,滕雄都不會有猶豫,隨即就跟隨著解葑進入了落魂墟,而黃七和宮踅兩人也緊接著跟了進去。

    隻是片刻時間,落魂墟外麵隻有攬其和另外一名化真修士,那名化真修士看見解葑幾人都已經進去,這才問道,“攬兄,你是否已經覺察到那葉默的蹤跡了?”

    攬其點點頭說道,“沒錯,之前我們剛來的時候,他還在落魂墟附近,可是此時他已經距離這有十幾萬之外了,我們趕緊追上去。九級靈草再珍貴,也比不上一名七品丹王。隻要我們控製了那個葉默,就算是騰雄將麵所有的九級靈草都采集完了,那又如何?他還不是要找我們幫忙?”

    “哈哈,攬兄高見。”那化真中期的修士立即哈哈大笑,顯然對攬其的說法非常的滿意。

    “亥才兄,你支持我攬其我心很清楚,到時候絕對不會少了你的好處。嘿嘿,有一個七品丹王在手……”攬其嘿嘿一笑,顯然是非常滿意自己之前做神識標記的舉動。

    兩人說完,立即就化成一道遁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

    “這麵果然沒有神魂壓力了,而且這幻陣似乎也沒有充足的靈力支持,簡直是沒有了威脅。”幾人一進來,那黃七就立即說道。

    聽了黃七的話,那紅衣少女就要說什麼,不過不等紅衣少女說出來,那中年修士解葑已經主動開口說道:“還真是這樣,我們幾個應該是第一批來這的,否則這個沒有靈力支持的幻陣隻要一個虛神修士就可以破去了。”

    紅衣少女雖然直白,可是聽了父親的話後,立即就明白了什麼意思,父親是讓她不要將先來過一次的事情說出去。

    解葑確實是這個意思,雖然他絲毫不懼滕雄三人,但是小心點總好。更何況這片範圍,大部分都是妖修,和自己一樣的人類修士並不多。他能在無心海占據一個靈氣濃鬱的獨島,完全是因為他的實力強悍無比。否則的話,早就被附近的妖修吞的骨頭都沒有了。

    幾人穿過一條殘破不堪的街道時,滕雄就覺察到了自己的神識標記,在路邊的一個破碎的商店之中。但是滕雄並沒有仔細用神識去搜索,他知道解葑的厲害,自己稍有動靜,對方就會知道。所以在得知自己的神識標記在一個困陣麵的時候,他沒有繼續查探。

    他隻是若無其事的跟隨著解葑後麵,這神識標記隻要不走,他就不用擔心葉默逃走。他現在唯一擔心的是,葉默的神魂已經丟失了。如果葉默的神魂丟失了,他現在找到葉默,也沒有任何辦法。

    解葑是陣法大家,幾人來到大廣場的時候,解葑就皺著眉頭說道:“這有人來過,而且還改動過這麵的陣法。”

    那紅衣少女和青花衣裙的少女立即就明白這些陣法應該是那個年輕男修改動的,隻是兩人現在也不敢說出來。

    落魂墟雖然不小,可是現在困陣和幻陣都失去了效果,而且也沒有了灰白色的迷霧,隻是一炷香多點的時間,眾人就已經來到了那個幹涸的湖邊。

    “這麵有一個隱匿陣法,陣法被人破去了,還有一個殘破的陣門。”解葑一看這湖心的陣法,立即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那名化真七層修士宮踅忽然開口說道:“那陣門麵神識現在還掃不進去,但是麵有靈氣溢出,顯然這就是高級靈草所在的地方。我們現在六人,解島主、蛟藤王你們兩人修為最高,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先將麵的靈草劃分一下,再進去?”

    解葑點了點頭,滕雄其實最在意的是葉默,所以他也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說道:“解島主的意見是什麼?”

    解葑沉吟片刻還沒有說話,那黃七卻主動說道:“我看這樣好了,我們四名化真修士每人一份,解島主兩位愛女修為稍低共占一份如何?如果麵有除了靈草之外的東西,我們再行分配。”

    “好,我同意。”解葑點頭說道。

    滕雄幾人對這個都沒有任何意見,紛紛同意。

    靈草分配好了,滕雄第一個進入了陣門,隨即幾人一起跨進陣門。麵的場景除了解葑的兩個女兒掃過一眼外,其餘的人都是第一次看見。

    “有人先來過,而且還弄走了一條靈脈和大部分的靈藥。”滕雄隻是稍微掃了一眼,立即就沉聲說道。

    (第二更送到,堅決不讓月票掉出前六!同時感謝處女座雪色和有時無聊1打賞送票!)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21 07:56:18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