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二零章惡毒之人


    此刻那兩名逃出去的少女更是不要命的衝出了落魂墟,她們被葉默和那個赤裸的女修嚇壞了。如果不是那個後來進去的年輕修士出手,她們說不定早就被那個女人捏成肉泥了。

    “姐姐,那兩個人是什麼修為?我一個都看不出來。”兩人逃出落魂墟數萬地之後,那紅衣少女才敢出聲詢問道。

    那青花衣裙的女子搖了搖頭說道:“雖然我也看不出來,但是那個女修好像受傷了。她受傷了還能幻化真元大手,至少是劫變後期,甚至已經是化真修為了。那個男修能和那個女修對峙,顯然不會比那個女修差多少,最低也是劫變修為吧。別看他年輕,年齡說不定比爹都大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落魂墟發生了變故,說不定很快就有人過來。”紅衣少女繼續說道。

    “就在這等父親,父親應該很快就會過來。”那青花衣裙的少女肯定的說道。

    ……

    此刻葉默也知道那女修在聚結真元,可是那出口距離女修的距離太近了,如果他要走的話,他不敢肯定是不是能躲過那女修的一擊。以他現在的距離,那女修不能移動,就算是聚結起了真元祭出了紅絲帶,最多也隻是重傷他,卻無法殺了他。

    可是葉默心擔心的是這很快就有別的修士過來,一旦來幾個化真修士,他一樣的死翹翹。特別是蛟滕宮的那幾個老家夥,葉默是心有餘悸。

    那化真女修隻要看看葉默的表情。就知道葉默已經看出來,隻要他不接近一定的距離,自己的殺招對他就沒有生命威脅。可是她現在沒有辦法移動,對葉默這種遠離她的手段根本就是無解。

    當她的真元恢複到一定的程度後,她並沒有動手,反而盯著葉默問道,“你也是修士,你知道斷人根基是多大的仇恨嗎?你今天斷了我的根基,我就是將你煉魂抽髓也不為過。”

    葉默冷冷的一笑,譏諷的說道:“別說的那麼好聽。你修煉的噬魂功法不就是一直在煉魂抽髓嗎?少跟老子來這一套。之前你不是還要拿我做魂罐嗎?你這種惡毒的女人什麼事情幹不出來?可惜我現在沒有能力殺了你,等我晉級化真後,你這種人渣我見一個殺一個。”

    “哈哈,我惡毒……”那女子忽然尖聲笑了一聲,指著外麵歇斯底的說道:“我有風淳的萬分之一惡毒就算是抬舉我了,你以為那魂罐是我弄的?是風淳那個畜生,他暗算他的老友,他用他自己的兒子布置嫁靈陣,吸取他未來兒媳的靈根。他用鎖魂陣將他的結發妻子神魂鎖在湖底。永世不得翻身……”

    葉默疑惑的看著這個女修,這女修不恰好是被鎖在湖底嗎?難道她就是風淳的妻子不成?難怪這個女修不能動身。原來是鎖魂陣鎖住魂魄了。

    那女修的聲音愈發淒慘,“你猜到了,沒錯,我就是他的結發妻子,我被他鎖在湖底無數年了。他利用自己兒子布置的嫁靈陣被我破壞了,我雖然被鎖在了湖底,可是我卻有手段將消息告訴了薊和。薊和帶走了他的女兒,同時也帶走了風曦的神魂。可就算是這樣,那風淳還沒有罷休。他無法提升自己的靈根,竟然想要修煉噬魂功法。”

    說到這那女修愈發咬牙切齒起來,“他讓妖獸攻擊了自己的明月城,然後殺了所有的妖獸和明月城的人,然後又在這布置了抽魂陣,布置了魂霧,溫養被他所殺的神魂提供自己修煉。他用自己的親生兒子做魂罐。溫養神魂,因為這樣溫養出來的神魂對他修煉更有好處。你知道他第一個要吞噬的神魂是誰的嗎?是我,他不但將我鎖在了這,還要吞噬我的神魂修煉功法。這個畜生,不,他連畜生都不如……”

    葉默冷笑,“你不是好好的嗎,而且你也好不到那去,那風曦也是你的兒子,你不一樣用他做魂罐。”

    那女修稍微冷靜了一點,她恨聲說道:“我好好的,是因為他被我暗算了。他在吞噬我的神魂時候,被我用一個沒有任何人知道的秘法暗傷逃遁。我知道他沒死,我也知道他會回來,可惜的是我沒有修煉到化真巔峰,我無法脫離這個鎖魂陣。我一定要殺他,一定要殺了他我才會甘心去死。”

    葉默不屑的冷笑,懶得理睬這個女人。不過也明白了,這些都是風淳布置下來的,最後受益的卻是眼前的這個女修。

    那女修看見葉默的表情,語氣居然沒有了剛才的激烈,她冷聲說道:“那風曦根本就不是我的兒子,是那個提議他鎖我神魂賤女人的兒子。可惜那個賤女人也被風淳暗算了,那賤女人的父親是風淳的生死仇敵,風淳卻善於偽裝,將那人的女兒騙到手,再折磨那女人的兒子。”

    葉默聽得無語了,這是什麼狗屁邏輯啊,那女人的兒子,不同樣是風淳的兒子嗎?但是葉默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如果這個女修說的是真的話,那風淳根本就不是為了折磨風曦,他是為了修煉當中求心安。風淳或許沒有將風曦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而是當成仇人女兒的兒子看待。這理由太過荒唐牽強,但是葉默想不通除了這個理由,風淳還有什麼理由。

    無論那風淳是否會用自己的兒子風曦做魂灌,但是風淳的行徑確實是喪盡天良了。雖然葉默知道通過嫁靈陣取得靈根後,奉獻靈根的人必死,而轉接靈根的人卻可以做一個無法修煉的普通人。也就是說,如果風淳的嫁靈陣成功,薊必死,風曦卻可以再活個幾十年做個普通人。

    但是風淳的行徑,什麼事情做不出來?他的嫁靈陣被眼前這個女修破壞。不得不轉修噬魂功法,這樣的話,他還真的可能會拿自己的兒子風曦做魂灌。

    那風淳和他的這個妻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葉默心是越聽越厭惡。那個薊和瞎了眼睛,交了這樣一個朋友,害了自己不說,還害了自己的女兒。

    將葉默眼露出厭惡,那女修忽然沙聲說道:“風淳還是一個九級陣法宗師,你能將他的陣法破去,顯然你也不簡單。你隻有乘鼎二層的修為。你應該知道,隻要時間久了這就有人過來,你一樣走不掉。所以我和你做個交易,你幫我去了鎖魂陣,再給我一株‘仙棬花’,然後我們兩清。”

    葉默冷笑,“我不但要幫你去了鎖魂陣,還要給你一株‘仙棬花’,你的生意倒是做的很精明。”

    那女修同樣譏諷的看了葉默一眼。“你的‘仙棬花’?那藥園是你的?你明明從我手搶走,還要說是你的?”

    葉默聽了這話倒是有些尷尬。似乎還真的是這麼回事。

    那女修見葉默有些意動,再次說道:“如果你願意的話就快點,這還有一條半極品靈脈和一條殘破的下品靈脈,我也可以給你。否則的話我守住這個出口,你沒有把握躲過我的一擊,你一樣出不去。”

    葉默知道這女修說的完全在理,立即點頭說道,“好,就這樣交易了。你發個誓。解除了你的鎖魂陣後,你不得對我動手。”

    那女修幾乎想都沒有想就立即說道:“我妙惠珍發誓,如果有人解了我的鎖魂陣,我妙惠珍隻會將他當成一輩子的恩人,絕不反悔。如有虛言,劫雷噬心而死。”

    那女修發誓的時候,甚至聲音都在顫抖。如果早有九級陣法宗師來和她做這個交易。她付出什麼都願意。此刻她甚至慶幸葉默來到了這,將她的鎖魂陣去掉。至於葉默這麼年輕就是九級陣法宗師的事情,都被她選擇了忽略。

    葉默也是一個幹脆之人,這女修都這樣發誓。他沒有再猶豫。他同樣明白,在這耽誤的時間越長對他越不利。所以他同時拋出數枚陣旗,然後快速的煉製陣旗,甚至一些頂級材料都用上了。

    那女修不是沒有見識的人,她看見葉默煉製陣旗用的材料,立即就知道葉默是在全心全意的解除鎖魂陣。頓時一句話都不說,隻是滿心緊張的看著葉默的動作。她被鎖了數千年了,此時即將脫困,心的激動可想而知。

    數千年啊,就算是她修煉噬魂功法,神識強大,可是如果不解去鎖魂陣,她永遠也無法飛升,就是每晉級一步都是難上加難。

    兩柱香後,葉默丟出最後一枚陣旗,那女修周身的數十道禁錮瞬間消失。她忽地站起,居然尖銳的又哭又笑,“風淳你這個畜生,我要鎖住你的神魂,然後親手一寸寸的刮了你。”

    葉默立即站在了一邊,戒備的盯著這個叫妙惠珍的瘋狂女修。

    那女修看了一眼葉默說道:“雖然你害我修為損失了大半,但是你也算是救了我。我說過不會找你麻煩就不會找你麻煩,不過你需要給我一株‘仙棬花’。”

    葉默想都沒有想,立即取出一株‘仙棬花’丟給這女修。

    那女修點了點頭,剛剛收起‘仙棬花’還沒有說話,臉色就是一變,下一刻,她留下一句,‘有人過來了,是一名化真修士。’就瞬間穿出了陣門入口,轉眼消失不見。

    葉默看了看那條裸露在外的半極品靈脈,最後搖了搖牙齒,還是丟出數枚陣旗,將那靈脈收進了金頁世界。至於那條殘破的下品靈脈,他根本就沒看。

    從落魂墟逃出去的那名女修聽到後麵轟隆隆的巨響,身體頓了一下,回頭驚異的看了一眼,喃喃說道:“區區一個乘鼎修士,實在是好大的膽子。”

    說完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不見。

    那轟隆隆的聲音顯然就是葉默收取靈脈的巨響,他收起這條半極品靈脈後,就看見了一個飛行法寶飛了過來,轉眼就要到落魂墟。因為落魂墟的陣法,外麵修士的神識暫時還沒有辦法掃進來。

    此時葉默再也顧不得那個小藥園了,衝出出口,立即就是一個遁法,遠遠離開了落魂墟,坐上青月,轉瞬遠去。

    葉默知道落魂墟雖然有幻陣,可是沒有靈脈支撐,也隻是起一個迷住別人眼睛的作用而已。

    (打開電腦發現,今天前十我們的月票增加最少啊,先更新求月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6-23 06:27:34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