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零五章聯手


    (祝願最強所有的書友端午節快樂!永遠幸福安康!)

    ------

    那劫變修士見自己和葉默這個凝體修為的小修士對拚一招,對方竟然隻是被擊飛出數百米遠,連一口血都沒有吐出,更不用說受傷了,頓時愣住了。

    不要說一個凝體修士,就算是一個普通的乘鼎修士和自己這麼對拚一招,至少也要重傷。

    葉默和劫變修士對拚一招,隻是吃了點虧,不但那劫變一層的修士愣住了,就是旁邊的那名乘鼎八層的修士也愣住了,他想不到這個凝體修士可以和劫變一層的修士對拚一招,還安然無恙。

    之前葉默祭出‘紫銊’個別人對拚的時候,他還在搖頭認為葉默沒遇過高手,不自量力的以區區凝體對撼劫變。現在他才明白,自己的看法大錯特錯。

    葉默平息了一下自己翻湧的真元,心暗叫好厲害。他已經試出來了,就算是自己手段盡出,也不可能是這劫變修士的對手。不過他同樣試出來了,如果他要走,這劫變修士還沒有辦法留下他。

    如果要殺掉這個劫變修士,除非自己用八級困陣先困住這家夥,然後再用雷劍攻擊,這才可能殺了他。

    可是葉默明白,八級困陣可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布置完成的,說不定他還沒有布置完成困陣,自己就先被別人殺了。

    同時葉默也看清楚了這劫變修士手的法寶,居然是一朵火紅色的石榴花。

    “難怪這麼囂張,果然有幾下。”這劫變一層的修士冷哼一聲,再次上前又要動手。

    不過那名乘鼎八層的修士卻飛身攔住了那劫變修士,同時手的厚背刀就祭出去了。厚背刀一被祭出,就卷起了一陣陣的白色粼光,葉默卻看的清楚,那些粼光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形成了一個波紋形狀的刀浪。隻是片刻的時間,那些粼光越來越大,就好像吹起的氣球一般膨脹開來。

    那刀浪出去後,就是在一邊的葉默都可以感受到刀浪帶起的割體真元。同時葉默對這個名乘鼎後期的修士倒是欣賞起來,剛才那劫變修士對付自己的時候,他完全可以逃走。此刻他不但不逃走,反而幫自己擋住了這劫變修士。

    那劫變修士見這乘鼎修士擋住他,頓時冷哼一聲,手的石榴花再次爆發出漫天的紅光,這些紅光和乘鼎修士的刀粼撞擊在一起,發出喳喳的刺耳聲音。

    這次的紅光比剛才和葉默拚了一招的紅光要厲害太多了,顯然剛才和葉默動手,這劫變修士還沒有出全力。

    兩人打鬥當中,葉默明顯的感覺到那乘鼎後期修士不是劫變一層修士的對手,他厚背刀祭出的白色粼光在遇見紅色光芒的時候,立即就停止了膨脹,並且緩慢的收縮。不過葉默也認為這名乘鼎修士不簡單,一名乘鼎修士可以擋住劫變修士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了,更何況還僵持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劫變修士再次祭出一把飛劍真器。那乘鼎後期的修士看見劫變修士祭出飛劍後,臉色一變,立即就要退開,不過他的想法並沒有成功。很顯然,那劫變修士的紅色石榴花有古怪,此時已經將那乘鼎後期修士困住了。

    此時那名乘鼎修士如果還沒有後招的話,一旦那劫變修士的飛劍再次祭出,他必死無疑。

    葉默不知道那乘鼎修士還有沒有後招,不過他已經不打算旁觀了。剛才如果那劫變修士沒有對他動手,此時他已經獨自離開了。可是那劫變修士竟然對他動手,這個時候,他不找回來,他也不是葉默了。

    葉默從來都不是一個吃了虧灰溜溜就走的人,之前在羅曲十八盤他沒有辦法殺雍藍衣,就是用玉簡的辦法也出了一口惡氣。雖然那玉簡對雍藍衣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可當時那麼多人都在看著,對雍藍衣來說,就是豬尿泡打人不疼,但是卻氣人。

    那劫變修士用域困住乘鼎修士後,嘴角剛剛露出一絲冷笑,還沒等他祭出飛劍,就看見幾道黑色的雷劍落了下來。

    這竟然是有小兒手臂粗細的雷弧劍,那劫變一層的修士頓時心大驚,他想不到葉默竟然是一個雷靈根修士。是雷靈根修士也就罷了,他的雷係法術竟然也如此厲害。這種小兒手臂粗細的雷弧劍,幾乎可以比擬他的雷劫雷弧了。

    如果沒有那名乘鼎八層修士的糾纏,他倒也不怕葉默的這雷弧,可是現在有一名乘鼎修士和他糾纏,他再也無法忽視這些雷弧了。他肯定這凝體修士的雷弧比剛才的那一刀還要厲害許多倍。

    感受到葉默黑色雷弧劍的厲害後,這劫變修士再也顧不得別的,不但是一道盾牌被祭出,同時手的紅色石榴花也越發膨脹起來。而且那把準備祭出的飛劍,也改變了方向開始擋住葉默的雷弧劍。

    被困住的乘鼎修士本來就要用秘術逃出對方域的控製,可是他想不到旁邊這個凝體修士竟然給了他這麼大的驚喜,頓時真元鼓動之下,瞬間就掙脫了對方的束縛。掙脫束縛後,這名乘鼎修士更是絲毫不退,手的厚背刀又一次祭出。

    這次那劫變修士忙著抵擋葉默那密密麻麻不間斷的雷弧劍,竟然沒有辦法完全遏製住著乘鼎修士厚背刀帶起的白色粼光。

    隻是在極短的時間內,那白色的粼光就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那劫變一層的修士極度的鬱悶起來,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打不過一個凝體修士和一個乘鼎修士的聯手。如果是普通的乘鼎修士,不要說是兩個,就是七八十幾個,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擔心。可是這個凝體修士竟然如此變態,這雷係功法絲毫不弱於雷係乘鼎巔峰修士,甚至是劫變修士祭出來的雷弧。

    “轟轟轟……”

    葉默的黑色雷弧劍不斷的落在那劫變修士的盾牌上,讓那劫變修士鬱悶的要吐血,而此時那乘鼎修士祭出的粼光刀浪也越來越厚重。

    “”的一聲巨響,厚背刀終於劈在了劫變修士的盾牌之上,那劫變修士噴出一口鮮血,同時知道如果再不走的話,一旦被這兩個人糾纏住,自己還真的有可能隕落。一個劫變修士被一個乘鼎修士和一個凝體修士合夥擊殺,傳出去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那劫變修士想到這後,手的紅色石榴花突然綻放出一片的紅色幕簾,這個幕簾將他的整個人都卷起來了。等葉默的雷弧劍將這幕簾打碎的時候,那名劫變修士早就逃的不見了蹤跡。

    葉默也沒有在意,他知道以他現在的本事,除非布置了困陣,否則想要擊殺一名劫變修士,那是不可能的。

    那劫變修士逃走後,餘下的那乘鼎後期修士看著葉默心也是暗自駭然。葉默雖然隻是凝體七層的修為,但是他甚至懷疑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這個凝體修士是他見過的最厲害的一個凝體修士,沒有之一。

    那乘鼎修士也沒有去追,他知道自己一個人絕對不是那劫變一層修士的對手。

    “多謝朋友出手相助,我叫邊鳳塔。”那乘鼎修士見那劫變修士已經逃走,轉而對葉默抱拳說道。

    葉默也客氣的說道:“我叫葉默,剛才的事情邊兄大可不必在意。因為我其實也等於幫助自己,如果不是邊兄幫忙,我也要逃。”

    聽了葉默的話邊鳳塔立即就不忿的說道:“那劫變修士太過無禮,仗著自己修為高一些,動輒就要殺人。我之前也是在一處荒島發現了兩株‘蕨生’,那劫變修士路過而已,立即就要搶我的,一路追殺到這。”

    ‘蕨生’葉默當然知道,是八級靈草,同時也是煉製‘劫意丹’的主要靈草,珍貴無比。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剛才那劫變修士要追殺邊鳳塔了,因為‘劫意丹’是劫變修士修煉的主要丹藥。劫變修士修煉困難,一個需要的靈氣太多,第二個就是沒有高級靈丹輔助修煉。所以那劫變修士看見‘蕨生’後,想要搶奪,也不足為奇。

    “葉兄,這就是距離最近的三海勢力也有極遠的距離,你怎麼會一個人來到這?”邊鳳塔沒有繼續解釋‘蕨生’的事情,反而詢問葉默。在他看來,葉默雖然戰鬥力不錯,可也隻是一個凝體修士而已。一個凝體修士來到這,實在是太不明智了。雖然想是這樣想,可是葉默的戰鬥力已經讓他將葉默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

    葉默沒有直接回答邊鳳塔的話,反而詢問道,“莫非邊兄就是三海之一的修士?”

    邊鳳塔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是從東玄洲過來。東玄洲靈氣稀薄,靈草也少,高級靈草更是不多。我修煉到乘鼎後期已經再難寸進,從東玄洲的前輩處得知南安洲靈氣濃鬱,是飛升之地,所以我離開了東玄洲,是準備去南安洲的。”

    “你是從東玄洲而來?”葉默驚異的問了一句,東玄洲距離這可不是一點兩點距離。邊鳳塔雖然已經是乘鼎修士了,但也沒有那麼容易到這來。

    邊鳳塔似乎知道葉默在疑惑什麼,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五十年前離開了東玄洲,依靠一個中品飛行真器法寶一路走,一路修煉。在路上雖然遇見了許多的危險,可是現在離南安洲已經很近了。”

    葉默聽了邊鳳塔的話,對他頓時心生敬意,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邊鳳塔竟然用了半個世紀橫渡無心海。這是他運氣和實力不錯,否則的話,他說不定早就死了。”

    邊鳳塔運氣和實力不錯活了下來,可是無心海又死了多少和邊鳳塔一樣追求大道的修士?估計沒有人知道。

    (節日快樂!端午節記得也為最強送上一枚月票哦!)

    (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Snap Time:2018-01-20 19:25:00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