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二零一章進羅曲十六盤


    (前麵一章應該是1200章,章節數寫錯了,老五在此道歉)

    ------

    蒙琪冷靜下來,冰冷的說道:“就算是你殺了我,我也不會脫掉衣服,你就別做夢……”

    說到這,她忽然頓住了自己的話題,不對啊。如果葉默要想得到她,根本就不需要征求她的同意,自己在他麵前有反抗的能力嗎?而且在這種情形下,他怎麼還有那種心思?

    再說了,剛才葉默說的完全正確,一旦自己現在出去,師父能護住她嗎?恐怕在雍藍衣的麵前,她甚至連死都無法做主。

    無論葉默是什麼心思,他總是一個人,自己就當做了一個噩夢罷了。馬上就死,她能嗎?想到這,蒙琪徹底的冷靜下來,剛剛聽到葉默話的憤怒竟然消散一空。她伸手開始解自己衣裙的帶扣,並且冷聲說道:“好,我同意了,我希望你做了後,能履行諾言將我帶出這。”

    葉默淡然一笑,“蒙師妹,你不用脫衣服。雖然你誤會了我的意思,可是事實上我確實要看遍你的身體,所以誤會不誤會這都是事實。因為我要真的要查看一下你身上有沒有印記,這等於讓你脫光衣服。不過我帶你出去,並不是為了要履行諾言,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但是有一條,我必須要說明,那就是如果能到十八盤的盤頂,我是不會允許你跟隨我一起走的。”

    蒙琪愣了一下,瞬間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臉色變得尷尬通紅無比,有些磕巴的說道:“葉師兄,你是說我身上可能被人下了記號?一旦離開,就會被跟蹤?”

    葉默點頭說道:“是的。所以你願不願意,隨你自己,可是我剛才的意思,你已經明白了。”

    葉默多次被人下了記號,最危險的一次還是景瑛璃提醒,他當然不會再大意。如果蒙琪身上有大能的記號,他將蒙琪帶在身邊,那可就慘了。

    蒙琪很是尷尬的低聲對葉默說道:“對不起葉師兄,我小人之心了。你查吧。無論有沒有,我都不會反抗。”

    她此時明白了為什麼葉默剛才那麼說,葉默用神識查遍她的身體,那就等於自己脫光衣服出現在他的麵前。

    葉默點了點頭,對蒙琪的果斷很是滿意妃常偷心:本宮不承歡。如果蒙琪這點果斷也沒有。他帶在身邊也是一個累贅。遲早要害了自己,所以他幹脆在檢查之前說的直白點,如果同意就帶著一起逃,如果她要矯情,那對不起了,自己可沒有那麼多的閑工夫。

    “鬆開自己的心神和防護。”葉默說完這句話後,伸手就抓住了蒙琪的手腕。神識毫不猶豫的從頭到腳的掃了過去,連指甲尖都不想放過。蒙琪雖然無法感受到葉默的神識,卻知道葉默在做什麼,她甚至感覺葉默的手根本不是在她的手腕。而是在她的身上一般,讓她顫抖不堪。

    此時她的臉已經紅的要滴血了,她完全明白自己的身體在葉默麵前沒有了任何的**。此刻她隻想早點離開羅曲十八盤,然後利用破空符離開洛月大陸。永遠都不要再見到葉默。

    就在蒙琪極度難堪的時候,葉默的手忽然離開蒙琪的手腕。同時一帶,一個隱約的黑點出現在葉默的手心之上。

    蒙琪此時早已忘記了剛才的難堪,她的神識清楚的可以感受到黑影的細微波動,她愣愣的盯著葉默問道,“葉師兄,這個就是我身上的神識標記?”

    葉默卻籲了口氣,他就怕蒙琪身上有神識標記,他找不出來,因為找不出來,那始終是一個禍胎,現在找出來了他卻完全放下心來。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這就是你身上的神識標記。”

    “啊……”蒙琪啊了一聲,根本就不知道是誰在她身上做過神識標記。她忽然感覺到了一種悲哀,師父對她這麼好,竟然偷偷的在她身上做神識標記。

    葉默似乎知道蒙琪心所想,安慰了她一句道:“這神識標記應該不是你師父做的,做這神識標記的至少是一個化真修士,而且修為還不低。”

    蒙琪聽了葉默的話後心一震,忽然說道:“我明白了。”

    她是真的明白了,當初師父帶她去見海修盟的第一副盟主鐵洽的時候,鐵洽測試過她的資質。

    鐵洽是師父的後台,也是化真修士。這就是說自己的神識標識是鐵洽留下的,既然是他留下的,師父肯定也是知道的。

    雖然有些淡淡的哀傷,但是想到自己就是師父救的,蒙琪的心漸漸的平複下來。同時心也湧起一種後怕,如果不是葉師兄見機,就算是逃出了羅曲十八盤,她也是害人害己,甚至還會連累葉默。

    這個時候那些羞澀早就丟在一邊去了,蒙琪盯著葉默手心上的黑點忽然問道,“葉師兄,你有辦法毀掉這個神識印記嗎?”

    蒙琪不是沒有見識之人,化真修士的印記能找出來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更不要說毀掉。

    葉默淡然一笑說道:“我為什麼要毀掉這個印記?”

    他當然不會毀掉這個印記,一旦毀掉了印記,讓對方失去了線索,反而不好。隻要對方有線索,那就不會對蒙琪有太多的戒備。

    葉默取出陣旗,竟然在這開始布置陣法,隻是一炷香的時間,他已經在第十四盤布置了一個困陣。然後,他將這個印記困在了第十四盤的困陣上麵,這才帶著蒙琪快速的離開了這。

    第十四盤的七級陣法已經是很高級七級陣法了,但是葉默一路走來陣法水平已經處於突破的邊緣。這些陣法雖然不錯,可是想要攔住他還不行。如果不是他想要領悟這一層的陣法精髓,他早就帶著蒙琪穿過第十四盤,進入第十五盤了。

    但就算是葉默一邊要領悟第十四盤的陣法,他還是帶著蒙琪很快就進入了第十五盤。

    進入第十五盤後,再沒有了前麵那些地方的潮濕感覺。葉默和蒙琪都感覺到了這的靈氣開始濃鬱起來,甚至比第十四盤的靈氣要濃鬱了數倍也不止邪天戰尊。

    “好濃厚的靈氣。”蒙琪感歎的說了一句,“如果在這修煉的話,肯定會事半功倍。”

    說完,她似乎想起來了什麼,忽然問道,“葉師兄,我如果在這使用破空符,會不會離開?”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你的破空符在這會不會有用。但是我建議你不要試。一旦失敗,你就會被傳送到雍藍衣的麵前,到時候我也要被你連累。”

    蒙琪堅定的說道:“我肯定不會說出你的計劃。”

    葉默搖頭一笑,“因為那個時候,雍藍衣根本就不用你說。他就可以知道。”

    蒙琪聽了葉默的話後,打了個冷戰,她明白了葉默的意思,化真修士的手段她豈能知道?誰能知道化真修士就不能搜她的魂魄?

    接下來蒙琪不再說話,隻是跟著葉默,同時也一邊觀察著第十五盤的陣法。這些陣法她一個都不認識,她肯定這些陣法隨便一個就可以擋住她的道路。

    葉默也在觀察這的陣法。第十五盤開始就是普通的八級陣法了,葉默現在雖然處於突破的邊緣,可還是一個八級陣法宗師,一進入第十五盤。他的速度就開始慢了起來。

    蒙琪緊緊的貼著葉默,一步都不敢遠離。反正葉默什麼都看見了,也沒有什麼害羞不害羞的。同時現在她心很清楚,一旦自己被陣法傳送出去。等待她的絕對是悲慘之極的命運,甚至連死都沒有辦法做到。

    在第十五盤。葉默見識到了各種各樣的八級陣法,實在是歎為觀止。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在第十五盤竟然還出現了一些七級靈草。雖然不多,但是比起前麵的十四盤,一根雜草都沒有要好出太多了。估計和靈氣突然增加有關係。

    葉默一邊收集一些靈草,一邊研究這些八級陣法,兩人的速度立即就慢了下來。

    如果不是葉默能進入羅曲十八盤,蒙琪肯定以為葉默是數千年的老妖怪了。否則怎麼可能在羅曲十八盤的第十五盤,行走還如此輕易?

    相對蒙琪來說,葉默走的確實是輕易,他的‘紫眼神魂切割’給了他極大的幫助。而且葉默認為,如果有更好的神識功法,他的‘紫眼神魂切割’早就晉級了。

    一天的時間,葉默和蒙琪穿過第十五盤進入了第十六盤,葉默的在第十五盤除了收獲一些靈草之外,陣法水平更是晉級一層樓。

    但是葉默知道,他依然還是處於八級陣法宗師的地步。

    一進第十六盤,蒙琪和葉默就感受到了比第十五盤還要濃鬱的靈氣,蒙琪舒服的呼吸了一下,有些羨慕的看著前麵說道:“我真想在這修煉個幾年,到時候我肯定會晉級凝體。”

    葉默此刻卻已經明白,在這下麵絕對有一條靈脈,而且還是一條等級不低的靈脈。他有經驗,之前在冰神禁地的河床之下,就是因為靈氣濃鬱之極,最後被他找到了一條極品靈脈。

    十六盤的陣法都是八級頂級陣法,就算葉默現在處於突破到九級陣法宗師的邊緣,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知道隻要自己有一點點的不小心,就可能落在雍藍衣的手上。

    荊學城是給了他一個玉牌,說他父親荊向東可以幫忙。但是葉默現在不到最後一步,他是絕對不想讓別人幫忙。蒙寒安的例子還在眼前,更何況他當時要求的還不是要蒙寒安保住他,他隻是想蒙寒安保住他進入羅曲十八盤,連這點蒙寒安都無法做到。

    (加更已經送上,為《最強棄少》求月票!)

    ......

    

Snap Time:2018-01-20 03:38:03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