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二零章脫光你願不願意


    進入第五盤的四級陣法對蒙琪來說已經有些吃力了,可是葉默卻猶如閑庭信步一般。無論是攻擊陣法,圍困陣法,還是迷陣或者是幻陣,似乎沒有能攔住他的。

    就算是蒙琪知道葉默是六級陣法大師,可是葉默如此輕易的就穿過第五盤的陣法進入第六盤還是出乎了她的預料。有時候,她甚至懷疑,葉默現在是不是已經超越了六級陣法大師的水平了。更讓她疑惑的是,葉默是用什麼辦法讓這麵的推力消失的?雖然疑惑,但是蒙琪卻沒有問出來。

    其實葉默已經盡量降低速度了,有的時候他遇見了布置精妙的陣法,還要停下來研究一番。可就算是這樣,他和蒙琪依然在第三天就穿過第九盤,來到了進入第十盤的入口處。

    第九盤已經有零星的六級陣法了,根據一路走來的經驗,葉默肯定第十盤肯定都是六級陣法。

    葉默到了第十盤的入口處並沒有進入,也並沒有在石碑上簽名,而是坐了下來。蒙琪見狀,也跟隨著他坐在了一邊。

    見葉默似乎並沒有說話的意思,蒙琪小心的問道:“葉師兄,你是不是擔心進入第十盤都是六級陣法,我們會被傳送出去?”

    葉默微微一笑,“我是擔心,但擔心的不是這個。”

    頓了一下,他看著蒙琪說道:“如果我們在第九盤的石碑上刻下名字,你覺得海修盟能得到第幾?”

    蒙琪思考了一會才回答道:“我想海修盟如果能過第九盤,不是第二就是第三,第一肯定不會得到。”

    葉默卻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肯定如果我在第九盤刻下名字,海修盟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絕對不會是第三。我想大部分都是第二,滄海殿的參賽者應該可以過第九盤。”

    他之所以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剛才被他逼出去的那個家夥肯定是通海教的陣法大師,說不定就是通海教的主要力量。那家夥被自己逼出去了,通海教等於已經除名。

    說完他看了看蒙琪,又補充說道:“如果不是看在你師父幫了我一個忙的份上,海修盟就算是倒數第一我也不會在意魔獸異界之血精靈王子全文閱讀。不過無論海修盟是第幾,第九盤的石碑都是我刻下名字的最後一個石碑了。”

    蒙琪沉默下來,她無法幫助葉默說自己的師父不對。也無法幫助師父說葉默不對。她除了沉默,沒有辦法。她知道葉默為什麼現在還不刻名字,他在等後來者,否則他們兩人走的太快了,同樣不好。

    果然。半天後,葉默站了起來,在石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然後對蒙琪說道:“走吧,我們進入第十盤。”

    說完後,他又特意的轉過頭對蒙琪說道:“有的時候,不要太相信不是特別熟悉的人。比如你的師父。”

    蒙寒安對葉默的承諾無法兌現,讓葉默對她的人品產生了懷疑。

    蒙琪卻皺著眉頭說道:“葉師兄,我知道我師父沒有幫到你,你對她有些成見。不過我師父對我是真的不錯。她不是不想幫我們,是因為她能力有限,幫不到而已。”

    葉默冷笑一聲,沒有回答蒙琪的話。幫不到何必要承諾?蒙寒安顯然就沒有將自己的小命放在心上。這和能力有限毫無關係。

    蒙琪聽到葉默的冷笑,歎息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

    “海修盟的葉默和蒙琪竟然過去第九盤進入第十盤了,滄海殿的才到第七盤……”在羅盤十八曲島邊緣圍觀的修士已經在議論了,隻是並沒有人說出通海教的名字。顯然這些修士都害怕雍藍衣的怒火。

    旺蒼此時也有些激動的看著島邊的白色石碑,他本來根本就不相信葉默可以通過第九盤,甚至還是第一個人,六級陣法大師不代表肯定就可以通過第九盤的。

    但是之後葉默一招斬殺凝體八層修士的消息傳出來,他心已經有些期待起來了,如果葉默真的這麼厲害,加上他是六級陣法大師,這次大比海修盟說不定會有一個大驚喜。

    果然他沒有猜錯,他驚喜的看著石碑上的名字。葉默這麼快就進入了第十盤,那說明他很有可能進入第十一盤,甚至第十二盤。

    一旦葉默進入第十一盤,那海修盟取得第一是顯然的了。也就是說海修盟這次進入鳳曲島的名額有五十人,這是以往從來沒有過的。五十人啊,一旦真的成了,那海修盟這次就發達了。

    隻要葉默幫忙能奪得第一就好,至於葉默出來會不會被雍藍衣斬殺,那不是他要管的事情。

    蒙寒安看見葉默和蒙琪已經進入第十盤的時候,心也是一愣,她知道葉默是六級陣法師,如果不出什麼大意外的話,是可以通過第九盤的。但是葉默超出第二名這麼多,還是第一個通過第九盤的參賽者,她還是沒有想到的。按照這個趨勢,葉默很有可能奪得第一啊。

    想到葉默這樣一個天才出來還是要被雍藍衣所殺,蒙寒安有了一些愧疚,她確實沒有將葉默的安危放在心上。更何況她現在隻能保住自己,葉默殺了雍藍衣的兒子雍烏子,又當眾侮辱雍藍衣,自己是絕對保不住他的。

    雍藍衣更是憤怒,他想不到葉默這個螻蟻的陣法水平竟然如此厲害,第一個跨入第十盤不說,還將第二名滄海殿丟出這麼遠。至於自己的通海教,最厲害的龐泊已經被葉默逼出來了,要想奪得第一顯然是不可能了。

    但是圍觀的修士很快就疑惑了,因為葉默和蒙琪進入第十盤後,就好像銷聲匿跡了。而滄海殿的荊學城和另外一名修士已經穿過了第八盤,並且在第八盤留下名字了,而葉默和蒙琪的名字還沒有在第十盤留下來。

    所有的人都以為葉默和蒙琪在第十盤遇見麻煩了,因為又是一天時間過去後,荊學城的名字已經在第九盤刻下,並且同樣進入了第十盤。而此時葉默和蒙琪依然沒有在第十盤上留下名字。

    旺蒼皺了皺眉頭,看向了身邊的蒙寒安問道,“是怎麼回事?”

    葉默的實力他已經知道,而且已經對葉默期待起來極品鄉村生活。他相信以葉默的實力,再加上他六級陣法大師的水平,他渡過第十盤的可能性是極大的。可現在滄海殿的修士都已經進入第十盤了,葉默還沒有留下名字,這讓旺蒼有些懷疑起來。

    蒙寒安也疑惑的皺起了眉頭,她搖了搖頭說道:“葉默我不知道。但是琪琪應該還沒有出事情。”

    ……

    葉默帶著蒙琪進入第十一盤並沒有在第十盤的石碑上刻下自己名字的時候,蒙琪就知道葉默根本不想為海修盟取得第一了。葉默不刻下名字,蒙琪當然不會刻下名字。

    當蒙琪跟隨葉默進入第十四盤的時候,蒙琪已經完全明白,葉默根本就不是六級陣法大師。他至少是一個七級的陣法宗師。否則絕對不能到第十四盤,因為十四盤已經沒有任何六級陣法,完全是七級陣法。可就算是這樣,這些陣法依然對葉默並沒有造成多大的阻礙。

    除了剛進入第十四盤的時候,他被一個攻擊陣法弄出一點小傷之外,他就沒有再受過傷。而且蒙琪現在還懷疑,那個陣法應該是葉默故意觸發的。他肯定是想知道自己在七級攻擊陣法麵的狀態。

    蒙琪想的沒錯,那個攻擊陣法確實是葉默故意觸發的,不過原因蒙琪卻沒有完全猜測對。因為葉默除了要試試攻擊陣法的厲害程度外,還有一個就是他在觸發七級攻擊陣法的時候。也是在演繹那個陣法。此時葉默已經明白,他的八級陣法宗師水平,想要上到第十八盤還是有些困難的,他必須一路走一路要提升自己的陣法水平。

    第十四盤走到一半的時候。葉默忽然停了下來,他回頭看了看蒙琪說道:“我相信不可能有人能上到第十四盤。”

    蒙琪點了點頭。她讚同葉默的話,雖然她現在不知道第十四盤的推力多大,可是他肯定一旦葉默去掉了對她的護持,她很可能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傳送出去。更何況,第十四盤的陣法都是七級陣法中非常厲害的陣法,普通的陣法大師是絕對不會上到這來的。

    葉默看了看蒙琪,忽然再次說道:“如果我現在要你將衣服脫光了,讓我看一遍,你會不會同意?”

    蒙琪剛才還在很溫和的聽葉默說話,可是驟然聽到這句話,立即臉就漲的通紅,眼冒出憤怒的目光,盯著葉默說道:“你說什麼?”

    她心更是涼颼颼的,她一直以為葉默是一個正人君子來著,而且恩怨分明,是一個大哥一樣的英雄人物,可是現在她才知道自己看錯了,大錯特錯。他竟然在這個時候提出這種要求,這和趁人之危有什麼區別?

    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願意讓此人玷汙。

    可是葉默卻盯著她,眼神平靜,根本沒有絲毫的色急。蒙琪急促的喘了幾口粗氣,胸部起伏不定,不過最後還是慢慢的平息下來。她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你放開對我的護持,讓我出去,我不願意跟在你後麵走。”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很抱歉,我現在不能讓你一個人離開。你出去了必死無疑,而且那雍藍衣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蒙琪聽了葉默的話後,打了個哆嗦,不過隨即還是硬著頭皮冷冷的說道:“我就是死了,也是我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

    葉默淡然說道:“和我有關係,因為你一出去,別人就知道我有能力進入第十八盤,他們就會在羅曲十八盤周圍的地方攔截我。”

    (繼續就一下月票,同時感謝道的道道、我的vip啊、15288282679等朋友打賞送月票!)

    ......

    

Snap Time:2018-04-24 22:34:52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