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九八章豪爽之人


    ()

    而此時蒙琪卻緊緊的跟隨在葉默的身後,羅曲十八盤的第二盤陣法大都是一些二級陣法,說心話,這些二級陣法連蒙琪都沒有看在眼。138看書網就算是她不懂陣法,但是二級陣法也是可以輕易破去,就算是破不去,也可以硬攻破去。

    可是她卻發現大多時候,葉默隨意的轉了幾圈,那些二級的攻擊陣法和迷幻陣法都成了擺設。不過有的時候,她又發現葉默停留在一個陣法麵前要很久,而葉默停留很久的陣法,在她看來,其實並不難,因為她都可以看清楚這陣法應該怎麼過去。

    時間久了蒙琪就明白了葉默的做法,他根本就是在研究這些陣法。葉默確實是在研究這種陣法,他感覺在第二盤要領悟的東西比第一盤更多。他甚至相信,如果按照這種進度下去,到了第十八盤的時候,他很有可能晉級九級陣法宗師。

    就算是葉默要耽擱一些時間,當蒙琪跟隨著葉默來到第二盤和第三盤邊界的時候,已經超過了一些人。那些在邊界石碑上正刻名字的修士,看見葉默和蒙琪的時候都是臉現驚容。他們似乎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可以來到這,雍烏子怎麼可能放走葉默?而且還允許葉默和蒙琪走在一起。

    葉默和蒙琪剛剛在進入第三盤的石碑上刻下名字,一名同樣是凝體後期七層的修士就攔住了葉默。

    “站住,小子,你是不是用詭計從我們少主手下逃了?不過就算是你再有詭計,落在我的手上也是個死字……”

    那凝體後期的修士話音還未落下,葉默的‘紫銊’就已經帶著一道紫虹劈了出去,他根本連一句話都沒有。這攔住他的修士葉默之前已經見過,就是通海教的參賽修士。葉默哪還會廢話。

    這修士是一名半妖修,一個隻有凝體七層的半妖修可以進入這麵,顯然是對陣法了解比較深刻。

    這通海教的修士說完後,本來就要祭出法寶的,可是想不了葉默竟然半句話都沒有就動手了,而且速度還是如此之快。

    那名通海教的凝體修士驚慌之下,立即就祭出了法寶。可是當他將法寶握在手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周圍的空間已經遲緩起來,或者說他的行動已經遲緩起來。

    這一瞬間,他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是域,他的眼頓時閃現出驚駭的表情,沒等他露出後悔。葉默的‘紫銊’就已經帶起了一團血霧。

    隨即葉默就是一團紫火過去,攝回一枚戒指。整個過程行雲流水,沒有片刻的遲頓。讓人一看,就以為他是經常做這種事情的。

    “啊……”一名海修盟的元嬰後期修士看見葉默隻是一刀就斬殺了一個凝體七層的修士,頓時尖叫一聲。一個失神,瞬間就被第二盤的推力給傳送了出去。

    周圍的人都寂靜無聲,葉默一刀滅掉一個凝體修士,沒有人敢在他麵前再說話。一些心思剔透的修士,已經明白那個通海教的雍烏子很有可能已經被葉默斬殺了。

    蒙琪也愣住了,她知道葉默厲害。因為她親眼看見葉默斬殺雍烏子的。可是葉默畢竟和雍烏子戰鬥了很長的時間,最後以受傷的代價斬殺了雍烏子。可是此時他竟然一招秒殺了一名和他修為差不多的修士,顯然他的戰鬥力在和雍烏子戰鬥後。再次提升了不少。

    似乎他每時每刻都在飛速的進步,稍不留神,就完全不知道他已經到什麼地步了。

    另外兩名在邊上看見葉默斬殺他們隊友的通海教修士,半句話都不敢說,立即就進入了第三盤。

    “葉兄好本事。”讓葉默和蒙琪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上前和葉默打招呼。

    這是一名看起來隻有三十多歲的修士。凝體一層修為。臉帶古銅色,顯得有些滄桑,但是眼神卻非常明亮,一看就知道不是簡單之輩。

    那修士見葉默看向他,上前抱拳介紹道,“我叫荊學城,滄海殿來的。”

    “你是滄海殿大殿主荊向東的……”蒙琪驚聲說了出來。

    荊學城自嘲的笑了笑說道:“沒錯,我父親就是滄海殿的大殿主荊向東。,每次我說起我的名字,別人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我的父親。”

    蒙琪有些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對不起,因為你的父親太有名了。所以,我隻是習慣性的說出來。”

    荊學城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說道:“沒關係,或許幾十年後,有人提起荊向東,立即就會問起是不是荊學城的父親,哈哈。”

    荊學城語氣開朗,不拘小節,而且看起來並不狡詐,葉默頓生好感。雖然荊學城是因為自己可能殺了雍烏子才上前結交的,但是葉默卻毫不在意。沒有才能,誰願意結交你?就算是紀稟欣賞自己,也是因為自己的才華。

    當別人因為你的才華結交你後,才會漸漸的了解你,才會明白你有的不僅僅是才華,才會成為你的生死之交。

    “荊兄過獎了,我叫葉默,一介散修而已,如今隻是經過海修盟。”葉默也抱了抱拳回答道。

    荊學城見周圍已經沒有了修士,揮了揮手,讓身邊的一名乘鼎修士先進入第三盤,這才再次問道,“那雍烏子是否被葉兄殺了?不然以他的性格不會放走葉兄的。”

    葉默灑然一笑,“沒錯,我殺了他。”

    葉默的幹脆讓荊學城更是欣賞,他拍了拍手說道,“葉兄好氣魄,我就欣賞葉兄這種人。如果葉兄不介意,比賽之後可以和我去滄海殿,我倒是很希望能和葉兄成為朋友,隻是不知道葉兄會不會賞臉。”

    葉默對荊學城同樣愈發欣賞,此人知道自己殺了雍烏子,還敢邀請自己去滄海殿。顯然荊學城是想通過這種辦法委婉的保住自己。對方隻是怕自己在蒙琪麵前麵子上過不去,才這樣說而已。

    但是葉默早就打算離開這了,當然不會去滄海殿,他還是感激的說道:“多謝荊兄了。那雍藍衣本來就不會放過我,現在我殺了雍烏子,他更是不會放過我。所以說,去滄海殿就不用了,因為我現在沒有機會去了。”

    荊學城以為葉默說的是他馬上就要被雍藍衣殺掉,所以才沒有機會。對葉默這種毫無顧忌的性格,同樣是欣賞不已。他取出一枚玉牌遞給葉默說道:“葉兄,你出去後如果我還沒有出來,那雍藍衣敢找你麻煩,你就將這玉牌給我父親荊向東。隻要你一口咬定沒殺雍烏子。那就行了。雍藍衣就算是再不講理,也不敢在我滄海殿麵前撒野。當然,如果我先出去。那就更不會有事情。”

    說完,荊學城再次自嘲的笑了笑,“,我還是要用我父親的牌子。”

    葉默倒是愣了一下,他和荊學城是第一次見麵。雖然互相有些欣賞,可是荊學城竟然敢讓他父親保住自己。姑且不論是否可以保住,這種作為已經是豪氣雲天了。因為隻要荊向東敢在這種情況下幫助自己,那必定是和雍藍衣成為死仇,當場打起來也是有可能的。

    “荊兄,我和雍藍衣那老兒是死仇。如果這樣的話,就連累到荊兄你了。”葉默推回了玉牌。

    荊學城哈哈一笑,“葉兄。你是看不起我荊學城嗎?那通海教的雍藍衣雖然厲害,可是我滄海殿也不是素食的。如果葉兄交了我這個朋友,那就收下玉牌。我荊學城以性命擔保,葉兄可以去我滄海三島做客。”

    葉默見荊學城話都這樣說了,也不再矯情。收起他的玉牌抱拳說道:“荊兄,既然如此。你這個朋友我葉默就交了。不過,去滄海殿做客可能這次去不成了。但是荊兄放心,等下次我再回來路過三海,必定回去滄海殿打擾一番。”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先走一步。等我們出去後再慢慢聊,就算是葉兄不去滄海殿,我也可以去淩島轉轉。”說完荊學城哈哈一笑,轉身進入第三盤。顯然他認為葉默不去滄海殿,隻是暫時留在淩島而已。卻沒有想到,葉默說的不去,是因為他準備就此離開這了。

    葉默見荊學城消失的背影,點了點頭說的:“這位荊兄倒是一個豪爽之輩,值得一交。不到百歲,竟然都已經是凝體一層修為了,確實了不起。”

    蒙琪本來還想說你其實也是一個豪爽之輩,不過聽到葉默後麵的半句話,頓時撅了撅嘴,心說你自己都已經是凝體七層修為了,還說別人凝體一層了不起。難道這是自誇嗎?

    葉默當然不是自誇,他逆天的東西太多了。三生決、金頁世界、苦竹、靈脈、靈髓池、加速陣法……

    因為如此多的逆天東西,所以葉默一直沒有認為自己多天才,他感覺自己的這些東西給了任何一個人得到,也可以成為天才。隻是他沒有想到,能得到這些東西的本身就是一個天才了。

    葉默不知道的是,此時荊學城同樣在讚歎葉默是一個天才,也是一個豪爽之人。他自己能在這個年紀晉級到凝體一層,是有過多次奇遇的。而且他還是滄海殿的少主,資源根本就是取之不盡。而葉默一個散修,比他年紀還要輕,修為還要高,不是天才是什麼?更何況葉默直認殺了雍烏子的事情,就讓他感覺到熱血沸騰。殺了雍烏子,同時直接承認,在無心海外圍沒有任何人敢這樣,但是葉默敢,這種朋友他豈能不結交?

    ……

    同一時間,那雍藍衣正盯著抓在手的那名修士咆哮的叫道,“你說那個葉默殺了我們參賽的弟子亟離?還是一招?說……”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

    ......

    

Snap Time:2018-07-19 04:35:16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