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九七章羅曲第一盤

  
  ww.x.om   半晌後,葉默才站起來,收起了雍烏子的儲物戒指,一團火將雍烏子的屍體燒毀,這才對蒙琪點了點頭說道:“我們走吧,去第二盤。”
  蒙琪跟隨在葉默身後,兩人在第一盤行走的很快。第一盤除了一些潮濕的水草地,就是一些沼澤地。偶爾出現幾個低級妖獸,兩人根本就不用出手,那些妖獸早就跑遠了。
  很快兩人就遇見了一些簡單的困陣和殺陣,雖然這些陣法隱匿的很巧妙,可等級實在是太低了。不要說葉默現在已經是八級陣法宗師了,就算是根本不懂陣法的築基修士進入了這種陣法,這陣法也不能奈何他們。因為這些陣法都是一些一級和二級的陣法,這種陣法實在是沒有任何阻礙作用。
  “我聽說第一盤和第二盤都是三級以下的陣法,所以來參加羅曲十八盤的修士,隻要不是在第一盤隕落,就肯定會去第二盤的。”蒙琪見葉默似乎不解為什麼羅曲十八盤的的第一盤這麼簡單,就解釋了一句。
  見葉默點頭,她又補充說道:“到了第四第五盤才是四級陣法,而第六第七盤聽說是五級陣法。”
  “這麼難?”葉默聽了這話後,頓時驚聲而出,立即就停住了腳步。
  蒙琪疑惑的看著葉默說道:“葉師兄,第七盤以下我都有把握過去,不是很難啊?”
  葉默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才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說的第七盤,我說的是第十八盤。按照你的說法,這第十八盤豈不是超過了九級陣法?”
  蒙琪忽然掩著嘴震驚的看著葉默,半晌才喃喃的問道:“你,你竟然想要登上第十八盤,然後逃走……”
  葉默微微一笑,“要不然,你以為呢?”
  蒙琪忽然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你的這個想法絕對不行。雖然我知道到了第十二盤也隻是七級陣法。第十八盤也不會超過九級陣法,但是我知道你絕對走不到第十八盤。”
  葉默隻有一個六級陣法大師,能走到十二盤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她之所以想不到葉默是陣法宗師,那是因為葉默的年紀在這堙C百歲之內的六級陣法大師已經是極其稀少了,至於陣法宗師更是不可能有。
  百歲是六級陣法大師,不代表過了百歲就是陣法宗師。有的人百歲之內到了六級陣法大師,甚至再過去個幾百年,也還是停滯在六級陣法大師的水平。
  聽了蒙琪的話。葉默才明白並不是每過一盤,陣法就要高出一級。這麼說來,到了第十八盤也不一定有超越九級陣法的存在。
  開始兩人破去這些陣法的時候,葉默還不以為意,但是到了後麵的時候,葉默已經關注起來。這種陣法雖然簡單。都是些二級以下陣法,可是布置的手段卻高明無比。
  就是以葉默的八級陣法大師,他也無法看出來這些陣法的陣心在什麼地方。也就是說這種陣法雖然都是低級陣法,可是布置手段卻是頂級手段,每一個看起來都是如天然陣法一般。就算是精通陣法的葉默,也隻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如果不是蒙琪提醒,在第一盤隻能留一天,葉默甚至都想在這堭M門研究一下這堛滌}法了。他肯定。如果自己在這堭M門研究幾天陣法,他的陣法水平必定大漲。
  雖然他的陣法是自己通過‘三生決’推衍而來,甚至他就是傳承的第一人。但是吸收別人的陣法精華,對他推演自己的陣法絕對大有好處。當初他之所以能晉級到七級陣法宗師,也是受到了冰神禁地下麵陣法的啟示。
  而且葉默還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這種低級的陣法連築基修士都擋不住,為什麼還會出現在羅曲十八盤?
  如果一定要解釋,隻有一個解釋,這些低級陣法就是給人領悟的。讓一個陣法師從第一盤領悟到第十八盤。明白這個道理後。葉默走的更加慢了起來,並且一邊走一邊推演這些低級陣法。
  ‘三生決’本來就長於演化推演。當葉默走完第一盤的時候,這些一級二級陣法的布置手段已經在他的腦海塈峖角F一個大概的框架。
  葉默和蒙琪來到第一盤和第二盤的交界口的時候,果然發現了一麵石碑,那石碑上麵已經寫了二十七個名字了,顯然剛才離開的二十七人全部都已經進入了第二盤。
  葉默和蒙琪刻下自己的名字,進入了第二盤。兩人都知道,這次進入第二盤的名字可能是曆屆最少的一個了,因為雍烏子永遠也沒有辦法進入第二盤了。
  葉默一進入第二盤,就感受到一股推力,似乎要將他推出去一般。同一時間蒙琪也感受到了,頓時臉色一變。
  她同時明白了為什麼有人沒有被陣法絞殺,反而被傳出去了,原來羅曲十八盤進入第二盤後還有這種推力。
  在感受到推力的瞬間,葉默也明白過來。‘丹王十二階’每上一階推力都相應增加,而‘丹王十二階’是上古仙器大師根據羅曲十八盤煉製的法寶,羅曲十八盤有這種推力也就不足為奇了。
  蒙琪之所以臉色一變,是因為這第二盤就有這種推力,如果到了第十八盤,那會怎麼樣?就算是陣法水平達到了九級的陣法宗師,也無法在這種不斷增加下去的推力中上到十八盤。更何況,葉默還是一個六級陣法大師?
  葉默看見了蒙琪臉色大變,立即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隨即對她笑了笑說道:“你貼近我一點。”
  什麼意思?蒙琪心堣@愣。不過她並沒有多想,隨即就來到了葉默的身後,她相信葉默不會是一個想占她便宜的人,這是一種直覺。更何況,她並不討厭葉默。
  一股淡淡的幽香傳來,葉默瞬間竟然有些失神。他想到的是輕雪和洛影兩人,當時她們送自己離開時的那期盼眼神,顯然是盼望自己能早點回去。
  可是自己卻陷進了三海的勢力範圍,好在還沒有牽扯到滄海殿。不過葉默卻並沒有絲毫的後悔,紀稟對他有知遇之恩,就算是明知道會陷進來,他也會和蒙寒安去交易。
  就算是修士,他葉默也有自己的原則。
  隨即他就緩過神來,一道紫眼神魂切割出去,他立即就感受到了周圍壓力消失一空。果然和‘十二丹王階’一般,隻要用神識切割就可以了。
  蒙琪還在揣測葉默叫她靠近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就感覺周身的推力立即就消失一空。她馬上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喜悅的問道,“葉師兄,你有辦法讓那推力消失?”
  葉默點點頭,“是的,如果沒有辦法讓這個推力消失,我們就是跟在一個九級陣法宗師後麵,也無法進入第十八盤,更不要去想等頂的事情了。”
  ……
  此時,在羅曲十八盤島的邊緣,雍藍衣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那白色的石碑。之前隻有二十七個人,他還沒有在意,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兒子雍烏子要殺葉默,不可能和別人一起走的。
  可是現在葉默和蒙琪的名字都已經出現在了白色的石碑上,為什麼他兒子雍烏子的名字還沒有出來?
  “怎麼回事?”眼看一天時間就要過去,白色石碑的第二層都已經出現名字了,雍烏子的名字還沒有出現,雍藍衣再也無法忍住,頓時叫了出來。
  “二巫,你過來,將你上次和那個葉默打鬥的情況再說一遍。”雍藍衣一指雍瑜兒身邊的那名護衛,大聲斥道。
  那叫二巫的護衛打了個哆嗦,趕緊過來,一個字不敢漏的將他和葉默打鬥的細節全部敘說了一遍。
  “你是說他區區凝體六層,在第一招就讓你受傷了?還領悟了域的雛形?”雍藍衣的聲音變得冰冷起來。
  “是,屬下當時大意了。”叫二巫的修士連頭都不敢抬。
  雍藍衣更是冰寒的說道:“你大意個屁,就算是你不大意,你也不是混蛋的對手,滾……”
  說完就是一腳,二巫被雍藍衣一腳踢出多遠,吐出一口血,卻一個字都不敢反駁。
  雍藍衣將那護衛踢飛後,冷聲自語道:“好,好,我倒是小看你了,區區一個凝體修士竟然也有域。如果你敢殺我兒烏子,老夫不將你神魂灼燒個萬千遍,老夫妄自活了幾千年。”
  與此同時雍藍衣身上的殺機湧起,就是靠近他身邊的修士都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冰寒殺意,紛紛後退。
  旺蒼卻皺了皺眉頭,回頭看了一眼蒙寒安。如果真的是葉默殺了雍烏子,他必定要和雍藍衣鬧出矛盾。如果是一般人推薦的葉默,他肯定會將推薦葉默的人送出去,可是蒙寒安卻不行。因為蒙寒安雖然隻是一個副盟主,但是她的後台一樣是一個化真後期修士。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參加比賽的修士從十八盤當中被丟出,落在了島的邊緣。沒等那名修士站起,雍藍衣的真元大手就幻化出去,一把將他拎了起來厲聲問道:“我兒雍烏子到了哪堙H”
  (感謝大家的訂閱支持,同時感謝15288282679萬幣送票,謝謝!)
  wxs.o
  

Snap Time:2018-10-16 11:34:10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