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九四章我會回來的


    雍瑜兒看見葉默的瞬間愣了一下,不過隨即就爆炸起來,她立即就指著葉默尖叫道:“是你,你竟然敢來這……我要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殺死他……”

    當雍瑜兒叫出最後殺死他三個字的時候,原本潔白的臉已經漲的通紅,胸前兩團碩大的胸器更是上下抖動,直觀的顯露了她的激動。雖然雍瑜兒的樣子顯得很是誘惑人,可是現場的男修沒有一個人敢將目光落在她的胸部。

    “瑜兒,什麼事情?”在雍瑜兒身邊一名身材很高,臉型卻很柔和的男子聽了雍瑜兒的尖叫後,立即擔心的問道。

    雍瑜兒此時緩了一口氣,指著葉默更是尖銳的叫道:“上次就是這個混蛋將我的風車砍了一刀,當時如果不是我讓的快,那一刀就砍到我身上來了。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他,他的儲物戒指要賠償給我。”

    隻有葉默清楚,雍瑜兒要殺他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他的儲物戒指。或者說是為了自己的那個八極大鼎,還有極品飛行真器。

    那身材很高男子本來很柔和白皙的麵孔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冷冷的盯著葉默:“區區凝體螻蟻,也敢動本教主的女兒,你找死……”

    這男子的怒氣上來,周圍的修士更是感受到了濃烈的殺機。

    葉默心一沉,這男子已經化真巔峰修為了,身上的殺氣比陸無虎重的太多了。顯然他就是雍瑜兒的那個父親,也是通海教的教主。看這教主憤怒的樣子,葉默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機會進入羅曲十八盤。

    蒙琪比葉默還要緊張,她急切的看著自己的師父,希望師父出來說一句話。好在蒙寒安沒有讓她失望,在雍藍衣動手之前站出來先是對雍藍衣施了一禮,然後才柔和的說道:“寒安見過雍教主,葉默是代表我海修盟參賽的修士,如果之前因為不認識瑜兒公主,有怠慢之處。寒安為他向教主請罪了。還請雍教主看在海修盟的麵子上。饒過他這次。”

    雍藍衣聽了蒙寒安的話後,麵容遽冷,同時冷哼一聲,“得罪我女兒,就算是無心海的霸主來了,我雍藍衣也必殺無疑,你蒙寒安的麵子還不夠大。如果你再敢阻攔。別怪我不客氣了。”

    葉默心再是一沉,他已經盡量低估蒙寒安的能力了,可是沒想到他還是高估了。看這個樣子蒙寒安連保住自己參加比賽的機會都不能,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在沒有進入羅曲十八盤就會被雍藍衣殺掉。

    “旺師兄……”蒙寒安也是臉色難看的看了一眼海修盟的旺蒼,很想讓旺蒼出來說一句話。

    旺蒼冷冷的看了葉默一眼,就要開口。那眼神甚至要將葉默隨時殺掉。完全沒有了之前說葉默前途不錯,好好幹,海修盟不會虧待他的絲毫意思了。

    葉默不用等旺蒼說什麼,也知道他的意思是將自己推出去,絕對不可能是為自己求情。自己區區一個外來的凝體修士,他根本就沒有看在眼。說推出去就推出去,甚至還會說自己不是海修盟的。

    不等旺蒼開口,葉默主動站出來對雍藍衣抱了抱拳說道:“雍教主。之前的事情是因為晚輩不知道瑜兒公主是通海教的公主。多有冒犯。隻是晚輩這次代表的是海修盟,如果前輩在如此多的人麵前殺了晚輩。對海修盟來說毫無臉麵了,以後還有誰敢來海修盟?”

    “哈哈……”雍藍衣哈哈大笑,可是笑聲立即盡是冰冷的寒意,他笑完冷冷的看著葉默,“本教主就要殺你,那又如何?”

    果然在葉默說完話後,雍藍衣的這句話讓旺蒼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不過還是沒有說話。

    葉默卻不等雍藍衣動手就再次說道:“當然教主要殺我也是應該,因為我得罪了瑜兒公主。可我是一個知恩圖報之人,海修盟的旺盟主給了我極大的幫助,我想為海修盟比賽完這場。旺盟主也同意了我全他大恩的這個舉動,所以等比賽完畢後,教主可任意殺戮,也好全了我對海修盟以及旺盟主的報答之恩。”

    旺蒼冷著臉,心憤怒無比,他之前根本就沒有見過葉默,這家夥在這麼多人麵前說自己對他有恩,他要來比賽是還恩來了。如果自己一句話不說,這傳出去,對海修盟和他的地位確實是一個打擊。但是他根本就不想因為葉默區區一個螻蟻,來和雍藍衣鬧間隙。

    “哼,姑奶奶要將你抽筋灼魂,你以為去參加十八盤的比賽就可以逃脫嗎?告訴你,十八盤失敗後,馬上就會被傳送出來。不過,姑奶奶偏偏要你馬上就死。”雍瑜兒在她父親麵前左一個姑奶奶,右一個姑奶奶,但是雍藍衣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

    葉默平靜的說道:“可以,隻要我還了旺盟主的大恩之後,要殺要刮請便。”

    葉默的話大義凜然,周圍很多修士都小聲的議論紛紛起來,隻是迫於雍藍衣的威勢,根本不敢大聲議論。

    旺蒼知道此事他不說話已經不行了,他站出來對雍藍衣抱了抱拳說道:“唉,雍兄,我也是看走眼了,沒想到幫助了這樣一個人,早知道我就不會幫他。既然此人得罪了瑜兒公主那是死有餘辜,就任由雍兄做主好了,我旺某絕對不會有任何異議。”

    葉默聽了旺蒼的話後,心更是一冷,他想不到這個旺蒼竟然連一頭哈巴狗都不如。自己都這樣將他的軍了,他還肯擺著尾巴送上門去讓人打臉。

    “將你的儲物戒指先送上來。”那雍瑜兒惡狠狠的盯著葉默道。

    葉默聽了這話後,頓時心就是一喜,毫不猶豫的將儲物戒指擲了過去,並且抱拳說道:“我的儲物戒指送上,我得罪了雍瑜兒公主,本來就沒有打算繼續活下去。瑜兒公主先收我的儲物戒指,這是應該的。”

    說完他又轉向雍藍衣抱拳說道:“如果教主不相信我的話,可以現在就殺了我。”

    這句話說完葉默又對旺蒼抱拳說道:“旺盟主,無論如何,我對盟主感激之心都不會變。如果雍教主動手。還請旺前輩不要再求情了。雖然無法為海修盟比賽,有些遺憾,卻也全了旺盟主的大恩。”

    旺蒼的臉色愈發陰沉難看了,葉默顯然是想讓他在海修盟麵前丟盡麵子。可就算是這樣,他依然沒有幫葉默說半句話。

    此時葉默心卻在想著一旦雍藍衣真的要動手,他是怎麼逃,五行遁法雖然厲害。可是在雍藍衣這種化真修士下,他有沒有機會?但是要讓他束手待斃,那是絕無可能的。就算是死了,他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葉默心再次升起一股無力感覺,將希望寄托在別人的身上,果然不靠譜。那蒙寒安說的好聽。現在要來真格的,她居然一句話也無法幫助。

    雍藍衣見雍瑜兒隻顧看手的儲物戒指了,似乎在想辦法打開,隨即掃了一下陰沉臉色的旺蒼,對葉默冷哼一聲說道:“諒你也無法逃走,說的天花亂墜,也隻是想多活片刻而已。今天我就給旺盟主一個麵子,讓你多活一時三刻。”

    “父親。他沒有一時三刻了。”此時雍瑜兒卻抬起頭來說道。說完再次揚起秀美的俏臉對旁邊一名身高接近兩米的大漢嬌嗔道:“哥,就交給你了。你不會連一個空手家夥的元神也抓不回來吧?”

    那大漢卻陰陰的一笑,“妹妹放心,這種垃圾,我一個指頭就掐死一串了。”

    葉默暗中卻關注到這個大漢已經是乘鼎三層的修為,臉如鍋鐵,上下嘴唇肥的猶如被馬蜂蟄過一般。他不用猜,也知道這家夥就是雍瑜兒的哥哥雍烏子。難怪蒙琪這麼害怕,這家夥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臉上的凶厲之色溢於外表。真不知道那個小白臉雍藍衣怎麼生出這種恐怖的家夥來。

    蒙琪聽到雍藍衣說暫時不殺葉默,心剛剛鬆了一口氣,可是她又聽到了雍瑜兒的話,一顆心再次懸掛起來。她沒有想到,雍烏子竟然也參加羅曲十八盤的比賽。

    之前葉默雖然沒有跟她說怎麼逃走,不過蒙琪卻心思剔透,猜想到葉默的逃走辦法應該和羅曲十八盤有關係。可是這雍烏子參加比賽,他們說不定連命都會沒有,怎麼逃走?

    “羅曲十八盤陣法已經開啟,請參加比賽的三方修士進入羅曲十八盤的第一盤。”就在蒙琪還在焦急的時候,主持本次比賽的那名修士已經在叫比賽開始了。

    葉默心頓時激動起來,隻要進入羅曲十八盤,他就有機會逃走。如果他萬一沒有辦法衝到第十八盤,他就進入金頁世界。至於蒙琪,那是管不了了。他自己都保不住了,哪還有辦法保住蒙琪?最多幫助蒙琪殺了雍烏子。

    葉默跟隨著海修盟的隊伍一起進入羅曲十八盤,他低著頭走在最後,不急不慢。此時估計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在為自己的命運哀歎,卻不知道此時葉默在急切的叫著前麵的人走快點。

    如果此時雍藍衣突然反悔,他會毫不猶豫的衝進羅曲十八盤。

    蒙寒安似乎知道自己有些對不起葉默,也是滿臉慚愧的沒有說話。好在葉默沒有問她,否則她更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葉默當然不會問她,這根本就不是她能做主的,此時葉默徹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天真。蒙寒安連自己的徒弟都保不住,還談什麼保住自己?

    雍烏子對著葉默猙獰的一笑,忽然說道:“你很快就會感覺你不應該進入羅曲十八盤的,因為你會很後悔你即將遇見的事情。”

    說完雍烏子轉身快速的進入了霧氣中的羅曲十八盤。

    葉默站在了羅曲十八盤的入口,這才鬆了口氣,他緩緩的轉過頭,運足了真元,對通海教的雍藍衣說道:“雍教主,我會回來的。”

    

Snap Time:2018-04-25 02:04:27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