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九二章蒙琪的求助


    告辭蒙寒安後,葉默被王化能安排在了‘真寶聯’的住處。他心還在消化蒙寒安帶給他的消息,丹城的‘十二丹王階’隻是一件仙器,這在之前他卻是從未想過的。他也沒有想到在修真界的修士,竟然能煉製出來仙器,那煉器師應該是如何牛?

    不過自己也不差,在這隻是短短的時間,就已經可以煉製極品靈器了。唯一可慮的是,他對蒙寒安的承諾不大相信。因為他事後回憶起了蒙寒安當時說的話,‘那雍藍衣就是再護他的女兒,十八盤的比賽中也不會對你怎麼樣。’

    比賽中沒事,那比賽後呢?

    不相信蒙寒安的承諾,不是他不相信這個中年美婦的人品,而是不相信她的實力。在修真界實力為尊,更不用說在動輒殺人的無心海了。

    一旦那個刁蠻的少女一定要拿辦自己,隻要海修盟的盟主同意了,蒙寒安絕對保不住自己。那蒙寒安之所以爽快的將玉簡給他,就是不怕他逃走。葉默也沒有想過逃走,拿了別人的東西逃走,不是他的性格。更何況他也知道,絕對逃不走。所以他才問蒙寒安,在羅曲十八盤是否可以中途離開。

    可是按照蒙寒安的說法,除非在羅曲十八盤登頂,否則被傳送出去,落在人堆麵,他隻能將全部希望寄托在蒙寒安的身上。之前葉默就沒有敢全部相信蒙寒安,現在想起了當時她說的話,就更是不敢相信了。

    根據蒙寒安的說法,從未有人在羅曲十八盤登頂,最多也隻是在十二盤就連會被傳送出去。那自己可以登頂嗎?

    可是如果可以登頂的話,葉默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安危交給蒙寒安。他最大的憑仗就是他是一個八級陣法宗師,這沒有任何人能知道。

    他相信百歲之內的八級陣法宗師就算是有。也是極其稀少。根據蒙寒安的說法,在羅曲十八盤麵除了需要修為外,更重要的就是陣法水平。說不定他能憑借自己的八級陣法水平闖過第十八盤。隻要到了第十八盤的峰頂,他就可以隨意離開。到時候自己盡量小心。不能讓那些化真修士發現。

    想到這,葉默漸漸心安,他正想取出蒙寒安給他的那枚玉簡看看,‘仙棬花’到底在那處深海。神識卻掃到門口有人過來。過來的竟然是之前一直站在蒙寒安身側的那名虛神後期的女孩,叫蒙琪。

    不等蒙琪敲門,葉默已經打開禁製,對蒙琪抱了抱拳說道:“不知道蒙師妹有什麼事情找我?”

    蒙琪對葉默福了個禮。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說道:“蒙琪見過葉師兄,幾天後的羅曲十八盤要多煩葉師兄了。”

    語氣輕柔,卻又如黃鸝歌唱一般的清脆動聽。讓人如沐春風。葉默不由的感歎這個蒙琪和當初攔住自己的雍瑜兒。都是極美的女子,為什麼差別就那麼大呢?

    葉默一笑,收起玉簡說道:“我還要多蒙姐幫忙,給了我一個‘仙棬花’出現過的地址。”

    蒙琪微微一笑,可能是因為說了兩句話的緣故,語氣變得自然了不少。她回頭看了看葉默門口的禁製,沒有說話。

    葉默心一動。立即將禁製封閉起來,這才問道:“蒙師妹是否有什麼事情要說?先請坐下再說吧。”

    蒙琪見葉默將禁製再次封住,這才籲了口氣說道:“葉師兄,如果你得罪了雍瑜兒,我勸葉師兄不要參加羅曲十八盤了。那雍瑜兒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就是我師父幫忙也沒有用處。海通教的教主雍藍衣對雍瑜兒近乎溺愛,在比賽之前不會動你,但是比賽之後百分之百會找你茬子,甚至會殺了你。海修盟的旺師伯絕對不會因為你而和通海教教主雍藍衣交惡的。更何況,你動的還是雍瑜兒最心愛的風車法寶。”

    葉默心一沉,果然是這麼一回事,那個雍瑜兒他感覺就不是一個好相與的。隻是他不知道為什麼蒙寒安利用他,而蒙琪卻來告訴他。他和蒙琪根本就素不相識,蒙琪沒有理由為了他而說他師父的壞話。

    蒙琪卻繼續說道:“曾經有一個外來的乘鼎修士,在通靈島衝撞了雍瑜兒,說是衝撞,其實也隻是看不慣雍瑜兒,隨口罵了雍瑜兒一句驕橫而已。結果那名修士逃到了滄海三島,還是被通海教的教主抓回去,最後連魂魄都燒了。”

    葉默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太狠了。如果那乘鼎修士隻是罵了一句就燒毀魂魄,那自己毀了對方的風車,應該怎麼處置?

    此時葉默想的已經不是羅曲十八盤比賽的事情了,而是一旦他無法通過十八盤,應該如何逃走的事情。

    “你為什麼要幫我?”葉默回過神來,蒙琪為什麼要幫助他?

    “因為我有辦法讓你逃出淩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助你逃離出淩島,不過有一個條件。”當蒙琪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葉默總算是鬆了口氣。

    如果蒙琪沒有任何的要求,他還真的不敢相信她的話。倒不是不相信她說雍瑜兒的嬌蠻,而是不大相信她會無償的幫助自己。

    “先說說你的條件。”葉默沉聲說道。

    蒙琪忽然抬手又布置了幾個禁製,不過那禁製實在是等級太低。葉默看了微微一笑說道:“你放心吧,在我房間麵做任何事情,也不可能有人知道。別忘了我是一個陣法高手。”

    聽了葉默的話,蒙琪臉一紅,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葉默心暗道,那個蒙寒安和自己談笑風生,為什麼就有這樣一個羞澀的徒弟?

    蒙琪很快就恢複了過來,抿了抿嘴唇後,毅然說道:“我本不是洛月大陸的人,更不是淩島之人。十年前,我因為意外來到了洛月大陸無心海的一處荒島,我師父正好路過,順便救了我。我感激師父的恩情,就留在了師父身邊。時間久了,我也習慣了這,沒有想過離開。”

    葉默聽到蒙琪的話,雖然有些驚異,但也不是太過奇怪。他自己就是從地球過來,同樣不是洛月大陸的人。蒙琪說沒有離開,那就是說她有離開的辦法,同樣說明了她雖然不是洛月大陸的人,也不是地球來的。如果是地球來的,是沒有辦法離開的。

    見葉默並沒有太多驚訝的樣子,蒙琪反而有些不大習慣,不過她性子淡然,隻是一會就恢複了過來,繼續說道:“可是去年通海教的少主雍烏子來到淩島,他看見我後,立即就向我師父和旺盟主提出了要娶我去通海教。我師父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力拒絕,旺盟主更是一句話也沒有推辭。”

    說到這她見葉默還是沒有驚訝,轉而自嘲的說道:“那雍烏子你沒見過,但是他的妹妹雍瑜兒你應該見過了。”

    這才葉默終於驚訝的問了一句,“那雍瑜兒還有一個哥哥?”

    他心想的卻是,雍瑜兒都如此蠻橫,她的那個哥哥豈不是更加厲害?

    蒙琪淒然說道:“那個雍烏子的性子你從雍瑜兒身上就可以看出一二,說是一個魔鬼都不為過。他強暴了他父親的小妾,被他父親知道了,不但不怪他,還將自己的那個小妾送給了他。而那個小妾送給他後,他又說不刺激,沒有了興趣,轉而殺了了事。”

    葉默呆住了,還有這樣的一窩子,這是什麼和什麼啊?那個雍烏子如此性格,難道就是從妖修身上繼承來的遺傳嗎?

    “我的紫府藏著一枚破空符,可是沒有機會激發。這枚破空符必須要在靈氣極為濃鬱的地方,才可以激發,回到我原來的地方。所以我雖然有逃走的辦法,卻沒有逃走的能力。原來我想等我修為高了,再去尋找靈氣極濃之地的,可惜的是我已經等不到那個時候了。這次羅曲十八盤之後,我必定要被海修盟送到通靈島聯姻。”

    蒙琪說完後,臉色有些淒然的看著葉默,顯然希望葉默帶她走。

    見葉默沉默下來沒有說話,她更是有些急切的說道:“我可以憑借我的身份,以帶你在淩島周圍走走的借口,將你帶出淩島的陣法。”

    葉默忽然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就可以帶你逃走?我隻有凝體修為,在淩島有多少大能?而且真的這樣,你自己也可以出去,然後逃走啊?”

    蒙琪忽然盯著葉默說道:“因為我根本就逃不了多遠,而不你不同,你有極品真器飛行法寶,如果你沒有極品真器飛行法寶,雍瑜兒的風車不可能追了半天還沒追上你。雍瑜兒的風車是極品飛行真器,一般的飛行法寶在那風車下根本就跑不了多遠。”

    葉默心一驚,這個蒙琪好慎密的思維,自己隻是隨口的一句話,竟然暴露出這麼多。

    葉默點了點頭,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說道:“蒙師妹,雖然你的心思很細膩,但是我肯定你想的還是太簡單了。我們根本就不用試,我也知道你絕對無法將我帶出淩島,不但你無法將我帶出淩島,就是你自己也無法離開淩島半步,如果不信的話,你可以去試試看。就算是你師父不看著你,那個旺蒼也會盯著你的。不過,我去勸你不用試,試了後反而對你更沒有好處。我也不會去試,因為你的這個辦法太差勁。”

    “啊……”蒙琪聽了葉默的話,愣了一下。片刻之後,就頹然坐下,她知道自己的想法隻是心麵的一些安慰,或者不願意將事情想得太糟糕而已。現在葉默不留情麵的提出來,讓她恍然醒悟。

    

Snap Time:2018-08-21 07:55:47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