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九一章一場交易


    蒙寒安一看葉默的臉色,立即就知道葉默所想,她並沒有解釋,而是直接說道:“羅曲十八盤遠遠看起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盤子,每過一盤,陣法就會更為複雜,聽說第十八盤的最後,就是一個高聳入雲的峰頂。每次我們三海三家參加羅曲十八盤比鬥,都是三十人,每家都可以出十人。每次誰衝過的盤越靠後,誰就是第一。如果兩家衝到同樣的盤,那就比靠後盤的人數多少。”

    頓了一下,蒙寒安這才有些歉意的看著葉默說道:“每次去羅曲十八盤的參賽者當中,都有乘鼎修士,一般都是每方三人……”

    這次葉默再也忍不住了,他忽地站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蒙寒安問道:“蒙姐,你是說在三海的地盤有百歲之內的乘鼎修士?而且還有這麼多?這真的會有這麼多的天才?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了……”

    那一直站在蒙寒安身後的矜持女孩卻再也忍不住了,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顯然葉默的表現太激動了點。因為笑出聲來,她臉色隱匿的憂愁卻少了一些。

    葉默是不能不激動,在南安洲修真水平如此高的地方,百歲之內的凝體修士也是鳳毛麟角。而在無心海外海,竟然連百歲之內的乘鼎修士都這麼多,難道這差距真的這麼大?

    如果這真的有這麼多的這種天才修士,南安洲的那些九星宗門應該早就會來收弟子了,這種天才弟子比袁冠南、田傲風之流要強無數倍了。

    蒙寒安微微一笑說道:“葉大師不用急切。容我解釋。在無心海的外圍,雖然是我們三家勢力最大。但也有一些妖修。有些妖修不愛戰鬥,他們和我們人類修士也進行交易。時間久了,一些化形的妖修,或者是服用過化形丹的妖修就會和人類修士通婚。這樣一來,人類修士和妖修通婚生下的後代,有少數天賦極其驚人。一旦遇見這種天賦極其驚人的後代,隻要不斷的用靈草洗髓,服用各種丹藥。他們修煉起來的速度比起普通修士要高出十數倍。”

    葉默依然有些懷疑的看著蒙寒安,就這樣也不可思議了。那人類修士和妖修都通婚,最後整個世界還不被這種通婚生下來的後代霸占了?

    “不過……”蒙寒安話鋒一轉說道:“這種修士消耗的靈藥太過驚人,就算是一個門派也不一定能培養幾人,而且這種修士還有一個極大的隱患,那就是一般這種修士到了乘鼎巔峰後,就再難寸進。就算是晉級劫變的也是百不存一。至於晉級化真的,卻從來沒有過。”

    葉默籲了口氣,心說這才正常,如果都這麼逆天的話,那別的地方也不用混了。這種修士隻是到乘鼎就完蛋了,為什麼還要培養?葉默隻是轉念一想就明白了。三海都培養這種修士,肯定是為了參加羅曲十八盤。

    蒙寒安見葉默坐下,微微一笑說道:“葉大師也不用擔心,這種修士我們每家也隻允許出三人,其餘的都是和你一樣的人類修士。參加羅曲十八盤確實是有些危險。如果葉大師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會將‘仙棬花’傳說出現的地方告訴你,而且賽後還會送你一枚‘昆乘丹。”

    對‘昆乘丹’葉默倒是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仙棬花’可能出現的地方。聽了蒙寒安的話後,葉默已經知道當初自己遇見的那個波浪頭發少女應該就是人類和妖修的後代了。

    “好,我同意了。”葉默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說道。

    說完後,他又想起了那個波浪頭發的少女,那個少女顯然就是三大勢力中的人。萬一自己參加十八盤的比賽被她看見了,會不會找自己的麻煩?這事情他必須要先說好。更何況以葉默的眼光,那個少女如此驕橫,是肯定會找他麻煩的。

    見葉默答應,蒙寒安立即欣喜的說道:“十八盤的比賽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葉大師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現在就可以問我。”

    葉默沒有客氣,他直接說道:“我確實是有幾個問題,就是我來淩島的時候得罪過一個少女,我不知道她是哪方勢力的,如果到時候她要找我的麻煩,還請蒙姐幫忙說話,但是我估計那少女來曆應該不小。”

    蒙寒安皺了皺眉頭說道:“那你能不能說的詳細點?比如那少女有些什麼特征的。”

    葉默點了點頭,對那個少女他可以說是印象很深,現在蒙寒安問起,他隨即就說道:“她脾氣很驕橫,皮膚很白,嗯,頭發還是波浪形的,對了她的胸部很大……”

    這是葉默當時的直觀印象,他沒有多想,直接說了出來。不過說出來後,立即就感受到了自己的話有些不妥,立即就止住。因為坐在對麵的是一個女人,站著的還是一個女人,雖然他根本就沒有在意,可是這種話說出來難免會讓人誤會,甚至有些輕浮。因為自己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別人的胸部,可葉默知道這真的不能怪他,那個少女的胸部實在是太大了。

    果然葉默的話剛說出來,站著的那個很文靜的少女立即就將頭低了下去,臉就紅了。

    葉默正尷尬間,蒙寒安卻微微一笑說道:“我想我應該知道她是誰了,她是不是有一個風車法寶?”

    葉默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真笨,現在蒙寒安提醒,他立即就換了一種說法,“是的,她不但有一個風車法寶,還有兩個護衛。當時她追了我好一段路,我停下問她什麼事情,沒想到她卻是要搶我的飛行法寶。為了脫身,我隻好出手壞了她的風車法寶。”

    蒙寒安聽了葉默的話。頓時震驚的看著葉默,半晌才不敢相信的說道:“那少女是通海教教主雍藍衣的女兒雍瑜兒。她的母親雖然是妖修,卻不是無心海的妖修。她那兩個護衛都是乘鼎修為,你竟然能在兩個乘鼎手下逃走?”

    蒙寒安雖然震驚,顯然對葉默的話還是有些懷疑。就是那臉紅的文靜女孩也抬起頭震驚的看著葉默,甚至旁邊的王化能也表現出了懷疑。

    葉默這才明白原來那個波浪頭發的少女竟然是一個大勢力頭頭的女兒,來頭果然不小。他聽到蒙寒安的話,立即就說道:“我不是他們的對手,我隻是利用他們對我的輕敵。然後再用一個小計策破壞了他們的風車法寶。”

    “籲”蒙寒安眼閃過一絲憂色,但立即就籲了一聲這才說道,“就是這樣,你也很了不起了。你放心好了,這件事你沒有錯,那雍藍衣就是再護他的女兒,十八盤的比賽中也不會對你怎麼樣。”

    葉默沒有注意。聽了蒙寒安的話卻鬆了口氣。那少女一看就不是好東西,他很不想和這種刁蠻的公主對著幹。憶墨比她也大不了多少,但是在葉默心憶墨比那個少女強了百倍都不止。

    見這件事蒙寒安同意下來,葉默再次說道:“我還想問一下,那個‘仙棬花’出現的地址現在能不能告訴我。”

    蒙寒安淡淡一笑說道:“你就是不說,我也會給你的。”

    說完她取出一個玉簡遞給葉默。“這是一張海域的殘圖,我曾經和旺師兄去過,不過這在無心海的深海處,那次我差點隕落。雖然這圖上注明了上麵有‘仙棬花’,但是這張圖不知道多久了。就算是有‘仙棬花,現在估計也不存在了。我有的隻有這個。如果……”

    葉默趕緊接過玉簡說道:“多謝蒙姐了。”

    他本來對‘仙棬花’一點頭緒都沒有,現在有了一點頭緒,就算是年份再久遠,他也不會在意。既然出現過,總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嗯。”蒙寒安見葉默接過了地圖點了點頭,卻指著身後的那女孩說道:“這是我弟子蒙琪,這次也要去羅曲十八盤,若是不計算那幾名特殊的乘鼎修士,她虛神七層修為也算是高的了。但是她對陣法卻不是很懂,所以我邀請你去十八盤的第二個原因,就是還想要你照顧一下琪兒。”

    葉默卻疑惑的說道:“那就不要去了不行嗎?”

    蒙寒安再次微微一笑說道:“葉大師可能還不是很明白羅曲十八盤,雖然有危險,可是卻可以提高修士的心境,一般去過十八盤下來的修士,都可以在修煉當中減少心魔。淨化神識,可以讓自己盡快的晉級到更高的層次。而且蒙琪已經是虛神七層的修士,在百歲之內的修士當中算是非常高了,就算是沒有這個好處,她也是必須要去的。”

    “還有這個好處?”葉默立即就有些期待起來,他最在意的就是神識,如果神識被淨化,他的‘紫眼神魂切割’會不會更加犀利?

    蒙寒安點了點頭,“是的,所以說你現在凝體七層去羅曲十八盤,對你也是有好處的。”

    “是不是在參加了比賽的中途,就無法退出?”葉默再次問道,他問這句話是有目的的。

    蒙寒安似乎知道葉默的心思,她再次說道:“你放心,我既然答應了你不讓雍瑜兒動你,就可以護住你。羅曲十八盤一旦進入,隻有等到中途失敗被絞殺或者被傳送出去,或者等到十八天後,羅曲十八盤關閉被傳送出來。”

    “哦。”葉默有些失望的哦了一聲,他確實還是有些擔心雍瑜兒事後會找他麻煩。

    雖然蒙寒安說的好聽,但是自己和海修盟毫無關係,完全是互相利用的關係,說白了隻是一場交易而已。而那個雍瑜兒性情驕橫野蠻,誰知道她會不會讓她父親通海教的教主給蒙寒安壓力?畢竟通海教的教主雍藍衣已經是化真巔峰,聽說還是外海的第一人。而蒙寒安隻是劫變初期修為而已,相差太大了點。有的時候,事情並不是蒙寒安可以控製的。

    “我聽說羅曲十八盤隻要登上了最後一盤的盤頂,也就是第十八盤的峰頂,就可以隨時離開了。但是從古至今,好像還沒有人上到第十八盤,就是我們三海的比鬥,曾經最厲害的一個修士也隻是上到了第十二盤就被傳出了。”蒙寒安還是解釋了一下,不過她也知道,這話對葉默來說沒有絲毫用處。

    (今天才三十多張月票,嗚嗚,這怎麼辦,要加更嗎?)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8-20 14:34:31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