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八六章邊緣三海(賀21盟財通天下2012)


    ()

    (感謝祝賀財通天下2012成就21盟,盟主威武!)

    ------

    隻是那名乘鼎修士倒飛出數十丈遠後,立即就止住了身形。【百度搜索138看書網 會員登入138看書網】而站在風車上觀看的那名少女和乘鼎三層修士也是大驚,或許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竟然被一個凝體六層的修士一刀劈飛。那名乘鼎三層修士看見葉默就要跟著殺過去,立即祭出法寶,想要擋住葉默。

    葉默看見那乘鼎三層修士祭出法寶飛離風車想要擋住自己,頓時心大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讓那乘鼎二層修士輕敵受傷了,他也無法斬殺對方。一旦對方對自己重視起來,他就算是不會輸給對方,但是想要殺乘鼎修士,也絕不容易。

    將那乘鼎三層修士吸引離開風車,才是他的主要目的。所以葉默在那乘鼎三層修士飛身擋住他的去路的同時,早就折轉了身體,竟然飛向了風車的方向。

    那乘鼎三層修士和那已經回過神來的乘鼎二層修士看見葉默的動作後,頓時魂飛魄散。葉默這是調虎離山,以對方一招就逼退乘鼎初期修士的修為,他們的小姐在人家手半招都過不了。

    “不要殺……”那乘鼎三層修士急的立即叫了出來,一旦小姐出事,他們就是死了還是小事,誅連家人還有神魂被灼燒才是大事。

    那波浪頭發的少女看見葉默瞬間就已經過來,頓時也驚的魂飛魄散。隨即她就看見一道紫光過來,要死了嗎?這是她唯一的念頭。

    葉默當然不會這麼沒有腦子,去殺這個少女。這少女一看就知道來曆不一般,一旦自己殺了這少女,那才叫惹了大禍。人家的地盤是無心海。自己從無心海經過,一旦被全力通緝,他能逃的過去?

    他的目的是毀了對方的風車,一旦對方沒有風車了,還怎麼追殺自己?

    “轟”

    ‘紫銊’劈在了對方的風車飛行法寶上,發出劇烈的聲響。

    葉默一刀劈出後,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戰績如何,隨即迅速進入青月,轉眼青月就化成了一道青光消失不見。

    之前那兩名乘鼎修士根本沒有將葉默看在眼。連風車上的防禦陣法都沒有開啟,現在那極品真器風車被葉默一刀劈中,‘轟’聲之後,立即又發出一陣‘哢哢’細響。葉默這一刀硬生生的將對方的風車真器劈出了一道裂縫,雖然這裂縫還不影響繼續飛行。可是再想要追上葉默,那絕對是不可能了。

    “啊……”那少女在青月消失不見後,這才一聲大叫,“這混蛋毀了我的風車,我要殺了他……”

    那兩名乘鼎修士卻驚駭的對看了一眼,此時他們在慶幸葉默剛才一刀的對象是風車,而不是他們的小姐。

    同時兩人心也在驚駭葉默的厲害。如果隻有他們一個人,對方就不是選擇逃走了,說不定會殺了滅口。

    一個凝體修士怎麼可能如此厲害?這簡直太離譜了點。

    “他是不是隱匿了修為?”那乘鼎三層修士凝重的問道。

    那凝體二層的修士沉默了片刻,然後搖了搖頭。“絕無可能,他那一刀我可以感受的出來,完全是凝體的真元,絕對不到乘鼎修為。我實在是想不通。一個凝體修士竟然有這麼厲害。”

    “大巫、二巫,我們馬上追上去。這個混蛋我絕對不會讓他逃走。我要殺了他,他的那個大鼎,還有那個飛行法寶我都要。不對,還有那把菜刀我也要。”那少女馬上惡狠狠的大聲尖叫道。

    那名乘鼎三層的修士卻很是理智的對那少女說道:“小姐,那人故意損毀了我們的飛行法寶,就算是我們的法寶不損壞,也隻能咬住他的飛行法寶。現在我們的飛行法寶被損毀了,想要追上他,那是根本不可能了。”

    “損毀我的法寶,我絕不放過他,我要殺了他。馬上回去,讓我父親發出追殺令,我就不信他可以在我通海教的地盤逃走。”那小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葉默沒有殺她的事情,早就被她忘的一幹二淨。或者在她的潛意識麵,根本沒有人敢殺她。

    ……

    逃出數萬之後,葉默才鬆了口氣。幸虧自己毀了對方的飛行法寶,如果和那兩個乘鼎修士對戰,自己絕對討不了好,最後還是免不了被追殺一途。這無心海未知太多,就是化真修士也不敢大意,更不要說自己區區一個凝體六層修士了。

    同時他也對攔截他的人感到疑惑,本來他以為無心海肯定都是妖修了,怎麼可能還有人類修士。他確定自己看見的那三個修士都是人類修士,除了那個少女有些詭異之外,另外兩人是人類修士無疑。

    此時葉默已經不敢繼續留在金頁世界麵修煉,而是一邊控製著青月急速向北,一邊抓緊時間修煉。

    又是一個月後,已經是凝體六層巔峰的葉默成功晉級凝體七層。進入凝體後期後,葉默感覺自己的實力再次增加,更重要的是他對空間控製有了更深的體會,對域也有了全新的認識。

    ……

    這天葉默正在青月上修煉,忽然神識掃到三名元嬰修士在追殺一頭六級妖獸。

    葉默他還以為自己的神識出現問題了,再次用神識確認了一下,確實沒錯。在無心海的深處,會有元嬰修士追殺妖獸?可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並沒有看錯,真的是幾個元嬰修士在追殺一頭妖獸。

    葉默當即收起自己的青月,一個閃身已經攔住了那六級海豹妖,隨意的一腳就將那六級海豹妖踢暈了過去。此刻那追殺海豹妖的三名元嬰修士已經到達,葉默隨意一腳就踢暈了一頭六級的海豹妖,頓時讓幾人都驚駭起來。

    顯然葉默的修為遠遠高於他們,那幾名元嬰修士連忙對葉默施禮說道:“見過前輩。”

    葉默點點頭,然後問道。“這是無心海的深海處,你們怎麼能光明正大的獵殺妖獸?而且你們的修為來到這,難道沒有危險?”

    那三名元嬰修士立即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其中一名臉上全是水鏽的修士站出來恭謹的回答道:“前輩可能是剛到無心海吧?”

    葉默點頭答道,“沒錯,我是剛到無心海,怎麼了?”

    那元嬰修士連忙說道:“前輩可能不知道,這雖然距離南安洲最近的漠海城也有極遠的距離,可是這卻不是無心海的深處。這依然還是無心海的邊緣。要到無心海的深海,就算是有上品真器飛行法寶,也需要將近兩三年的時間。我們是海修盟的修士,這也是海修盟的海域範圍。”

    葉默頓時有些無語起來,他在無心海走了三四個月了。還以為已經進入無心海的深處了,沒想到還在邊緣徘徊。葉默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既然自己是在邊緣徘徊,之前那個乘鼎修士又是怎麼知道自己要橫穿無心海的?

    那三名元嬰修士在葉默沒有發話之前,也不敢離開。

    葉默回過神來,再次問道,“海修盟是什麼地方?難道這還有大量修士生活的海島不成?”

    那元嬰修士已經確定葉默是真的對這一點都不明白。立即說道:“回前輩,在這一片確實是有大量修士生活的地方,因為這不屬於深海,卻有三大勢力。我們一般叫著三海。”

    “說來聽聽。”葉默隨即就問道。

    那水鏽臉修士不敢怠慢,他感覺的出來,葉默的修為至少是凝體之上了。他很是仔細的說道:“三海第一就是通海教,教主雍藍衣聽說已經是化真巔峰前輩。第二就是我們海修盟。盟主旺蒼也是化真後期修為,而且我們海修盟還有兩位化真修為的副盟主。第三是滄海殿。聽說三位殿主前輩都是化真修士。”

    “那你們為什麼不去南安洲,要在這個地方修煉?”葉默疑惑的問道,這海的資源雖然多,可是哪有在內陸舒服?

    那修士立即再次躬身說道:“前輩,其實我們很多人都是從南安洲過來的。因為南安洲資源太貴而且稀少,我們這種資質一般的修士很難找到一個好的門派。而且就算是進了門派,也很難分到好的資源。可是在無心海就不同了。雖然外出尋找修煉資源很危險,可是幾乎每次都有回報。隻要我們努力,就可以在島上換取丹藥修煉。”

    葉默有了一些明白,在南安洲雖然門派眾多,可是修士一樣的很多。想要找到好的資源,然後換成修煉丹藥和靈石確實困難。而在無心海,隻要努力拚搏,慢慢的積累,每天都會有進步,總有一天能修煉到極致,因為無心海就是取之不盡的資源。海修盟是這樣,想來其餘的兩個門派也是這樣。

    “那是不錯。”葉默下意識的應了一句。

    “是,前輩,不過唯一不好的就是經常有獸潮襲擊,好在三海一般在這種情況下都會聯合起來,一起抵擋獸潮。那修士附和說道。

    葉默沒有再問,隻是說道:“你是否有無心海的地圖?”

    那水鏽臉修士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過他很快就恭謹的說道:“無心海的海圖珍貴無比,我們無法得到,如果前輩要想無心海的地圖,要去淩島碰碰運氣,但也不一定能得到。淩島是我們海修盟的地盤,距離這不到三十萬地,前輩如果要去的話,我這有地圖。”

    說完那修士取出一個玉簡遞給葉默。

    葉默感謝了一句,回送了幾顆‘嬰元丹’,拿起玉簡看了一下,這才和這三名元嬰修士告辭。

    “這前輩好年輕,而且好富有,隨便就是幾顆‘嬰元丹’。”那元嬰修士看著手的幾顆‘嬰元丹’,連勝感歎。

    (距離月票榜單的第八也隻有十幾張月票了,最強的兄弟姐們們威武啊,感謝了!)

    ......<>  (感謝祝賀財通天下2012成就21盟,盟主威武!)

    ------

    隻是那名乘鼎修士倒飛出數十丈遠後,立即就止住了身形。而站在風車上觀看的那名少女和乘鼎三層修士也是大驚,或許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竟然被一個凝體六層的修士一刀劈飛。那名乘鼎三層修士看見葉默就要跟著殺過去,立即祭出法寶,想要擋住葉默。

    葉默看見那乘鼎三層修士祭出法寶飛離風車想要擋住自己,頓時心大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讓那乘鼎二層修士輕敵受傷了,他也無法斬殺對方。一旦對方對自己重視起來,他就算是不會輸給對方,但是想要殺乘鼎修士,也絕不容易。

    將那乘鼎三層修士吸引離開風車,才是他的主要目的。所以葉默在那乘鼎三層修士飛身擋住他的去路的同時,早就折轉了身體,竟然飛向了風車的方向。

    那乘鼎三層修士和那已經回過神來的乘鼎二層修士看見葉默的動作後,頓時魂飛魄散。葉默這是調虎離山,以對方一招就逼退乘鼎初期修士的修為,他們的小姐在人家手半招都過不了。

    “不要殺……”那乘鼎三層修士急的立即叫了出來,一旦小姐出事,他們就是死了還是小事,誅連家人還有神魂被灼燒才是大事。

    那波浪頭發的少女看見葉默瞬間就已經過來,頓時也驚的魂飛魄散。隨即她就看見一道紫光過來,要死了嗎?這是她唯一的念頭。

    葉默當然不會這麼沒有腦子,去殺這個少女。這少女一看就知道來曆不一般,一旦自己殺了這少女,那才叫惹了大禍。人家的地盤是無心海,自己從無心海經過。一旦被全力通緝,他能逃的過去?

    他的目的是毀了對方的風車,一旦對方沒有風車了,還怎麼追殺自己?

    “轟”

    ‘紫銊’劈在了對方的風車飛行法寶上。發出劇烈的聲響。

    葉默一刀劈出後,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戰績如何,隨即迅速進入青月,轉眼青月就化成了一道青光消失不見。

    之前那兩名乘鼎修士根本沒有將葉默看在眼。連風車上的防禦陣法都沒有開啟,現在那極品真器風車被葉默一刀劈中,‘轟’聲之後,立即又發出一陣‘哢哢’細響。葉默這一刀硬生生的將對方的風車真器劈出了一道裂縫。雖然這裂縫還不影響繼續飛行,可是再想要追上葉默,那絕對是不可能了。

    “啊……”那少女在青月消失不見後。這才一聲大叫。“這混蛋毀了我的風車,我要殺了他……”

    那兩名乘鼎修士卻驚駭的對看了一眼,此時他們在慶幸葉默剛才一刀的對象是風車,而不是他們的小姐。

    同時兩人心也在驚駭葉默的厲害,如果隻有他們一個人,對方就不是選擇逃走了,說不定會殺了滅口。

    一個凝體修士怎麼可能如此厲害?這簡直太離譜了點。

    “他是不是隱匿了修為?”那乘鼎三層修士凝重的問道。

    那凝體二層的修士沉默了片刻。然後搖了搖頭,“絕無可能,他那一刀我可以感受的出來,完全是凝體的真元,絕對不到乘鼎修為。我實在是想不通,一個凝體修士竟然有這麼厲害。”

    “大巫、二巫,我們馬上追上去,這個混蛋我絕對不會讓他逃走。我要殺了他,他的那個大鼎,還有那個飛行法寶我都要。不對,還有那把菜刀我也要。”那少女馬上惡狠狠的大聲尖叫道。

    那名乘鼎三層的修士卻很是理智的對那少女說道:“小姐,那人故意損毀了我們的飛行法寶,就算是我們的法寶不損壞,也隻能咬住他的飛行法寶。現在我們的飛行法寶被損毀了,想要追上他,那是根本不可能了。”

    “損毀我的法寶,我絕不放過他,我要殺了他。馬上回去,讓我父親發出追殺令,我就不信他可以在我通海教的地盤逃走。”那小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葉默沒有殺她的事情,早就被她忘的一幹二淨。或者在她的潛意識麵,根本沒有人敢殺她。

    ……

    逃出數萬之後,葉默才鬆了口氣。幸虧自己毀了對方的飛行法寶,如果和那兩個乘鼎修士對戰,自己絕對討不了好,最後還是免不了被追殺一途。這無心海未知太多,就是化真修士也不敢大意,更不要說自己區區一個凝體六層修士了。

    同時他也對攔截他的人感到疑惑,本來他以為無心海肯定都是妖修了,怎麼可能還有人類修士。他確定自己看見的那三個修士都是人類修士,除了那個少女有些詭異之外,另外兩人是人類修士無疑。

    此時葉默已經不敢繼續留在金頁世界麵修煉,而是一邊控製著青月急速向北,一邊抓緊時間修煉。

    又是一個月後,已經是凝體六層巔峰的葉默成功晉級凝體七層。進入凝體後期後,葉默感覺自己的實力再次增加,更重要的是他對空間控製有了更深的體會,對域也有了全新的認識。

    ……

    這天葉默正在青月上修煉,忽然神識掃到三名元嬰修士在追殺一頭六級妖獸。

    葉默他還以為自己的神識出現問題了,再次用神識確認了一下,確實沒錯。在無心海的深處,會有元嬰修士追殺妖獸?可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並沒有看錯,真的是幾個元嬰修士在追殺一頭妖獸。

    葉默當即收起自己的青月,一個閃身已經攔住了那六級海豹妖,隨意的一腳就將那六級海豹妖踢暈了過去。此刻那追殺海豹妖的三名元嬰修士已經到達,葉默隨意一腳就踢暈了一頭六級的海豹妖,頓時讓幾人都驚駭起來。

    顯然葉默的修為遠遠高於他們,那幾名元嬰修士連忙對葉默施禮說道:“見過前輩。”

    葉默點點頭,然後問道,“這是無心海的深海處。你們怎麼能光明正大的獵殺妖獸?而且你們的修為來到這,難道沒有危險?”

    那三名元嬰修士立即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其中一名臉上全是水鏽的修士站出來恭謹的回答道:“前輩可能是剛到無心海吧?”

    葉默點頭答道,“沒錯。我是剛到無心海,怎麼了?”

    那元嬰修士連忙說道:“前輩可能不知道,這雖然距離南安洲最近的漠海城也有極遠的距離,可是這卻不是無心海的深處。這依然還是無心海的邊緣。要到無心海的深海,就算是有上品真器飛行法寶,也需要將近兩三年的時間。我們是海修盟的修士,這也是海修盟的海域範圍。”

    葉默頓時有些無語起來。他在無心海走了三四個月了,還以為已經進入無心海的深處了,沒想到還在邊緣徘徊。葉默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既然自己是在邊緣徘徊。之前那個乘鼎修士又是怎麼知道自己要橫穿無心海的?

    那三名元嬰修士在葉默沒有發話之前,也不敢離開。

    葉默回過神來,再次問道,“海修盟是什麼地方?難道這還有大量修士生活的海島不成?”

    那元嬰修士已經確定葉默是真的對這一點都不明白,立即說道:“回前輩,在這一片確實是有大量修士生活的地方,因為這不屬於深海。卻有三大勢力,我們一般叫著三海。”

    “說來聽聽。”葉默隨即就問道。

    那水鏽臉修士不敢怠慢,他感覺的出來,葉默的修為至少是凝體之上了。他很是仔細的說道:“三海第一就是通海教,教主雍藍衣聽說已經是化真巔峰前輩。第二就是我們海修盟,盟主旺蒼也是化真後期修為,而且我們海修盟還有兩位化真修為的副盟主。第三是滄海殿,聽說三位殿主前輩都是化真修士。”

    “那你們為什麼不去南安洲,要在這個地方修煉?”葉默疑惑的問道,這海的資源雖然多,可是哪有在內陸舒服?

    那修士立即再次躬身說道:“前輩,其實我們很多人都是從南安洲過來的。因為南安洲資源太貴而且稀少,我們這種資質一般的修士很難找到一個好的門派。而且就算是進了門派,也很難分到好的資源。可是在無心海就不同了。雖然外出尋找修煉資源很危險,可是幾乎每次都有回報。隻要我們努力,就可以在島上換取丹藥修煉。”

    葉默有了一些明白,在南安洲雖然門派眾多,可是修士一樣的很多。想要找到好的資源,然後換成修煉丹藥和靈石確實困難。而在無心海,隻要努力拚搏,慢慢的積累,每天都會有進步,總有一天能修煉到極致,因為無心海就是取之不盡的資源。海修盟是這樣,想來其餘的兩個門派也是這樣。

    “那是不錯。”葉默下意識的應了一句。

    “是,前輩,不過唯一不好的就是經常有獸潮襲擊,好在三海一般在這種情況下都會聯合起來,一起抵擋獸潮。那修士附和說道。

    葉默沒有再問,隻是說道:“你是否有無心海的地圖?”

    那水鏽臉修士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過他很快就恭謹的說道:“無心海的海圖珍貴無比,我們無法得到,如果前輩要想無心海的地圖,要去淩島碰碰運氣,但也不一定能得到。淩島是我們海修盟的地盤,距離這不到三十萬地,前輩如果要去的話,我這有地圖。”

    說完那修士取出一個玉簡遞給葉默。

    葉默感謝了一句,回送了幾顆‘嬰元丹’,拿起玉簡看了一下,這才和這三名元嬰修士告辭。

    “這前輩好年輕,而且好富有,隨便就是幾顆‘嬰元丹’。”那元嬰修士看著手的幾顆‘嬰元丹’,連勝感歎。

    (距離月票榜單的第八也隻有十幾張月票了,最強的兄弟姐們們威武啊,感謝了!)

    ......<>  (感謝祝賀財通天下2012成就21盟,盟主威武!)

    ------

    隻是那名乘鼎修士倒飛出數十丈遠後,立即就止住了身形。而站在風車上觀看的那名少女和乘鼎三層修士也是大驚,或許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一個乘鼎二層的修士竟然被一個凝體六層的修士一刀劈飛。那名乘鼎三層修士看見葉默就要跟著殺過去,立即祭出法寶,想要擋住葉默。

    葉默看見那乘鼎三層修士祭出法寶飛離風車想要擋住自己,頓時心大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讓那乘鼎二層修士輕敵受傷了,他也無法斬殺對方。一旦對方對自己重視起來,他就算是不會輸給對方,但是想要殺乘鼎修士,也絕不容易。

    將那乘鼎三層修士吸引離開風車,才是他的主要目的。所以葉默在那乘鼎三層修士飛身擋住他的去路的同時,早就折轉了身體,竟然飛向了風車的方向。

    那乘鼎三層修士和那已經回過神來的乘鼎二層修士看見葉默的動作後,頓時魂飛魄散。葉默這是調虎離山,以對方一招就逼退乘鼎初期修士的修為,他們的小姐在人家手半招都過不了。

    “不要殺……”那乘鼎三層修士急的立即叫了出來,一旦小姐出事,他們就是死了還是小事,誅連家人還有神魂被灼燒才是大事。

    那波浪頭發的少女看見葉默瞬間就已經過來,頓時也驚的魂飛魄散。隨即她就看見一道紫光過來。要死了嗎?這是她唯一的念頭。

    葉默當然不會這麼沒有腦子,去殺這個少女。這少女一看就知道來曆不一般,一旦自己殺了這少女,那才叫惹了大禍。人家的地盤是無心海,自己從無心海經過,一旦被全力通緝,他能逃的過去?

    他的目的是毀了對方的風車,一旦對方沒有風車了,還怎麼追殺自己?

    “轟”

    ‘紫銊’劈在了對方的風車飛行法寶上,發出劇烈的聲響。

    葉默一刀劈出後。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戰績如何,隨即迅速進入青月,轉眼青月就化成了一道青光消失不見。

    之前那兩名乘鼎修士根本沒有將葉默看在眼,連風車上的防禦陣法都沒有開啟。現在那極品真器風車被葉默一刀劈中,‘轟’聲之後,立即又發出一陣‘哢哢’細響。葉默這一刀硬生生的將對方的風車真器劈出了一道裂縫,雖然這裂縫還不影響繼續飛行,可是再想要追上葉默,那絕對是不可能了。

    “啊……”那少女在青月消失不見後,這才一聲大叫,“這混蛋毀了我的風車,我要殺了他……”

    那兩名乘鼎修士卻驚駭的對看了一眼,此時他們在慶幸葉默剛才一刀的對象是風車。而不是他們的小姐。

    同時兩人心也在驚駭葉默的厲害。如果隻有他們一個人,對方就不是選擇逃走了,說不定會殺了滅口。

    一個凝體修士怎麼可能如此厲害?這簡直太離譜了點。

    “他是不是隱匿了修為?”那乘鼎三層修士凝重的問道。

    那凝體二層的修士沉默了片刻,然後搖了搖頭,“絕無可能。他那一刀我可以感受的出來,完全是凝體的真元,絕對不到乘鼎修為。我實在是想不通,一個凝體修士竟然有這麼厲害。”

    “大巫、二巫。我們馬上追上去,這個混蛋我絕對不會讓他逃走。我要殺了他,他的那個大鼎,還有那個飛行法寶我都要。不對,還有那把菜刀我也要。”那少女馬上惡狠狠的大聲尖叫道。

    那名乘鼎三層的修士卻很是理智的對那少女說道:“小姐,那人故意損毀了我們的飛行法寶,就算是我們的法寶不損壞,也隻能咬住他的飛行法寶。現在我們的飛行法寶被損毀了,想要追上他,那是根本不可能了。”

    “損毀我的法寶,我絕不放過他,我要殺了他。馬上回去,讓我父親發出追殺令,我就不信他可以在我通海教的地盤逃走。”那小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葉默沒有殺她的事情,早就被她忘的一幹二淨。或者在她的潛意識麵,根本沒有人敢殺她。

    ……

    逃出數萬之後,葉默才鬆了口氣。幸虧自己毀了對方的飛行法寶,如果和那兩個乘鼎修士對戰,自己絕對討不了好,最後還是免不了被追殺一途。這無心海未知太多,就是化真修士也不敢大意,更不要說自己區區一個凝體六層修士了。

    同時他也對攔截他的人感到疑惑,本來他以為無心海肯定都是妖修了,怎麼可能還有人類修士。他確定自己看見的那三個修士都是人類修士,除了那個少女有些詭異之外,另外兩人是人類修士無疑。

    此時葉默已經不敢繼續留在金頁世界麵修煉,而是一邊控製著青月急速向北,一邊抓緊時間修煉。

    又是一個月後,已經是凝體六層巔峰的葉默成功晉級凝體七層。進入凝體後期後,葉默感覺自己的實力再次增加,更重要的是他對空間控製有了更深的體會,對域也有了全新的認識。

    ……

    這天葉默正在青月上修煉,忽然神識掃到三名元嬰修士在追殺一頭六級妖獸。

    葉默他還以為自己的神識出現問題了,再次用神識確認了一下,確實沒錯。在無心海的深處,會有元嬰修士追殺妖獸?可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並沒有看錯,真的是幾個元嬰修士在追殺一頭妖獸。

    葉默當即收起自己的青月,一個閃身已經攔住了那六級海豹妖,隨意的一腳就將那六級海豹妖踢暈了過去。此刻那追殺海豹妖的三名元嬰修士已經到達。葉默隨意一腳就踢暈了一頭六級的海豹妖,頓時讓幾人都驚駭起來。

    顯然葉默的修為遠遠高於他們,那幾名元嬰修士連忙對葉默施禮說道:“見過前輩。”

    葉默點點頭,然後問道,“這是無心海的深海處,你們怎麼能光明正大的獵殺妖獸?而且你們的修為來到這,難道沒有危險?”

    那三名元嬰修士立即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其中一名臉上全是水鏽的修士站出來恭謹的回答道:“前輩可能是剛到無心海吧?”

    葉默點頭答道,“沒錯,我是剛到無心海。怎麼了?”

    那元嬰修士連忙說道:“前輩可能不知道,這雖然距離南安洲最近的漠海城也有極遠的距離,可是這卻不是無心海的深處,這依然還是無心海的邊緣。要到無心海的深海。就算是有上品真器飛行法寶,也需要將近兩三年的時間。我們是海修盟的修士,這也是海修盟的海域範圍。”

    葉默頓時有些無語起來,他在無心海走了三四個月了,還以為已經進入無心海的深處了,沒想到還在邊緣徘徊。葉默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既然自己是在邊緣徘徊,之前那個乘鼎修士又是怎麼知道自己要橫穿無心海的?

    那三名元嬰修士在葉默沒有發話之前,也不敢離開。

    葉默回過神來,再次問道。“海修盟是什麼地方?難道這還有大量修士生活的海島不成?”

    那元嬰修士已經確定葉默是真的對這一點都不明白。立即說道:“回前輩,在這一片確實是有大量修士生活的地方,因為這不屬於深海,卻有三大勢力,我們一般叫著三海。”

    “說來聽聽。”葉默隨即就問道。

    那水鏽臉修士不敢怠慢。他感覺的出來,葉默的修為至少是凝體之上了。他很是仔細的說道:“三海第一就是通海教,教主雍藍衣聽說已經是化真巔峰前輩。第二就是我們海修盟,盟主旺蒼也是化真後期修為。而且我們海修盟還有兩位化真修為的副盟主。第三是滄海殿,聽說三位殿主前輩都是化真修士。”

    “那你們為什麼不去南安洲,要在這個地方修煉?”葉默疑惑的問道,這海的資源雖然多,可是哪有在內陸舒服?

    那修士立即再次躬身說道:“前輩,其實我們很多人都是從南安洲過來的。因為南安洲資源太貴而且稀少,我們這種資質一般的修士很難找到一個好的門派。而且就算是進了門派,也很難分到好的資源。可是在無心海就不同了。雖然外出尋找修煉資源很危險,可是幾乎每次都有回報。隻要我們努力,就可以在島上換取丹藥修煉。”

    葉默有了一些明白,在南安洲雖然門派眾多,可是修士一樣的很多。想要找到好的資源,然後換成修煉丹藥和靈石確實困難。而在無心海,隻要努力拚搏,慢慢的積累,每天都會有進步,總有一天能修煉到極致,因為無心海就是取之不盡的資源。海修盟是這樣,想來其餘的兩個門派也是這樣。

    “那是不錯。”葉默下意識的應了一句。

    “是,前輩,不過唯一不好的就是經常有獸潮襲擊,好在三海一般在這種情況下都會聯合起來,一起抵擋獸潮。那修士附和說道。

    葉默沒有再問,隻是說道:“你是否有無心海的地圖?”

    那水鏽臉修士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過他很快就恭謹的說道:“無心海的海圖珍貴無比,我們無法得到,如果前輩要想無心海的地圖,要去淩島碰碰運氣,但也不一定能得到。淩島是我們海修盟的地盤,距離這不到三十萬地,前輩如果要去的話,我這有地圖。”

    說完那修士取出一個玉簡遞給葉默。

    葉默感謝了一句,回送了幾顆‘嬰元丹’,拿起玉簡看了一下,這才和這三名元嬰修士告辭。

    “這前輩好年輕,而且好富有,隨便就是幾顆‘嬰元丹’。”那元嬰修士看著手的幾顆‘嬰元丹’,連勝感歎。

    (距離月票榜單的第八也隻有十幾張月票了,最強的兄弟姐們們威武啊,感謝了!)

    ......

    

Snap Time:2018-04-27 09:11:44  ExecTime: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