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四五章砍了燉酒

  
  (感謝鳳凰的飄紅!鳳凰威武!感謝人生所為連續萬幣投票,謝謝!)
  ------
  葉默冷笑一聲,陽費城這個老兒還真的敢這樣,好在自己今天來的還不晚。不過葉默也知道,如果他今天不來,陽費城今天肯定不會提起素素的事情。他將文彩依說給玄冰派,很有可能就是為了素素的事情打埋伏。
  彥觀也愣住了,他想不到無極宗的陽費城竟然開出了這種優厚的條件,而且這還隻是聘禮。‘化真丹’啊,這可是極其稀少的東西,至少玄冰派就沒有。
  就算是別的九星門派,有‘化真丹’的也不會太多,而且就算是有也最多不過一兩顆而已。現在的化真修士除了極個別的新晉修士外,大凡都是古老的存在。而能讓劫變修士有兩成幾率晉級化真的‘化真丹’,成了有靈石也無法買到的極品寶貝。
  哪怕是一些九星門派有一兩顆‘化真丹’存留下來,也不會輕易動用,因為這是門派的資源,是門派的未來。可是無極宗竟然拿出了一顆‘化真丹’,而且還有一條下品靈脈,這手筆不要說別的門派修士震撼了,就是彥觀自己的喘息也粗了起來。他就是劫變修為,一旦到了劫變巔峰,那就是需要‘化真丹’的時候。
  在洛月大陸的劫變修士,大凡都是靠‘化真丹’晉級化真的。隻有極個別的劫變修士才可以通過別的途徑晉級化真,而更多的劫變修士隻是終生留在了劫變修為。
  彥觀激動的手都有些顫抖了。他剛想說話,葉默卻看見不對。連忙在彥觀之前站起來對著陽費城冷冷的說道:“很對不起你了,陽掌門。那洛素素是我的妻子,還有那唐北薇也是我的妹妹,今天我就是來接她們的,所以你就將你的那些爛主意收回去吧。”
  “哼!”陽費城對葉默冷哼了一聲,卻根本沒有理睬葉默,而是再次盯著彥觀。
  顯然他的意思是葉默故意和他過不去,這不但是在落無極宗的麵子。而且也在落玄冰派的麵子。
  葉默也知道這個時候提起這件事肯定不是好時機,可是此時他不得不提了。陽費城這個混蛋太惡毒了點,竟然敢打素素的主意。葉默隻恨自己的修為太低,如果他是化真修士,說不定他已經對陽費城動手了。
  打素素的主意,他可沒有任何心情忍耐。可是現在就算是沒有心情忍耐,他也必須要忍耐。
  他說完素素。又順便將北薇說了進去,他怕陽費城這老兒,一旦不能對素素動手,又要打北薇的主意。
  果然彥觀的臉色也沉了下來,之前對葉默他一直是客氣有加,現在葉默這種舉動顯然他也以為葉默沒有將玄冰派放在眼堙C而且也絲毫沒有顧及玄冰派洛素素的清譽。
  他冷下臉淡淡的看著葉默說道。“葉城主,雖然你是丹城的副城主,可是我玄冰派也是九星大宗門。不是誰都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葉城主這話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就算是彥觀心堳膉鶪w經起來,可是他對葉默的話依然保持著克製。
  “無知狂妄之徒。竟敢侮辱我的弟子。區區一個七品丹王很了不起嗎?老身一劍劈了你。”在彥觀身後年老的女修忽然憤怒而起,就要祭出飛劍對葉默動手。不過她的舉動被另外一名玄冰派的乘鼎修士攔住了。無論怎麼樣。在這媢儭倣q動手,顯然不合時宜。
  葉默看了看那老婦,已經是乘鼎修為,他沒有想到這老婦還是素素師父。聽輕雪說素素的師父對素素很好,葉默也就沒有對她生氣。
  此時不要說彥觀和那名發怒的女修,就是別派的門主甚至一些修士都感覺到葉默有些過分了。葉默有寧輕雪的事情,這是眾所周知的。而他之前和無極宗的宗主對話,顯然是和無極宗有些間隙。現在無極宗拿出聘禮來求娶洛素素,他立即又出來說洛素素是他的妻子,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多的巧事?這明顯的是故意為之。
  如果是對一個普通修士來說,葉默作為丹城的副城主這樣說也就算了。可是當他麵對的對象是兩個九星宗門的時候,那就確實是過分了。
  隻是因為葉默之前幫助大多數的門派說了他們想說不敢說的話,現在就是葉默過分,也沒有人出來說什麼。
  但雷雲宗的一名長老卻冷哼了一聲,“丹城的名譽副城主果然了不起,想要娶誰就娶誰,有誰敢逆了丹城名譽副城主的話?”
  葉默豈能聽不出雷雲宗的這名長老是挑撥是非,不過他並沒有理睬他,而是走出來對彥觀和剛才發怒的那名女修抱拳施禮後,才很是客氣的說道:“彥門主,這位應該是素素的師父了,也是葉默的前輩。葉某這次來玄冰派不是被邀請的,我想兩位前輩也知道。晚輩確實是來接我的妻子素素和妹妹北薇的,素素和輕雪都是我的妻子,而北薇卻是我的妹妹,如若不信,前輩可以將素素或者北薇叫出來詢問就知道。”
  彥觀和那名發怒的女修愣住了,他們顯然可以聽出葉默的話很是真誠,並沒有任何的說謊,可是這事情也太巧了點。
  別的門派修士也都有些疑惑的看著葉默,葉默剛才的話,就是他們也不確定真假了。但是很多人都認為葉默沒有說謊,因為這種事情說謊太容易被戳穿了,隻要叫出那個洛素素和唐北薇一問就知道真假了。
  文彩依卻捏緊了拳頭盯著葉默,這堥S有她說話的份,之前葉默不停的說他是來看自己熱鬧的,就已經讓她怒火衝天了。現在葉默說洛素素是他的妻子,別人在懷疑,可是文彩依卻絲毫沒有懷疑。
  寧輕雪和洛素素兩人親密無比她是親眼看見的,當時洛素素就說她有丈夫了,顯然她的丈夫就是葉默了。
  文彩依想到當初自己發的誓言,無論洛素素的丈夫是誰,她都要將他搶回來,等搶過來之後,再一腳踢回去,沒想到現在這事情成了眼前的現實。而且洛素素的丈夫確實是人中龍鳳,這麼年輕不說,都已經是一個七品丹王了,而且修為現在連自己都看不清楚。葉默能斬殺袁冠南師兄,顯然至少已經是元嬰後期修為了。
  “葉默,你真的以為你作為丹城的一個名譽副城主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世上豈有如此巧合之事。今天我賀臨就要將你斬殺在此,那又如何?”一名灰衣老者說完直接幻化出一隻巨大的真元大手,竟然想要在這大殿上將葉默斬殺。
  沒有人想到賀臨作為一個化真修士真的敢殺葉默,而且還是在這玄冰山的大殿之中。
  彥觀心媟t自叫苦,玄冰山隻有一名化真太上長老,可是現在那長老偏偏不在這堙A就算是他想要出手擋住,也沒有辦法。
  雖然之前和葉默打招呼的修士很多,可是現在沒有一名修士願意為葉默出手擋住賀臨的這一下。紀稟急的連忙站起來說道:“賀前輩,且慢動手。”
  可是賀臨就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般,真元大手瞬間已經伸出去。
  一個虛神修士,還是一個虛神一層的修士在化真修士下,確實是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
  可是葉默卻淡淡一笑,根本毫不介意的說道:“老陸,有人不將我放在眼堸琚A竟然還敢動手。你把他的爪子砍下來,今晚我們燉了下第一次酒。”
  所有的人聽了葉默的這話頓時愣住了,葉默這是什麼意思?
  隻有陸無虎聽懂了葉默的話,葉默說是第一次酒,那就是今天他出手算一次了。
  就算是一個九星宗門,陸無虎也沒有放在眼堙A他在意的是葉默請他出手三次是什麼時候,對他來說是越早越好。現在葉默叫他出手了,他高興還來不及,所以想都沒有想,同樣的就一道真元大手伸了出去。
  陸無虎化真多少年了,早就是巔峰的存在。在整個南安洲也是前輩當中的前輩,賀臨隻是一個化真初期的修士,和陸無虎比起來差的太遠了。
  “……”
  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賀臨的那隻巨大的真元大手頓時被擊潰,同一時間,賀臨噴出一口鮮血。隻是一招間,他就吐血受傷,可見陸無虎實在是太過凶殘了點。
  好在陸無虎還知道對方是一個九星宗門的太上長老,倒也沒有真的將他的手臂砍下燉了喝酒。
  “陸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陽費城立即臉色一變,如果陸無虎幫助葉默,不要說現在殺不掉葉默,就算是他離開了玄冰派後,無極宗一樣殺不掉葉默。
  陸無虎懶洋洋的說道:“我老人家什麼意思還要告訴你?敢在我麵前對我兄弟動手,你找死啊。這次是警告,下次就不會這麼簡單了,我老陸可不會和你開玩笑。”
  這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石化了,葉默竟然叫陸無虎老陸,而且他一句話,陸無虎就動手了。要知道就算是丹城的城主月奇超,也要叫陸無虎一句前輩。有這樣一個厲害的後盾,還有誰敢動葉默?
  彥觀背後出了一身冷汗,剛才如果繁漪竹真的對葉默祭出飛劍了,那可真的不是好事。
  (先來一章解悶,前往不能讓月票落下來,求月票繼續往上衝衝衝!)
  ......
  

Snap Time:2018-10-24 10:47:59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