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三九章墨月葉默


    葉默的神識雖然無法掃到對方的船艙麵,可是到了現在麵還沒有人出來,這讓葉默心大定。如果隻有這兩名虛神修士,他還真的不懼。

    葉默一把扯下麵具法寶,冷聲說道:“墨月葉默,專殺無極宗的垃圾。”

    說完,根本就不等對方回答,手的‘紫銊’已經劈出,同時偷偷的放出了自己的‘無影’,對方兩人一個虛神四層,一個虛神七層。葉默就算是再托大,他也隻是虛神一層而已。

    ‘無影’上次晉級成全金色後,葉默還沒有用它對敵過。

    “是你……”那虛神後期的修士聽到葉默報名後,眼睛都紅了,根本就不再說二話,一個橢圓形的法寶就被祭出。

    作為一個虛神修士,他已經知道無極宗高層的一些事情了,袁冠南就是這個叫葉默的家夥殺的。此時這家夥送到了他的眼前,他哪還會容情?

    葉默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法寶,這簡直就像一個馬桶一般。那橢圓形的法寶一被祭出後,立即就就從兩頭射出兩種顏色的光芒,一黑一紅。葉默劈出的刀芒被這兩種顏色的光芒一掃,竟然立即就暗淡起來。就是他手的‘紫銊’都一抖,差點就要脫離而去一般。

    葉默心大駭,更是一道神識刀劈出,手的‘紫銊’再次被收回,可是‘幻雲華山刀’這一招卻沒有辦法繼續劈出。

    “咦。”那虛神後期修士見自己的法寶沒有刷掉葉默手的紫色菜刀,倒是驚異的咦了一聲。不過立即就冷笑著說道:“可以在我的雙色混元金鬥下,將你的那把破菜刀抓的這麼緊。你也算是有點本事。不過敢殺我無極宗的弟子,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後悔。”

    原來是雙色混元金鬥,難怪看起來有些像馬桶。葉默不等這虛神後期的修士繼續攻擊,一連劈出十三刀。

    漫天的紫色刀芒隻是瞬間就已經將這虛神七層的修士圍住了,那虛神七層的修士卻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雕蟲小技而已。”

    葉默的目標卻不是他,而是那名虛神四層的修士,以他的戰鬥經驗來說。這名虛神七層的修士。就算是他可以斬殺,也不是一會的事情,他必須要將那名擋事的虛神四層修士先給幹掉。

    所以葉默用幻雲分裂刀和、幻雲形意刀和陣殺刀困住那虛神七層的修士後,立即就對那虛神四層的修士動手。

    那虛神四層的修士已經祭出了法寶,他的法寶同樣個是一把刀,不過外觀上卻比葉默的菜刀美觀多了。他之所以要祭出法寶,那是打算和那名虛神七層的修士一起圍攻葉默。因為葉默剛才一刀就斬殺了他們虛神三層的同伴,讓他有些害怕。

    可是不等他的法寶祭出來,葉默的‘幻雲華山刀’已經劈了過來。

    剛才葉默這一刀他雖然沒有看清楚,可是這一刀的威勢,他卻了解的很清楚,那簡直就是不達目的不回頭的一刀。他沒有雙色混元金鬥。所以不等葉默的‘紫銊’到他的麵前,他的的刀已經祭出,同時一個黑色的方形圓盾也被祭出。

    葉默剛才那一刀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他也想不到葉默在和師兄打鬥的時候,竟然還會偷襲自己。

    那修士的長刀一祭出。就劃出了一道數丈長的白色的長芒,似乎要將‘紫銊’和葉默全部攔腰斬斷。

    葉默卻知道。這修士施展的不是刀技,而是真正的法術。可是就算是知道這是法術,葉默的‘紫銊’也沒有絲毫的停止。

    ‘幻雲華山刀’已經毫無顧忌的劈出,不等‘紫銊’幻化出更多的紫芒,就已經和這名修士的長刀撞擊在一起。

    “嘎”的磨牙聲音響起,紫光四濺,同時那修士剛才一刀幻化出來的白色刀芒也消失不見,可是葉默的‘紫銊’卻被阻擋了下來。

    葉默悶哼一聲,‘紫銊’根本就沒有收回來,再次劈出,那修士急怒之下,全力催動身前的烏黑顏色的方形盾牌。

    “”的一聲,葉默的‘紫銊’劈中了那修士的盾牌,那修士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噴出。手盾牌的烏黑顏色頓時就變得暗淡起來,不等葉默第三刀過來,他已經隨手就丟出了一張符籙。

    那符籙剛被丟出,就爆裂開來,一道猶如小兒胳膊粗細的雷弧就從符籙麵炸開,衝向了葉默。

    葉默冷笑一聲,根本就不管這道雷弧,如果是別的符籙,他還會考慮躲避一下。這種雷弧,不要說一道,就算是七八道,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之前他渡劫的最小的雷弧也比這個厲害一些。這種雷弧對虛神後期的修士都有一定的傷害了,可是對他,卻沒有絲毫傷害。

    看見葉默根本就不管自己的符籙,繼續一刀劈出,那虛神四層的修士張著嘴更是不明白為什麼葉默要找死。就是他殺了自己,難道這一道符籙他還能受得了?

    在劈出這一刀的同時,葉默就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可是葉默根本就沒有打算收刀的意思,他在瞬間就想到,危機感不是來自剛才那符籙,應該是自己的幻雲陣殺刀沒有擋住那名虛神七層修士。他在瞬間就祭出了八極大鼎,就算是拚著受傷,也要先殺了一人。

    “噗。”葉默的‘紫銊’這次完全劈中了這名虛神四層的修士,這虛神修士眼閃過一絲暗淡,灑下一篷鮮血,無力的從空中落下。

    而葉默也在瞬間狂噴出數口鮮血,同時八極大鼎發出一陣陣的嗡嗡之聲。葉默知道這是他在偷襲那虛神四層修士的同時,那名虛神七層的修士也在偷襲他。

    他從偷襲那虛神四層的修士,到將對方斬殺,也隻是片刻的時間。可就是這片刻的時間,那虛神七層的修士就已經完全擺脫了他的‘幻雲陣殺刀’,轉而來對付自己了。

    葉默吞下一枚丹藥,回過頭冷冷的看著那已經暴怒無比的虛神七層修士,現在隻有他一個人了。雖然剛才倉促之下隻是布置了一個四級陣法,可是葉默知道這個四級陣法說不定在關鍵的時候,可以幫他反敗為勝。

    ……

    “是葉城主。”落霏看見葉默的同時,眼一紅,雖然她和葉默之間並沒有多少親密的關係,可是相比之下,她感覺葉默給她的感覺很親切。當初葉默從哪個人麵獸心的男人手救下了自己,又將她帶到了洛月城,現在在這個異鄉再次遇見他,那種感覺更是濃烈。

    “甘師兄,你沒事?真是太好了。”甘琅一過來,那兩名金丹弟子立即就欣喜的上前問候。

    “甘琅見過竭師叔,苗師弟,兩位師妹,掌門現在還好嗎?”甘琅兩名上前先給那虛神老者施了一個禮,就急急的問道。

    葉默之前一刀就斬殺了那名虛神三層的修士,在甘琅的眼,他至少應該是虛神巔峰了,所以反而不擔心葉默。

    “甘師兄,掌門他,他已經仙去了。現在的掌門是霏師姐,掌門讓我們聽落霏師姐的……”那最小的女弟子語氣有些低落的說道。

    甘琅頓時眼圈一紅,他從小就進入劍穀,無論是做人還是學劍都有掌門的教導。掌門教導他要學會劍道,更要學會人道。

    可是他劍道還未成功,掌門竟然仙去了。

    “甘師兄,你也不要太難過了,以後劍穀還要在我們的手發展起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不要讓九泉之下的掌門失望。”落霏此時已經從看見葉默的激動中清醒過來,連忙安慰道。

    甘琅立即回禮說道:“現在你已經是劍穀的一派掌門,可千萬不要叫我師兄了。”

    落霏點點頭說道:“也好,以後你們就叫我掌門師姐吧,掌門掌門的,反而生分了。”

    落霏早已不是當年的落霏,她心清楚,如果要將劍穀發揚光大,不是隻靠幾句話就行的。現在她的修為還低,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再按照以前那樣去做了,該豎立的還是要豎立。

    “甘師兄,那個厲害的前輩是和你一起來的嗎?他是誰?”那最小的女弟子疑惑的指著葉默問道。

    甘琅卻很是尊敬的說道:“這位前輩掌門師姐認識,就是丹城的七品丹王,也就是剛剛丹王大比的第一名葉默前輩。他得知無極宗對我劍穀的遷怒後,立即就和我一起趕過來了。”

    “竟然是丹王前輩……”那名金丹六層的青年也一臉震驚的盯著葉默,葉默的年紀看起來並不比他們大,竟然已經是丹王了,而且還可以秒殺兩名虛神初期的修士。

    “好厲害。”劍穀的那名虛神長老驚歎一聲,別人看不出來,可是他卻看出來了葉默隻有虛神一層,一個虛神一層的修士不但秒殺了虛神三層和虛神四層,甚至還和一名虛神七層的修士硬拚。

    ……

    此時那虛神七層的修士看向葉默的目光森寒無比,葉默剛剛吞下一顆丹藥,他已經再次祭出了雙色混元金鬥。這次那混元金鬥一祭出,紅黑兩道刺眼的光芒竟然交融在一起向葉默卷來。

    而那虛神修士也同時衝向了葉默,他竟然沒有再祭出任何法寶,而是一拳擊出。

    普普通通的一拳,卻讓葉默感覺到周身的氣流都有些紊亂起來,瞬間他的拳頭竟然幻化成了一個方圓半丈的巨大鐵錘,那鐵錘還沒有到葉默麵前,那種呼吸不暢的壓迫感覺就已經傳來。

    ......

    網網

    

Snap Time:2018-04-24 18:36:51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