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三七章華山路幻雲刀

  
  雖然第一招交手那無極宗的虛神修士並沒有全力,說是被葉默偷襲也不為過。可是葉默第一刀就將他劈出數丈遠,這名無極宗的修士已經對葉默已經起了忌憚之心。
  所以葉默第一刀劈出後,他立即鼓動真元。果然隨即他就感覺到自己的真元一陣遲緩,似乎要被束縛住一般。這虛神中期修士立即就知道不好,更是強行祭出八卦鏡,同時全力掙脫葉默的真元束縛。
  八卦鏡一被祭出,立即就在空中膨脹開來,就好像一輪近距離放大的太陽一般,將葉默籠罩起來。不等葉默繼續劈出幻雲刀法,他就感覺自己的識海一疼。隨即葉默就明白過來,對方的這個八卦鏡根本就是神識攻擊法寶。
  同樣是法寶,但是神識攻擊的法寶比普通的法寶要強出太多了。如果葉默沒有神識功法,或者說他不會‘紫炎神魂切割’,就算是他的真元比對方強大,可是在這個八卦鏡的下麵也要吃大虧。
  神識攻擊法寶和修士的神魂攻擊不同,因為他不需要持續大量消耗修士的神識,就算是攻擊失敗,對修士的神識也沒有多大的影響。
  葉默的神識被攻擊疼痛隻是瞬間而已,那名無極宗的虛神修士就已經掙脫了葉默的束元刀。又祭出一把飛劍出來,同時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剛才葉默那一刀後繼無力,沒有趁勝追擊,就說明自己的八卦鏡已經見效。他根本就不等葉默再次出手,就祭出飛劍。顯然是要將葉默就此一劍斬殺。
  葉默冷哼一聲,知道這八卦鏡是神識攻擊法寶之後,他的‘紫炎神魂切割’就已經攻擊了出去,這是‘紫眼神魂切割’的第三層攻擊手段神識刀。從來都隻有他的神識攻擊別人,今天反而被對方攻擊了他的識海。
  那虛神修士雖然不需要直接用神識攻擊葉默,可是他必須要用神識控製自己的八卦鏡攻擊葉默。
  葉默的神識刀斬殺過來,要比他的八卦鏡厲害太多了。他隻感覺到自己的識海巨疼,不要說繼續祭出飛劍。就是那八卦鏡也控製不住的落了下來。
  而此時葉默的‘紫銊’已經劈出了幻雲分裂刀,在分裂刀之後,葉默又是一招飛旋刀。
  那虛神修士剛剛掙脫葉默的神識刀,識海的翻滾還沒有停息下來,就看見無數的紫芒席卷而來。開始他還沒有注意,但是很快他就發現那些紫芒越來越多,甚至已經形成了密密麻麻的包圍趨勢。這是刀芒?而且還是越來越多的刀芒。
  這是什麼刀技?無極宗的那名虛神修士來不及驚駭。趕緊收回了八卦鏡,那八卦鏡一收回來,就又一次幻化出無數的鏡影想要擋住紫色的刀芒。
  “……”
  那些刀芒擊打在八卦鏡上,發出密密麻麻的沉悶響聲,那虛神修士剛剛識海受傷,加上葉默的紫色刀芒就好像無窮無盡一般。他隻是擋住了第一波的攻擊,就狂噴出一口鮮血。立即伸手取出一顆丹藥,想要吞下去。
  不等他的丹藥吞下,葉默的飛旋刀已經夾雜著分裂刀而來。
  飛旋的刀芒,讓已經識海受傷的無極宗虛神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擋住。如果他的識海沒有受傷。他還可以繼續催動八卦鏡擋住葉默的這些飛旋刀芒,可是現在他識海受傷。控製八卦鏡已經有些吃力了,不要說繼續擋住源源不斷而來的飛旋刀芒。
  好變態的虛神一層修,這名虛神四層的修士心媟t自心驚,已經有了逃走的打算,他肯定自己不是葉默的對手。不要說是虛神一層,就算是虛神五層甚至虛神六層,他也相信不會比眼前這個虛神一層的修士強悍多少。
  葉默雖然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卻有些不滿意,他感覺自己的幻雲刀法,雖然有五刀,每一刀都有獨特之處,可是沒有任何一刀能一刀定乾坤的。總是會和敵人陷入糾纏狀態,雖然他的實力到現在還沒有全部拿出來,甚至八極大鼎和‘無影’都沒有祭出,可是他依然不滿意。
  他需要的是氣勢磅,劈出來讓敵人魂飛喪膽的刀法,可惜的是幻雲刀法現在還做不到。
  這名無極宗的虛神修士想要逃走的念頭一起,葉默就感受到了對手的氣勢下跌,葉默想都沒有想握緊手堛滿扔萎陛朽N是一刀劈出。
  這一次他沒有祭出‘紫銊’,而是握在手中劈出,剛剛劈出的時候,葉默還在想剛才怎麼劈出氣勢磅的一刀。等這一刀劈出後,葉默竟然意隨刀走,有了一絲感悟。
  下一刻,他竟然不去看那名虛神修士,也沒有去看自己的刀是不是劈中,而是專注的閉上眼睛,就這樣全力的一刀劈出。
  甘琅在一邊看見葉默占了上風,正想去看看死去的萬師叔,可是葉默的幻雲刀法讓他看的心曠神怡。雖然葉默隻是劈出了三刀,但是從幻雲束元刀,到分裂刀,再到飛旋刀,幾乎每一刀都帶著無盡的刀意。他對自己的波濤劍法本來就很是自傲,可是看見葉默的幻雲刀法後,他感覺自己的波濤劍法隻是入門而已。
  正當甘琅看的入神的時候,卻發現葉默閉上了眼睛隨意的一刀劈出。而更讓他奇怪的是,葉默劈出這刀後,正和他對戰的那名無極宗的虛神修士竟然再次遲鈍了一下。
  不等那虛神修士繼續動作,葉默的紫色大刀已經帶起一陣陣的紫色刀芒將他完全遮掩住了。
  這是什麼刀法?甘琅瞪著眼睛盯著葉默手堛熊策滮j刀,確切的說這把刀更像是一把大菜刀。他甚至感覺葉默這一刀比之前的幾刀全部加起來還有厲害數倍,給他生出一種一往無前,無可匹敵的想法。同時有一種他想要抓住,卻抓不住的東西,那隻能感覺的出來,甚至不能說出來,也意會不到。
  “哢嚓……”
  “噗”
  一聲哢嚓再加上一聲血肉橫飛的響聲,那無極宗的虛神修士和他的八卦鏡一起,被葉默一刀劈成了兩半,就連他的元神也被無盡的紫色刀芒絞殺。而他兩半的屍體倒下後,自動四分五裂,分裂的屍體之上卻有一道道的刀芒痕跡。
  葉默依然閉著眼睛,好一會他才睜開眼睛,眼堸{過一道喜色,
  剛才他最後一刀竟然因為之前的想法頓悟了,這一刀將幻雲刀法的前麵幾刀融合起來,劈出的時候就有束元的作用。而‘紫銊’在劈出的過程中,就形成了分裂刀、飛旋刀、形意刀和陣殺刀。
  這樣的一刀雖然極耗真元,但是劈出後卻有一種橫掃一切的趨勢,就算是修為比他高幾個層次,隻要他的真元和神識跟得上,這一刀簡直就是無敵。
  華山一條路,我隻劈一刀。
  葉默握緊手堛滿扔萎陛式A他知道自己的幻雲刀法到了今天才算是真正的小成了。以後這一刀就是幻雲第六刀,叫著‘幻雲華山刀’。
  葉默收起‘紫銊’又攝取了這名虛神修士的戒指,回過頭發現甘琅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立即問了一句,“剛才你的師叔說了什麼?”
  甘琅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我師叔說讓我立即去尾崖,我估計我師門沒有被殺的人都去了尾崖了。”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尾崖。你先將你師叔的東西收起來,將他埋葬了。”葉默點點頭說道。
  ……
  此時一艘極品靈器飛船法寶上,四名修士圍著一名躺在榻上,卻身受重傷的中年男子悲傷不已。
  那中年修士卻淡淡一笑,“我劍穀萬千年來受過無數的打擊,可是依然屹立到今天。我劍穀隻要有一名弟子活著,就可以再次殺回來。無極宗九星宗門又如何,將來滅無極宗必是我劍穀弟子無疑。”
  說完這中年修士又看了看這四名修士,再次說道:“我這次元神被毀,已經無力回天。我希望你們四人無論任何人,隻要還活著,就要記住我劍穀的大仇。我劍穀的修士要有要有劍氣有劍骨,決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今日我之劍穀就是他日無極宗的下場。”
  “是,謹遵掌門吩咐。”圍在這中年修士旁邊的四人同時斬釘截鐵的說道,語氣帶著一絲哀傷,同時也有一絲決然。
  那被稱為掌門的中年修士眼堸{過一絲傷感,“我愧對劍穀,沒有將劍穀發揚光大……”
  不過他隻是發出這一聲感歎後,立即就將目光轉向了其中一名年輕的女弟子說道:“落霏,你和葉丹王相識。我們去尾崖不是為了去無心海逃難,而是要去丹城。落霏,我現在任命你為我劍穀的下一任掌門人,你帶領他們從尾崖坐傳送陣到南安城,再從南安城坐傳送陣去丹城尋找葉丹王庇護。葉丹王雖然我沒有見過,可是他敢斬殺雷雲宗的田傲風,顯然是一條漢子,應該不會拒絕你的要求。”
  顯然那中年人說的落霏,就是從地球洛月城過來的落霏,也是落喧的二師姐。
  “啊……”帶著慚愧和悲憤的落霏聽到那中年修士的話頓時愣住了,她想不到掌門會將下一任掌門的位置傳給她。要知道她才是一個築基九層的修士啊,甚至連金丹都沒有到。
  那中年掌門沒有在意落霏的驚訝表情,而是歎息一聲說道:“落霏,你不用自責,那無極宗突然對我劍穀發難,其實也不全是因為你和紫雲的事情。因為那賀臨老兒想要我劍穀的一部劍典,那部劍典就叫一劍,是一部無上劍決。”
  ......
  網網
  

Snap Time:2018-10-24 12:53:02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