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三六章劍穀橫禍(賀十七盟主軒崽媛妹)


    (感謝軒崽媛妹今天連續飄紅,鼎定盟主!盟主威武!)

    ------

    甘琅的法寶就是一把飛劍,可是葉默卻覺得他的飛劍和長劍一般,卻是一把帶著飛劍特性的長劍。他的劍一祭出,立即就帶起了一道一道的劍霧,甚至連甘琅整個人看起來都像極了一把劍。

    無極宗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一隻手臂被葉默砍掉,他根本就來不及接上自己的手臂,甘琅的飛劍已經卷了過去。

    葉默沒有動手,隻是看著甘琅一波一波的劍浪卷向了那無極宗的元嬰修士。雖然從外麵看,也隻能看見劍光和法寶撞擊的陣陣白芒,還有低沉的爆裂聲音,可是葉默卻清楚的知道甘琅發出的劍技和出去的招式。

    甘琅雖然隻是劈出了一劍,可是這一劍卻猶如波浪一般,一波接著一波。第一波還隻是幾道劍浪,但是這一波還沒有被擊潰,就再次卷起了第二波劍浪,而第二道劍浪已經成了十幾道。

    葉默暗自點頭,劍穀確實是當得起這個稱呼,隻要看看甘琅的劍技就知道劍穀非同尋常。

    那無極宗元嬰五層修士本來就不是甘琅的對手,現在被甘琅的劍光一逼,隻顧祭出法寶想要擋住,他本人卻沒有絲毫想要戰鬥的意思。一個虛神修士在邊上看著,他哪還有心思和甘琅比拚。

    可是甘琅此時殺機已經深入骨髓,那無心戀戰的元嬰五層修士隻是在甘琅的第三波劍浪之下。就再次受傷。就在他拚這受傷也要逃走的時候,甘琅的劍浪忽然爆裂開來。一篷血霧噴起,那元嬰五層的修士剛剛發動遁術,就被甘琅一劍劈裂開來,就連他的元嬰都沒有逃脫。

    如果他不一心想逃,就算是被甘琅殺了,也會讓甘琅重傷,可惜他隻是一心要逃走。

    殺了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後,甘琅顧不得去管那元嬰修士。就走到葉默麵前躬身說道:“多謝前輩援手之恩。”

    說完這話後,甘琅的臉上已經存現了尊敬的神色。無論對方是誰,可以毫不猶豫的殺了辰邦,而且還直言不諱的說袁冠南也是他殺的,這人都是極其牛的存在。

    葉默擺擺手,沉著臉問道:“洛霏和雲紫衣如何了?”

    甘琅再次臉現悲憤,“無極宗化真老兒賀臨殺了我劍穀所有的凝體修為長老後才離開。可是無極宗對我劍穀的殺戮還才開始。賀臨老兒離開後,無極宗數十名凝體之下的修士再度殺上我劍穀,我劍穀血流成河。落霏師妹和雲紫衣兩人不知所蹤,我怕是凶多吉少……”

    說到這甘琅忽然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看著葉默問道:“前輩認識落霏師妹和雲紫衣師妹?”

    葉默點點頭說道:“是的,我叫葉默。就是丹城的丹王大比第一名。”

    “葉丹王?”甘琅一愣,半晌後才喃喃的說道,“原來如此。”

    “你知道了?”葉默看見甘琅的表情,沉聲問道。

    甘琅點點頭說道:“是,葉丹王前輩。七個月前,葉丹王在丹城奪得丹王大比的第一。我劍穀很快就得知了消息。落霏師妹和雲紫衣師妹告訴師門,說她們認識葉丹王。掌門很是開心,正打算帶兩位師妹去丹城拜訪葉丹王,這個時候無極宗的化真老兒賀臨來到了我劍穀,要求帶走落霏師妹和雲紫衣師妹。我劍穀掌門毅然拒絕。”

    說到這,甘琅又是忍不住的悲傷,“那賀臨老兒惱羞成怒之下,當場就重傷了我們劍穀的掌門,說劍穀不識抬舉。幾名長老心急之下,和賀臨老兒當場打了起來,可是我劍穀的長老雖然不怕死,怎奈那賀臨老兒已經是化真修為。我劍穀的數名長老無一生還。”

    葉默捏緊了拳頭,無極宗的太囂張了,仗著自己勢力大,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可是葉默也知道,不要說劍穀現在已經被滅掉了,就算是沒有被滅掉,想要人站出來幫助劍穀說話,那也是不可能的。沒有人願意無緣無故的得罪一個九星宗門。

    同時他也沒有想到,自己進入鑄河沼澤已經有七個多月了。

    “我們掌門當時就猜測到無極宗來要兩位師妹,很有可能和前輩有關係。今天我聽前輩說殺了袁冠南,就已經明白了。原來無極宗真的如此卑鄙,竟然因為別的事情遷怒我劍穀。”甘琅說完手的拳頭已經捏的流血了。

    “對不起。”葉默神色黯然,劍穀的毀滅顯然和他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不過葉默還是有些不解,就算是無極宗要對付他,想要帶走落霏和雲紫衣,滅掉劍穀也有些解釋不通。或者這麵還有別的原因,不過無論是什麼原因,他都必須去劍穀一趟。

    甘琅紅著眼睛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掌門說了,我劍穀的人要有劍氣,劍骨。雖然這次的事情起因是前輩,可是以無極宗那種囂張遷怒的性格,就算不是這件事,別的事情我劍穀惹上他們一樣是滅亡一途。所以,我劍穀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須強大,再強大。”

    葉默沉聲說道:“好,甘琅兄弟,隻要你有這個想法,有一天我會讓你成為最強大的劍客。”

    說完葉默又詢問了一句,“你們的掌門是不是還在?”

    甘琅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當初掌門受重傷,讓我們分頭逃出劍穀,隻要我劍穀還有一個人活著,以後就必要殺無極宗為劍穀報仇。我走的時候,掌門在兩名虛神師叔的保護下撤離,現在不知道情況如何了。”

    “好,我們現在就去劍穀。”葉默說完祭出‘紫銊’帶起甘琅,在甘琅的指引下,化成了一道紫光向劍穀遁去。

    ……

    劍穀,在南安洲一直是一個頂級宗門,九星宗門麵數一數二的存在。可是五千年前,劍穀卻發生了一起門派內部之爭,這場爭鬥當中,劍穀分為兩派。本來就算是分成了兩派,也隻是分化了劍穀的力量而已。可是這兩派最後竟然打了起來,最後穀內高手死傷無數。而劍穀的這兩派打鬥後,都無力再戰,其中一派幹脆離開了劍穀,最後不知所蹤。而另外一派也因為死傷太多,元氣大傷,在那之後劍穀就一蹶不振了。

    就算現在劍穀淪為了七星宗門,也是因為以前的風光。實際上現在的劍穀最強的一名長老,也不過是凝體巔峰修為。

    所以不要說賀臨一名化真修士,就算是一名劫變修士過來,也可以將劍穀的高層殺個幹幹淨淨。

    此時的劍穀已經是死氣沉沉,在沒有了往日劍氣衝天的景象。到處都有血跡和屍體,更多的是一些建築被焚毀的痕跡。

    葉默帶著甘琅隻是半天時間就已經到了劍穀,不要說咬牙切齒的甘琅,就算是葉默看見眼前的一幕也怒氣橫生。

    “”幾道劍光閃過,一個身影跌撞了出來。

    “萬師叔……”甘琅看見這個人影立即就衝了上去,想要扶住他。

    那人影看見甘琅後,吐出一口鮮血,隻是說了‘去尾崖’三個字後,就氣絕而亡。

    “給我死吧。”不等甘琅反應過來,又是一道劍光橫掃了過來,眼看就要將甘琅腰斬,卻被一道紫芒擋住。

    葉默的神識早就掃到了追殺甘琅口中萬師叔的那名無極宗修士,這是一名虛神四層的修士,所以在他的劍光掃過來的時候,葉默的‘紫銊’已經祭出。

    “叮”的一聲脆響,紫芒飛濺,那名無極宗的虛神修士被葉默的‘紫銊’劈的倒飛了出去。一直到了數丈開外才停了下來,然後有些震驚的盯著葉默。

    他之所以震驚,是因為葉默看清楚了他的修為,而他也同時看清楚了葉默的修為。隻是一個虛神一層的修士而已,甚至還剛剛晉級虛神,在他的眼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他之所以到現在還留在這,是因為想要在劍穀尋找還有沒有隱藏起來的資源,隻是沒想到,資源沒有找到,卻找到了重傷躲避在穀內的一名虛神初期修士。他剛剛斬殺這名劍穀的虛神修士,就再次遇見了葉默和甘琅。

    甘琅也立即放下了那名死去的劍穀修士,伸手就祭出了長劍。

    葉默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你動手,這種垃圾我很簡單就可以殺掉。”

    這話葉默不是隨便說出來的,剛才他已經和這個無極宗的虛神修士對了一招,心大致有了一個底子,自己雖然隻是虛神一層,可是無論是真元修為還神識修為都比對方強悍。

    甘琅點點頭,站在了一邊,他不知道葉默的修為到底是什麼,再說了虛神修士之間的戰鬥,他也插不上手。

    那名被葉默擊飛的虛神修士原本有些驚異不定,可是當聽到葉默說他是一個垃圾的時候,頓時憤怒起來。甚至想都沒有想,手的飛劍已經消失,轉而祭出來的是一個八卦鏡麵。一個虛神一層修士敢說自己是垃圾,就算是想要激怒他,他也忍不下去。

    葉默從那八卦鏡散發出來的古老氣息就知道,這是一件不下於下品真器的古寶,看樣子剛才這名虛神修士斬殺劍穀的那名萬姓修士根本就沒有出全力。

    葉默不等這虛神修士的八卦鏡激發,手的‘紫銊’就帶起數道紫芒劈了過去,這是他幻雲刀法的第一刀‘幻雲束元刀’。

    他想知道現在他虛神一層的修為施展‘幻雲束元刀’,能束縛對方多長的時間。

    (還有三十票,兄弟姐妹們,成功就在眼前,第三更送到)

    ......

    

Snap Time:2018-01-22 06:46:15  ExecTime: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