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三五章劍氣不折(賀十六盟ktacdv)

  
  ww.x.om   入眼的竟然是一片水幕,金頁世界原來在鑄河沼澤的地底,怎麼現在在水堣F?
  葉默不知道外麵鑄河沼澤的大變故,他隨即就出了金頁世界。一種極其恐怖的壓力傳來,就是以葉默虛神一層的修為甚至差點都沒有辦法呼吸。
  葉默不用想,也知道這媯晶麍O極深的地方,水壓太大。
  同時他也很是不明白,就算是他的儲雷陣爆炸,那爆炸再厲害,他也不可能從沼澤地的地底跑到水底來啊?
  這些問題一時想不通,葉默隻知道現在他要早點出去,然後回到丹城。到時候問問陸無虎為什麼要給一個麵子給他,如果陸無虎真的有事情需要找他幫忙的話,他就想辦法壓一下價格,讓陸無虎做保鏢,去玄冰派接回素素和北薇。
  葉默加快速度往水麵衝上去,水的浮力和他的速度加起來,他也足足花了兩三個小時才衝出了水麵,可見這堛漱藿磞b是太深了。
  衝出水麵後,葉默長籲了口氣。甚至大口的呼吸了一下空氣,他在地底的時間,包括在加速時間陣盤媊悝b的時間加起來已經有三四年了,還不知道外麵過了多久。
  喘了口氣後,葉默才開始查看周圍的環境。他剛才上來的地方竟然是一條長河,這河寬也不過數十埵a,但是河的長度他的神識卻掃不到邊。
  這麼深的河葉默還是第一次遇見,就算是無心海好多地方也沒有這麼深。
  葉默飛落在了河邊,打了幾個清水決,又換了一套衣服後,這才放開神識,他想看看這附近是否有人。順便找個人問問這媔Z離丹城有多遠,他在沼澤地底的時間已經多長了。
  葉默的神識剛剛伸展出去,就看見了三道遁光,是一名修士踏劍在前麵逃。後麵兩名修士追趕。逃跑的那名修士是一名元嬰四層修士,而追趕的兩名修士一名是元嬰五層,另外一人已經是元嬰九層的修為了。
  那一逃兩追的三名修士前往的方向正是葉默這邊,隻是轉眼時間就已經來到了葉默的身前。
  逃在前麵的那名修士看見葉默站在河邊,卻停了下來,似乎知道就算是再逃也逃不過後麵的兩名元嬰修士。
  “前輩……”逃跑的那名修士沒有看出來葉默的修為,隻好叫了一句前輩。
  葉默卻發現這名逃跑的修士渾身都是血,顯然已經是受了極重的傷。甚至連療傷的時間都沒有。
  不等葉默說話,後麵的兩名元嬰修士已經追殺了過來,兩人看見葉默後沒有立即動手。倒是那名元嬰九層的修士對葉默拱了拱手說道:“這位朋友請了,無極宗辰邦感謝這位朋友為我們攔截下了此人。”
  葉默還在想是誰這麼鳥,自己畢竟是一個虛神修士了,在實力為尊的修真界。竟然有元嬰修士對自己敞口說話,一個前輩的稱呼都沒有。雖然葉默知道自己的年紀比對方小多了,可是修為在這堜O。原來是無極宗的弟子,九星宗門好了不起啊,一個元嬰的家夥也敢瞎說自己幫他們攔人了。
  如果是別的虛神修士,說不定也隻是笑笑,然後轉身就走。可是葉默卻不是別的虛神修士,不要說他已經和無極宗結下了梁子,就算是沒有。這個元嬰修士的話他也是很不爽。幫他攔下了人?這元嬰修士以為自己是誰啊。
  葉默根本就沒有理睬這名無極宗的元嬰九層修士,而是轉向了那名被追殺的元嬰四層修士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被人追殺?”
  那元嬰四層修士正等著葉默獨自離開,然後準備自爆元嬰的,就算是不能殺了對方,也要讓這兩個追殺他的修士受傷。
  他沒有想到葉默聽了無極宗那名元嬰修士的話後,竟然沒有走,反而詢問他的來曆。他連忙恭謹的抱拳說道:“回前輩,晚輩是劍穀的弟子甘琅。因為無極宗那些豬狗不如的東西滅掉了我們劍穀。更是要將我劍穀的兄弟姐妹斬盡殺絕…….”
  葉默點了點頭,修真界弱肉強食這很是正常。無極宗作為一個九星宗門。也未免太過霸道了,想要滅掉誰就滅掉誰。
  “什麼,你說劍穀?”葉默隻是點了一下頭立即就臉色一變驚聲問道。如果換成和輕雪見麵之前,他還不知道劍穀這個門派,可是和輕雪見麵之後,劍穀他太熟悉了。就是落霏和雲紫衣所在的門派,聽輕雪說雲紫衣和落霏還是素素的師父推薦進入劍穀的。
  無極宗憑什麼敢去滅掉劍穀?葉默聽到劍穀這兩個字,怒火騰地就上來了。雲紫衣也就算了,落霏可是落月城的人,而且一直在幫洛月藥業做事。
  見到葉默沒有理睬自己,反而是和劍穀的那名修士說話,甚至問他為什麼要被追殺,簡直就是擺出了一副要打抱不平的姿態。剛才和葉默說話的無極宗修士辰邦頓時臉色一沉,就有些不舒服了。
  無極宗是南安洲有名的九星宗門,他元嬰九層的修為,已經隱約看出來葉默充其量也隻是虛神初期修為。一個虛神初期,甚至是虛神一層修為的修士,有什麼資格在他無極宗修士麵前擺譜?
  “朋友,這是我無極宗和劍穀的事情,請朋友你讓開,我們要將這姓甘的帶走。”辰邦有些不愉的說道,他雖然隻是元嬰修士,可是隻要報出無極宗的名頭,就算是普通的凝體修士也不敢隨意無禮,葉默區區虛神一層的修士有什麼資格多管閑事?更何況附近還有無極宗的虛神修士?
  “我偏偏要多管閑事,你又如何?”葉默臉色一沉,這元嬰修士還真的拿自己當一回事了。
  那元嬰五層的修士聽見葉默的話,默默不語,隻是拿出一個通訊珠一樣的東西,看著那元嬰九層的修士辰邦。
  辰邦沒有想到還真的有不給無極宗麵子的虛神修士,一時失措之下,竟然沒有敢讓那元嬰五層修士放出訊息。因為他知道如果對方真的不給無極宗的麵子話,在他們放出訊息的這段時間,人家就可以斬殺他一個元嬰修士幾次了。就算是最後宗門來人報仇了,可是他卻沒命了。
  之前他不鳥葉默,是因為無極宗的牌子太好用了,從未有人敢對無極宗無禮。可是真的遇見這樣一個,他反而沒有了辦法,隻能等著葉默詢問劍穀的修士,卻不敢動彈。
  甘琅兩眼噴出怒火的盯著辰邦兩人,恨聲說道:“無極宗的化真老兒賀臨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來我劍穀,直接說看中了我劍穀的兩名女弟子落霏和雲紫衣。我劍穀掌門根本就沒有詢問原因就毅然拒絕了賀臨老兒的要求,可是沒有想到賀臨老兒惱羞成怒之下,重傷我劍穀掌門,又連殺我劍穀長老數人。”
  葉默聽的眼睛甚至都要冒出寒冰來了,如果現在他不知道劍穀被滅是因為自己的連累,他也太白癡了。
  甘琅還沒有注意到葉默冰冷的臉色,隻是憤恨的盯著辰邦和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劍穀掌門說過,我劍穀頭可斷,血可流,但是劍氣卻不折,想要讓我劍穀低頭,無極宗,我呸,算個屁。就算是我劍穀被殺的隻有最後一個人,也必定要滅掉無極宗報仇。”
  “好。”葉默冰冷的吐出一個好字,取出一顆丹藥遞給甘琅說道:“那個元嬰五層的垃圾就留給你殺掉,辰邦這個垃圾我來殺。”
  甘琅愣愣的接過丹藥,他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前輩竟然願意幫他,而且還是罪無極宗。甚至已經不能算是得罪了,這已經是殺無極宗弟子的舉動了,可以說一旦這前輩殺了無極宗的弟子,那就是和無極宗結下了生死仇恨。
  “你竟然敢和我無極宗作對……”辰邦瞪大眼睛更是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他想不到這虛神一層的修士竟然如此瘋狂,敢和無極宗作對,還敢說出殺他的話來。這在他眼奡N是瘋狂了,這虛神修士根本就不想活了。
  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聽見葉默的話後,臉色也是一變,想都沒有想,就要放出手堛滌T息。可是不等他揚手,一道紫光閃過,他拿著通訊珠的那隻手已經被葉默卸去。
  甘琅吞下丹藥,哈哈一笑說道:“前輩太小看我了,這人渣就算是前輩不砍了他一條爪子,我甘琅也可以輕易斬殺。”
  葉默沒有理甘琅而是冰冷的盯著辰邦說道:“我連袁冠南都敢殺,別說你這種小魚小蝦了。”
  “什麼?袁師兄是你殺的……”辰邦驚駭的隻是說了半句話,葉默那劈天蓋地的紫色刀芒已經席卷過來。他想立即祭出法寶擋住,可是卻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一個泥潭之中,就算是動一下,也顯得極為艱難。
  辰邦臨死之前隻有深深的後悔,對方連無極宗的第一天才袁冠南也敢殺,殺自己他甚至根本就不用考慮。
  紫色刀芒卷過後,漫天的血霧橫飛,葉默隨意的收起一枚戒指,就站在一邊觀看甘琅和那名元嬰五層修士的打鬥。那無極宗元嬰九層修士在他的麵前根本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之所以毫不猶豫的說出袁冠南是他殺的,那是因為葉默已經明白無極宗肯定知道這件事了,否則不會去劍穀提出落霏和雲紫衣的事情。
  (距離前十隻有四十張月票了,我們一起加油!這是第二更)
  wxs.o
  

Snap Time:2018-10-16 20:34:23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