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二九章虛神追殺


    ww.x.om   雖然八極大鼎確實是強大無比,可是葉默依然感到了一絲的壓力。這的沼澤很是奇怪,那種強大的吸引力似乎無時無刻都存在,他一邊要和沼澤紋蛇戰鬥,一邊還要抵抗那沼澤的吸力。誰知道一旦被沼澤吸進去之後,有什麼情況?

    “……”

    沼澤紋蛇的烏黑水箭和葉默的八極大鼎再次撞擊在一起,又一次發出的沉悶之聲,而葉默的‘紫銊’同時劈出,這次他毫不猶豫的祭出了‘幻雲陣殺刀’,他不想和這沼澤紋蛇繼續糾纏下去,這他總感覺有些不妙。

    葉默祭出‘幻雲陣殺刀’的本意是想這紋蛇困住,然後一舉斬殺。

    那沼澤紋蛇似乎覺察到了葉默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修士,竟然在第二次水箭失敗後,轉身就逃。甚至連‘紫銊’的刀芒也顧不得了,讓‘紫銊’劈出數道半尺多深的血口。

    葉默沒有去追趕,這紋蛇逃的太快,如果它慢一點,等‘幻雲陣殺刀’形成後,它就再也逃不掉了。

    讓葉默鑽進沼澤麵去追一隻紋蛇,他還沒有這個心情。更何況葉默知道,就算是他要在這沼澤地麵斬殺六級巔峰的紋蛇,也不是很簡單的事情。

    葉默停了下來,經過剛才和沼澤紋蛇的一番打鬥,那藥香的味道已經完全消失了。他此時根本就不知道藥香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眼前更是一望無際的沼澤地,沒有任何的靈藥標識,現在不要說藥香了,除了沼澤地麵不時的傳來腥臭味道外,就隻有那不斷加強的吸力。

    ……

    “魏聰,你確定那個人就是葉默?”此時在距離莽山鎮不遠的一處地方,一名虛神巔峰的修士正盯著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詢問,旁邊還有一名同樣是虛神修為的修士。

    那金丹中期的修士立即回答道,“晚輩不敢說謊。晚輩確信那個進入莽山鎮的大胡子就是葉默。那葉默晚輩見過一次,雖然他戴了隱匿法寶,但是晚輩預感就是他。”

    “那他現在去了什麼地方?”那虛神修士點了點頭問道,語氣變得緩和了許多,顯然對著魏姓修士的答案很是滿意。

    “他和幾名築基修士在莽山鎮的靈息樓上議論了好久,後來離開莽山鎮,前往的方向是鑄河沼澤。”

    “嗯,很好。你可以去了。”這虛神巔峰的修士說完手一伸,一道火焰就將魏聰吞滅。

    “啊……”等候豐厚報酬的魏聰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提供了主意和監視葉默的任務,最後隻是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看著轉眼就成為飛灰的魏聰,另外一名虛神中期的修士有些奇怪的問道:“金師兄,你怎麼知道魏聰能猜測到葉默的去向?”

    那虛神巔峰長老冷冷一笑說道。“那葉默奸似鬼,想要在他門口堵住他是絕無可能的,而且在丹城,以他的地位也不允許一些無關之人留在他的住處附近。好在他之前收那個靳芷姮為徒的時候,得罪過幾名修士,這魏聰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葉默仗著強勢,將原本即將要抵押給魏聰幾人的小院強行收回,又將魏聰等人趕走。我隻找到了魏聰,另外幾名修士卻不知所蹤了。我找到魏聰的時候。他隻是說有可能會找到葉默的下落,也並沒有肯定葉默會來大鑄山。不過他應該是知道什麼,所以在大鑄山守株待兔,沒想到還真的讓他成功了。”

    那虛神中期的長老驚訝的說了一句,“這樣也行?”

    叫金師兄的虛神巔峰修士點了點頭說道:“那魏聰應該是猜測到葉默會到大鑄山一帶有事情,所以也不敢肯定,我給了他十萬上品靈石,說萬一找到葉默的蹤跡,就再給一顆‘草還丹’。所以他應該是一直留在這。看見葉默的蹤跡後。馬上就通知我了。”

    頓了一下,那虛神長老更是陰冷的說道:“無論他葉默來這做什麼。我都要將他抽魂煉魄。敢殺我的弟子柴空,如果我不殺他,我金啟卑也沒有臉繼續留在地魔宗了。”

    那虛神中期的修士點了點頭,“如果他一直縮在丹城,我們倒是沒有辦法,既然他出來了,那就是自作孽。金師兄我們現在就去吧。”

    那金師兄點了點頭,“葉默身上有兩種奇異火種,萬一落在了雷雲宗的手,哪還有我地魔宗的份?走吧。”

    兩人隻是一閃身就消失在了莽山鎮的外圍,隻是一個時辰不到,就已經靠近了鑄河沼澤。

    ……

    此時在鑄河沼澤的外圍,禮際磊皺著眉頭說道:“魯兄、段兄,我看那個姓寧的應該是死了。這都已經幾個時辰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再找別的人過來吧。”

    段亦泰歎了口氣說道,“隻能這樣了,這家夥真不知道怎麼活到今天的,簡直就是一個白癡。恐怕他都從未見過好東西,一點藥香腦子就熱了。”

    “那個姓寧的是不是一個大胡子?”一個突兀的聲音出現在段亦泰的耳邊。

    段亦泰三人立即驚慌回頭,卻發現他們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兩個人,都是他們看不出來修為的人。

    就算是傻瓜,段亦泰三人也知道這兩個人的修為遠遠不是他們能比的。

    段亦泰立即躬身恭謹的說道:“回兩位前輩的話,那寧小麻確實是一個大胡子,他和我們約好了一起進入沼澤尋找靈草的,可是他一來就衝進了沼澤麵,甚至和我們招呼都沒有打一個。我們一直在這等他,可是到現在他也沒有出來,我怕是凶多吉少了。”

    不得不說段亦泰的隨機應變能力是超強,這幾句話說的是天經地義,沒有絲毫的結巴。

    “他前往的方向是那邊?”那修士不置可否,再次問道。

    就算是段亦泰,也有些緊張起來,因為問話修士根本沒有任何表情,那語氣就好像將他看成死了一樣。這次段亦泰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從容,隻能指著東邊恭謹的說道:“是向那邊去了。”

    不等他的話說完,這名問話的修士已經打出三團火球,段亦泰三人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應的就被化成了飛灰。

    顯然這兩名虛神修士就是地魔宗追殺葉默的兩人,他們此時更加確定了那大胡子就是葉默。因為他的假名姓寧,而他的妻子寧輕雪也姓寧。

    ……

    葉默此時卻想到了一個很疑惑的問題,就是他已經進入沼澤地近千了,按理說不可能有這種逆天的靈草,香氣能傳出去千吧?難道真的是仙草不成?

    一想到仙草,葉默心火熱起來,關鍵問題是現在自己要留在這尋找或者等候,還是明天循著香氣再來?

    如果是留在這等候的話,在這沼澤地麵誰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而且這還有強大的吸力,那種氣味也不好聞。或者可以進入金頁世界,然後在金頁世界麵等候。

    可是就算是這沒有別的修士,葉默也不願意隨便進入金頁世界,那是他最大的底牌,一旦金頁世界被人得知,他甚至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了。他可不是楚九羽,沒有楚九羽那麼牛。隻有在生死關頭,他才會用金頁世界。

    葉默正愁是留在這等到明天,還是回到沼澤的外圍等候,兩道強大的神識就掃了過來。

    “虛神修士?”葉默驚出了一身的冷汗,立即祭出‘紫銊’,燃燒了一口精血,想也不想,就衝進了沼澤的深處,甚至發動五行遁法的時間都沒有。

    虛神修士找到這來,顯然不是什麼好事。無論對方是不是找他的,他都不想見麵。

    葉默衝出兩百之後,就再次感覺到前進困難,那種沼澤的吸力讓他再也無法前進的更快。

    感受到他已經暫時脫離了後麵的神識之後,葉默想都沒有想,就直接進入了金頁世界,讓金頁世界沉入了沼澤地。

    他很清楚,如果繼續逃的話,不用片刻時間,他就會再次被虛神修士的神識鎖定。之前他是突然燃燒精血衝出虛神修士的神識範圍,一旦被虛神修士再次鎖定後,他肯定不可能簡單就再次衝出虛神的神識範圍了。

    “找到他了,能進入這來,顯然不是一個築基修士,必定是葉默無疑,魏聰倒也沒有那麼笨。”那金姓虛神修士的神識掃過葉默後,立即冷笑一聲說道。

    另外一名虛神修士點了點頭,剛想加快速度衝到葉默前麵攔住他,卻發現葉默也在瞬間加快了速度,轉眼就從他們的神識當中消失不見。

    “咦……”那名虛神中期的修士咦了一聲,顯然對葉默的速度有些驚訝。

    那虛神巔峰的修士淡然說道:“不用驚訝,他剛才燃燒了精血,雖然臨時逃出了我們的神識,那隻是飲鴆止渴而已。在鑄河沼澤,他這樣做就是找死行為,我們加快速度,不用半柱香就可以找到他。”

    半柱香很快過去,就是一炷香也過去了,兩名虛神修士停了下來。那名虛神巔峰的修士更是臉色難看,他想不到葉默竟然真的走脫了。

    “他逃掉了?難道有什麼逃跑的秘法還是高級符籙?”另外一名虛神修士臉色也很是難看。

    虛神巔峰的金姓修士搖了搖頭,“如果他有逃跑秘法和高級符籙,就不會燃燒精血,我估計他應該是有一種極其高明的隱匿方法。就好像他從丹城出來的那樣,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在閉關,事實上他已經來到了鑄河沼澤。”

    wxs.o

    

Snap Time:2018-01-23 18:14:30  ExecTime:0.238